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混沌变——混沌轮回至,何人可破 第1639章:无形之境?

作者:士兵乙 | 发布时间:2019-05-16 11:32 |字数:5166

    戚长征没有硬接,也没有再使用瞬移之术,只是正常避让,随即回身冲向妖魁而去。

    妖魁一直都在提防着戚长征接近,此刻见到他飞身而来,迅速拉开距离,在飞退的过程中,手中独角连续挥动,便有五道闪烁着金芒的独角犀光影直冲戚长征而去,其中四道攻势击向戚长征四方,一道攻势正对戚长征而去。

    看那模样似乎要将戚长征退路完全封死,逼着戚长征硬接他攻势一般。

    戚长征没有硬接,短暂的时间他做出选择,使用瞬移避开,相比无势一刀,瞬移避让需要消耗的仙力更少。

    妖魁继续飞退,瞬移再现的戚长征拉近与他的距离,他不可能让戚长征靠近他,同样又是五道攻势击向戚长征。

    见此情形,槐柔眉心微蹙,她也看出戚长征仙力不足,而妖魁仙力依旧浑厚,可妖魁若是这般每每出手便是五道攻势,消耗的仙力便是五倍增加,而戚长征却仅仅消耗瞬移所需仙力罢了,照此下去,妖魁说不定还要比戚长征更快将仙力消耗干净。

    这明显不智。

    看出这一点的人不仅仅只有槐柔,妖魁的攻势相当明显,而戚长征的避让同样明显,几人都感到不解。

    槐柔貌似忽然想明白了,嘴角带着笑意自语:“原来如此。”

    小龙人歪头看了她一眼,“真是如此吗?”

    袁紫衣道:“并非如此。”

    槐柔雪白的脸上带起两抹红晕,略显尴尬。

    小龙人才不会去管槐柔是否难堪,直言道:“你小看妖魁,也小看师尊心胸,并非你想的那样,妖魁此举非是刻意消耗仙力,若是我判断不错,妖魁是在试探师尊是否当真仙力不足。”

    袁紫衣微微一笑,“接触久了你就知道,长征对自己人没有那么多讲究。”

    几句话的工夫,妖魁已是悬停下来,他确实如小龙人所言那般是在试探戚长征,但不可否认,他也确实有消耗自身仙力的意图,但与槐柔判断消耗仙力的用意不同,棋逢对手实属难得,他消耗自身仙力是不想占戚长征便宜,一连数次攻击,自认消耗的仙力与戚长征先前两战消耗的仙力差不多,这会儿便是要展开反击。

    当戚长征再一次瞬移避让之际,他改变战术不退反进。

    此前拉开距离防备的是戚长征近身,同样因为距离的拉开,他也将消耗更多的仙力攻击戚长征,只有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逼得戚长征或是使用瞬移避让,或是与他继续对攻。

    距离缩短至五丈左右,妖魁出手,攻势瞬间便至,戚长征没有硬接再次使用瞬移避让,出现在妖魁左侧空域。同样的,在妖魁谨慎应对的情况之下,戚长征也不敢太过接近,要是妖魁在他现身的那一瞬间出手,他根本来不及出刀就会被妖魁击中。

    空间瞬移仙术不是万能的,使用瞬移变换方位,在这个极为短暂的过程,他同样无法作出其他动作,只有在现身的那一瞬间才能出手。

    距离只有三丈,戚长征出刀,妖魁同样在他现身瞬间出手。

    再一次碰撞,太过短暂的距离令二人都被震退,戚长征被震退三丈,而妖魁退后两丈。

    妖魁没有停顿,再度出手,戚长征不再使用瞬移避让,事实上这会儿他的仙力确实所剩不多,瞬移之术虽然要比无势一刀节省仙力,但也要比正常避让消耗仙力成倍增多,剩余不多的仙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频繁使用瞬移。

    妖魁见到戚长征如此,再不迟疑,迅速逼近戚长征强攻,这回轮到戚长征飞退避让。

    形势逆转,妖魁完全占据主动,一直对戚长征抱有信心的小龙人也不淡定了,他想不出戚长征还能有什么办法扭转局面。

    戚长征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到了现在,他对自己的整体实力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无势一刀已经运用纯熟,随手便能施展,单论攻击力而言他并不比妖魁弱,施展瞬移之术,在速度上还要强过妖魁,只是仙力不如妖魁浑厚。

    但战局到了现在,已经是到了比拼仙力的阶段,谁先耗尽仙力谁便要落败。

    妖魁神剩余仙力很明显要比他浑厚得多,若是照此下去,当先无仙力可用的只能是他。

    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不利局面呢?

    戚长征一边抵御妖魁攻势一边思考,近身战显然不可行,没有仙力支撑,近身反而败的更快,这个道理他懂,妖魁也懂,要不妖魁也不会频频逼近,而他一次次退避。

    还有什么办法呢?

