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不信邪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1      字数:10064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跟银发青年对视了良久。
  终于,裴叶率先败退。
  但她反省再三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怎么可能会是X冷淡呢?
  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比太监还太监了。
  人家太监只是被没收了作案工具,但精神和身体还是会有欲、、/望的,而她是啥也没有。
  “……这事儿不太科学……我总觉得自己还有救……”
  银发青年宽慰她:“你也不要有太多压力,以联邦如今的情况,你单身到死也没人催你结婚成家的。我看你之前单身三百多年也过得挺好,也不差之后一两百年了,熬熬就过去了。”
  本来现在就是低欲、、/望社会,单身也挺快乐的。
  “屁,主动单身和被迫单身也是有区别的!”
  她裴叶能是说不行的女人吗?
  冲着银发青年伸出右手,手心向上勾了勾。
  “东西拿来!”
  银发青年不甚明白,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什么东西?”
  裴叶道:“猫片的账号!”
  银发青年:“……”
  要不是多年养出的涵养和稳重,他刚才那口啤酒就能喷出去。
  “我说——你要不死心吧。年轻时候都没冲动,三百多岁高龄还能有冲劲儿?”
  银发青年生在一个家教十分严谨的家族,碰见裴叶前有多古板就有多古板,一言一行都按照规章制度,走路步伐大小、频率都是一样的,说话声量也严格控制,堪称教科书式的古板。
  一次夏季密训,比试输给某个不太对付的家伙。
  那人诚心刁难他,又知道他隐秘的小心思,便故意想让他在裴叶跟前难堪。
  按照事先约定,输的一方要抽签做一件事情。
  【邀请喜欢的人一起看不可描述】
  抽出签的时候,他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铁青。
  正当他准备找个室友将此事含糊过去,裴叶在一旁询问看哪部不可描述。
  刁难他的同期生懵逼,下意识回答:【自然是当下最火热的XXX!】
  裴叶道:【但我们还是未成年,没办法申请成年账号。】
  同期生又道:【我有我哥的账号密码,可以借。】
  裴叶想了一秒,一手揽住银发青年的肩膀。
  贼兮兮笑道:【小古板,同乐乐不如众乐乐,一起看呗。】
  少年时期的银发青年:【……】
  裴叶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大家一起看,免得你们擦枪走火,毕竟是未成年人。】
  少年时期的银发青年:【……】
  刁难他的同期生都露出了怜悯。
  最后密训营同期生齐聚,硬生生弄出篝火晚会的架势。
  他跟裴叶就靠着坐一块儿。
  不可描述的主角是风头旺盛的虚拟男星和女星。
  一群少年也才二十出头,正值气血旺盛、精力充沛的年岁。
  饶是家教严谨如他都被内容撩拨德心火旺盛。
  结果——
  裴叶嗑着瓜子看完了一整部,最后总结。
  【……我觉得不太行……】
  少年时期的银发青年尴尬遮掩反应,哑声问:【什么不太行?】
  裴叶道:【我仔细对比原版,这应该是非法偷录的。】
  说完扭头对刁难人的同期生说道:【你哥哥思想作风有问题,居然传播盗版。】
  少年时期的银发青年:【……】
  刁难人的同期生:【……】
  【你、你……难道不觉得……看得浑身燥热?】
  裴叶道:【这种只有动作没有剧情内涵的片子看第二遍没什么意思吧?】
  【你第一遍在哪看的?】
  【找高年级借账号啊,我听人说……堪称一绝!我就好奇,的确,诚不我欺!这也就是虚拟才会有了,正常人根本做不到……】
  少年时期的银发青年不信邪。
  【你不觉得很奇怪很难受吗?】
  裴叶抬手摸他额头,温度有点高。
  【只要是影视,不管是可描述还是不可描述的内容,都有艺术加工成分。那种不健康的小说少看,爱写刘备的作者往往没有X经验,只会一通胡扯,连最基本的生理常识都不遵循。】
  少年时期的银发青年:【……】
  时隔三百多年,裴叶终于从记忆角落挖出这段经历。
  她理直气壮:“那是因为当时的内容太假,你会因为假的东西有反应吗?”
