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暂归联邦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616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情绪管理一直是裴叶引以为傲的优点。
  ;;;;她以为自己不容易被外物影响,事实却结结实实打脸。
  ;;;;看到成千上万的野魔朝自己奔来,随之扑面而来的还有熏人的驳杂魔气,她感觉到一直很平静的心开始疯狂躁动。一股压抑不住的杀意在她胸腔横冲直撞,大有破开胸膛的架势。
  ;;;;她越是用理智去压抑这股狂性,杀意反弹就越厉害,甚至不知道何时双眼蒙上了猩红。
  ;;;;意识迷蒙间,她感觉自己置身一片充满着清脆草木香味的地方,微风拂面,草叶随着微风吹拂在她脸侧轻挠。勉强聚拢意识去听,隐约还能听到一阵小动物跑动、叽叽喳喳的声音。
  ;;;;这里是哪里?
  ;;;;裴叶试图睁开沉重的眼皮,奈何眼皮沉得灌了铅,再怎么努力也睁不开一条缝儿。
  ;;;;尽管浑身动弹不得,但直觉告诉她,周围是安全的。
  ;;;;她便放任理智继续下沉,很快没了知觉。
  ;;;;却不知,她所处的原地出现了一头如山岳般巨大的凶兽。
  ;;;;正得意洋洋的三眼系统:“……”
  ;;;;被这一幕震惊到的重生筱苍:“……”
  ;;;;这人……
  ;;;;变成了巨兽?
  ;;;;紧跟着,突兀出现的巨兽脚踏野魔,兽眸盯上了天幕上装逼的系统。
  ;;;;吼——
  ;;;;伴随着一声巨响,巨兽两脚用力,庞大的身躯随之立起,长爪一挥便将欲逃不得的系统从天幕上抓了下来。重生筱苍倒是幸免于难,只是靠得太近被凶兽的气势压迫得昏迷。
  ;;;;昏沉之间,他在一片黑暗醒来,四面八方都是熟悉的诅咒与恶意。
  ;;;;唯独道路尽头站着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他”。
  ;;;;“他”冲自己伸出了手,平静的目光透着温柔鼓励。
  ;;;;隐约的,他听到那个“他”张口说。
  ;;;;【可怜的孩子,开始新的生活吧。毕竟,你才是筱苍。】
  ;;;;之后的事,他就不清楚了。
  ;;;;只知道他在一条偏僻小巷苏醒,燕京如往常繁华祥和,似乎昨晚巨兽肆虐只是一场幻觉。
  ;;;;但重生筱苍知道那不是幻觉,那是真实发生过的。
  ;;;;失去了陪伴已久的系统,他孑然一身,有种天大地大却无家可归的荒凉感。
  ;;;;浑浑噩噩间,他回到了s市,站在了c大校门前。
  ;;;;肩膀被人轻拍,来人热情洋溢。
  ;;;;“筱苍学弟,早上好啊。”
  ;;;;重生筱苍:“……”
  ;;;;他迟疑、犹豫,但也有了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初次见面,我叫筱苍。”
  ;;;;看着田鹤洋由愕然、惊讶转为疑惑的表情,他笑了。
  ;;;;——————————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只是一小时……
  ;;;;正在沉睡的裴叶猛地感觉到一阵强烈吸力,伴随而来的便是坠落感,身体正在急速下坠。
  ;;;;裴叶下意识睁开眼睛,身体跟着做出调整重心的动作。
  ;;;;只是还未等她调整到位,便发现自己正待在一个巨大容器,容器装满不知名液体。
  ;;;;整个身体倒悬漂浮在营养液中的裴叶:“……”
  ;;;;就在她猜测自己是不是又被坑逼友人丢到下一个任务副本的时候,坑逼友人出现在通讯屏幕上,仍是熟悉的赤发赤眸。他看着裴叶道:“欢迎回来,你就不能消停点么?”
