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作者:萝卜花兔子      更新:2022-05-21 02:54      字数:5376
  肉墩站起身十分自豪的看着被自己拉上的行李箱,随后一张小嘴巴巴道:“我要让爸爸们看一看。”
  说着就要将行李箱从地上扶起来,那小行李箱虽然对成人来说小菜一碟,但对一个刚满四岁的人类幼崽来说却有些沉重,毕竟这胖崽子怕他爸爸没钱花,还塞了两个小猪储钱罐进去。
  只见肉墩圆溜溜的身子从地上站起,节目组的人瞧了想上前帮忙。
  谁知只听小家伙“嘿咻”一声,胖乎乎的小手臂直接将那倒在地上的行李箱拎了起来。
  拎起来后还不忘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表扬自己,“墩墩!”
  大拇指从小拳头中猛地弹出,“真棒!”
  一时间节目组工作人员伸出想帮助的手无处安放。
  ——
  “什么操作,我夸我自己?”
  “哈哈哈哈,这个崽崽有些地方简直跟我哑巴老公一模一样。”
  “墩墩力气真的好大啊,里面还有他爸的零花钱呢。”
  “艹,还真给他抬起来了。”
  “啊啊啊啊太可爱了,礼貌询问墩墩喜欢什么颜色的麻袋。”
  “我的哑巴老公给我生了个可爱的崽子。”
  “很好,林琼!你成功让我无痛当妈!”
  ——
  工作人员插话,“宝宝是打算拎过去吗?”
  肉墩睁着一双大眼睛对着工作人员眨巴了两下,随后小肉爪往行李箱上一按。
  啪——
  拉杆猛地弹了出来。
  节目组:……
  ——
  “哈哈哈哈绝了,这崽子。”
  “墩墩:我只是力气大,但我不傻。”
  “哈哈哈哈哈为什么一到林琼这,节目组都变搞笑了,沙雕是会传染吗?!”
  “这个崽子搞笑搞得一本正经。”
  “呜呜呜,宝宝真的好可爱,难道这就是人类幼崽的吸引力?!”
  ——
  肉墩拉住拉杆随后迈开小短腿,“叔叔,我现在要去找爸爸了。”
  说着便往三楼去。
  工作人员:“宝宝,行李叔叔帮你拿吧,不然你没办法上楼梯。”
  谁知肉墩却摇了摇头,“不用,墩墩自己的事情……”
  弹幕:“自己做!!!”
  工作人员为难,万一小家伙磕到碰到就不好了,“那宝宝怎么上楼梯。”
  肉墩指了指不远处,“墩墩坐电梯上。”
  小家伙话音刚落一众人便齐刷刷的看向那胖乎乎的小手指的地方,只见那里正要有两门宽的电梯。
  电梯口的墙壁上还有个小粘钩,上面挂着一个米老鼠的长杆卡通手,显然是为了人类幼崽按电梯用的。
  节目组:……
  ——
  “真贫穷限制想象哈哈哈。”
  “家里有电梯!!!”
  “节目组今天是咋了,缕缕滑铁卢哈哈哈哈哈。”
  “沙雕的嘉宾和沙雕的节目组哈哈哈哈,绝了。”
  ——
  墩墩开口,“叔叔,墩墩带你们去。”
  说着就拉着行李箱走到电梯前拿起长杆,电梯门应声开启,崽崽和几人走了进去,但节目组的人外加上给林琼请了的造型师和助理足足有八人,显然有些挤。
  这时肉墩自己退了出来,“太挤了,叔叔们先上去吧,墩墩等下一趟。”
  小胖崽话一出顿时间让一群大人们手忙脚乱,没想到对方小小年纪居然这么懂事。
  “不用,墩墩先吧。”
  谁知小家伙拎着行李箱,“爸爸说要尊老爱幼。”
  工作人员:……
  ——
  “林琼,不愧是你。”
  “啊啊啊啊,墩墩真的教育的好好啊。”
  “《尊老爱幼》”
  “哈哈哈哈哈,节目组突然衰老。”
  ——
  正在墩墩和节目组讨论谁先上去的时候,付行云也成功将林琼从床上捞了起来。
  可能林琼也怕出门后想他的老男人,出发前一连三天都粘人粘的紧,此时早上八点林琼被人抱坐在腿上,困的直往人身上倒。
  “行云。”
  对方声音懒散无力,像似懒惰的猫在跟人撒娇。
  “想睡觉。”
  付行云瞧着人大开的领口,眸光沉了沉,“节目组的人来了。”
  林琼搂着男人的脖子,眼睛都没睁,“困。”
  付行云也没说什么,只是开始给人揉腰,枯坐了一会儿林琼这才悠悠转醒,但搂着对方的手也没松开的意思。
  看着男人面上没什么表情,轻声在人耳边道:“我会想你的。”
  说着还对人眨了眨眼,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付行云总是很吃他这一套。
  付行云垂眸瞧他,“叫我什么?”
