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竹海中的婚礼

作者:乱世浮歌 | 发布时间:2017-08-13 21:55 |字数:3858

    “娘亲!”

    刚走出竹楼,星儿看见一个女子,脸上露出笑容,扑了上去,林轩的目光落到女子身上,神色一怔,星儿的娘亲真的是她,梁玉。

    “娘亲,爹爹醒了,爹爹坏坏的,欺负星儿,娘亲要帮星儿欺负回来。”

    星儿甜腻的声音响起,梁玉的脸上也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摸了摸星儿的头,满是溺爱之色。

    “星儿乖,爹爹刚醒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别腻着爹爹,让爹爹好好休息。”

    “娘亲!”

    星儿嘟囔着嘴,一脸的不满,玉青天走了过来,一把抱起了星儿。

    “好了,小丫头,真是腻,你娘亲和你爹爹还有话说,咱们别打扰他们了,我最近刚得到了几壶酒,来,和我一起喝两杯。”

    “又有好酒,好小子,走,一起尝尝。”

    玉青天抱着星儿离开,灵王也推搡着暗王走了,竹楼前仅剩下林轩还有梁玉两人。

    清风徐徐,拂过竹海,挠起了梁玉耳间的碎发,林轩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梁玉也是看向林轩,片刻之后,梁玉撇过头去,脸上竟有点点绯红,害羞了。

    玉山门门主,一代王者,镇压一方,现在却是如一个小女人一般,害羞了。

    慢慢的,林轩一步步走向梁玉,梁玉站在原地,一脸的羞红,林轩的脸上浮现出笑容,在距离一米的地方,仔细的打量着梁玉。

    “星儿是我的女儿吗?”

    “嗯。”梁玉抬头,看了一眼林轩,回应了林轩的话,然后又低下了头。

    “什么时候的事?”

    “十年前。”

    十年?林轩一怔,已经十年了吗?当日入魔,丧失神智,闭守心识,一去竟便是十年了,一朝醒来,孩子都快要长大了。

    “这些年,你辛苦了。”林轩突然抱住了梁玉,轻声说道,梁玉身体先是一僵,然后又松了下来,依偎在林轩怀中,嘴边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这么多年了,她不就是想着这一天吗?无道醒了,承认了星儿,也认可了她,十年了!

    抱着梁玉,抚摸着梁玉的一头青丝,林轩很感动,十年里,林轩虽然一直出现朦朦胧胧的昏睡状态,但有时候还是能依稀感觉到身旁有一个人,一直照顾着他,一直在看着他,期待着他的醒来。

    十年来,无微不至的照顾,一个女子,能为他做到如此地步,林轩不是顽石,亦有情,也被感动了,在心里,梁玉已经成为他一辈子的女人。

    “无道。”梁玉抬头,看向林轩,林轩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挠起了梁玉额前洒落的细发。

    “叫我林轩。”林轩在梁玉耳边轻声说道,梁玉脸颊一红,随后点头。

    只有住进林轩心里的人,才会知道林轩真正的名字,无道,这是世人眼中林轩,无视天地规则,天地无道,我为道,而林轩,只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他的情,他的性,只会给他爱的人。

    绿荫竹海,清雅素淡,却是挂起了红妆,锦绣红簇,满是喜庆的气息。

    一场婚礼,就这么开始了,只有六个人,四人在侧,两人在中,穿着红色喜袍,拉着一根连心结,皓月之下,开始了他们的婚礼。

    “一拜,天地万界!”

    林轩和梁玉对视一眼,转向皓月苍穹,一拜而下,这一对新人,需要天地万界见证。

    “二拜,父母!”

    梁玉的父母早亡,只剩她一人,她跟着的是林轩,林轩如何拜,他也如何拜。

    “父亲,孩儿今日成亲了,未来,我一定会带着梁玉、星儿回来看你,等着孩儿,我一定会寻到母亲,那一天不会远了。”

    林轩说道,这一拜,他很郑重,来到百域世界,他本就是为了寻母亲和师父而来,这是他的信念,身不死,信念永不磨灭!

    “三拜,夫妻对拜!”

    林轩看向梁玉,梁玉亦是看向林轩,一拜而下,拜完之后,林轩看着梁玉,看着梁玉羞红的脸颊,片刻间,竟是失了神。

    “好了,也别磨蹭了,送入洞房吧,洞房花烛之夜,我们就不打扰了,哈哈!”灵王道,也不念了,直接说着洞房花烛。

    “无道小子,我大姐就交给你了,虽然你人是差了一点,但是大姐喜欢,我也没办法,希望你不会负我大姐,今日,我暗王祝你们!”

    暗王道,心也是放开了,对着林轩祝福道,林轩笑而应之,今日,他很高兴,沉睡十年,一朝醒来,有一个女儿星儿,还有一个真心真意待他的梁玉,老天待他不薄。

    “娘子。”牵起了梁玉的手,林轩温声说道,梁玉的脸都红到了脖子里。

    “夫君。”

    一声夫君,喊到了林轩的心里,林轩莫名一暖,抱起梁玉,直接走向竹楼,后面星儿跟了上来,一把被玉青天给抱走了。

    “你爹娘洞房,你去干什么?”

    “爹爹和娘亲洞房,星儿也要洞房,坏叔叔,放开星儿,星儿不给你酒喝了。”

    “不行,星儿,你还是陪我去喝酒吧,今夜你娘亲是你爹爹的,你是我的,哈哈!”

    ……

    房间内,锦绣红被,喜烛摇曳,两个人影慢慢的重叠在一起,随即一阵压抑的喘息声响起,天上明月都羞涩的缩进了云层,今夜,注定无眠。

    竹海的另一个地方,灵王和暗王都醉了,趴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是人醉了,还是心醉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看着这沉醉的两人,玉青天叹息一声,抱着熟睡的星儿,消失在竹海中。

    曾经三人,对着明月起誓,做一辈子的兄妹,但是真的只是兄妹吗?

    玉山门外,一个不速之客来临,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拿着一颗血珠,血珠之中缠绕着密密麻麻的哀魂,哭泣、惨嚎,很是骇人。

    “玉山门,一个王者,两个心海境,弟子万数名,收了这些灵魂,可以回去交差了。”

    他的声音很低沉,仿佛牙磨骨头的声音,径直的走入了玉山门,他走过途中,凡是遇见他的人,皆是失去了神色,只一瞬间,灵魂被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