  ;;;;裴叶的视线穿过有色营养液以及透明营养舱,落在坑逼友人身上。
  ;;;;倏地,她露出一丝邪恶的“狞笑”。
  ;;;;“看样子是我小瞧你了,你真有胆子让我回来啊。”
  ;;;;“我当然有胆子了,你现在待着的疗养星球距离中央星球可远了。”
  ;;;;友人一脸的无所畏惧,疯狂在裴叶的底线跳桑巴。
  ;;;;裴叶:“……”
  ;;;;她冲着友人竖起了中指。
  ;;;;随着这个动作,她发现数十根透明细长的管子如触角一样连着自己的肌肤。
  ;;;;定睛一瞧,这些细管还会有节奏地微微颤动,跟自己的心跳节奏一致。
  ;;;;裴叶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样子,调整上下中心,由倒悬改为正立悬浮。
  ;;;;她抬手在营养舱内部摸到一个绿色按钮。
  ;;;;营养舱内的液体从底部的口子流出,伴随着液体下降,那些细管也灵活收缩回去。
  ;;;;裴叶悬浮的双脚踩到了地上,叮的一声,舱门打开。
  ;;;;她抬手将脸上黏着的营养液抹掉,随手拿起刮在一旁的宽大风衣裹在光溜溜的身上,系上腰带,再用干净的毛巾擦拭脸上残余的营养液,胡乱擦了一把头发,全程没有开口询问。
  ;;;;裴叶应该问的。
  ;;;;她一路旅游跑到边境的偏远星球,资源没多少,但风景宜人,海景不错,她还在那里住了一阵子。结果却在一个不太可能出现在偏远星球的高端实验室的营养舱中苏醒……
  ;;;;“解释,我给你时间解释。”
  ;;;;裴叶将毛巾随手丢进一旁的清洁器,清洁器会自动清洗消毒烘干。
  ;;;;友人道:“这事情我一人做不了主,还要另一人许可。”
  ;;;;“谁?”
  ;;;;友人说:“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对话的功夫,实验室大门打开,走进来几个眼生的面孔,但他们身上却有军队的标识。
  ;;;;裴叶不由得挑眉。
  ;;;;她待在军部旗下的实验室?
  ;;;;“阁下,您醒了。”
  ;;;;裴叶自然地接过来人递来的营养补充剂。
  ;;;;“嗯,我睡了多久?”
  ;;;;“按照中央星时间计算,差不多六个月了。”
  ;;;;“怎么才六个月?”
  ;;;;裴叶一边咕哝一边将营养剂送入口中。
  ;;;;舌尖刚触碰到营养剂的味道,她的表情立马变了。
  ;;;;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最后还是勉强捏着鼻子喝完。
  ;;;;“我说——你们军部研究所是有什么怪嗜好,这种特供的营养剂就不能调整一下口味吗?”
  ;;;;这也是她不爱来军方旗下疗养部队的原因之一。
  ;;;;其中一人无辜地道:“我们更注重效果而非口味,保住生命才是第一要紧的。”
  ;;;;裴叶呵呵:“我两百多年前就听过这个解释了!”
  ;;;;作为第一战斗军团的人,期间军方出产的每一代营养剂她都尝过。
  ;;;;效果先放一边不说,口味的确是一代比一代“精进”。
  ;;;;那人耸肩道:“没办法,所里的注意事项手册就是这么写的。”
  ;;;;谁投诉口味就用这个万金油理由搪塞。
  ;;;;反正爱喝不喝。
  ;;;;裴叶:“……”
  ;;;;果然,退役的军团长没人权。
  ;;;;裴叶去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有专人给她送来营养餐,口味正常那种。
  ;;;;滴滴滴滴——
  ;;;;手腕上的个人终端响起。
  ;;;;裴叶道:“念,什么消息?”
  ;;;;【xx,xx,xx坐标,某路某号某别墅。】
  ;;;;裴叶道:“回复,就说我知道了,几分钟就过去。”
  ;;;;几分钟扒完了饭,裴叶打开个人终端连上天脑虚拟网络,意识登录。
  ;;;;顺着坐标传送到目的地,门口有警卫部队守卫,暗中还有数量更多的人戒备。
  ;;;;裴叶对这个阵仗习以为常。
  ;;;;“有约,找人。”
  ;;;;经过层层守卫关卡,终于见到今天的正主。
  ;;;;客厅有三人。
  ;;;;坐在主位上的银发青年,守在银发青年身边的中年副官,以及坐在客人位置上的坑逼友人。
  ;;;;银发青年就是联邦现任元帅,也是裴叶学生时代就认识的朋友,入伍后的战友。
  ;;;;跟三人打了招呼,裴叶径直在空位上坐下。
  ;;;;“我想元帅阁下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有什么事情咱们就开门见山说。”
  ;;;;裴叶面上没有怒色,但熟悉她的元帅却知道老战友生气了。
  ;;;;也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呢,更别说她还不是泥人。
  ;;;;银发青年道:“看到你还这么有活力,我很欣慰。”
  ;;;;裴叶:“……”
  ;;;;银发青年扭头冲副官低语两句,副官行礼下线,身影从虚拟网络消失。
  ;;;;“要喝点什么?”