  林琼脸一红,“爹地。”
  男人听后这才满意,就在付行云打算再讨些什么的时候房门被从外敲响。
  “爸爸,爹地!是墩墩!”
  儿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吓的林琼差点没从付行云身上栽下去。
  知道节目组要拍林琼后就没有亲密时间,付行云抬手捏住林琼的下颌在人脸上猛啄了几下,这才一脸淡定的打算去开门。
  门外墩墩拎着小行李箱等着,下一刻房门猝然打开,墩墩兴奋的跺了跺脚,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笑的灿烂,“爹地!!!”
  ——
  “wsl……”
  “这一声爹地走的很安详。”
  “付总不露脸也好有男人味啊,手臂上的青筋我真爱了!!”
  “我哑巴老公是不是在里面,快给我看看。”
  ——
  墩墩看着付行云随后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爹地,墩墩自己弄的。”
  墩墩的教育就是这样,该严厉的时候严厉,但该夸赞的时候,作为父亲付行云也毫不吝啬,因为他觉得他的儿子并不需要什么打击式教育,毕竟以后有的是打击教他做人。
  抬手在儿子毛绒绒的脑瓜上揉了揉,“非常棒。”
  墩墩被夸赞后很是满足,“给爸爸看看。”
  说着小脑瓜往里面张望,“爹地和爸爸刚才在里面干什么了?”
  付行云一僵,随后破罐子破摔,“在加班。”
  ——
  “哈哈哈哈哈神特么在加班,付大佬也会一本正经的搞笑吗?”
  “《加班》”
  “所以是在里面色色对吗,斯哈斯哈”
  “我付总,一个每天都要色色的男人。”
  “付大佬真的理想型,对孩子也好。”
  “付总:反正我不露脸,害羞不是我的。”
  ——
  就在这时林琼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肉墩。”
  小家伙眼睛一亮,“爸爸。”
  林琼抬手将儿子从地上抱了起来,在奶呼呼的小脸蛋上亲了好几口,惹得小家伙咯咯直笑。
  ——
  “林琼!林琼!!!!”
  “出来了,出来了,我阔别半年的哑巴老公!!!”
  “林琼终于出现了,好温馨啊,才发现宝宝眼睛和林琼好像。”
  “代入感很强,这已经是我老公和孩子。”
  “我要住进去,希望付总不要不识好歹自己搬出去。”
  “你的老婆我喜欢,你的房门记得关!!”
  “付大佬总有不在家的时候,你说对吧。”
  ——
  肉墩看见林琼忙伸着小手指行李箱,“墩墩弄得,给爸爸带了最喜欢的东西。”
  林琼笑道:“是什么啊?”
  肉墩天使微笑,脆生生道:“钱!”
  林琼:……
  好一个知父莫若子。
  肉墩抬起小胖手摸着林琼的脸,得到爸爸们的表扬后小脸重新回归到一本正经,“爸爸的行李收拾了吗?”
  林琼这才想起来,“还没有呢。”
  肉墩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墩墩帮爸爸收。”
  说着就让林琼将自己放下来,迈开步子哒哒哒的跑进了房间。
  “爹地!帮帮忙。”
  男人听后也跟着走了进去,徒留林琼一人面对节目组。
  一时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要意思,起的有些晚。”
  节目组:“没关系,情有可原。”
  林琼:?
  “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加班。”
  林琼一脸懵逼。
  等行李箱收拾好,一家三口又吃了早饭。
  ——
  “艹,我没看错吧,宝宝这是第三杯牛奶了。”
  “我的天,真的好能喝。”
  “崽崽喝大杯的!喝!”
