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章 看起来很美

作者:烟娶键盘 | 发布时间:2017-07-18 05:47 |字数:3095

    说起来,昨天林海潮请记者给他了许多提示。当然,他知道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句话,林海潮是运城富豪之一,而沈烈只是个刚从农村出来的高中毕业生,他要学林海潮的手段,有极大可能以失败告终,徒增笑耳。但沈烈如今一无所有,他决心要玩把大的。

    先坐公交车,去往碧海房地产刚刚竣工,大多住户还未装修的三期高档住宅区。

    碧海三期位于繁华街道,无论商业、教育还是医疗条件都极为便捷。早上九点多,沈烈到了小区前面的商业街,顶着烈日来回逛,走了几家商店买烟买雪糕,顺便打听这条街谁家生意不好,要出兑的消息。

    很快他就掌握了三个商家要出兑的信息,最终他选择了一家货已经甩的差不多,就等着有人接手的化妆品店。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甚至被老板误认他是骗子,最终沈烈与老板签订了合同。条款内容为租金一月一结算,店内货物一律不要,以一个月四千块钱的房租,将这家店面租了下来。

    要知道,最繁华地段同面积的店铺,一个月租金也不过四千块,而这条商业街平均租金仅仅两千块钱。

    不过沈烈觉得很值,毕竟他手里的钱是有数的,不可能以常规年租的形式付钱。而且这家店面的装修还算过得去,不用他再继续花钱改造。

    收拾了整整一上午,店里被搬走一空,沈烈坐在门市楼前的台阶上抽烟,心里多了一股莫名的成就感。若是被村里的人知道昨天还在工地砌墙的小瓦匠,今天就租了门脸做生意,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和想法。

    歇了片刻,沈烈将店门关上,用些许神力将神仆和木匠学徒的玩具套餐从神域中转移出来。

    随着空气变得强烈扭曲,两道虚影逐渐成型。

    沈烈已通过意识将地球和自己的实际状况告诉了神仆,他相信这个活了上万年的老东西,外表虽然看起来木讷老实,事实上没有那么简单。先拿出早就在隔壁买好的板子,安排神仆将板子加工成一个朴素牌匾。

    神仆点头道:“请您为它取一个名字。”

    沈烈道:“就叫超凡家居设计吧。”

    说罢,交代神仆看家,自己则前往医院。

    刚上公交车,沈烈便感觉到一阵头晕,下意识的检查神力,发现神力竟以极慢的速度消耗着。

    “看来哪怕是学徒级的工具,所消耗的神力对我而言也是极大的负担。”沈烈暗暗叹了口气,但他不是怨天尤人的性格。既然神力有可能维持不了一个月的生命,他就必须争分夺秒,和死神赛跑!

    到了运城第一人民医院,询问护士后,沈烈来到血液科的候诊区。

    候诊区人不少,大多都是等候化验血常规的病人。沈烈仔细观察每一个病人的表情和形态后,径直来到一对穿着打扮都极为普通的母女身边坐下。从母女俩的表现看,得病的应该是女孩儿,年纪应该和沈烈差不多,长相甜美但大概贫血所以脸色苍白显得极不健康。

    坐了两分钟,沈烈见母女俩一直都不说话,只好主动开口,轻声对女孩的母亲道:“阿姨,你女儿得的什么病?”

    女孩母亲愣了愣,没答话,沈烈只好又问了一句,女孩母亲不耐烦的摆手道:“我们不去什么小诊所。”

    沈烈明显不知道小诊所是什么玩意,继续自己设计好的台本,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入学通知书。

    “阿姨,我是刚考上大学的学生,你看看,我考的是咱们运城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是这样的,我上周接到通知,学院老师让我们交一份作业,内容随便是什么都可以,老师唯一的要求就是要用心,所以我才来问你女儿得的是什么病,如果可以,我想做一个公益宣传片,给你费用。”

    听到费用两个字,女孩母亲接过沈烈的入学通知书翻来覆去的看,一边看一边抬头打量沈烈,最后问道:“给多少钱?”

