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二长老出手

作者:等红杏儿 | 发布时间:2017-07-17 19:47 |字数:4232

    要不是唐璟瑜在凌云山脉崖底的毒老头那里获得了毒老头对毒药的一系列的研究资料。www.00ksw.org她怕是知道是毒药也不知道怎么解决。

    消形散顾名思义,非常歹毒的毒药,是几十种毒灵草炼制而成,根据毒老头的笔记,这种毒药不比五级丹药难配置。

    这种毒之所以歹毒,就算是灵师,中毒者在一日后骨头,内脏,经脉,肉身,最后才是皮肤相继消散,最后什么也不剩下。

    这种毒药无色无味,在消散期间,中毒之人受尽折磨,而且其他人也不能发现异常,而且中毒之人的表现与一种诅咒一模一样,所以就算唐璟瑜死掉大家也只会认为是受到诅咒,根本不会想到是武怡下毒。

    而且就算是五级炼丹师也检查不出来丝毫不妥。

    唐璟瑜眼神冰冷,捏住剑的手势一变,手化为掌,灵力运转,手掌带着狂暴的劲风拍在了武怡的肩膀上。

    “砰!”武怡重重摔在了地上。

    “咔擦!”,武怡仿佛听见了自己肩胛骨碎裂的声音。

    唐璟瑜眼神一狠,冷笑一声,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把匕首。脚步一发力,高高跃起,匕首爆发出惊人的杀气,对准武怡的丹田。

    武怡不知是真的受到重伤,还是在唐璟瑜陡然爆发的气势下吓住,根本一动不动。

    想不通为什么唐璟瑜会突然对着她释放杀气。她笃定就算是凌云宗宗主都不知道的毒药,唐璟瑜肯定不会知道。

    直到唐璟瑜拿出匕首,武怡才真的感受到了唐璟瑜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头一转,惊恐地看向高台,“师傅,救我!”

    迫切害怕的声音响彻整个比试场。

    高台上的二长老实力最高,在唐璟瑜散发杀气瞬间就敏锐地感受到了。

    “唐璟瑜,尔敢!”二长老目赤欲裂,武怡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好苗子,天赋异禀,比青雨泽的天赋更加高,要是真被唐璟瑜杀死在比试场上,就算有青君在,他一定要让唐璟瑜身不如死。

    说着,二长老手臂一挥,一道大掌忽如其来地从天而降,仿佛一座大山压迫而来。

    青君与辰曦微根本来不及反应!

    唐璟瑜脸上冷笑,今天她就要试试看自己敢不敢!

    匕首的杀气毫无收敛,但是座位了灵帝的二长老的速度快很多,影响了唐璟瑜的发挥,直接噗呲一声插在了武怡的腹部,霎时鲜血淋漓。

    唐璟瑜心里一叹,这次是毁不了武怡的丹田了,但是,可不只是这么简单。

    眼里一道狠意闪过,武怡腹中的匕首在电光石火之间搅动一圈。

    “啊!”武怡发出凄厉的惨叫。

    但是二长老的大掌如影随形,带着无穷的威势,直接横拍一掌,唐璟瑜瞬间被扫飞,砸在比试场上,砸出一个大大的坑。

    下面再一次鸦雀无声,瞬间的变化让他们有懵。

    “哎哟……好疼,你干嘛!”

    “就问你痛不痛?”

    “当然痛,你”

    卧槽!他们的灵石!

    是不是他们更不上时代潮流了,灵宗初期竟然能吊打灵宗巅峰?!

    “小怡!”二长老扶住了倒在地上武怡,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四品疗伤丹药,喂给武怡。

    嘴里淌血的武怡,好似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害怕死亡般自动吞咽起来。四品丹药见效奇快,萎靡的武怡瞬间就有了精神。

    而青君与欧文则是落在了唐璟瑜面前,见到将近一米深的坑下,满身是血的唐璟瑜,欧文的眼里陡然划过一道浓烈得划不来的杀意。

    好不容易忍让心平静下来,两人轻轻搀扶起已经快昏迷的唐璟瑜。

    唐璟瑜感觉好久没有受这么重的伤了,让她想起了第一次修炼无名功法全身经脉破裂的时候,要知道现在她的肉身的强度比灵王还要厉害,可以想象二长老那个老东西真是下了狠手。

    “咳咳!”唐璟瑜咳嗽一声,青君立马拿出一颗同样四品疗伤丹药喂给唐璟瑜,但是唐璟瑜扭头避开。

    “我有!用我自己的!”唐璟瑜耗尽力气,从戒指中拿出一颗莹白色的丹药,吞咽下去,瞬间感觉好了不少。

    正围在武怡面前的辰曦微正用余光看到唐璟瑜吞食丹药的一幕,心里一惊,为什么唐璟瑜竟然会有完无暇丹药!

    要知道无暇丹在中域都需要五品炼药师才能炼制,要精神力配合而且灵药精华完美结合才能生成无暇丹!所以同等级的炼药师也是要分等级的,就连本宗的于群良于药师都是最差那一类五品炼药师。

    想起于药师辰曦微心里有淡淡的不屑。

    她好似发现了唐璟瑜有很多秘密,竟然在灵帝强者的攻击下还能生坏,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急切的辰曦微真想一把夺过唐璟瑜手中的玉瓶一探究竟。

    “你竟然没死?”二长老阴测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现在竟然连师傅的话都不听了,秉性不良,我们人荣峰可不需要如此弟子!”话中夹杂着的杀气,让唐璟瑜一征。

    “师傅,在比试台上有这样的情况不是正常,再说刚才师傅说话后我根本来不及收掉手势!不然武怡师姐已经死在比试台上!”

    唐璟瑜没有说出毒药的事情,根本无人能够察觉。

    “但是作为同门师姐,你竟然下死手,如此歹毒,今天我就要清理门户!”二长老冷哼,也打断了辰曦微要上前的脚步。

    二长老平时笑嘻嘻的脸庞变得严肃,气势变化,仿佛大海一般深邃,眼神阴狠地锁定着唐璟瑜。

    遭!二长老要动手了!

    下面的人都吃惊地看着二长老,比试场上本就生死由命,这个二长老这样做很牛逼啊!

    也是,你牛逼,你厉害,你说了算!

    青君和欧文挡在了唐璟瑜面前,挡住了二长老,两人胸中一闷,脸色苍白地往后退了两步。

    “慢!二长老,比试场上本就生死由命,二长老这么做怕是影响不好,要是长辈都如此,那就没有建设比试台的必要了!”青君抱拳,冷静地对着二长老说道。

    二长老也才反应过来,他察觉到围观弟子微妙的眼神。顿时脸色涨红,要不是他脸又黑又红。

    这次老脸都丢完了!

    “走!”二长老脸更黑了,对着几个搀扶着武怡的弟子说到。

    “哼!”二长老甩袖离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呸”,唐璟瑜吐出一口血,“我的战利品呢!”

    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