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9章 去你那儿

作者:小施 | 发布时间:2017-09-14 10:15 |字数:5032

    何花不是死了,她活着,而且她知道他的情况,但她从来没有回过村里看他一眼。

    那时候,是林爸爸死了,他没有死。

    估计何花是把他这个儿子,也当作是死了吧。

    “你走……”林继从何花身上狠心的抽走目光,心痛如刀绞,“你冷也好,饿也好,那是你自己的事。”

    “阿继……”何花跪匍着上前,“三个多月前你不是说,你可以养我的吗,还说让我可以住在这里,一个月给我三千的生活费吗?你怎么能反悔?”

    “可你答应我的条件了吗?”

    “我今天带楠楠来,不是……”

    “够了,你走。”

    “阿继,我是你的妈妈,亲生的,是我生了你。就算之后我对不起你,可我生你的时候差点丢了命,我还养了你十年呢。”

    “……”

    “你要是这样对我,你就太没人性了。”

    “没人性?”林继皱眉,“你好意思提人性二字吗?”

    何花拿起手机,给自己拍了一张跪地求林继的照片,把高挺愤怒的林继也拍在里面。

    然后她直立立的爬起来。

    “林继,你要是不认我,不养我,我就把这张照片发出去。题目我都想好了,首长拒不认亲娘,不给饭不管住,娘跪地求收留哭诉无门。”

    这句话真是把林继和楚瑾璇给恶心到了。

    何花又说,“你是首长没错,但如果你是个大逆不道的首长,我可以让你首长都没得当。”

    “……”

    “现在舆论的力量有多大,你是清楚的,你要是真不认我,我就真把这张照片爆料出去。到时候让你名声尽毁。”

    “……”

    “林继,是你逼我的。”

    “……”

    “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林继站在那里,只觉得刀枪过体。

    他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妈?

    他是亲生的吗?

    连楚瑾璇都觉得这简直是奇天下之大葩,这样的妈真是绝了。

    她望了一眼痛心疾首的林继,心疼极了,不由握紧林继的手。

    他的手好凉,又轻轻颤抖着。

    楚瑾璇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痛,他的愤,他的怒,他的绝望。

    听了这么一大圈下来,楚瑾璇也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他有这样的身世背景,从小就被最亲的人遗弃。

    楚瑾璇真想化身为太阳,把这世间最暖最暖的阳光都给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楚瑾璇竟然有了铁定的要嫁给他的绝心,以后要好好照顾他,疼他,体贴他,关爱他。

    林继看着何花,咬了咬牙,“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何花威胁。

    林继冷笑,“既然你已经说我大逆不道了,那我就更大逆不道。”

    “你想怎样?”何花理直气壮,“难不成你想把我杀了不成?”

    “自毁前程这样的事,我当然不会做。”林继放了话,“只要我一句话,任何媒体都不敢爆你爆料的消息。不信我们就试一试。”

    “那,那……”何花当然相信,他有那样的能力,“那,那我就先闹得整个军区大院都知道你的不孝行为。”

    说着,何花哭了起来。

    “儿子不孝呀,不认娘呀。”

    “……”

    “我都跟他跪下了,他还是不认我,还要赶我走呀。”

    一边哭,还一边擦着说流就流下来的眼泪。

    林继牵着楚瑾璇愤怒的离开。

    走出花园以后,何花也跟了来。

    但林继开车载着楚瑾璇离开后,何花立即收住了哭声。

    这回林继不在,她哭也没用。

    车子开出军区大院,林继心情沉重,像是装着浸了水的海绵一样,堵得胸慌。

    “阿继……”楚瑾璇发自内心的,如此亲切温柔的喊了他一声。

    他继续看着开,目光疼痛的看着车窗前,那路灯照耀的公路,却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可以陪我吹吹风吗?”

    “好。”楚瑾璇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车子一路开着。

    林继没有因为情绪不好,就猛踩油门,车子反而开得很稳。

    只是他一句话都不说,看似好像专注得开着车,其实却压抑着巨大的心事,那孤独痛苦的眼神像是要穿越整个夜色苍穹。

    楚瑾璇也一直侧头打量着他的侧颜,硬朗英俊的他怎么会有这样可怜的身世?

    她心疼。

    “阿继。”楚瑾璇依旧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你还有我。”

    林继侧头看了她一眼,慢慢踩了刹车将车缓缓地停在路边的停车带前。

    楚瑾璇又重复了一遍,“阿继,你还有我呢!”

    说着话时,她尽量的微笑,阳光,温柔,灿烂,清纯的微笑着。

    林继看着这个笑容,只觉得有万丈光芒照进自己的心里,把那些黑暗全都驱尽了。

    “对不起!”他说,“让你看到我这样的家事。”

    “阿继,你不是说要……”楚瑾璇皱眉,林继打断,“你叫我什么?”

    “阿,阿继啊。”楚瑾璇温柔地看着他,他微微一笑,“不叫我林首长了?”

    楚瑾璇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头,然后掳了掳耳畔边的碎发。

    她对他的称呼,确实转变得够快的,而且直接从林首长变成阿继,这般亲密。

    让林继听了,心暖如冬阳照进,“我喜欢听你叫我阿继。”

    楚瑾璇腼腆的笑了笑。

    “以后都这么叫,好吗?”林继的手伸来,握住她垂在身前的一只手。

    惊得她一阵怔愣,仿佛有一道强有力的电流直从手心处通遍了全身。

    再抬头时,看见林继那刚毅又清俊的脸上挂着春风般的笑意。

    她问,“不难过了?”

    “有你陪着我,好像全世界都突然安静下来了,变得特别的清净。”

    他握着她的手,靠在靠背,望向车窗外的护城河、星空、车流、被风吹动的河畔小草,明明是那么平凡的风景,却美得像是童话一样。

    人的心静下来了,看什么都是美的。

    “今晚你还回军区大院吗?”楚瑾璇看着他,担忧道,“回去后阿姨会不会又在那里大吼大叫?那样确实很影响你的声誉。我真搞不懂,你这么优秀,怎么会有……对不起,我不该妄议阿姨是非。”

    “没什么,她确实没个当妈的样子,应该说是没个当人的样子。”

    “那你今晚还回去吗?”

    “不回。去你那睡。”

    哈?

    楚瑾璇没听错吧,她可是从来没有带过男人去她住的地方过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