    “你总得告诉我你女儿得的是什么病吧?”

    这时,女孩将假发拿下来,露出光头道:“我得的是白血病。”

    运气不错!沈烈心里暗暗高兴,脸上正色道:“一天五百,效果好的话还有追加!”

    ……

    运城远郊,老城区改造绝对不会触及到的地方,大多生活在城市最底层的百姓,患有白血病的卢欣欣家也在此地,前后院子里种着应季的蔬果,板夹泥主房分南北两厢七十多平,窗户没有积灰,玻璃明亮,院子中少有鸡粪,有扫把清扫过的痕迹,证明这户人家讲究干净卫生。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卢欣欣身子倚着院门,伸长脖子试图从土路的尽头能看到沈烈的身影。

    “妈,这人不会是骗子吧?”卢欣欣回头对正摘黄瓜的母亲张淑华说道。

    张淑华叹了口气,卢欣欣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发热、贫血、关节疼痛发作时,连床都下不了,长时间的化疗不仅让这孩子的头发掉光,花的钱更是入不敷出,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即将崩溃。

    所以,别说突然冒出来的沈烈说给五百块钱,就算二百块,张淑华也是绝对同意的。

    至于女儿所说的骗子,张淑华反而不怎么担心,毕竟沈烈已经提前给了她一百块钱“定金”。

    “妈,他们还真来了。”张淑华闻言,走到院门口去看,看到沈烈在前,身后跟着两个分别扛着摄像机和挎包的男人。

    此时沈烈脸色不是很好看,自从他找好人选,又跟着张淑华到家“踩点”后,便直接去了运城市电视台,先是因穿着实在太“农村”而被拒,连大门都险些没进去,之后又收到电视台广告部从上到下所有人的怀疑。

    最后沈烈实在没办法,找到广告部的负责人,偷偷给他塞了五百块钱红包。

    要知道,时下运城的公务员,一个月工资才六七百块钱而已。

    用钱开路自然一切好说,设计费、拍摄费再加上一个月的播出费,加起来正好一万三千块钱。算上房租以及给卢欣欣的出场费,待加上后续办执照的费用花出去后,沈烈彻底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而且钱花出去了还不开心,广告部的人询问了沈烈想做什么广告后,竟然直接在电脑里设计了字幕,说这种广告效果实际是最好的,如此拿他当****的行为,让沈烈险些没动手打人。

    好说歹说,又送出二百块钱红包,摄像师和广告编辑才跟着沈烈出来。

    ……

    七天后,超凡家居设计。

    沈烈窝在自制的摇椅上闭目养神,神仆在旁轻轻给他摇扇子。

    眼前房主给他留下的破电视中,运城一台正播放着广告。一个农村老太太也是躺在摇椅上,身后的窗户吹来一股邪风,让她瞬间得了风湿病,然后就是一大群专家医生吹嘘XX风湿药有多么好多么好。

    吹了足有七八分钟,然后这个广告竟然重播了一遍。这时沈烈才睁开眼睛看向电视。

    夕阳散发昏黄的光,破败的农家建筑,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儿摘下假发,苍白的皮肤,随时要跌倒昏迷的干瘦身体,以及没有半根头发的光头让她显得更加惹人怜惜,她目光向北,眼中没有什么泪水,发呆、无神,好像对一切已经看淡。

    停顿了大概两秒钟后,女孩儿拿出一张纸和一张照片并开口道:“我叫卢欣欣,是个喜欢跳舞的女孩儿,但一年前患上了白血病后,跳舞的生活就离我远去,因为全身关节剧烈的疼痛,甚至让我失去了正常人的活动能力。”说着,举起第一张纸,上面的诊断书字体清晰。卢欣欣没有叹气,只是淡然的继续诉说,却更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举起第二张照片道:“之前,我住这里。照片中,卢欣欣站在一栋格外类似海潮房地产新开发的独栋别墅前,笑容灿烂。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