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受伤的青年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1      字数:2482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顾朝颜出过车祸?”
  裴叶明知故问。
  她现在披着“筱蓝”的马甲,不可能知道这些细节。
  “嗯,就在爸妈……不,顾家叔叔阿姨发现我不是他们亲生,顾朝颜就出了场车祸,所幸昏迷几天醒了。”说着,顾暮雪双手下意识捧紧那瓶罐装啤酒,神情间添了几分微不可察的气馁、无奈以及自我嘲讽,“……我当时……很卑鄙地生出过一个念头,如果她醒不来就好了……”
  用鸠占鹊巢这个成语形容她跟亲妈水女士真是太贴切不过了。
  杜鹃鸟管生不管养,会将卵产其他鸟类的鸟巢,为了不引起怀疑,还会将鸟巢原来的卵带走一颗,而孵化出来的杜鹃雏鸟生来便拥有将鸟巢其他卵拱出鸟巢摔碎的自私本能。
  顾暮雪默默地红了眼眶。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怎么莫名其妙我的家人不是我的家人了呢……”
  裴叶没有吱声,静静看着顾暮雪在醉意驱使下吐露心声。
  “……后来她还是醒了,叔叔阿姨将她接回家……”
  顾家父母看穿她的不安,私底下跟她说即使亲生女儿回来,她仍然是他们骄傲的好女儿。
  顾暮雪听后又是感动又是羞惭。
  感动父母不怪她,还当她是女儿,羞惭自己恶毒,居然生过希望顾朝颜一睡不醒的念头。
  顾朝颜回到顾家,她便试着跟顾朝颜示好,但后者很不待见她。
  每回看到她,眼神都带着些许顾暮雪看不透的玩味。
  裴叶问她。
  “你怎么跟顾朝颜示好的?”
  顾暮雪捂着酒意有些上头的额头回想:“……唔……带她熟悉家里,告诉她爸妈哥哥弟弟的喜好,介绍我的朋友给她认识……她以前生活并不好,我就带她去购物、聚会散心……”
  裴叶略带好笑地摇头。
  “你还是太年轻了。”
  “这跟我年轻有什么关系?”
  裴叶道:“你说的一切,本来就该属于她的。”
  顾暮雪用这个“示好”,不得不说是打了一张烂牌,还非常非常绿茶。
  顾暮雪脸色微僵:“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从小就被宠着的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
  她只是觉得如果自己能帮顾朝颜能尽快融入顾家,习惯顾家的生活,愧疚感能轻一些。
  其他的隐秘心思……
  或许有,但绝非驱使她这么做的初衷。
  裴叶笑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找个理由离得远远的,旅游也好,留学深造也好,将空间留给这家人,让他们一家慢慢相处培养感情。从顾朝颜被找回来的那一刻起,你对她来说就是一根针,是偷了她人生的‘小偷’。你的存在会无时无刻不提醒她,她跟你的差距。”
  顾暮雪脸色古怪地纠正裴叶的“错误”。
  “……也不是……她很优秀,还没有成年已经觉醒了非常强大的血脉……”
  裴叶却暗笑不语。
  顾朝颜的强大血脉是从【生死之隙】获得的。
  如果没有【生死之隙】的经历,顾朝颜的天赋还真不高,不然一周目的顾家父母也不会偏心眼偏到咯吱窝,哪怕顾朝颜才是亲生女儿,他们最宠爱的还是养了十八年的顾暮雪。
  “……顾朝颜那是个特例。如果是正常情况,一个在普通平民环境长大的孩子,吃穿用度都是最普通的,原先家庭一个月开销都没有你一件衣服贵,你觉得这种女孩儿会被顾家的圈子接纳吗?不会的,迎接她的只会是充满异样嘲讽的眼神,她是站在你身边衬托你的丑小鸭。”
  顾暮雪下意识想反驳:“但我只是想帮……”
  “帮助一个人最基本的前提是照顾她的自尊心,特别是你俩身份还这么尴尬。受助者没感觉不适的帮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贴心。反之,你的行为只会被定义为绿茶哦。”
  要是机灵,应该选择离得远远而不是凑上去。
  顾暮雪微张着嘴,许久也没回过神。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迟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裴叶闷了半瓶啤酒,酒瘾上来,这点儿量根本不够味。
  她对机器人招手,让机器人出门买几扎啤酒,再来两碟花生米。
  顾暮雪下意识回应。
  “……后来我们俩就越闹越僵了……”
  她发出的邀请,顾朝颜都会答应。
  但每次都会弄巧成拙,让顾暮雪闹了个没脸。
  一次两次她还没什么察觉,次数多了也回过味来了。
  顾暮雪瘪嘴,略带醉意地控诉,“……她是故意踩我让我没脸的……”
  彼时的她总觉得加入一个顾朝颜只是顾家多了个亲人,还没真切意识到她在顾家的地位跟以前大不同了。顾朝颜有意无意的挑衅和拉踩让她觉得难堪,同时也伴随着无处宣泄的火气。
  “筱蓝姐,你听着是不是我觉得我很坏?”