    妖魁已是逼近三丈,仙力不济的情况之下,这个距离已经容不得他常规躲避,没奈何再度使用瞬移之术避开,瞬移的距离也在随着仙力消耗变的越来越短……

    突然之间,戚长征双眼一亮,他好似想到了什么。

    妖魁手中独角斜劈而出,双方距离仅有三丈,长达丈许的金角吞吐金芒劈向戚长征,瞬间便至。

    而在这一个瞬间,戚长征没有躲避,他掐起一个手印,狼牙刀横斩而出。

    下一刻,戚长征被妖魁一击劈飞,一道皮肉翻卷的伤口出现在他胸腹之间,鲜血喷涌而出,顷刻之间将他仙袍渗透。

    妖魁大吃一惊,连忙止住第二道即将击出的攻势,他可不想真个重创戚长征。

    却是在这一刻,他忽然感到不对劲,低头一看,拦腰一道创口,同样是皮肉翻卷鲜血喷涌。

    怎么回事?

    妖魁怔愣,先前戚长征一刀劈出明明没有任何仙力波动,而他的一击却是将戚长征整个人劈飞出去,为何自己却会受创?

    “小心了!”

    被他劈飞的戚长征去而复返,又是一刀向他劈来,妖魁下意识想要避让,却惊讶的发现并无仙力波动传来,他反而不知该往哪个方向避让。

    就在这个犹豫的瞬间,忽然感到胸口一痛,大惊之下,连忙回退,且一退再退,退的远了方才看向胸口,果然一道由左胸到右肋的伤口再度出现。

    “再来一刀,小心了!”戚长征的声音遥遥传来,远远的一刀劈出,妖魁感知全开,全神贯注感知戚长征刀劈方向,发现了,终于发现一股极为细微的仙力波动,然而,发现的时间晚了些,右胸自左肋再次出现一道伤口,不深,但却让他惊慌。

    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般怪异的攻击,若非感知全开,且全神贯注于刀劈方向,根本无法察觉仙力波动,这要是戚长征没有提前招呼,或许是戚长征随意的挥动狼牙刀,他却如何防御?

    “我输了!”妖魁颓然一叹,连防御都无从下手,他从未如此时这般挫败过。

    “怎么回事?”

    远远观战的众人都感到莫名其妙,明明就是妖魁大占上风,可在戚长征被妖魁劈飞的时刻,妖魁罢手不战,腰间莫名出现一道伤口,尔后戚长征看似随意的挥动狼牙刀,妖魁却是一退再退,胸口竟是接连出现两道刀伤。

    “无形之境!”袁紫衣最先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何谓无形之境?”槐柔满头雾水。

    小龙人跳了出来,“师尊刀法乃天庭少帝所授,共有三重意境,其一无畏,悍不畏死,一往无前;其二无势,刀出无声、无息,唯有遇到阻碍方会爆发刀意,师尊此前便是处于无势意境,而适才三刀无声、无息、无形,便是已达无形之境……师尊威武!”

    真是无形之境吗?

    戚长征笑而不语。

    ……

    ……

    回到少帝宫,众人落座,妖魁还未摆脱挫败感,坐在那里沉默无言。

    小龙人最是激动,在殿内跑来跑去,说着师尊不弱天庭少帝这样的话。

    “是真的吗?”冷静下来的袁紫衣感到怀疑,要说戚长征不弱杨戬,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差距也太大了点。但戚长征之前那三刀虽然威力远远不如,却明明就似杨戬施展的无形之刀,她忍不住传音相询。

    戚长征微微摇头,说道:“经过几日较量,琅琊宫前五席确定下来,我为首席,妖魁次席,槐柔三席,广和四席,卡拉提五席。紫衣,先将身份铭牌发给他们。”

    袁紫衣分发琅琊宫身份铭牌,在座的所有人都有,只不过前五席铭牌有编号,而其他人的铭牌没有编号。

    广和山人位列四席不甘,他说:“我与妖魁战平,槐柔只是取巧胜我,我要再与她战上一场。”

    “战个屁,坐下。”戚长征粗鲁道,“槐柔取巧胜你你要再战一场,为师取巧胜槐柔,是否也要再战一场?包括与妖魁一战,为师亦是取巧胜之,也要再战一场吗?”

    广和山人怏怏不乐坐下,妖魁却是猛地站起身来,戚长征摆摆手,“你也坐下。严格说起来,前五席除了卡拉提实力差了点之外,我们四人各有千秋,广和防御在我们四人之中最强,却被槐柔封印之术相克,而我拥有瞬移之术,正好克制槐柔封印之术,妖魁战力与防御较为平均,应该说综合战力比我们三人都要略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