  银发青年利落点头:“我会。”
  裴叶:“……”
  这话题真TM没法继续下去了……
  不过,裴叶是典型“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见黄河心不死”的人。
  她总觉得自己还有救,给多年不曾续费的成人账号买了张年卡,挑出点击高、热度高、有剧情有内涵的,一个人在自己的虚拟房产别墅看了起来,越看越压抑不住吐槽之魂。
  “……三百多年了,这群人还是没有半点长进……”
  他们确定不是将自个儿遗落的脑袋按女主前面了吗?
  设计男主身材比例和资本前,能不能低头看看自己,心里做到有AC数?
  从这个频道看到那个频道——
  “……也幸亏是虚拟人,搁做真人,每年看病的钱都能盖一座内科医院了……”
  “……这个姿势真不会吗?”
  “……不能因为是虚拟人就忽略吧?”
  再到其他频道——
  异族频道——
  算了——
  不折磨自己了。
  裴叶揉着眉心实在看不下去。别说身体难受、情绪冲动,她现在只想收购那家网站,让策划美术亲自给她作报告解释这些乱七八糟剧情内容的合理与不合理。根本是在误人子弟!
  她心疼自己的年卡。
  在实验室做了七八次全面体检,相关数据还是雷打不动。
  最后,只能承认——
  她或许真是个太监。
  友人的虚影冷不丁出现。
  “反正都是单身,太监不太监有什么影响?”
  裴叶没好气:“这是尊严的问题!”
  她可以是单身,但不能因为不行而单身。
  友人见裴叶心里还冒火,见势不好便转移话题。
  “难得回来一趟,你就没有想联系的人?例如第七军的老人?”
  第七军是一线作战军团,又恰逢新旧两任首领交替没两年。
  新任首领一上台就面临硬仗,裴叶也不担心一下后辈。
  哪怕只是打call鼓励一下也行啊。
  裴叶弹掉烟灰,笑着吐出一口烟圈:“我看近期的军事报道,前线情况还在焦灼,这种时候还是不打扰了。再说——一个完美的前任就该像死了一样安静,指手画脚会讨人嫌的。”
  “你对那事还有心结?”
  裴叶知道友人指的是什么事。
  她冷笑:“亲手斗死人生导师这事儿,若无心结,岂不显得我太薄情寡义。”
  友人没有继续话题,而是问裴叶。
  “如果没什么事,最好快点离开联邦,你的身体只是暂时稳定,拖延了对你不好。”
  裴叶诧异:“这么急?可我总要管一下资产收益,看看理财项目,毕竟离开六个月了。”
  她提到这事儿,友人的脸色隐晦一变。
  “你还好意思说你的理财能力?这些年都是专人帮你打理,有你没你有什么区别?”
  裴叶:“……”
  虽然这是事实,但总觉得手痒。
  “行——看你安排。”
  她其实也不太想待这,特别是看战报说战事焦灼而她又无法上前线。
  多待一秒都是折磨。
  友人点头,安排时间。
  “你早点睡,醒来就能继续。”
  裴叶心大:“下回将我放进营养舱,记得加一件衣服。”
  她可不想下次还光溜溜醒来。
  ————————
  “她没发现?”
  中央星球某处。
  满头银发的老年人正在办公批文件。
  赤发青年面无表情:“差点儿。”
  银发老人严肃的脸上露出些许和蔼笑意,却是转瞬即逝。
  “幸好她没看账单的习惯,不然的话——真会来找我借帝首之刃的。”
  裴叶离开的六个月,她的账号在各个网购平台下了数万个单子,消费总额惊人。
  赤发青年撇嘴。
  “买的东西又不是花我身上。下次,她可没那么容易回来。”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
  “我不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