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新专案
作者:志鸟村      更新:2023-11-23 16:41      字数:2673
  午后。
  临时技能结束也没多久,就有一名省厅的白衬衫,带着两名下属,找到了江远。
  省厅也在长阳市里,就是平时不怎么管长阳市的案子罢了。
  要说起来,省厅里的普通民警的待遇,还不如市局甚至区局,尤其是冰敬炭敬的,总是有点隔靴搔痒。
  不过,省厅做事的牌面还是有的,经常能接触到基层单位十年八年都接触不到的大案子。
  「沙应仁沙局,是咱们刑事侦查局的副局长。这是江远江法医。」
  柳景辉之前就微信告知过江远了,此时就只说场面话。
  沙应仁向江远笑笑,主动伸手道:「宁台江远的名字,最近是不停的往我脑袋里面灌,都叫我把你吸引进我们刑事调查局了。」
  「沙局长。」江远笑笑。
  「黄李贩毒集团这个案子,我之也前看了,称得上是骇人听闻了,没想到还有后续……」沙应仁先是说话暖场。
  在省厅的职权范围内,调查刑事案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他诸如全省的方案制定,装备采购,组织建设,维稳反恐等等,几百个人也可以非常忙碌。ŴŴŴ.BiquKa.coM
  单就刑事案件来说,就像是刑警队的副队长是号侦查员一样,刑事侦查局的副局长其实也是大号侦查员。
  而就一个省的刑侦实务来说,出动到刑事侦查局的副局长,也就算是到顶了。
  再高一级的侦查局局长,正常来说都是不会直接参与案件的。参与也是坐镇一方,协调工作为主。毕竟,这个岗位其实已经事实上脱离一线了,就好像医院的院长一样,你让他主刀,主要突出的就是一个面子,效果就不要期待了,做人不能既要又要。
  事实上,大部分地方的副局可能都脱离一线了,山南省的刑事侦查局的多位副局,也就沙应仁是真正出现场,参与实际案件的,且也是以指挥为主。
  几句话的暖场结束,长阳市刑科中心的人都上楼去了,就江远、牧志洋和陆通达,以及柳景辉四个人。
  沙应仁现场看了证据,又现场比较着周围的物件,将江远等人执法记录仪和摄像头拍摄的内容都看了。
  「证据链还是很完整的,线索确实指向了建元制药。」沙应仁开口就说结论,让几人的情绪落地了。
  沙应仁很懂得跟基层民警打交道,先说了让人宽心的话,再道:「现在就是要不要调查建元集团。建元是清河市最大的利税企业,听说还要上市了,确实是要注意影响,不过,这个案子的证据确凿,线索明确,依法调查还是有必要的。」
  「有您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柳景辉主动打的电话,自然知道要找谁。
  「恩,制药企业生产易制毒化学品,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直接生产毒品的比较少见,但也没什么奇怪的,该抓的就要抓。」沙应仁反而开始给其他警员宽心了,且道:「之前澳洲不是拍了个纪录片,说的就是这个事。」
  他说的是一名澳洲的父亲,因为儿子吸毒过量死亡,于是暗访中国的***黑市的故事。
  在录像里,这位名叫布里奇的父亲很轻易的就接触到了制售易制毒化学品的供应商,后者告诉他,己方可以提供25I-NBOMe、3-CMC、4-CMC以及a-PVP等各种化学品,且保证寄到澳洲……
  他们出售的这些易制毒化学品,也被称为「特制前体」。就是可以通过一系列简单化学反应直接转化为毒品的化学产品,在国内,这一块的监管很少,若是被卖到国外的话,那就更少人管了。
  现实的讲,一些***,在被发现以前,大家并不知道它是毒品。
  当今世界,化学物的品种是如此之多,哪
  种化合物能够当毒品来吸,其实并没有一个标准,是瘾君子们用千千万万不值钱的性命试出来的。
  就好像黄石公园的蛤蟆,谁知道舔蛤蟆能high呢?第一个人,又是怎么发现的。第二个人,又是怎么下定决心,相信第一个瘾君子的?最后,如果不是有这些「前辈」们的前仆后继,监管部门又怎么可能颁布一条不许舔蛤蟆的法律呢?
  假如蛤蟆在国外是一种***的话,国内其实也还是不禁止的,理论上,人人都可以舔蛤蟆而不受惩处。如果舔而不死的话,三有动物的红线都不会碰。
  不过,话说回来,太新的毒品不好卖,前端的销售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开拓市场。瘾君子们也会有疑问——顺便说到了一个冷知识,瘾君子们其实也怕死。
  所以,对制毒厂来说,生产热门毒品的利润是最高的,生产太新的产品的话,就需要让利给销售方,有时候也会觉得不划算。
  「接下来,我的意见是分几步走。一个是江远这边,你继续做好这边的勘查工作,争取抓捕更多的黄李制毒团伙的成员,也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证据。」
  「第二个,抓捕工作交给缉毒支队,我已经喊了老尹下来。」
  「第三个,老柳,你负责指挥调查建元集团?」
  「第四个,就两者的联系,还有它们的运输和销售网络,我觉得可以再深挖一下,这块我来兼任。」
  江远等人也没什么意见。
  江远还顺便看一眼自己的系统界面:
  任务:一网打尽
  任务内容:尽可能多的抓捕黄立贩毒团伙的成员。
  任务进度:73%
  从这里就能看得出来,任务进度显然不是按照人数来计算的。73是个素数,只能被1和73整除,所以,除非是只抓了一个人或者73个人或者73的倍数人,否则,它的计算方式就与人数无关。
  「再说一点,咱们案这个子的情况比较复杂,要注意保密。除了专案组内的成员,组外沟通必须提前通知我,得到允许才可以进行。」沙应仁看看几人,问:「能做到吗?」
  「能。」江远等人都规规矩矩的答了。
  纪律部队没有太多的讨价还价可谈,再者,沙应仁的要求其实也是常规要求,没什么出奇的地方。
  看沙应仁准备离开,柳景辉道:「江远比中的指纹是一名建元集团的停车场保安,恩,准确的说是前停车场保安。之前有个案子,我们已经把他们的停车场保安给一锅端了。」
  看沙应仁不是太明白,柳景辉又解释了停车场保安的概念。
  「就是默许他们侵吞企业收入。这样的企业还想上市。」沙应仁冷哼了一声。
  「建元的问题很多,他们内部为了继承人问题闹的很厉害,那个案子我们也参与了。最后也是江远锁定的真凶。」柳景辉尽可能的说明白自己和江远,与建元集团的接触历史。
  沙应仁点头表示知道。
  柳景辉再道:「接下来我准备把建元的这批停车场保安都给撸一遍,包括监狱里的这些,指不定哪些人,就是已经参与到贩毒了。动静如果太大的话可能会让建元的人有点警觉。」
  「你想打草惊蛇?」沙应仁一下子就猜到柳景辉隐含的意思了。
  向上管理没成功,柳景辉立即道:「是这个意思建元太大了,我们要调查它,还想***,我觉得不太可能,还比如看看建元的反应。」
  「可以。」沙应仁答应了,看得出来,他对柳景辉还是有相当程度的信任的。
  沙应仁带着属下离开。
  江远继续在楼里做勘查,做刑科的,哪怕外面杀疯了他的任务也
  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倒是颇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