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酸菜鱼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9 15:50      字数:260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哥,你这也太绝对了……”
  ;;;;人是会变的。
  ;;;;扪心自问,韩致尘也不希望顾暮雪变成如今的模样,但她就是变了呀。
  ;;;;冰雪聪明变成了势利狭隘,嘴甜善良变成了蛇蝎心肠,她本来就是跟顾家没有血缘关系的平民女孩儿,侥幸才有了十八年的富贵荣华,这本该是真千金的,她有什么脸跟正主去争?
  ;;;;争也就罢了,手段也分高低的。
  ;;;;偏偏段位还低、手法拙劣,恶毒心思尽显无疑。
  ;;;;不能因为顾朝颜笑到最后,就诟病人家心机多吧?
  ;;;;“再说——顾朝颜心机多也正常,她才是顾家千金,用手段拿回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
  ;;;;韩致光又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近十年没见过的弟弟。
  ;;;;“我什么时候说顾朝颜有心机是不对的?”
  ;;;;“你刚才明明还说——”
  ;;;;“有心机是好事,但那点儿心机算计落到你头上呢?”
  ;;;;这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亲弟弟,他太了解了。
  ;;;;他不信顾朝颜没算计韩致尘的情况下,能让韩致尘对顾暮雪的印象跌到这个份上。
  ;;;;见老哥露出兄长威严,韩致尘下意识缩了一下肩膀,不敢再顶嘴。
  ;;;;他小心翼翼:“哥,没事的话,我先撤了。”
  ;;;;韩致光喊住他:“等等——帮我做件事,你给‘筱蓝’的账号转一笔钱。”
  ;;;;他目前的账号还是卧底时期开的假账号,在彻底收网前不能乱动,以免有人顺着线索牵连无辜的人。想必韩致尘这些年私房钱没少攒。
  ;;;;“哥,你还说你没看上她?”
  ;;;;“本来打算让你转她一半私房钱,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全部转过去吧。”
  ;;;;韩致尘差点儿要跳脚。
  ;;;;“凭什么啊!凭什么你喜欢的人要掏我的私房钱?”
  ;;;;韩致光比划拳头:“凭这个。”
  ;;;;韩致尘:“……”
  ;;;;这tm是亲哥吗?
  ;;;;他记得小时候也没这么坑弟的……
  ;;;;“你不肯我就找别人帮忙,顶多回头破费,将收藏的lxwn限量机甲哪里还人情。”
  ;;;;lxwn限量机甲?
  ;;;;韩致尘一听就伸手揽下这桩差事。
  ;;;;“哥哥哥——不用你麻烦别人,我这就去给未来嫂子打钱,分分钟到账!”
  ;;;;韩致光笑而不语。
  ;;;;傻弟弟,也没说你帮忙会还你人情啊。
  ;;;;看着弟弟离去还写满兴奋的身影,脸上的笑意缓慢收敛直至薄唇抿成一条线。
  ;;;;“……物是人非啊……”
  ;;;;包括顾朝颜在内,顾家四个孩子都给他心思阴沉、城府颇深的感觉。
  ;;;;韩致光当年毕业没多久就被委派卧底任务,他惊人准确的直觉也是一大原因。
  ;;;;第二日,云床之上的纯白英短大大伸了个大懒腰。
  ;;;;用猫爪搓了搓脸才想起来自己还维持着兽形。
  ;;;;“筱蓝姐,早啊。”英短胖猫从云床轻盈落下,落地成了一名穿着宽大睡衣的少女,圆形大领口一侧歪斜露出半个圆润肩膀,脸上还残留着困倦睡意,“昨天的人去哪里了?”
  ;;;;裴叶道:“麻烦解决就回去了。”
  ;;;;说完,机器人扛着比它体型大四五倍的早餐外卖回来。
  ;;;;看得顾暮雪一脸懵逼。
  ;;;;“昨天发工资了?”