  ;;;;裴叶心头那点儿窝火嗞得一声灭了。
  ;;;;“什么都不想喝,我是来讨真相的,你不能让我今天白来。”
  ;;;;“这事说来话长,坐下慢慢说。”
  ;;;;银发青年随便泡了三杯茶。
  ;;;;坐下后,他对着赤发赤眸的男人点头,后者心神领会,给裴叶传送了一份文件。
  ;;;;看着文件封面顶级保密等级符号,裴叶不由得挑眉。
  ;;;;这封文件涉及的机密看得她心惊肉跳。
  ;;;;最惊悚的是,全都与她相关。
  ;;;;友人道:“你进入的那些世界都是真的。”
  ;;;;“我知道!要是这个都不知道,我也不用混了。”
  ;;;;被困在几个世界,前后跨度差不多十年,裴叶怎么可能猜不到这层。
  ;;;;友人又说:“其实给你的那个游戏……它也另有隐情,但更多的我现在还不能说。”
  ;;;;裴叶嗤笑,一副“你当我傻”的表情看着友人。
  ;;;;“我当然也知道!”
  ;;;;友人摊手:“除了这些,也没别的要坦白了,剩下都在你手中那份文件上,你自己看。”
  ;;;;裴叶低头看着这份莫名沉重的文件,暗暗苦笑。
  ;;;;这是一份至高机密文件,必须要元帅的权限才能调阅。
  ;;;;裴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身上会有这么多秘密。
  ;;;;她的确是联邦军队从星际海盗船上救出的,但却不是星际海盗跟哪个女人非法所生。
  ;;;;她不是人类联邦的原住民,甚至有可能不是人……
  ;;;;在她成为人类联邦的裴叶之前,她有可能有过其他身份……
  ;;;;本身的种族立场跟联邦有可能是对立的……
  ;;;;裴叶愁得用双手捂脸,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在胸腔横冲直撞。
  ;;;;最坏的猜测居然成真了。
  ;;;;银发青年问她:“你现在什么心情?”
  ;;;;“我现在就是很后悔,非常非常后悔,我当年有资格竞选元帅就不该退的。”
  ;;;;要是竞争赢了,她绝对第一时间将那份文件销毁了。
  ;;;;银发青年脸上的笑意僵住,不轻不重地唤她名字。
  ;;;;“裴叶!”
  ;;;;裴叶一扫郁闷,慵懒地往后一靠。
  ;;;;“我在呢,耳朵没有聋,你小声点!”
  ;;;;“你已经三百多岁了,不是三岁……”
  ;;;;友人见银发青年跟裴叶之间的气氛没有剑拔弩张,弯了弯嘴角,起身告辞。
  ;;;;现在屋内只剩裴叶跟银发青年。
  ;;;;两人都不说话。
  ;;;;直到银发青年沉默了会儿,主动提议去酒吧。
  ;;;;“我今天休息,出去喝一杯?”
  ;;;;“我更想跟你在现实喝一杯,习惯你满是皱纹的脸,一下子装嫩我还不习惯。”
  ;;;;银发青年:“……”
  ;;;;以人类联邦现有的科技,维持年轻的容貌并不难,也极少有人愿意自然衰老,银发青年也不例外。只是外界公认老者更能安抚民心,导致他只有在虚拟网络才能看到自己的盛世美颜。
  ;;;;裴叶又拿这个戳自己,银发青年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
  ;;;;作了一番伪装,两个相貌不扬的男女出现虚拟网络的网红酒吧。
  ;;;;裴叶一杯接一杯地喝,银发青年想拦也拦不住。
  ;;;;他道:“你那份文件,加上你自己以及前任元帅阁下,见过的人不足五指之数。你也知道保密条例,知情人不会向外透露,那份文件也不会成为你与联邦之间的隔阂。”
  ;;;;若非裴叶执意要知道真相,这份文件也没机会重见天日。
  ;;;;裴叶嗤笑:“我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
  ;;;;她为人类联邦征战三百余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除了当年跟第七军上一任首领争斗过,也没干别的出格的事情。她本人也不知道身世立场,因为这个而防备她,那绝对是脑子有坑。
  ;;;;她发病后退位,联邦对她的安排也算仁至义尽。
  ;;;;若真的防备,早tm卸磨杀驴了。
  ;;;;她郁闷的从来不是这个事情。
  ;;;;“那你借酒浇愁什么?”
  ;;;;裴叶道:“我就是心里不舒坦。”
  ;;;;“不舒坦?”
  ;;;;“明明以前发生了很多事情,但自己却像个局外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她在成为人类联邦裴叶之前,又是什么身份,有什么样的过去?
  ;;;;裴叶一口闷下一杯酒:“如果我跟过去断得干干净净也就罢了,偏偏那个过去跟我现在还有藕断丝连的关系,我能不窝火?泥人还有三分火呢,你见我裴叶是个泥人吗?”
