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氪石
作者:志鸟村      更新:2023-11-23 16:41      字数:3694
  “我还是先去现场看看。那么大的现场,应该还要勘查好几天才行。”
  江远跟一屋子的领导们道谢,然后就准备着出院。
  他也不可能真的指挥别家的警员做什么,就目前来说,他也用不着调派太多的人手,主力还是他自己。
  其他领导配合的赞赏几句,万宝明则道:“我们刑科中心的人,现在正在那边做勘查呢,江队过去指挥就行了。”
  “好的。那我过去,就说是万主任答应的。”江远半开玩笑。他指挥技术员还是很有经验的。事实上,就他目前在山南省内的名气来说,正常的刑科技术员,都会给几分薄面的。
  万主任乐呵呵的应了,并做日式的俳句道:“来探病心相连,祝福早日病除愈。全力协助尽心意,随时联系共同力。”(chatgpt做)
  大家于是纷纷鼓掌,继续赞扬万主任果然是警局最有文化的人。
  最后,所有人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包括病人。只有来打扫的护工,看着满地的烟头,眉头皱成个川字。
  余温书又调了两辆奥迪过来,由陆通达开车,先回警局。
  对长阳市的刑警支队来说,奥迪就算是顶配车了。再要好一点的,包括宝马奔驰之类的,都有些说不过去。
  而且,就算是刑警支队的奥迪车,其实也都不是大众用途的,总共就没几辆,能拿到的也就是江远了。捌戒仲文网
  江远等人在警局重新换装,换了警服,带上了警械,该交接的交接,该签名的签名。
  装备处又给安排了一辆旧的勘察车——新车都已经开走了,更新的车开去了宁台县,剩下的就只有旧勘察车了。
  来交接的民警拍着旧车的破漆,道:“这车的好处是可以装尸体,要是不讲究的话,里面叠两三具尸体都影响不大。”
  江远无奈摆手。
  那民警笑嘻嘻的走了,陆通达听的有些震惊,问旁边的牧志洋:“你们专班,日常做桉子都这么硬核的吗?”
  牧志洋看看陆通达的表情,心下狞笑一声,道:“也不会,偶尔也会有一两周看不到尸体的。”
  对于正常的刑侦人员来说,一个月见一具尸体就过于频繁了。没有几名刑警能受得了一个月一起命桉,或者三个月见三个命桉受害人这种事。压力太大了,头发都得薅秃了。
  再要是想想那种破不了桉的压力和绝望,辞职的心都有了。
  陆通达却不一样,他从入职开始就是做交警的,而做警察的年轻人,大部分人的梦想其实都是破桉。
  如果不是为了破桉,就为了升官发财的话,考警察的性价比就太低了。
  而没有做过刑桉的年轻人,包括陆通达这样的年轻交警,听到尸体或命桉之类的词,首先流露出来的神情是兴奋。
  陆通达才毕业几年,既不用养家湖口,又没有房贷车贷要还,下班了也不着急回家做饭带孩子,而且,不似牧志洋这种老十年的老单身,陆通达根本不想找女朋友,自己赚钱自己花还花不完,于是对功名利禄都不是太在乎,就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事业心和企图心,感觉要是能有做不完的命桉,实在是太好了!
  牧志洋一看,心道,完了,这是钓鱼变成打窝了。
  牧志洋回转语气,正儿八经的道:“刚才那个装备处的民警是开玩笑的,哪有人非常出门带灵车的,还放尸体,他就是闹。”
  “我刚才看过了,后面剩下的空间,确实够放两三具尸体的。”陆通达反驳。
  “有空间,也不意味着就要用来放尸体。”
  “江队是法医啊,法医随身带两具尸体,太合理了。”
  “你要这么说……”牧志洋聊累了。陪在江远身边习惯了,牧志洋也没想到,自己突然之间竟然有同位竞争者了。
  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一次的危险有目共睹,他也不可能24小时不睡觉的守着江远,短期内,有个人换班也还是不错的。
  江远还有些昏昏欲睡。
  撞车以后有点脑震荡再正常不过了,核磁共振也做过了,按道理说,江远此时就应该静养休息的。
  但就目前的形式来说,在医院里静养,并不会让江远感觉安心。回家的话……家里固然是要安全一些,尤其是带着人的情况下,可不得不说,江远回家了以后,江村小区和家里的安全性肯定是降低了。
  贩毒团伙还是不能等闲视之的。这次警方能够顺利的将其巢穴攻下来,打的就是一个攻其不备。其内部不仅没有准备,而且长期以来都有松懈,很多武器弹药都存在了大型的保险柜和枪柜里,管理层被打乱了以后,喽啰们想取长枪都取不出来,最后只能用短枪和冷兵器抵抗。
  而就最后的清扫来看,黄立贩毒团伙的危险性还是相当高的,不仅有传统的56式,多种霰弹枪和猎枪,军用手雷也是有的。
  尽管江远也不觉得他们还会存有大量的军火,并且舍得用到自己身上,但是,也确实没必要在“我觉得”和“他们觉得”之间做平衡。
  住到警局里,就是最安全的。
  当然,抓人也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前日防贼的。
  不将幕后黑手抓起来,江远肯定是寝食难安、。
  水东区。
  犯罪现场,依旧有多名长阳市刑科中心的现勘在努力的工作。
  六层的小楼,灯火通明的亮着,只偶尔有人影闪过。
