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没想到吧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1      字数:2474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没有一丝丝悬念,裴叶这个优秀的教育从业者被学校懂事约谈了。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
  跟爹妈告状的男学生冲着裴叶露出一口白牙,脸上的笑意写满“你死定了”四个字。
  裴叶脸上始终挂着淡笑,没将学生的示威放在心上。
  也不知戳到学生哪个痛处,他气急败坏地跺脚。
  “你死定了!”
  “如果我没‘死定了’,你记得给自己定一间病房,毕竟以后常驻,包月或许有优惠。”
  顾暮雪则目光担忧地看着裴叶。
  “……筱蓝姐,你……”
  “不用担心我。”
  能名正言顺修理熊孩子还不用怕家长打上门的职业,她挺感兴趣,暂时不想换工作。
  顾暮雪欲言又止。
  作为曾经的顾家千金,她非常清楚周围这些学生的人际关系网络。
  这班学生大多跟董事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筱蓝姐”得罪他们,丢工作被辞退还是轻的,怕就怕事后遭到报复。顾暮雪满怀愁绪,甚至都没心思听课。
  裴叶去校长办公室,一进门便瞧见一对打扮体面富贵的夫妇。
  预想中的咄咄逼人没发生,夫妇二人摆事实讲道理,话里话外的意思非常明朗。
  他们质疑裴叶的教学资格。
  “筱蓝”的学历,显然不足以教导这所学校学生兽化相关的课程内容。
  校长耐心听完,扭头询问裴叶。
  “筱老师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我没去考取相关证件并非是不想考而是相关机构没能力为我审核颁发资格。”
  在场众人:“……”
  裴叶又说:“再者,此次冲突也是学生单方面挑衅引起的。作为老师,我一忍再忍,直至忍无可忍。泥人还有三分脾性,我不能因为他们是孩子就无底线纵容他们,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这种行为叫做‘捧杀’。我想二位也不希望周围的人一昧顺从你们的孩子吧?”
  “这都是你一个人的说辞……”
  裴叶顺势道:“我见二位也是讲道理的人,那就调监控,用证据说话。不仅是今天的监控,从我入职以来的监控都能当证据。看过视频,我有没有资格教学,二位心里也能有数。”
  看“筱蓝”在学校被学生围堵找麻烦的时候,他们眉峰聚拢;看到体育课学生不配合的时候,他们神情不太在意;看到裴叶毫无负担使用空间置换的时候,脸色终于有了其他变化……
  这些学生不懂,不代表他们也不懂。
  也许裴叶那句“相关机构没有能力为我审核资格”是吹牛,但她的能力毋庸置疑。
  教学期间,不使用任何科技手段辅助,还能让学生能力得到充分施展的同时以精细周密手段保证他们安全,足以说明她雄厚非凡的实力。再加上几段监控的内容,明显是学生这边不占理,搁做其他暴脾气的,哪里会这么好说话?夫妻二人一时面子上挂不住,神情松动。
  此时,校长低头看了看信息,抬头示意有些事情要跟两位说,避开裴叶。
  两三分钟后——
  这对董事父母懂事地表示刚才都是误会,再也不提要辞退裴叶这事儿。
  校长态度也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原因倒也简单。
  一则,董事会最大话语权不在男学生家长手中,在韩顾两家手中,而裴叶是韩家次子韩致尘推荐的体育老师,推荐来的时候也说了,她的教学能力不咋地,来学校就是混个福利。
  校长就天真以为她就是来混个福利的关系户。
  裴叶被两位董事问责投诉,校长便第一时间给韩致尘发了消息。
  而韩致尘也是个脾气刚硬的崽。
  再加上“这有可能是未来大嫂”的“美好误会”,直言不可能辞退“筱蓝”老师。
  二则,顾家那边也有人来暗示,说他们的千金大小姐顾朝颜对“筱蓝老师”的教学能力非常认可,当个体育老师实在是屈才,坚决反对学生以家世强权逼走一个优秀负责任的好老师。
  校长:“……”
  一边暗暗擦汗的同时暗骂韩致尘表述不明。
  这叫“教学能力不咋地,混个福利”的垃圾水平?有这种实力的大师、宗师,别说素日星这样的偏远地区,搁在其他发达地区,也是各方势力好吃好喝供着的座上宾或者一方大佬,哪里会来学校跟一堆学生玩过家家。但人家就是喜欢来过家家,校长也只能笑脸相迎了。
  不仅不辞退裴叶,还亲切给她升职加薪。
  当她完好无损地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在学生面前宣布她成为新任班主任后,全体学生的表情都变得纠结而怪异,那个得意洋洋的男学生更是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嗽动静大得惊天动地。
  “不鼓掌欢迎一下我吗?”
  说完,裴叶带头给自己鼓掌。
  清脆的响声在学生听来格外清晰刺耳。
  过了好几秒,顾暮雪捧场跟上,但掌声仍是稀疏。
  让她诧异的是——除了她还有第三人的掌声!
  循声一看才发现第三人是顾朝颜。
  顾朝颜察觉到她的视线,冲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却满是挑衅的笑容。
  顾暮雪立马收回视线,内心暗暗嘀咕开来。
  【顾朝颜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在顾家几次或明或暗的交锋下来,她深知顾朝颜非常不好惹,后者一点儿不像是在普通环境长大的孩子,倒像是在满是勾心斗角环境历练出来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对裴叶升职加薪这事儿,大部分学生又懵逼又不忿的。
  一个没啥能力的体育老师——好吧,其实兽化辅导没啥问题——但不意味着能打就能当老师啊。她有“兽化辅导教育”资格了吗?学校凭什么给他们安排这样的班主任?
  “这事儿绝对有内幕……”
  “XX的爸妈怎么可能开除不了她……”
  “……顾朝颜这次也被教训了,顾家这么宝贝她,不可能会让这样的老师继续教她吧?”
  偏偏现实就是裴叶全身而退了。
  一番讨论,得出一个结果——
  裴叶背后其实有更强硬的后台。
  不过,这也说不通啊。
  如果有这个后台,为何之前被欺负成熊也没有吱声?
  前后根本判若两人!
  学生想破头也没想到真正的原因,有几个心思快的,打算从顾暮雪这里入手套消息。
  班上谁不知道“筱蓝”是顾暮雪的干姐姐啊。
  面对这些试探,顾暮雪只有一个统一回答。
  “不知情,无可奉告!”
  她自己还好奇地抓心挠肺,不知道找谁解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