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7:一箭三雕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9 15:50      字数:236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为什么不能说?”“光团系统”用十分怀恋的口吻道:“上古大劫后,纯正的魔花也没几株了。现在想吃一顿纯正的炒魔花也是一种奢望,唉——那可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当年还是招待外宾最高规格的盛宴主菜,连妖皇都赞不绝口的。我记得我的本体最擅长的就是这道菜……”
  ;;;;它越说话题跑偏得越厉害。
  ;;;;裴叶嘴角略微一抽,她深深怀疑——按照“光团系统”的尿性,下一句多半会是“妖皇吃的那盘炒魔种还是本体炒的”——而神荼帝君听到“妖皇”相关的往事,神情出现一瞬的恍惚。
  ;;;;“……总之,魔种是不可能被用来振兴魔族的,这一行为就是扯淡。”
  ;;;;感应到神荼帝君释放的冷气与敌意,“光团系统”飞速结束危险的话头,闭口不再提妖皇。
  ;;;;“问了大半天也没什么大的进展……”裴叶双手抱着手臂坐在窗沿,一双浓淡相宜的剑眉随着思绪而紧拧,如果“光团系统”没有撒谎,它跟附身在重生筱苍身上的“系统”就不是一路的,甚至不知道后者是不是魔族,只能确定这货不正派、会搞事,“……帝君,这事儿你怎么看?”
  ;;;;神荼帝君道:“暂且不宜打草惊蛇。我们并不知道那个重生的筱苍在‘系统’蛊惑下做了多少事情,也不知道他们的势力铺得多大。抓他们首脑很容易,怕就怕底下那些喽啰散落各处。”
  ;;;;若不能将这股势力连根拔起,贸然出手显然是不理智的。
  ;;;;神荼帝君的意思是先静观其变,派遣眼线暗中盯梢,确定他们的行动路线,摸清楚再动手。
  ;;;;裴叶对这个提议并无异议。
  ;;;;她的纸人分、、/身可以很好完成潜伏任务。
  ;;;;这时候,“光团系统”横插来一句。
  ;;;;“你们说那个筱苍是以人族之身堕入魔族的,若他没有拦你们的道儿,能不能从轻处理?”
  ;;;;神荼帝君眉梢一挑。
  ;;;;“你自己尚且是泥菩萨过江,还有心力给其他人求情?”
  ;;;;据神荼帝君所知,这厮当年对异族狠对自个儿族人也狠,最不喜欢的就是异族堕魔的魔族,如今时过境迁,居然会替人族堕魔的筱苍求情?真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稀罕!
  ;;;;面对神荼帝君的冷嘲热讽,“光团系统”倒也不怵。
  ;;;;它怕什么呢?
  ;;;;它又不是本体,不过是一缕魔气分、、/身,又不会真正狗带。
  ;;;;“……魔花生长依赖魔族的魔气浇灌……”
  ;;;;“然后呢?”
  ;;;;“自然诞育的魔族和魔族用魔气捏出来的,天赋参差不齐,但异族堕魔,最低也是金字塔中部往上。拜你所赐,现在能滋养魔花的魔族可不多,筱苍勉强也算是一个。”
  ;;;;神荼帝君淡漠地掀起眼皮。
  ;;;;“然后?”
  ;;;;“多少年没吃炒魔种,我……”
  ;;;;未说完,它发出一声短促古怪的【哔】声。
  ;;;;它被神荼帝君强行禁言。
  ;;;;“不想你本体出事就闭嘴!”
