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鸠占鹊巢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3694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这根本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温度……
  ;;;;不用体温计都知道不下四五十度了。
  ;;;;裴叶微微喘息,汗珠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来,双目不知何时染成了血色。
  ;;;;几个学生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但他们并不担心裴叶会碰瓷。
  ;;;;哪怕这个废物老师用性命碰瓷他们,也不过是略赔点零花钱罢了。
  ;;;;因此,他们不仅没收敛离开,反而变本加厉,用更尖酸刻薄的话刺激裴叶,嘲讽顾暮雪。
  ;;;;顾暮雪脸色一寒,上前威胁他们。
  ;;;;“没看到老师身体不舒服吗?我忍你们几个很久了……”
  ;;;;其中一个不怕死的学生双手抱臂嘲讽。
  ;;;;“呦呦呦——终于不装孙子啦?你以为你现在是谁?你还以为自己是顾家大小姐呢?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信不信走出学校这片地方,我找人将你做死了都没人追究!”
  ;;;;顾暮雪捏紧了双拳,手背有红纹闪烁。
  ;;;;那人见状才略怂了一下,气焰略有收敛,但还是不怕。
  ;;;;顾暮雪实力再强、天赋再高又如何?
  ;;;;以前她能力压众人,被捧为第一,还不是其他人看在顾家势力,刻意势弱卖好?
  ;;;;现在没权没势没财还惹了顾家真正大小姐的厌恶,顾暮雪哪里来的嚣张资本?
  ;;;;这人如此安慰自己,拔高了声线叫嚣。
  ;;;;“不怕死你就动——”
  ;;;;突如其来的变故强行将她的话掐断。
  ;;;;同时被掐住的,还有她纤细脆弱的脖子。
  ;;;;众人也惊惧看着眼前的一幕,现场陷入诡异的寂静。
  ;;;;“动什么?”
  ;;;;沙哑的女声从头顶传来。
  ;;;;双目猩红的女人居高临下看着她,但眼里却没有她的影子,犹如看着微不足道的蝼蚁。
  ;;;;“你们很吵,你最吵,吵得我头疼死了。”
  ;;;;裴叶掐着她的脖子将她从报废的防护罩内拎了出来。
  ;;;;这所贵族学校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非富即贵,几乎每个学生都会携带应对特殊危险的防护球。没有触发的时候就小小一个,能当发卡、项链、耳坠等装饰物。一旦检测到危险就会顷刻膨胀化为一个特殊的金属防护球,将被保护目标保护在内部,直到救援抵达,危机解除。
  ;;;;而裴叶刚才出手,这名学生的防护球第一时间被触发,也在第一时间被一只笼罩着淡淡黑雾的兽爪抓碎。整个过程如切豆腐一般丝滑流畅,最后在距离目标脖子的同时化为正常人手。
  ;;;;“现在——闭嘴可以吗?”
  ;;;;狂躁情绪还在横冲直撞,挑战她的理智底线。
  ;;;;这种感觉跟她没睡饱就被人吵醒,床气压在胸腔无处发泄类似。
  ;;;;理智在悬崖边缘摇摇欲坠。
  ;;;;学生看看那款号称最新款、最昂贵、防护系数最高连寻常宗师都无法一击击破、却连屁作用都没派上用场就报废的防护罩金属残骸……错愕又惊惧地睁圆双眼,瞳孔不受控制缩窄……
  ;;;;噗噗两声。
  ;;;;两只黄白相交的猫耳从学生发间冒出来。
  ;;;;裴叶:“???”
  ;;;;这下轮到裴叶错愕松开手中力道,学生脖子从手掌滑开。
  ;;;;让裴叶不解的是,刚才还一脸嚣张的学生,这会儿却羞愤地抬手捂着兽耳转身跑开。
  ;;;;围观的学生也齐刷刷退了一步,全部作鸟兽散。
  ;;;;双目猩红退去的裴叶:“……”
  ;;;;老姐妹儿,怎么回事???
