411 真诚是打败一切的必杀技
作者:纯纯不失眠      更新:2022-12-19 01:49      字数:1640
  李彬就是今后创办蔚来的那位,易车网老总,早就实现财富自由了,儿子出生后,号称想要改变世界,于是创立蔚来,开始搞电动车。
  梁绯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否真的想要改变世界,反正李总喝醉了之后抱着自己就是这么说的,而且说的情真意切,念念叨叨我儿子出生了,我要给他一个没有污染的地球啥,一个蔚蓝的天空...
  那天晚上梁绯也有点上头,再加上企鹅要强行收购光年科技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梁绯就直接抱着李彬扬言要把公司卖了加入他的改变地球计划。
  而且当时还多了句嘴,梁绯对李彬说道:“李哥,既然你想给孩子一个蔚蓝的天空,公司就叫蔚来吧,蔚蓝的蔚。”
  好家伙,这名字算是被梁绯夺舍来了,李彬当时就坐不住了,搂着梁绯对满桌子的人说这就是我新公司的灵魂人物。
  喝醉了以后说的话也有人信啊,真是开了眼了。
  说实话,梁绯多少有些心动的,不对,是很心动,按照蔚来的发展,14年李彬与合伙人们创办公司,到17年都是不断烧钱造车,最后拿出了个es8,靠着这台车去参加比赛,拿了不少奖。
  投资人名单里有小马哥,京东刘,雷布斯,张磊的高瓴投资,红杉资本等,蔚来由李彬和秦立洪管理,梁绯依稀记得,蔚来的第一辆量产车的发布会花了足足五千万,然后,然后就没钱了,车也造不出来。
  这其中还有个趣事,17年蔚来在首都五棵松体育馆上市,京东刘的奶茶妹妹说了那番着名言论:“李彬花了十五分钟描述蔚来计划,而我老公只用十秒就说了yes。”
  当时采访奶茶妹妹的,就是李彬的老婆王艺芝,当时王夫人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
  理所当然的,飘了的奶茶妹妹被网上一顿群嘲,无非就是没有你老公,你算个球之类的...
  这之后又撑了一段时间,实在是没办法了,李彬又跑去纽约上市融资,钱还是不够,这就到了梁绯最最觉得市场和人有意思的地方,在蔚来的股票都跌到一块二的时候,蔚来的第一批车主们自发帮他买车,蔚来最初期的直营店,也有车主出钱开的例子,可即便如此,到了19年,李彬也快撑不住了。
  可有时候气运这玩意就是蹊跷离谱,19年开始,蔚来的销量竟然还过得去,至少开始有钱了,到这时,李彬才找了庐城市府谈合作,最后庐城市府决定入股,这之后各大银行也开始跟进,蔚来股票巅峰时期达到了66美金一股,所有人都赚麻了。
  所以并不是想外界传闻那般,蔚来靠庐城市府才活过来的,雪中送炭算不上,但锦上添花绝对有之过而无不及。
  也正是因为庐城市府,蔚来才和江淮达成巨额合同,后来梁绯根据情报分析,没有庐城市府的加入,蔚来肯定不会垮,但绝没有如今这么好的光景,李彬能否撑下来也是个未知数,大概率会失去对蔚来的掌控。
  蔚来的整个发展过程可以说是非常精彩,这也是梁绯心动的原因之一。
  金嘉儿站在一旁,看梁绯把优酸乳的吸管都快嚼烂了,有些于心不忍,说道:“梁总,实在不行您抽一根吧?”
  “这可是你逼我抽的啊。”
  梁绯拉开抽屉,飞速撕开一条烟,叼上烟,双手开始摸上衣口袋,没有打火机,又去掏裤子口袋,还是没有打火机。
  这把梁总给急的,对金嘉儿说道:“你赶紧钻木取火,快啊!”
  金嘉儿:“.....”
  你还不如让我穿上黑丝,把衬衫扎起来露出小腰给你跳一段呢,都什么无理取闹的要求啊!
  嘴唇叼着没点燃的香烟,烟嘴都被唾液浸湿了,梁绯抬头对金嘉儿说道:“把张建军叫进来。”
  张建军是光年科技的财务总监,得到梁总呼唤,立刻飞奔而来。
  “老张啊...”梁绯笑盈盈看着张建军。
  张建军一见梁绯这个样子,头摇得像拨浪鼓:“没钱,梁总,您这回说什么我都没钱了,买那栋大楼已经把公司掏空了,还得紧着硅谷那边,那帮鬼老踏马的要起钱来跟催命似的,是,我承认,他们拿出您想要的东西了,可我真的不是印钞机啊!”
  梁绯眨了眨眼:“上礼拜徐孤勇和徐妙言她老头子投资公司不是刚追加了五个亿吗,钱呢?”
