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脑仁疼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9 15:50      字数:253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筱老师,你醒了,头还痛吗?”
  ;;;;门外响起校医的声音,走进来一个白大褂的年轻女人。
  ;;;;裴叶抬手摸了摸被绑得厚重的绷带,额头位置稍稍触碰便有些麻木的疼。
  ;;;;“醒了,还疼。”
  ;;;;年轻校医一边收拾一边劝说裴叶不要跟那几个学生计较,隐隐暗示她闹大了容易丢工作。
  ;;;;裴叶闻言皱起了眉心,脑中飞速闪过一幕幕相关记忆。
  ;;;;筱蓝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体育老师。
  ;;;;按照她的学历,她顶多进入一所普通的中学当体育老师,但她走了狗屎运,无意间救了一个奇怪的受伤青年,青年为报恩就帮她安排工作,让她进入素有素日星第一贵族学府的学校。
  ;;;;筱蓝平民出身,学校的孩子非富即贵,她根本没什么话语权。
  ;;;;学生故意刁难她,她也没有办法。
  ;;;;但以往的刁难顶多嘴上嘲讽。
  ;;;;裴叶想起这段忍不住额头青筋微抽。
  ;;;;校医道:“伤口已经帮你处理好了,你要是不放心再去医院看看。”
  ;;;;“……这事情不会这么轻易结束的……”
  ;;;;裴叶忍着额头的钝疼,平息想要使用暴力的念头。
  ;;;;见鬼的第一贵族学府……
  ;;;;那几个学生将“筱蓝”打死了。
  ;;;;校医却误会裴叶的意思,以为她担心几个学生还会继续找她麻烦。
  ;;;;“你要不要请假一阵子?避避风头?”
  ;;;;裴叶摆摆手谢过校医的好意。
  ;;;;“不用,我——”
  ;;;;话未说完,门口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
  ;;;;门后站着一个身穿雪白衬衫,灰蓝格子裙的明艳少女。
  ;;;;长相明艳,但神态略憔悴,看着像一朵被太阳晒得恹恹没精神的牡丹花。
  ;;;;校医明显认识这名少女,抬手招呼。
  ;;;;“你来看筱老师啊,她已经醒了。”
  ;;;;看着少女的脸,相关的记忆跳了出来。
  ;;;;巧了——
  ;;;;少女就是小说中跟真千金调换身份,占了人家真千金十八年人生的假千金【顾暮雪】。
  ;;;;根据筱蓝的记忆,裴叶基本能断定小说剧情已经进行一部分了。
  ;;;;顾朝颜已经被认回顾家。
  ;;;;尽管在平民家庭生活了十八年,但她的才华底蕴远远甩出精英教育的顾暮雪好几条街。
  ;;;;顾家父母看真女儿越看越满意,尽管嘴巴没说,但一直自得自己的基因就是好,生下的小凤凰待在麻雀窝也能这么优秀。顾家双胞胎哥哥也接连恢复前世记忆,暗暗挤兑报复顾暮雪。
  ;;;;顾暮雪有危机感了。
  ;;;;她深知自己有多身份尴尬。
  ;;;;没了顾家父母的偏疼,没了兄弟的维护,她在顾朝颜步步紧逼下频出昏招。
  ;;;;惹了未婚夫的厌恶,亲自上门退婚,又让顾家父母失望,二老私下交谈还说过——“麻雀终究是麻雀,放在凤凰窝养这么多年也改不了麻雀的跟脚”这样的话。
  ;;;;熟悉十八年的幸福生活在短短一两月内变得支离破碎又陌生。
  ;;;;顾朝颜也懒得跟顾暮雪多较量,再加上双胞胎哥哥的推波助澜,顾暮雪被净身出户,送回亲生母亲身边,让两个孩子的人生轨迹回到正常的轨道。
  ;;;;但这跟筱蓝又有什么关系呢?