  ;;;;哪怕是发工资,也不至于这么大方吧?
  ;;;;“没发,是昨晚被救的人为了答谢救命之恩给的钱,白来的钱花着不心疼。”
  ;;;;吃饱出门,地铁在校门口附近站点停下。
  ;;;;“筱蓝姐,如果那些学生还为难你……”顾暮雪本想说“还为难的话就找她”,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裴叶昨天的表现,话在嘴边转了一圈改成,“……你不用忍,但也别打死他们……”
  ;;;;裴叶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体育老师在这所贵族学校是个比鸡肋鸡肋的混饭吃职业,但也有自己的专属办公室。
  ;;;;裴叶坐在办公室翘着二郎腿,扫一眼课表,今天只有两节两个班。
  ;;;;上午一节,下午一节。
  ;;;;其中一个班就是顾暮雪和顾朝颜所在的班级。
  ;;;;裴叶:“……”
  ;;;;这不巧了么!
  ;;;;“……教书育人啊……我也没什么经验……”
  ;;;;裴叶用了早上两节课的时间思索一个合格的“老师”应该怎么做。
  ;;;;她最烦跟小屁孩儿打交道,以往军部去直属军校或者联邦最高学府搞什么演(招)讲(生)活动,她能推就推,不能推将事情交给副官,连副官都不能,她就随便上去说两句,应学生要求讲一下自己在战场上的见闻,激励学生灌一灌鸡汤什么的。
  ;;;;活了三百多个年头,她也没正经教过学生……
  ;;;;诶,不对。
  ;;;;严格来说还是有个学(后)生(辈)的。
  ;;;;不过——
  ;;;;裴叶托腮回想那几年。
  ;;;;“……姓姜的显然不能当做正常的学生,用要求她的标准要求这所贵族学校的学生,绝对会出人命吧。”家长将孩子交到她手上是想望子成龙,不是让她给孩子弄丧葬一条龙的。
  ;;;;她口中的“姓姜的”是继任裴叶成为第七军团新任首领的后辈。
  ;;;;脾气臭、性格糟、一言不合就想下克上,优点是皮糙肉厚打不死,裴叶收(调)拾(教)起来也没心理负担,也没下手太重会将人打死的担心,但这些学生显然不能套这个模板。
  ;;;;她还想上网查一查,奈何时间过得飞快,根本没给她思索的时间。
  ;;;;无奈,裴叶连教案都没搞,准备将调(收)教(拾)的模板削弱百倍拿出来套用。
  ;;;;“唔,场地还挺宽敞么。”
  ;;;;虽说是鸡肋的体育课,上课地点也安排在上万平米的室内体育场教学场地。
  ;;;;除裴叶的班级,还有其他几个班在自由活动。
  ;;;;学生们早早换好运动服,说说笑笑,打闹成一团。
  ;;;;没人注意裴叶过来,亦或者说,注意到了,但没将她放在眼里。
  ;;;;裴叶表情意味深长。
  ;;;;她原本不想给这些学生下马威,但他们这样漫不经心、不尊敬老师……
  ;;;;有必要采取措施振兴“师”纲!
  ;;;;她吹了一声口哨,用不响亮但保证每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上课了,集合一下。”
  ;;;;无人应答,无人理会。
  ;;;;只有顾暮雪给面子配合,其他学生都没鸟。
  ;;;;裴叶又懒懒道:“重复一遍,上课了,集合一下报个人数。”
  ;;;;依旧无人理会,甚至有学生发出了噗嗤的嘲笑声,偶尔将讥诮余光瞥向顾暮雪。
  ;;;;似乎在说——
  ;;;;“这就是顾暮雪的穷酸干姐姐啊”。
  ;;;;裴叶也没羞恼,而是表情不冷不淡地说:“我说第三遍,上课了,集合报数。”
  ;;;;依旧冷场,顾暮雪脸上露出些许担忧之色。
  ;;;;裴叶眸色冷下来:“三!”