  ——
  用过早饭后,林琼便准备带着儿子去赶飞机,走时还特意回头瞧了一眼,看着站在那里的望夫石坏心眼开口道:“周末愉快,付先生。”
  弹幕:
  “林琼:你自己玩去吧。”
  “哈哈哈哈,这就是自由的味道。”
  “很好,很完美的挑衅。”
  “你就浪吧,等你回来你老公艹死你。”
  ——
  节目一共要拍三个月,每次时间都选在周末出去三天两夜。
  等上了飞机后林琼又带着儿子睡了一趟回笼觉,睁眼时就已经到地方了,随后驱车到达目的地,是个南方的小古镇。
  墩墩睁着大眼睛看着窗外的景色,“爸爸,这里好漂亮。”
  林琼也跟着瞧,“是啊。”
  “爸爸以前来过吗?”
  “爸爸也是第一次来。”
  肉墩看着窗外,“那下次再来就带爹地一起。”
  林琼戳了戳儿子的小胖脸,“一会儿要见别的小朋友高兴吗?”
  肉墩点了点头,“做朋友。”
  车辆听稳后林琼便带着小家伙下了车,节目组看嘉宾都到的差不多了,节目便正式开始。
  在主持人说完一段广告词后便开始介绍节目规则,“咱们需要在小古镇上生活三天两夜,会做许多游戏和挑战,现在第一个挑战就是将手机和钱财上交,当然小朋友们的玩具朋友和小零食也要交上来。
  此话一出不光是别的孩子,就连小大人的肉墩也是一僵。
  摔跤选手家的小姑娘听了更是直接哭了起来。
  “不要,不要,都是我的为什么要送出去。”
  这一哭其他孩子便也跟着被渲染,影后家的小男孩直接扑到了爸爸怀里,而导演家的小姑娘还不知道要干什么,美滋滋的笑着,当爸爸要将零食拿出去时小嘴也瘪了起来。
  然而换成林琼这边却画风突变。
  林琼和肉墩站在那里,脸上满是震惊,一点动作也没有。
  林琼咽了下口水,“都要交上去吗?”
  工作人员:“没错。”
  林琼犹豫了下,“其实我不想说的。”
  “什么?”
  “我得了没有钱就会死的死病。”
  工作人员:“你以为我会信吗?”
  林琼一整个大崩溃,“我过不了没钱的日子。”
  “……“
  ——
  “哈哈哈哈哈哈。”
  “多好的帅哥,可惜有张嘴。”
  “林琼!你儿子在旁边呢!收起的死样子!”
  “出息!都当爸爸还是和我们刚结婚时一样!也怪我。”
  “前面的,几个菜啊。”
  ——
  正在林琼震惊的时候,肉墩已经打开行李箱将那两个沉甸甸的小猪储钱罐拿了出来,又看了看小桃子给的兔子娃娃,最后迈着小短腿将东西投进篮子里。
  但到底也还是四岁的孩子,不舍得看着小桃子给他的娃娃问道:“你们会好好对他吗?”
  工作人员:“当然了。”
  肉墩听了这才点了点头,“墩墩相信你们。”
  这一句可谓是萌化了众人的心。
  随后快步回到爸爸身边,“爸爸,没关系,你把钱交上去后,墩墩再给你挣。”
  ——
  “好家伙,隔壁爹哄儿子,林琼这儿子哄爹。”
  “哈哈哈哈,给你挣,林琼你听见了吗?!”
  “墩墩好乖,天啊,他也太懂事了吧。”
  ——
  林琼一听将口袋里的一沓人民币交了上去。
  工作人员一惊,“怎么这么多现金。”
  林琼摸了摸脑袋,“我家那位听说收手机,怕我没钱花,给我带了点钱。”
  说着依依不舍的看着钱被收走。
  林琼回来后,墩墩让他蹲下来,随后张开小胳膊一把抱住他爸的头,“做的好,做的好。”
  林琼:……
  ——
  “肉墩和他没用的爹。”
  “一时间不知道谁是爹。”
  “《做的好》”
  ——
  但也好在节目头一次拍摄,这三天两夜除了争夺睡觉的地方以外其他都过得挺顺利的。
  拍摄第三天结束后因为离下一站地点没多远,便安排各组家庭在订的酒店里待五天,之后直接去目的地,以免来回折腾。
  然而数着日子盼老婆儿子回来的付行云知道后面容一僵,第二天就直接飞了过去。
  虽然只分开了三天,但在他眼里也算小别胜新婚,怕他和林琼腻歪的时候肉墩没人带,还特意将放暑假的付景林带了过去。
  付景林本以为是去哪度假,谁知道来的却是个偏僻地方,臭着脸,“舅舅这是哪?”