  “堵窟窿啊,还银行贷款啊,新办公大楼的装修啊,公司运营啊,哪里都要钱的。”
  梁绯勃然大怒:“踏马的,互联网公司还需要还贷款吗!”
  张建军:“......”
  失态了。
  梁绯站起来,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说道:“其实吧,我觉得把大楼抵押出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哎呀,我都对这栋老楼有感情了,相信广大员工们也都是这么想的,再说,抵押出去也可以搬进去办公的嘛。”
  张建军听了,忙劝道:“梁总,这可是咱们公司第一个大型不动产,意义非比寻常,您,您要不三思?”
  “就这么定了,出去。”
  “.....”
  第二天,梁绯和李彬见了一面。
  当得知梁绯为了支持自己的改变世界计划,竟然准备把一天都没待过的新大楼给抵押出去,登时感动得无法言表。
  “梁绯,以后咱俩也不要再客套了,你喊我哥,我喊你弟,啥也不说了,今后有蔚来的一天,你我二人平分天下。”
  顿了顿,李彬又附加了一句:“但是该承担起来的责任,你也得承担啊。”
  梁绯心想我不仅要承担自己的责任,以后有机会,我能把你那份责任也给承担过来,没办法,自己那么多女朋友,花销很大的好不啦。
  梁绯抢在小马哥等人的前头,成了李彬的第一个投资人,并且荣登联合合伙人的宝座,这时候,要是没梁绯的推波助澜,李彬的计划还得往后推迟,现在,蔚来的诞生起码能提前一年。
  李彬会把全部身家,1.5亿美金全部拿出来砸进蔚来,梁绯砸了一栋大楼,这个消息相信很快就会在圈子里传开,目测今后李彬能得到了的投资,会比之前更多。
  因为有梁绯这个号称互联网奇迹小公子的美少男,已极大的魄力震撼了那帮大老。
  黄口小儿都有此等胆气,吾等又岂能趋于人后!
  互联网就是这样的,一群天赋异禀,履历拿出去个个是网文男主的天才们,经常会脑袋一热做出些非同寻常的决定,哪怕失败了也没关系,这跟钱已经没关系了,这就是在改变世界。
  企鹅不是,企鹅就是个赚钱工具,他没有梦想。
  两人在湖畔从六点一直聊到八点多,李彬的嘴巴就没停过,一直跟梁绯在描述那宏大的未来,但让李彬意想不到的是,梁绯对电车的理解和知识,还有今后的市场变化,深入简出,把他说的一愣一愣的。
  “老弟,你,你做过功课啊?”李彬惊讶的问,“不是脑子一热做的决定?”
  梁绯咧嘴一笑:“我对未来,了如指掌。”
  李彬以为梁绯说的是还没诞生的蔚来,但梁绯说的是未来那十年。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梁绯起身拿起外套穿上,对李彬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李彬依依不舍的挽留道:“再聊一会吧,我请你吃早饭。”
  “下回吧,我还要去参加毕业典礼。”
  “毕,毕....”
  李彬愣了会,随即笑着摇头:“我有时候真的难以置信,你今天才正式大学毕业,我想咱俩联手的事,没人会认为我找一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是失心疯,反而会觉得你疯了,拿一栋黄金地段的大楼跟我赌一个未来。”
  “你明明可以靠着直播和玫瑰书在圈子里大红大紫,为什么...”
  梁绯正了正领带,回头对李彬笑道:“因为我贪得无厌。”
  “走了,嫂子。”
  梁绯冲刚绕湖跑了一圈的王艺芝打了声招呼,走向自己的车子,车旁的金嘉儿拉开车门,等梁绯做好后,向李彬夫妇微微鞠躬,这才驱车离开。
  王艺芝看着离开的黑色路虎,对丈夫说道:“早知道梁绯长得好看,今天终于有机会仔细观察了,没想到这么好看,哎,听说他感情生活挺丰富,真假的?”
  李彬看了眼老婆:“你们女人就对这个感兴趣是吧?”
  “不是呀。”王艺芝撒了个娇,挽着李彬手臂说道,“梁绯如果没有女朋友,可以把我家的最小的表妹介绍给他,两个年轻人认识一下,以后你们一起搞事业,一家人不是更亲近嘛。”
  李彬笑了起来,看着老婆说道:“拉倒吧,上回一起吃饭时候他带的那个姓唐的姑娘还记得吗,你觉得你那个小表妹比得上人家吗?”
  王艺芝翻了个白眼:“简直无语,你们男人不管年纪大小,就喜欢大的是吧?”