  ;;;;银发青年忍笑:“你不是泥人,你从来是搓泥人的那个人。”
  ;;;;裴叶打了个酒嗝,情绪发泄了不少。
  ;;;;“你现在的任务是治好身体……”
  ;;;;裴叶道:‘我回不来了。’
  ;;;;银发青年却道:“回不来就回不来,同一代的老人没剩几个,有一个活着算一个。我们的辉煌时代早就已经过去,再过个几年,我也到了要退位让贤的时候……说起来,我在任的时间都算长了,这在战争时期可不多见。我都这样,还能指望你三百多高龄继续在前线蹦跶?”
  ;;;;裴叶:“……”
  ;;;;╯︵┻━┻
  ;;;;她哐得一声将酒杯放桌上,语气很危险。
  ;;;;“我给你一个机会纠正你刚才的语病。”
  ;;;;银发青年:“……”
  ;;;;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事情是正常脑回路无法理解的。
  ;;;;正如他一直无法理解联邦元帅为何必须是老年状态,一样无法理解裴叶对年纪的执着。
  ;;;;二人都是好酒量,再加上这里又是虚拟网络,喝酒不会醉,也不会频频跑厕所。
  ;;;;银发青年看着一桌子的空酒瓶,煽情感慨
  ;;;;“你努力治病,我争取活着退休,以后说不定还能在一个小区养老。”
  ;;;;裴叶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
  ;;;;说着说着,元帅阁下说起了自己的孩子,一双儿女。
  ;;;;以联邦的人均寿命,三四百岁打申请培育一个孩子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
  ;;;;裴叶忍不住黑人问号脸。
  ;;;;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一个三百多岁的老光棍,什么时候去打申请培育的孩子?”
  ;;;;银发青年一下子跨下脸。
  ;;;;“什么叫我三百多岁的老光棍,说这话之前先看看自己!”
  ;;;;裴叶理直气壮:“我看自己干嘛?但凡你们当初哪个主动一点,我们就会有故事!”
  ;;;;她单身这么久是她的错吗?
  ;;;;不,都是身边这些憨憨的错!
  ;;;;银发青年嘴角神经险些失控。
  ;;;;良久之后,他用一种近乎无力的口吻说:“你没有仔细看那份文件?”
  ;;;;裴叶道:“我看了。”
  ;;;;“中间关于你身体检测的数据你也看了?”
  ;;;;裴叶:“……”
  ;;;;她自己的身体如何她最清楚,那段她就跳过去了。
  ;;;;银发青年道:“你难道不知道……你……有点儿……不太好说的隐晦疾病?”
  ;;;;只差当面跟裴叶说她是太监了。
  ;;;;裴叶沉默了三秒,伸手抓住银发青年的衣领,准备拖他去角斗场,教他做人。
  ;;;;银发青年道:“你威胁我也改不了事实。”
  ;;;;以联邦现有的法律规定,在十八岁这年,每个人都要做一套非常全面的全身体健。
  ;;;;如果体检不过关,考虑到婚姻质量,不建议结婚生育。
  ;;;;当年是组团去检查的,裴叶这货过于自负。
  ;;;;【我的检查结果绝对是最优良的,没必要看。】
  ;;;;但是其他小伙伴有看啊,她的某一项数值连申请虚拟伴侣都不够格。
  ;;;;裴叶:“……”
  ;;;;╯︵┻━┻
  ;;;;“我哪怕是个太监也不至于数值这么低,什么鬼?”
  ;;;;银发青年苦笑:“你很对人产生身体方面的欲……望,重要指标数值远比正常人低……”
  ;;;;天生的x冷淡。
  ;;;;不止是身体,连情绪都调动不起来。
  ;;;;正是因为看到这份数据,几个曾对裴叶有心思的小伙伴才默默将爱的苗苗掐灭。
  ;;;;还是当兄弟吧,毕竟不是谁都头铁的,明知道没结果还去撞南墙。
  ;;;;银发青年也是其中之一。
  ;;;;他曾试着去撞南墙,只是后来的教训太惨烈,差点儿给年少的他留下心理阴影。
  ;;;;裴叶:“……”
  ;;;;银发青年无奈:“你想想,你当年特训,抵御美色这块,你怎么拿下满分?”
  ;;;;两组个十个虚拟俊男靓女,轮流来试验。
  ;;;;但不论怎么搔首弄姿,怎么使劲浑身解数,这人都能淡定嗑瓜子看着动画片。
  ;;;;看看,这还是人吗?
  ;;;;裴叶斩钉截铁:“屁,那是我天赋好!定力强!不为男色女色所动!”
  ;;;;“那后来风靡的虚拟伴侣,你去申请了吗?”
  ;;;;“我申请了!”
  ;;;;“你有玩吗?”
  ;;;;裴叶道:“傻批才玩纸片人。”
  ;;;;银发青年:“……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