  “说你‘坏’倒也不至于,人性如此,换作任何人也很难心态平稳地接受现实。”
  更别说顾朝颜还是【生死之隙】勾心斗角的佼佼者。
  如果输给一个十八岁的丫头,那也太逊色了。
  顾朝颜步步紧逼,每次出手都是打蛇打七寸,再加上顾家双胞胎前后重生,兄妹三人联手挤兑顾暮雪,让一向骄傲的顾暮雪难堪丢脸……自然会一步步将顾暮雪逼得逐渐失了方寸。
  紧接着未婚夫的厌恶和退婚,未来公婆公开说她不知羞耻,顾家父母的失望和忽视……
  一连串的打击哪里是十八岁的丫头能淡定抗下的?
  顾暮雪捂着脸。
  “……为了留下来,我还做了很多不理智的事情……”
  “例如勾引顾家的长男?”
  顾暮雪通红着脸点头。
  说是勾引倒也没有怎么露骨,但毕竟有那么点意思,而顾家长男——双胞胎之一的哥哥也是冷眼看戏,故意给了顾暮雪错误信息——若是以儿媳身份融入顾家,她还是顾家一份子。
  顾暮雪信以为真,结果自然是丢脸丢大了。
  顾朝颜还趁乱揭露了一件事情。
  她说她被认回顾家前出的车祸是人为的,不是意外。
  谁是最大受益者,谁就是最大嫌疑人!
  顾暮雪是百口莫辩。
  她的确是干了不少蠢事,也生出过顾朝颜醒不过来就好了的念头,但真没下过黑手。
  顾家父母不听解释,但念在以往情分也没将她怎么着,只是一怒之下将她赶出顾家。
  顾暮雪跟亲妈水女士相处了几天,发现那场车祸有可能是水女士策划的。
  这一发现让顾暮雪打消亲近水女士的念头。
  裴叶听后道:“你也算是手好牌打得稀烂的典型了。”
  顾暮雪不吱声。
  “但总结起来你也是血赚不亏,白嫖这么多年教育,你的起点比大部分同龄人都高。”
  “……可是我……”
  裴·知心大姐姐·心灵鸡汤批发商·叶说:“……在我看来,你勉强算是‘真假千金’风波的受害者,但更是不折不扣的受益者。跟顾朝颜调换人生不是你的错,各归各位之后,还将自己人生过的一塌糊度就是你的错了——这只能证明你以前的优秀是靠着顾家而不是靠自己实力。”
  顾暮雪心情复杂,连何时用力将啤酒罐捏变形都不知道。
  良久,她眉心舒展。
  “谢谢……那些事情发生后,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这些的。”
  她太在意以前与现在的落差。
  落差越大,越抑制不住去怨恨“抢走”、“破坏”她幸福生活的顾朝颜。
  如果她没出现,或者干脆在车祸丧生……
  也许之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明知不对,明知自己才是‘鸠卵’,顾朝颜才是“雀卵”,但就是遏制不住。
  所幸,“筱蓝姐”在关键时刻拉了她一把。
  “谢谢的话就不用说了,真要谢,你告诉我你的兽形是什么?或者让我看看?”
  顾暮雪:“……”
  这事儿有什么好奇的?
  只是“筱蓝姐”一脸的兴致勃勃,她也不好直接拒绝。
  顾暮雪闭上眼睛,浑身被一阵柔和的白光笼罩。
  身形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没一会儿,一只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的雪白英短出现在裴叶眼前。这只英短体态略显丰盈,四肢粗短,脑袋大脸盘圆,眼睛是纯正的深邃宝蓝色,一身白毛又短又密,看着就很软。
  裴叶看到标准的毛茸茸就忍不住手痒。
  在顾暮雪懵逼的注视下,伸出罪恶之手从其腋下穿过,将其抱起来。
  捏一捏,满手的肉肉和毛毛,手感一级棒。
  “我以为会是虚胖,没想到你的肉肉很敦实啊。”
  顾暮雪:“……”
  肉肉敦实???
  进入兽形,脾气也会被影响。
  她想也不想伸出肉爪拍裴叶的手臂,力道有点儿大,但没露出爪子。
  “放开我!”
  配上那张大圆脸盘,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裴叶正想调侃,耳尖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重物摔倒的声音。
  顾暮雪闻声扭头:“是机器人回来了?”
  那台机器人是上个世纪就淘汰的老古董,也不知道“筱蓝姐”从哪来淘来的。
  裴叶这才想起机器人出门买啤酒花生也有一会儿了。
  但,刚才那阵动静根本不是机器人弄出来的。
  裴叶将英短顾暮雪放下,起身去开门,顾暮雪想了想也迈着步子跟上。
  打开门,血腥味传来。
  门外躺着一个面色惨白,浑身挂血的青年。
  机器人买回来啤酒和花生米,却被躺在门口的青年拦住了去路,正一筹莫展。
  裴叶嫌脏似的用指尖将他脸拨正,看清了那张惨白闭目的脸。
  呦呵——
  还是“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