  李彬耸耸肩:“别人我不清楚,反正梁绯喜欢。”
  王艺芝望着梁绯车子离去的方向,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小男孩,给我家小表妹多好。”
  可能还觉得有些遗憾,王艺芝催促李彬:“你给梁绯打个电话问问,问问又没关系,哎呀,这也是为你着想啊,一家人哎,你想想,一家人是不是更好商量事情,我表妹不差的,你见过呀,白白嫩嫩,哪里不好了。”
  李彬拗不过妻子,只能给梁绯打了电话。
  梁绯倒也爽快:“表妹漂亮吗?”
  李彬在这方面很实在:“嗯,呃,比不得你那位姓唐的女性朋友。”
  “那不行啊,哥,我这个人最肤浅不过了,姓唐的小姑娘是我交友的底线。”
  李彬把手机开扩音给王艺芝听,等挂了电话,摊手道:“你看吧。”
  “吹牛。”
  王艺芝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个姓唐的小姑娘已经跟明星一样了,长得好,身材也好,还是明海外国语的研究生,他梁绯眼光那么高,到哪儿去再找比她更好的,肯定在吹牛。”
  李彬对这些不感冒,他现在全部心思都在宏图伟业上,耸耸肩:“这就不知道喽,行了,会吧,我还约了别的投资人,梁绯都下场了,我的信心更足了。”
  金嘉儿驾车载着梁绯往明海大学去,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梁绯,小秘书犹豫了会,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问题。
  梁绯是个很好的老板,尤其他不像别人那般,只会用严苛的规章制度和不近人情的方式方法对待员工,至少和梁绯从香蕉直播一路走来的老人们是清楚的,梁总无论对待工作多严格,但平日里的行为举止,大家都能感受到,这位年轻的老总没有高人一等的姿态,从未有过。
  他也不喜欢那套上等人的套路,只要车里没有别人时,无论是公司的司机开车,还是金嘉儿开车,梁绯都习惯坐副驾驶,而不是后座。
  他不会把自己与下属隔绝,从而体现自身的地位和威严。
  梁绯掏出皱巴巴的演讲稿,最后看了一遍,又背诵了一遍,这才放松下来,双手搭在后脑:“想说什么就说吧。”
  金嘉儿抿了抿嘴,放心大胆起来:“梁总,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搞电车呢,李总在汽车界拥有很大的资源和人脉,但我们没有啊,如果只有当个创始投资人的话,您完全没必要把新大楼抵押出去。”
  “还是说,您准备接手那家电车公司?”
  梁绯看了眼金嘉儿笑嘻嘻说道:“哎呀,我们家小秘书越来越洞悉圣心了,怎么说呢,我什么热闹都想凑,未来的话,新能源汽车绝对是最热闹的领域之一,我怎么能不插上一脚?”
  “想想就刺激。”梁绯笑得灿烂。
  按照梁绯的设想,明年八月,财政部和科技部会联合发布新能源汽车发展方案,到时候一夜之间会出现几百家互联网车企,他们不是为了创造新时代,这些公司的诞生只为了一个目的:骗补。
  没有生产线,没有企划书,没有产品,他们所拥有的,只是天花乱坠的PPT。
  代表人物,遁逃美丽国的乐视贾,他跑路之后,国内舆论对于这些新兴车企的嘲讽和质疑达到了顶峰。
  国家花了十三年,砸进去万亿资金的新能源大门,最终被几页PPT给关上了。
  蔚来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起步,艰难坎坷,但梁绯从来不认为困难是阻碍,没有难度的游戏的通关,就跟坏女人的心一样毫无获得的意义。
  这和板上钉钉能成为时代标签的短视频完全相悖,电车,是个绝对风起云涌的市场。
  就让李彬拿着自己的钱去挥霍,就凭他嘲讽燃油车主,让企业陷入舆论漩涡的那出,梁绯想谋朝篡位,不是可不可能,而是在何时最为合适。
  梁绯想想就兴奋,喊道:“真男人就该干实业!”
  金嘉儿可能脑子短路了,下意识问:“这个姓石的女孩是谁,我见过吗?”
  梁绯:“.....”
  今天梁绯心情好,完全没有因为新办公大楼即将被抵押出去而感到丝毫的忧虑,所以决定饶恕小秘书的冒犯,问道:“我爸妈派人去接了吗?”
  金嘉儿点头:“已经接到了,还有梁橙和梁晶,梁总您的爸爸妈妈和妹妹们一起来参加毕业典礼。”
  “来这么多人干啥。”梁绯滴咕道,“我可是一只无拘无束的孤狼啊。”
  车子一路顺利的抵达明海大学,今天的明大相当热闹,很多家长都从全国各地赶来,就为了参加儿女们的毕业典礼,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穿上学士服,戴着学士帽,父母们会油然而生无比的骄傲。
  我的崽是明大的毕业生哟!
