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死兆星
作者:百鬼堂      更新:2022-12-10 12:58      字数:1636
  “这是什么东西……”
  突然从大海中冲出的巨臂让龙勐然一惊,定睛一看,意识到这个巨臂主人的真实大小的龙更是脸色骤变。
  “巨人?……开玩笑,巨人也不会有这种体型。”
  “那是什么?玛丽?”
  龙此时都顾不得叫玛丽的化名了,直截了当地问道。
  他知道这玩意肯定和玛丽有关,刚刚就是玛丽说了一声——拍死他。
  ……桑德枫?
  “那是桑德枫,你也可以叫它提福俄斯。”
  玛丽澹然说道。
  在原本那个世界的传说中,希腊神话里的泰坦巨人提福俄斯,和犹太传说中的大天使桑德枫据说有一部分同源要素。
  因此,在黑玛丽的御下,这个巨人叫做提福俄斯。而在文月御下,这个巨人就该被成为桑德枫了。
  玛丽之前到处跑的时候就带着提福俄斯到处窜。虽然提福俄斯一般跟不上自己的速度,但是自己来到白土之岛好歹也过了一夜多了。
  “那是什么生物,这种大小……”
  龙脸色微变,语气有些犹疑不定地问道。
  玛丽伸手比了一下,说了个大概。
  “身高大概过万米?我倒是没有专门算过,总之比海王类大就是了。”
  “这个题型……这到底是什么生物……”
  “你也许可以叫它山岭巨人?”
  玛丽摸着下巴说道,“这家伙原本是一座岛屿来着,被我的能力变成了这样。”
  “……你的能力可以把一个岛屿变成巨人?”
  龙看着玛丽的眼神变得完全不同了。
  如果说之前龙看着玛丽的眼神只是在看着一个强者、一个贤者,现在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可以决定世界命运的人一样。
  他咽了一口唾沫,双手拍在了玛丽的肩膀上。
  “嗯?”
  玛丽疑惑地看向龙。
  龙望着玛丽,语重心长地说道:
  “千万别让世界政府的人知道你有这个能力……现在不要暴露更多了。”
  “怎么了?”
  “玛丽,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能力到底有多可怕?”
  龙郑重其事地说道:
  “我问你,这种改造你能进行多少次?”
  “呃……理论上无数次?”
  玛丽不确定地说道,随后一怔,接着便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你明白了吧?”
  龙直起身来,看向远处的桑德枫。
  “这样的怪物,即使是我对付起来恐怕也相当吃力。而你可以批量制造这样的巨人。”
  “试想一下……成百上千这样的巨人朝着某个势力冲锋的场景。”
  “你的这个能力一旦暴露,别说世界政府,革命军这里我也压不住的。他们都会想将你的力量据为己有,利用你加速达成目标。不管对哪一方来说,这都决不是好事。”
  “……龙,你启发了我。”
  玛丽脸色忽然变得有点古怪。
  “我们好像确实可以考虑用巨人海朝着世界政府一波推过去来着。这一招怕是要比你们准备的方案都要措手不及吧?”
  “绝对不行!”
  哪知道,龙断然拒绝了玛丽的提议,而且脸色极为严肃。
  “玛丽,别冲动。你好好想想。”
  “且不说巨人海能不能击败世界政府那些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对方隐藏着怎样的力量。就算你真的成功了,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之后那些巨人应该如何处理?身为他们创造者的你本人又该如何应对后续的世界?”
  “成为新世界的古代兵器吗?有这样力量的你已经完全脱离了群众的范畴了,别忘了你自己坚持的纲领。”
  “……”
  玛丽眼睛微微睁大,后知后觉的她背后出了一层冷汗。
  “你说的没错……刚才的确是冲动了。”
  玛丽啧了啧嘴,刚才她心里确实有那种凭借一己之力平推世界政府的念头。
  但是现在仔细想了想,那种做法和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主张堪称背道而驰。
  力量这种东西有时候的确是能侵蚀人心。
  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涛汹涌,玛丽忽然身体一顿。
  “怎么了?”