  ;;;;狂躁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她疑惑挠头,这才发现自己额头也不疼了。
  ;;;;唯一没有走的顾暮雪一脸复杂地看着这位干姐。
  ;;;;裴叶指着学生跑掉的方向问:“她怎么跑了?她的耳朵……是妖精吗?”
  ;;;;虽然有兽耳,但无妖气。
  ;;;;裴叶也不知道她是啥种族。
  ;;;;顾暮雪愣了一会儿才知道在问自己,神色略显不自然。
  ;;;;“她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吧。”
  ;;;;裴叶仍是一脸黑人问号脸。
  ;;;;顾暮雪仔细解释:“被吓出血脉兽形是很丢人很屈辱的事情。”
  ;;;;裴叶:“……”
  ;;;;每个字她都听得懂,但组合起来就非常懵逼了。
  ;;;;“先回家吧,这些事情回头再说。”
  ;;;;回去的路上,裴叶才知道这个世界有个非常神奇的设定。
  ;;;;这不是单纯的高科技社会。
  ;;;;据记载,数千年前的人类生活在一个名为“蓝星”的星球,后因蓝星气候变化导致冰川融化,释放大量冻土层的远古病毒,一场场天灾降临,那段时间也被称为“旧人类清除纪元”。
  ;;;;人类熬过那段时间,脆弱复杂的身体在潜移默化中适应、改造、变异,遗传一代又一代,这些人又被称为“新人类”。这些“新人类”各方面的身体素质远远强于之前的“旧人类”。
  ;;;;“新人类”拥有动物特征,也获得那些动物的能力,比“旧人类”更能适应恶劣环境。
  ;;;;又过了许多年,“新人类”默默发展,在宇宙别处发现更适宜的居住星球,集体移民。
  ;;;;人类迈入了崭新的“新纪元”。
  ;;;;素日星就是“新人类”开发移民的星球之一。
  ;;;;裴叶面无表情地坐在地铁座位上,看着玻璃窗倒映出车厢内一张张普普通通的人脸。
  ;;;;“筱蓝姐,还在想刚才挑衅的学生吗?”
  ;;;;裴叶没回答。
  ;;;;顾暮雪双手放在膝盖上,低头抓紧了格子裙的裙摆。
  ;;;;“……今天的事情……其实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
  ;;;;她看得很清楚。
  ;;;;那些墙头草在试探自己的底线,还有顾家的态度。如果明目张胆将她打成重伤,顾家父母看到宠爱十八年的女儿那么狼狈可怜,说不定一时心软又将人接回去了,所以他们不敢动手,只敢嘴上挑衅过瘾,但跟顾暮雪有点儿联系又没有背景的平民废柴体育老师就成了软柿子。
  ;;;;唯一在意料之外的——
  ;;;;便是这位据说退化成“旧人类”连兽形都没有的体育老师……
  ;;;;她藏拙了!
  ;;;;她扮猪吃老虎了!
  ;;;;顾暮雪不太熟练地说:“对不起……”
  ;;;;裴叶额头靠着地铁护栏把手,双手环胸在出神。
  ;;;;听到道歉回过神,一脸的无所谓。
  ;;;;“跟你有关系,但最大的原因还是他们欠收拾。”
  ;;;;但——
  ;;;;如果他们的兽态都很可爱毛茸茸的话,裴叶可以考虑少打亿拳头。
  ;;;;毕竟是未来的花骨朵,矫正就行了,打折了麻烦。
  ;;;;原主筱蓝租的出租屋离学校非常远,即使是用这个时代的地铁,也花了差不多两小时。
  ;;;;路上,顾暮雪时不时窥视裴叶,还以为自己行为隐秘。
  ;;;;“有什么话想问就问,别这么看我,我不太舒服。”
  ;;;;顾暮雪被抓了个正着。
  ;;;;心里有点儿慌,面上却掩饰得不错。
  ;;;;“筱蓝姐明明有兽形,实力还那么厉害,为什么要当体育老师?”