  所谓毕业季就是分手季,每年的六七月份,就是大学里的鸳鸯们劳燕分飞的时候,无论在校时多情比金坚,只要毕业了,因为工作也好,家庭也罢,分隔两地,即便能撑一段时间,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绕口归绕口,但很实在。
  什么狗屁海誓山盟,在现实和几百上千公里的距离面前,曾经的甜言蜜语,耳鬓厮磨,都会化作记忆。
  可能从两人提着行李箱相互道别,约定下次见面的日子时,就再也不会见了。
  车子来到明大校门口,梁绯跳下车,整理了下身上的西装,走进校园,沿途风景宜人,明大确实是个好学校。
  时间不早了,梁绯准备先去寝室一趟,学士服啥的早就提前发了,梁绯让同学帮忙领了放寝室,他换上衣服,就可以前往典礼现场。
  殷晴悦早就打电话催过了,梁绯乘电梯上楼,路过一间寝室,看见个小学妹独自在寝室里收拾行礼。
  这里是男寝啊?
  梁绯到也没多想,回到自己寝室换上学士服,拿着帽子朝半空抛了下接住,准备离开时,又路过那间寝室,发现小学妹还在,一边将男人的衣服往里面塞,一边开着扩音打电话。
  小学妹:“哥哥,我在帮你收拾衣服,你安心参加毕业典礼就可以啦,我待会过来。”
  电话那头:“辛苦啦宝宝,你收拾好就先回寝室吧,我这边爸爸妈妈还有亲戚都在,不太方便。”
  小学妹听了,立刻都起嘴,不满说道:“为什么呀,你就不能带我见一下家里人嘛。”
  电话那头的男生换了个语气,哄道:“哎哟我的小祖宗,爸妈一直想让我回老家的国企就业,我正跟他们打持久战呢,你要是来了,他们不就知道我为啥不愿回家了吗,肯定会刁难你的,你听我的,我先回家安抚住他们,很快就能回明海。”
  小学妹:“那,好吧,你爸妈不会给你介绍对象吧,听说你们那边结婚都可早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立刻道:“不会的,那些都是瞎传,你不要信。”
  “嗯。”
  “那我先忙啦,谢谢宝宝帮我收拾行礼。”
  小学妹挂掉电话,把行李箱抬起来,又环顾寝室仔细看看有没有落下的东西。
  “他骗你的。”
  突然起来的一句话把小学妹吓了跳,整个人原地蹦跶了下,捂着胸口转身,看着门口的高大学长:“梁,梁绯学长?”
  “你好。”
  梁绯冲小学妹打了声招呼:“我就跟你说一声,你男朋友肯定在骗你,大概率他在老家还有个女朋友,这段时间估计他会频繁往明海跑,图啥你应该清楚。”
  小学妹听了,登时有些不忿:“学长,你凭什么这么说。”
  梁绯:“因为这招我也用过。”
  小学妹:“......”
  学妹无法接受,语气急促的说:“不可能,只有渣男才会这么干,学长你这么优秀,难道是渣男吗?”
  梁绯点头:“对啊,我是。”
  小学妹哑口无言,梁绯也不多说啥了,笑眯眯道:“你这样,等毕业典礼结束,他晚上要是急不可耐拉着你去开房,你就直接跟他说一句话,坦白吧,我都知道了。”
  小学妹怔怔的,问:“他,他不说呢?”
  梁绯笑了起来:“你自己看着办。”
  哎呀,又是拯救迷途少女的一天,咱就说,梁总最看不惯这种男人了,没啥本事,就靠一张嘴蒙骗无知少女。
  啊呸,简直丢高质量渣男的脸。
  走出寝室楼,梁绯就看见梁垂峰和许茹婷领着梁橙梁晶站在对面。
  老妈许茹婷笑眯眯冲儿子招手:“崽,你先过来,让妈妈打你一下,必须先打一下才可以,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梁绯眨眨眼:“为什么要打我,我不孝顺吗?”
  许茹婷:“....”
  梁绯:“我没给你买礼物吗?”
  许茹婷:“.....”
  梁绯:“我没拿到毕业证吗,我败家了吗,不就因为我没女朋友嘛,因为这个你就舍得打你的乖宝宝?”
  梁垂峰听着儿子不自重的话,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你去打吧,我帮你抓他。”
  于是,在寝室楼下,一家三口展开了追逐。
  最终,梁绯被梁垂峰一把逮住,任凭儿子怎么挣扎就是不撒手,许茹婷撸起袖子,高高扬起巴掌。
  “住手!”
  一声娇喝,许茹婷回头望去,穿了件黑色印着白色小碎花短裙的郁宜飞奔而来:“干妈,不要家庭暴力!”
  梁绯一看,登时急了:“别跑,风大,要走光了!”
  郁宜怎么穿这么短的裙子,哎哟我这该死的占有欲啊。
  腿真白,馋。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