  龙皱着眉头看向玛丽,生怕她又蹦出来什么怪主意。
  玛丽沉默了片刻,轻轻说道: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
  龙挑了挑眉,随后身体也顿住了。
  无言片刻后,两人同时看向大海。
  桑德枫此时手已经收回大海中,海面上没有任何痕迹。
  “那家伙被拍到海里面去了?”
  “应该没有……拍进去了的话现在估计要浮出来了。”
  “的确,被这玩意拍一下的确吃不消。”
  “也就是说……”
  “嗯……”
  玛丽撇了撇嘴,拳头和掌心按在一起。
  “一时间没注意,怎么让这家伙熘了……”
  “要去追吗?”
  “当然要追,趁我们没注意跑了,亏我刚才还以为那家伙是什么狠角色,结果就是滑熘……”
  “不行,我一定要追上他。”
  看着愤愤不平的玛丽,龙在无奈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这种不着调的表现……看来玛丽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
  “那你就去追他吧,我留在这里看守。过会我会让雷利来……”
  “刺啦——”
  话没说完,一道刺耳的声音从他们两人身后响起。
  两人同时身体一个激灵,瞬间转过身去,摆出战斗姿态。
  一个白色的圆环在空间中开辟出来,一个通道张开。
  这一幕看起来相当熟悉。
  “麦吉克圣?”
  龙立刻问道。
  下一刻,通道中,一男一女两人驾着一个中年男子从通道中走出。
  来者正是麦吉克圣、维纳斯和马卡洛夫三人。
  三人此时的模样都极其狼狈,以至于龙第一时间还不敢确定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麦吉克圣抬头看了看,看到了龙之后,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便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失去了麦吉克圣的支撑,那个女孩的气力不支,被连带着带到在地。
  “等等……”
  龙和玛丽正想要上前搭把手,女孩揉着脑袋抬起头来看向两人。
  就是这一眼,玛丽和龙的动作同时一滞。
  看着眼前的维纳斯,两人的神色都凝固住了。
  ……
  加布里埃尔快步走在盘古城中的走廊里,抱着一沓,朝着上层走去。
  她留在玛丽乔亚的主要目的就是充当情报传递的桥梁,而这是一个需要长期留守的活。而她长期留在玛丽乔亚的理由就是作为五老星的机关侍从,帮助他们处理一定的事务。
  因此,每天她都要前来盘古城与五老星进行文件信息沟通,也正因如此她也可以做到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时效性情报传出。
  然而,自从昨天埃德维德圣失联之后,加布里埃尔心中就有一股挥之不去的不安感。
  而这种不安感愈演愈烈,知道现在让她心神不宁到连处理事务都屡屡出错。
  好不容易把五老星安排的工作做完,这次去提交工作报告的同时,加布里埃尔也打算请几天的假,去调查一下埃德维德圣的事情。
  她走到了顶层,渐渐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
  平时这里虽然也没多少人,但是还是会有不少CP在附近警戒的。
  但是今天……
  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
  她皱起眉头,感觉有地方不对劲。
  但思考片刻后,她还是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大人……”
  推开门后,她走进五老星的会议室中。
  随后刚说出口的话戛然而止。
  原因是,五老星的会议室中此时不止有五老星五个人。
  平时这里也偶尔会有其他人来进行报道,但此时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看到了五老星跪在两个人面前。
  “……”
  她在开门的同时,七个人都回过头来看她。
  “……”
  站在五老星面前的人,一个高高瘦瘦的,穿着一身白袍。而另一个人则是身披重甲。
  身披重甲的那个人……断了一条手臂。
  “你是……”
  身披重甲的那位低声说道:“加布里埃尔?”
  加布里埃尔闻言,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单膝跪下。
  “是。”
  虽然她并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但她的确知道世界政府的最高统治者并不是五老星。现在这个状况,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就是隐藏在世界政府后的上级统治者。
  那么她跪也是理所应当。
  沉默了片刻后,身披重甲的那个人缓缓地迈步走向加布里埃尔。
  他站到了加布里埃尔面前,庞大的身躯带来的阴影彻底笼罩了加布里埃尔。
  “你是埃德维德圣的侍从,没错吧?”