  ;;;;“光团系统”:“……”
  ;;;;禁言后,耳根子清净不少。
  ;;;;神荼帝君建议裴叶将另外一道魔气分、、/身也捉了。
  ;;;;虽说这两个“系统”目前还没有坏他俩的事情,但凭它们怂恿宿主攻略那些小世界的气运之子,还将其囚禁卷走,又跟神秘人有合作,显然不是啥正派。
  ;;;;裴叶想起那些被蒋云楼攻略的对象亡魂,对神荼帝君的话深感赞同。
  ;;;;“未眠夜长梦多,郭奕菱的‘系统’我这就去抓,帝君(|3[▓▓]晚安。”
  ;;;;神荼帝君点点头,正要起身给裴叶开门,却见青年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速度之快,神荼帝君连手都没来得及伸出去。
  ;;;;她站在窗前看着已经不见了的人影,目光若有所思地挪到了某处。
  ;;;;若仔细一瞧,还会发现些许反光,是闻风赶来蹲热点的狗仔镜头。
  ;;;;“……罢了,虽是瓜田李下,但我俩坦荡……”
  ;;;;说完,淡定拉上窗帘。
  ;;;;随手将“光团系统”丢到床头柜,解除了后者的禁言。
  ;;;;刚解除,“光团系统”就冲着他破口大骂。
  ;;;;“……你tm是成人族走狗了吗?”
  ;;;;神荼帝君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几个呼吸后,那张略显稚嫩青涩的少女面庞轮廓逐渐加深,变成了美艳成熟。随着御姐形态的神荼帝君现身,周遭的威势也如深海般深不可测起来。
  ;;;;“……何出此言?”
  ;;;;“老子是魔族不是人族,少将人族的纲常伦理和道德套在我身上。”
  ;;;;人族是六界生灵中情绪最丰富也是最驳杂的种族,也成了魔族食物的主要来源,对它们而言,人族就跟食物划上等号。玩弄人心情绪,蛊惑宿主攻略气运之子也符合魔族的生存手段。
  ;;;;这就跟人族吃鸡鸭鱼羊一个道理。
  ;;;;怎么搁到这货口中就十恶不赦了……
  ;;;;这厮又不是人族,怎么屁股尽往人族立场拐?
  ;;;;神荼帝君不在意地道:“你姑且可以这么理解吧。”
  ;;;;“光团系统”:“……”
  ;;;;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无耻承认了……
  ;;;;不对,联想到刚才的情形……
  ;;;;“光团系统”明悟了。
  ;;;;用人族的话来说,眼前这疯子是个恋爱脑。
  ;;;;忍不住出言讥诮道:“……还以为你对妖皇多么专情忠贞呢……也不过如此……”
  ;;;;“你没看出来?她刚才就在你的面前。”
  ;;;;“光团系统”:“???”
  ;;;;刚才在它面前的……
  ;;;;不就是离去的青年???
  ;;;;神荼帝君又问了一遍先前的问题。
  ;;;;“她的尸首在哪里?”
  ;;;;“光团系统”这次没有立刻否定,而是陷入了沉思和斟酌。
  ;;;;良久才道:“唤醒本体的神秘人要走了她的尸首,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神荼帝君俏脸愠怒。
  ;;;;叱骂道:“废物!”
  ;;;;“光团系统”颤了颤道:“我怎么处置我的战利品,你一个外人没有置喙的余地……”
  ;;;;神荼帝君冷嘲道:“说魔族蠢,你们又阴险狡诈,说你们聪明,偏偏脑子又不灵光。两族结盟正是两族如日中天的时候,偏偏后来落魄成那样,这一切是从你偷袭妖皇开始的。”
  ;;;;“你什么意思?”
  ;;;;“人族有句话有道理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彼时两大巨头尽数陨落,最后得利的是谁?
  ;;;;“你的意思是——当年两族结盟破裂是有小人捣鬼?”尽管是一缕分、、/身,“光团系统”却拥有本体一样的思维,“这不对——如果你没插手,魔族可不会落魄……你这说不通。”
  ;;;;神荼帝君神色冷漠如冰。
  ;;;;“因为这不是一箭双雕,是一箭三雕。”
  ;;;;“第三雕是?”
  ;;;;神荼帝君道:“是我。”
  ;;;;“光团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