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指向
作者:志鸟村      更新:2023-11-23 16:41      字数:2562
  黄立贩毒团伙的地下室改造计划极其庞大和豪华。
  2000平米的面积,十米左右的高度,就等于是一个地下工厂。而他们现在用来生产的面积,还不及全部面积的十分之一。整个地下空间,还有很大的拓展的潜力。
  江远沿着产线搜索,很快又找到几枚指纹,且慢慢积累了一些心得。更准确的说,是刑科中心的现勘和痕检们的一些习惯,与贩毒团伙成员的冲突。
  刑科中心的现勘和痕检们,是用正常人的思维模式来分析,以及进行勘察的。
  但是,毒贩子的思维你别猜,就真的有人,会在五米高的墙壁上,留下指纹印记。
  要问为什么?问就是嗑药了。除此以外,一些奇奇怪怪的方,也存在有指纹和其他痕迹。
  像是正常人根本不会去看的沙发的内角,又或者柜子背后的顶部,江远甚至在冰箱的内侧,发现了一个明显是舌头舔过的痕迹——舌头舔化了冰,口水又重新凝结了起来,以至于印出了一个舌苔的样子。
  江远并不是很关心这是在什么情况下,为什么印上去的,取DNA就是了。
  一名刑科中心的痕检,默默的跟在了江远身后,他站得比陆通达还要远一点,但始终跟在后面,就像是一只流着哈喇子的半野生宠物狗似的。
  牧志洋敏感的向后瞅了一眼,眼神有点凶狠。
  他现在已经有陆通达了,如今再出门,车里多坐一名犯罪嫌疑人也就刚好,再多的话,真的要挤死了。
  那痕检也就是30岁左右,用成熟的社会性笑容面对牧志洋,然后继续跟着江远的步子走,时不时的还记个笔记什么的。
  牧志洋回头看江远,他正处在注意力超集中的状态,牧志洋也只能闭口不言。
  「这里还有一个。」江远将强光手电往上一打,指着地下室的一个假窗户。
  这个假窗户更过份,高有六七米,砖砌出来了一圈,也不能用于进出,最多只有装饰的价值。
  陆通达立即搬了梯子过来,口中道:「谁爬到这上面去,目的是什么?藏东西?」
  「如果叠三个竖罗汉的话,刚好能够到这个假窗户,还带一点挑战性。」牧志洋给出一个符合现场的答案。
  陆通达啧啧两声,莫名觉得合理,一边往上爬,一边道:「不过,牧队,你是怎么想到要叠三个罗汉的?」
  「你上学的时候不翻墙的吗?」牧志洋在下面扶梯子,顺便回答。
  陆通达回忆了一下:「我们最多就是钻洞,翻墙的话很危险吧。」
  「平时肯定是钻洞,但万一洞被发现了,或者堵起来呢?翻墙其实最保险的,靠自己靠兄弟,不能靠运气呐。」牧志洋听起来还是有点得意的。
  陆通达:「我要不是在上面,我就拱手说佩服了。」
  「没什么,我们在警校的时候……咳咳,对了,你是山南警校毕业的吧。」
  「是,东边的石头是吧?」捌戒仲文网
  牧志洋乐了:「看来良好的传统还是保持着嘛,你怎么跑去做交警了。」
  「当时觉得铁骑也挺威风的,而且身高要求180,那我有180,就没道理不去了。」陆通达说到180的时候,语气就非常认真了。
  牧志洋看他已经到了位置,提醒道:「注意取指纹,别摔了。还有,江队比你高多了。」
  陆通达哈的一声:「那才更显得出江队嘛。」
  牧志洋黑脸,你小子开着铁骑拍马屁啊。
  指纹采下来,录进去,果然又比中了一位。
  「死了。」江远新撸出来的人里面,差不多有一半是死掉的。也没什么奇怪的,在工厂里毫
  无意义的叠三层罗汉的人,总会寻到死亡的那一刻的。
  三人组继续做勘查,颇有些枯燥无味。
  倒是三人身后的痕检,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一会。
  时间如雪,总是在你想玩它的时候飞快的化成水,在你嫌弃它的时候久冻不去。
  405分钟的临时技能+1,看起来也很难坚持到地下室的勘查结束,江远升起这个念头之后,也没有刻意的加快步伐。
  现场勘查就是勘的越细越好,能勘查多少,就勘查多少为宜。
  江远这么想着,目光落在了边角的几个纸箱上。
  「这个你们取样了吗?」江远绕着箱子看了两遍,再将足迹灯拉了过来。
  「取了几个……」被叫到的痕检赶紧过来了,并小心问道:「您觉得有问题?」
  「制毒工厂里的外来箱子,总不可能是员工的快递吧。」江远开了半个玩笑接着就将箱子放平了,细细的查找了起来。
  正常的痕检操作也都是找重点的,就像是墙面和地板,可能到处都有证据,但也不可能全擦一遍。江远当年做二勘,也只是擦了一间卫生间,两个人就用掉了大半天的时间。
  此前的痕检没有将箱子当做重点,跟他们获得的信息也有关。
  江远与柳景辉多次交流,都认为黄立贩毒团伙与老鬼贩毒团伙,是有密切联系的。那么,以贩毒团伙的追求,他们之间的联系一定是物质的,而非精神的。
  这些纸箱子,就很给江远一定的启事。
  黄立贩毒团伙的原料来源一直成谜,这些箱子或许可以给出一些答案。
  正正反反的拍照,撒粉,取样,再拍照……
  跟前面一样,江远还是直接上传后台,然后自己对比。
  他做的这些事,都是看似简单,实际上其他人很难复制的流程。
  单单比对指纹一项,普通的痕检可能就要花费十倍二十倍,甚至100倍的时间去比对。
  简单的指纹,直接能够比对出来的,那没什么太多的说头,但要是比对不出来的话,想证明后台没有,而非本人技术所限这件事,那就有点难了。
  所以,现场勘查的痕检,取指纹就是取指纹,并不会第一时间跑去比对。
  也就是江远这种级别过高的选手,才能采取这样的方式。
  而结论,也是有点出奇的好。「保护好现场。我打个电话。」江远掏出了手机,再次拨给了柳景辉。
  几人的表情都变的郑重起来,从发信息到打电话,很明显的差别了。
  电话另一头的柳景辉还笑呵呵的问:「你终于想起来给我打个电话了。」
  「我比中了清河市建元制药的一名员工,准确的说,是一名建元制药的停车场保安。」江远之前做的案子里,建元制药的停车场保安几乎是被一锅端了。
  这些保安一方面有停车场的补贴拿,一方面又充当建元上层的打手,因为遇到江远,几乎被一锅端了。
  但是,这些人像是商量好的,都没有交代出贩毒这件事,多数也是趋利避害的想法……
  柳景辉嘶的一声:「建元制药?」
  「恩。」
  「好家伙。制药公司的话……他们要出一些产品的话,那就太简单了。证据的可信度怎么样?」
  江远于是简单描述了现场的场景。
  柳景辉沉重的嗯了一声,道:「我去报告。」
  这活,他又玩不转了。建元公司的规模奇大,厂区内的情况也复杂,已经不是打一个电话,就能喊来人的情况了。再者,如果要抓人的话,就可能又要面临一个贩毒集团,这自然要再行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