  ;;;;无人理会。
  ;;;;“二!”
  ;;;;嘲笑声从窸窸窣窣隐隐有扩大之势。
  ;;;;“一!”
  ;;;;话音刚落,裴叶脚下微颤,气势卷起的气浪以她为中心波及整个班级。
  ;;;;空气陡然凝滞,学生只觉得肩膀一重,有万钧之力从上至下压向他们,有学生没防备直接来了个五体投地,也有学生膝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撑地被逼出了兽形迹象。
  ;;;;在场唯二还能站着的学生,只有两人。
  ;;;;一个是顾暮雪,裴叶根本没针对她。
  ;;;;一个是顾朝颜,额头汗水直冒,脸颊因为忍耐憋出了红色,两条细长的腿儿打着颤不肯弯下。她循着某种呼吸调节之法,调动体内的神兽凤血之力一边化解这股压迫,一边适应它。
  ;;;;眼底深处泛起惊骇。
  ;;;;裴叶没看她而是在一群七倒八歪的学生中转了一圈,口中啧啧有声。
  ;;;;“你们喜欢用这个姿势听我说话吗?”
  ;;;;在那些学生快支撑不住的时候,稍稍放松压迫,让他们多喘两口新鲜空气。
  ;;;;“正好,其实我也蛮喜欢用这个居高临下的姿势跟你们说话。”
  ;;;;当即便有学生受不住这种羞辱。
  ;;;;赤着双目鄙夷出声:“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们!”
  ;;;;裴叶冲那学生勾勾手指。
  ;;;;他便不受控制地朝裴叶的手飞过去,距离她手指不足十厘米的地方停下。
  ;;;;“这里是学校,你们是学生,我是老师。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敢不敢?”
  ;;;;干一行爱一行。
  ;;;;既然套着筱蓝的马甲成了一名光荣的体育老师,就要对学生负责。
  ;;;;好好锻炼他们,提高他们的身体素质。
  ;;;;“我这就让我爸妈开了你!”
  ;;;;顾暮雪适时当了一回旁白。
  ;;;;“他爸妈是校董,家族出资占学校一半以上。”
  ;;;;裴叶道:“无所谓,但我想没有一个学校会不长眼开除一名宗师的。”
  ;;;;此言一出,缓过气的学生顾不上压迫,眼底全是轻蔑讥笑。
  ;;;;就这?
  ;;;;宗师?
  ;;;;唯独一人不敢怀疑。
  ;;;;离开【生死之隙】,顾朝颜的神兽凤血回归到初始阶段,但即便是初始阶段,也不是寻常宗师能以气势就压迫的存在。偏偏眼前的人就做到了,神兽凤血之力运转比平日凝滞数倍。
  ;;;;顾朝颜想试探一下裴叶的实力。
  ;;;;“您说您是宗师,我们不信。如果老师拿得出证据,我们就配合上课,怎么样?”
  ;;;;被认回顾家前,她在养母口中听过“筱蓝”,一个普通人。她还记得在【生死之隙】看到的那本小说中,“筱蓝”是被自己牵连,被那些想讨好顾暮雪的狗腿欺负,没多久意外身亡。
  ;;;;怎么可能是什么宗师?
  ;;;;刚才的气势也绝对不可能是她能有的。
  ;;;;这人绝对有问题!
  ;;;;谁料裴叶不吃激将法,淡淡瞥了一眼说话的顾朝颜,道:“我觉得不怎么样。你们算哪根葱,还想让我拿出证据证明?说得好像我多想教导你们这些身体战五渣的废柴一样。”
  ;;;;跟姓姜的后辈打——虽说她三百多岁欺负刚成年的小孩儿面子上不好看,但二人也是有来有回,勉勉强强尽兴——眼前这些又酸又菜又咸鱼的酸菜鱼,她提不起一点儿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