  付行云:“人待的地方。”
  “……”
  两人到达酒店后,原本还在一起看奥特曼的两父子眼前一亮。
  林琼惊喜,“你们怎么来了?”
  付行云:“来看看你们。”
  肉墩看见付景林也十分兴奋,“哥哥!”
  付景林倒是对这个弟弟十分喜欢,一把抱起,“让我看看你重没重。”
  肉墩被逗的直笑。
  付景林看着那腻歪的夫夫早已习以为常,“走,哥带你征求世界去。”
  肉墩眼睛瞬间晶晶亮,“像奥特曼一样吗?”
  付景林自信一笑,“像你哥一样。”
  肉墩:……
  拯救世界的不一定是奥特曼,还有可能是你哥。
  肉墩虽然不懂,但是大受震惊。
  付景林本以为陪小孩玩没什么,但带完一天后发现出奇的累,第二天就直接让小胖子和他爸爸们玩去了,自己在酒店里躺着。
  直到第五天早上付行云找到自己,此时付景林刚醒。
  看见付行云后坐起身,“怎么了舅舅?”
  付行云也不绕弯子,“做件事。”
  付景林疑惑,“什么事?”
  “下期节目你带肉墩去。”
  付景林一下子就醒了,“我去?”
  付行云:“嗯。”
  “舅舅我他妈带不了孩子。”
  付行云皱眉:“注意你说话的方式。”
  “……舅舅我带不了孩子。”
  付行云:“你可以。”
  付景林:“谁说的。”
  “我。”
  “……”
  昨天晚上把人弄恨了,以至于林琼现在还累的起不来,还有三小时节目开始,付行云不方便露脸,现在能用上的只有付景林。
  付行云抬手拍了拍大外甥的肩,开始给人洗脑,“你可以。”
  “不,我不行。”
  付行云:“男人不能说不行。”
  “……”
  好极了。
  再一次感受到血脉压制后,付景林踏上了带孩子的道路。
  但他转过头来想想,他小时候也是舅舅一边学习一边带他,也没嫌过他。
  临走前,付行云还不忘嘱咐,“注意你说话的方式。”
  所以当一个将近一米九的帅气男大学生抱着肉墩出现时,所有人都是一愣。
  ——
  “艹,什么情况,这帅哥谁?”
  “我哑巴老公呢?”
  “啊啊啊啊啊他是谁啊,真的好帅啊!!!”
  “斯哈斯哈,男大学生。”
  ——
  肉墩开始给人介绍,“这是我哥哥叫付景林。”
  节目组:“亲的?”
  付景林:“他爸结婚送的。”
  “……”
  ——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这是付大佬外甥。”
  “结婚送的,一家子沙雕。”
  ——
  工作人员:“宝宝,这次怎么是哥哥带你来啊,爸爸呢?”
  肉墩单纯道:“爸爸出差了。”
  ——
  “好家伙,这不就是林琼的工作吗,去哪出差了?”
  “加完班后又出差,林琼腰别要了。”
  “所以是被做的起不来了是吧,叫你浪。”
  “墩子这孩子能处,是一点也不把咱当外人。”
  ——
  虽然出发前想的好好的,但付景林一个大少爷,光是在车上的路途带起孩子来都手忙脚乱,好几次都差点爆粗口,最后都硬生生忍住了。
  但等车辆驶入偏僻的山村后,付景林的脸终于忍不住黑了下来。
  心中暗想,这是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
  随后抱起肉墩一脸拒绝,“我们绝对不住这里。”
  虽然今天是个大晴天,但因为头一天晚上下了雨,等下了车,地上还有不少泥,付景林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又看了眼肉墩直接单手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
  “单手抱我好爱。”
  “弟弟有对象吗?”
  “请问二百个月大的宝宝能抱得动吗?”
  “这个弟弟脸臭臭的,但姐姐喜欢。”
  ——
  不远处几组家庭已经到了,付景林怕肉墩踩到泥一直将小家伙抱着,但对这个旅游地点也十分不满意,心情差到了几点,况且他也不喜欢脚上有泥,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
  走着走着,行李箱轱辘不知道撞到了什么,瞬间卡在一个小泥坑里。
  “艹!”付景林忍无可忍,然而刚说完就对上了肉墩纯真的大眼睛。
  付景林:“草长莺飞二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