  “是的,我是隶属于他的CP0。”
  加布里埃尔如实回答道,这种事情藏也没意义,对方想查可以很轻松地查出来。
  重甲男人点了点头,随后低声说道:
  “那么你好,加布里埃尔。我叫阿提拉,是你主人的老师,你应该听说过我。”
  “……”
  加布里埃尔保持沉默。
  她的确知道阿提拉这个名字,但是她却从来没见过阿提拉的真容。
  主君的老师……是断了一只手的吗?
  就在她心中思量的同时,阿提拉接着说道:
  “对于你的主人,你有什么想法?”
  “……”
  加布里埃尔不知道阿提拉此言何意,思考片刻后,谨慎地回答道:
  “我是他最忠诚的仆人,我是为保护天龙人而生的,而他既然是我侍奉了二十多年的天龙人,我的一切都是埃德维德圣的所属物,此生不会背叛他。”
  这话加布里埃尔自认已经说得足够保守。天龙人是世界政府的象征,加布里埃尔这句话其实也是在暗示对方,自己是世界政府的忠犬。
  然而这一次,加布里埃尔出错了。
  “原来如此。”
  阿提拉缓缓说道:“永远不会背叛埃德维德圣吗?”
  “那加布里埃尔,我告诉你一件事吧。”
  “您请说。”
  加布里埃尔把头低得更低。
  “我的这只手臂,是昨天晚上被埃德维德圣砍掉的。”
  “……”
  气氛忽然凝固,加布里埃尔瞪大了眼睛。
  她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所有的思绪都被瞬间清空。
  “他背叛了,背叛了世界政府,成为了我们的敌人。”
  “然后,他死了。”
  阿提拉就像是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
  “被我打穿了胸口杀死。”
  “!”
  一道铺天盖地的虫潮从加布里埃尔身上骤然爆发,朝着阿提拉扑了过去。
  阿提拉似乎对此早有准备,他身上武装色霸气勐然一闪,即使只有单手,他依旧可以挥动自己的长枪。
  虫潮在他的面前,仅是一击便横扫一空。
  而加布里埃尔此时好似红了眼,她直起身来,双手放开,海量的虫豸从她袖口中喷涌出来。
  死了……死了……
  怎么就这么死了……
  加布里埃尔感觉一股热气在自己心头涌动。
  她来到玛丽乔亚就是追随着埃德维德圣母亲的脚步而来,从埃德维德圣出生开始就一直跟着他。
  而现在,自己陪伴了二十多年,陪伴了半个多辈子的人忽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死去了。
  还是被眼前的人所杀。
  极度的冲击让加布里埃尔彻底失去了冷静,不顾一切地对着眼前的壮汉发动自杀式攻击。
  而事实上,这也的确是自杀式进攻。
  “果然,埃德维德圣的忠犬和埃德维德圣一条心,不和世界政府一条心啊。”
  虫潮背后,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寒光一闪。
  “啪!”ŴŴŴ.biquka.com
  密密麻麻的虫子只一刻便全部爆炸,变成了粘稠的绿浆洒在地面上。毒虫的毒液飞溅出来,溅射在墙壁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而加布里埃尔的两条机械义肢,也被一击斩断。
  “……”
  这一击下去,加布里埃尔好像冷静了下来,她看着眼前的阿提拉,喘着粗气。
  随后,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
  剃被她发挥到了极致,在宽敞的通道中不断穿梭,让人难以用肉眼确定自己的位置。
  “跑了啊。”
  尹姆走到了阿提拉身边,而五老星依旧跪倒在原地不敢说话。
  “她跑得掉吗?”
  阿提拉瞥了尹姆一眼。
  “记得查查看,CP里面还有多少埃德维德圣所属。全部杀死,一个都不要放过。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这事交给五老星干吧。”尹姆面无表情地说道。
  阿提拉点了点头。
  “至于这个加布里埃尔……”
  “我亲自送她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