  ;;;;筱蓝是顾暮雪亲妈认的干女儿,理论上是顾暮雪的姐姐。筱蓝这次被学生挑衅殴打,其实也是那几个纨绔子弟见风使舵,为了讨好顾家新晋宝贝眼珠子顾朝颜,擅作主张的行为。
  ;;;;顾暮雪也是听到消息赶来的。
  ;;;;思及此,裴叶的脑仁儿更疼了。
  ;;;;“筱……筱蓝姐……对不起……”
  ;;;;裴叶抚着额头,压下那种不适感。
  ;;;;“不用道歉,跟你没什么关系,纯粹是那几个小瘪犊子欠收拾。”
  ;;;;下次让她碰到,非得将人收拾下一层皮。
  ;;;;顾暮雪将未尽之语咽了回去。
  ;;;;看看外边的天色,裴叶问她:“没课了吗?”
  ;;;;顾暮雪点头:“嗯……已经放学了。”
  ;;;;在这所贵族学校,一小撮金字塔顶端的学生都走读,家里买得起天价学区房,剩下学生都住学校宿舍。顾暮雪以前也是走读,顾家是素日星首富不差钱,如今被挤兑得净身出户,她还是走读,因为付不起高额的住宿费。为节省开支,她跟筱蓝挤在一间非常小的出租房。
  ;;;;裴叶从病床起身,顾暮雪下意识想伸出脚上前又缩了回去。
  ;;;;“一起回去吧。”
  ;;;;裴叶没理会顾暮雪的反应。
  ;;;;她现在脑子疼,各种意义上的,不想动脑。
  ;;;;奈何半路碰见几只不长眼的拦路虎。
  ;;;;“呦——瞧瞧这是谁啊,顾大小姐,您的专车没来接您放学吗?”
  ;;;;“现在哪里还是什么顾大小姐,鸠占鹊巢的鸠罢了,顾家正经八百的大小姐回来了,她不是立马被打回了原形?不过呢——想想命运就是这么奇怪啊,一两个月前,你不是挺风光?”
  ;;;;“哈哈哈,假的就是假的。不过我听说你脸皮挺厚啊,顾家真千金回来,你还赖着不走,还要霸占人家的未婚夫,真不要脸呢。偷了人家十八年人生还不够,真没见过这么脸厚的。”
  ;;;;……
  ;;;;一字一句戳的顾暮雪心下直淌血。
  ;;;;又有人说:“不要脸的事情还多着呢,听说她为了留在顾家还勾引以前的哥哥来着……”
  ;;;;另一人夸张回应:“哇,这么不要脸啊!”
  ;;;;顾暮雪听到这里终于憋不住。
  ;;;;正欲开口,一道慵懒的女声却赶在她之前。
  ;;;;“这就是你们的家教?”裴叶道不满地看着几个学生装束的少年少女,“顾暮雪不怎么好看,你们落井下石、捧高踩低的狗腿样子也没多好看。多念念书,至少脑子不会全是干草。”
  ;;;;说这么几句话的功夫,裴叶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难看了好几分。
  ;;;;她脑子疼。
  ;;;;一开始只是麻木的疼,但随着时间推移却越来越清晰。
  ;;;;一瞬间,仿佛有几千只鸭子涌入她的脑袋,嘎嘎嘎嘎个没完没了。
  ;;;;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安静一下。
  ;;;;“你找死吗?”
  ;;;;“你讽刺谁呢?”
  ;;;;“看样子郭少几个给的颜色还不够啊……”
  ;;;;……&&&……¥……
  ;;;;乱七八糟的声音疯狂涌入裴叶的脑袋,叽叽喳喳的声音像是几千只鸭子拿着几千个超级扩音器在她脑子里疯狂蹦迪,眼前的景色也开始出现诡异重影,头重脚轻的感觉又来了。
  ;;;;一旁的顾暮雪第一时间发现裴叶的不对劲。
  ;;;;她看到裴叶额头的绷带已经渗出血,血水被汗水晕染成水粉色。
  ;;;;“筱蓝姐,你别说了,你头上的伤口裂开了……”
  ;;;;顾暮雪欲搀扶裴叶,却在碰到手臂瞬间下意识松开。
  ;;;;为什么手臂会这么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