  ;;;;体育老师在退化成“旧人类”的普通学校还有点儿市场,搁在这种精英荟萃的贵族学校,处境尴尬。薪水高,但非常容易被学生欺负,因为这些学生比其他人骨子里更加慕强现实。
  ;;;;“大概是为了……”
  ;;;;裴叶眨眼想了许久。
  ;;;;“……实现教书育人的梦想吧。”
  ;;;;顾暮雪:“……”
  ;;;;她本想吐槽裴叶被学生打进校医室,转念一想又给这一行为找了个合理解释。
  ;;;;正因为想要“教书育人”,所以才想以身作则,以理服人而不是以“力”服人吧……
  ;;;;也许……
  ;;;;顾暮雪觉得这个理由扯淡。
  ;;;;原主筱蓝租赁的出租屋不大。
  ;;;;打开门就是一条窄小的过道,左侧是厨房,厨房上面做菜,下面是个小型洗衣机,能洗能烘,右侧的隐形门后是浴室,浴室做了干湿分离。马桶盖上是洗手池,洗浴只能容一人转身。
  ;;;;过了过道是客厅和房间。
  ;;;;一人打地铺,一人睡特殊的漂浮云床。
  ;;;;一回家,蹲在角落充电的老旧机器人过来喊了一声。
  ;;;;“欢迎二位回家。”
  ;;;;裴叶嗯了一声,顺手将外套丢给机器人。
  ;;;;机器人两侧伸出两条细长的伸缩机械臂接过,将衣服用衣架挂好,掏出熨斗。
  ;;;;顾暮雪在小沙发坐下来,老旧机器人道:“顾小姐,下午三点有您的电话。”
  ;;;;“谁打开的?”
  ;;;;机器人说:“是水女士,您的母亲。”
  ;;;;顾暮雪脸色微变。
  ;;;;机器人又问:“请问需要我转述吗?”
  ;;;;顾暮雪道:“不用,记录删了。”
  ;;;;裴叶在冰箱掏出两罐低度数冰镇啤酒,都是临期的,价格非常廉价那种。
  ;;;;将啤酒放在桌上,裴叶也随之坐下,以闲谈的口吻跟顾暮雪闲(套)谈(话)。
  ;;;;“不想跟干妈说话?”
  ;;;;顾暮雪低头捧着自己那瓶罐装啤酒。
  ;;;;撇过脸道:“不想跟她说话。”
  ;;;;裴叶打开的动作一顿:“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样困难的生活很不习惯吧?”
  ;;;;顾暮雪倒是坦诚:“哪里都不适应……”
  ;;;;变故发生前,她从没怀疑过自己十八年的幸福生活是另一人的,更没想过自己不是父母骄傲的女儿、不是哥哥疼宠的妹妹、不是弟弟崇拜的姐姐……不是顾家公主,她偷了别人人生。
  ;;;;骤然获得消息,天都塌了。
  ;;;;“因为这个排斥她?”
  ;;;;顾暮雪略显惊异地看着裴叶,似乎在好奇这位沉默不爱理人的干姐怎么问这么多。
  ;;;;转念一想,多半是亲妈暗地里让“筱蓝”当说客吧。
  ;;;;“不只是这样,我只是觉得她很陌生,很可怕,亲近不起来。”
  ;;;;裴叶挑眉:“可怕?”
  ;;;;顾暮雪欲言又止。
  ;;;;但想到“筱蓝”是“说客”,自己能通过她向亲妈传递自己的态度。
  ;;;;“刚才那个学生说‘鸠占鹊巢’,她没说错。”裴叶没说话,顾暮雪自顾自说起来,“鸠将自己的卵产在雀的巢穴,甚至会将雀的孩子杀死……我怀疑,顾朝颜的车祸是她做的……”
  ;;;;裴叶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