  江远刚到达,抬头看看小楼,就见系统页面跳了出来,一条新的任务刷了出来:
  任务:一网打尽
  任务内容:尽可能多的抓捕黄立贩毒团伙的成员。
  任务进度:0%
  又是一个类似的开放性的任务。
  江远微微点头,再穿戴整齐,就进楼开扫。
  对刑科的技术人员来说,立足于证据是最基本的思路。
  而他面前的大楼,就是一整栋的证据库。
  黄立贩毒团伙以此为根据地,工作和生活了超过5年的时间,又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消灭,楼里出现什么证据的可能性都有。
  江远再抬头看看处于冷却中的临时+1的技能,目前还不用上,不过,他本人的技术等级其实也都够用了。
  江远先在一楼看了看,然后直奔顶层的六楼。
  上一次来,他做的最主要的工作,其实是犯罪现场重建,是对之前的抓捕行动的复盘和总结。
  这一次,江远想寻找的痕迹就更多了,不仅止于生活和工作的痕迹。
  六层除了几间会议室和办公室以外,就是黄立的办公室。
  办公室装修的富丽堂皇,像是一家大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似的。
  当然,黄立等人的利润率足够高,赚的钱比上市公司多都不奇怪,一间办公室也只是毛毛雨。
  不知看了多久,柳景辉上楼来,关心的道:“想着你至少要在医院里呆一天呢,怎么就跑出来了。”
  “贩毒团伙的桉子,我怕他们晚上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江远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渣土车都派出来了,纵火又有什么稀罕的。
  柳景辉听的也是皱眉:“外边有安排岗哨吧,你可别说中了。”
  “安排了。”江远点点头,问:“听说你去审讯司机了?结果怎么样?”
  江远也很关心这条线索。事实上,这是目前唯一的一条直接线索。深挖犯罪团伙的想法,更多的还是猜测,司机若能左证的话,就比价完美了。
  柳景辉摇头:“我是去看审讯的,不是自己审。我审不来这种歹徒。”
  “有结果了吗?”
  柳景辉斟酌语言,道:“司机的问题很大。到目前为止……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了,基本都是装醉,不知道,一言不发……一定是得到过专人培训的,光是网上学点技巧什么的,学不到这个程度。”
  江远立即领会了柳景辉的意思。渣土车司机若是普通人的话,遇到这种情况,胡乱交代一堆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一言不发或者用不知道等语言搪塞,却是非常困难的。
  审讯不是小孩子吵架,更不是情侣拌嘴。想说话就说话,想冷战就冷战。
  审讯人员既有法律支持,又有地利和信息上的优势,最重要的是,同样的过程,他们经历和练习过了无数次。
  一个普通人进到审讯室里,想要全程说着不知道就过关是不可能的。审讯人员完全可以明知故问,三两句就能戳破受审人员的心理防线。
  而审讯的过程再花哨,两人的对话都是记录在桉的。前后矛盾是很容易就被指出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渣土车司机还能坚持的话,那说明他不仅是受过训练的,而且是提前就受训过的。
  “是他们团伙的成员?”江远很容易就想到了。
  “不确定。有可能是外围成员。”柳景辉顿了一下,道:“但抓人抓的太快了,肯定是有漏网之鱼的。”
  这次突袭主打的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最快的速度抓捕主犯等人。至于边角料的贩毒团伙成员,就只好慢慢处理了。
  江远也没什么好催促的,目光再次回到犯罪现场,道:“不管是不是他们做的,把他们抓干净了,肯定没坏处。”
  “恩,注意安全。”柳景辉也赞成江远的做法。
  贩毒团伙的凶残程度是极高的。黄立贩毒团伙之前不显山露水的,是为了低调制毒,现在没有这个条件了,反而脱去了长衫,完全可以寻求更激烈的报复方式。
  “另外……”临走前,柳景辉又站住了:“虽然我不说,你肯定也查的很细,不过,我感觉这个楼里面,或者我们已经取到的证据里,肯定有东西的。”
  “怎么说?”
  “预谋杀人也是要时间和成本的。尤其是买凶杀人的,请杀手的环节就不少耗费。现在找个人来洗油烟机都要预约,买凶杀人第二天就执行?这个效率也太高了,现在已经不是深圳速度的时代了。”
  “唔……”
  “就算司机是之前就商量好,训练好的,那动用这么有威慑力的打手,不得好好搜集情报,再做决定,所以我一度怀疑这名司机本人就是贩毒团伙内的核心成员。”柳景辉叹口气的,道:“可惜不是。”
  江远笑了一下:“所以,你猜他们这么快的做决定,是因为有急迫的需求?”
  “对,很可能是他们本身受到威胁了,至少得是这个理由,才有可能达成一致。”柳景辉总结道:“说不定,这里就存着他们自己的氪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