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第三个攻略者(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297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二人顺利拿到进入第三关的“通关卡”,视线不远处出现一扇纯黑的大门。
  ;;;;还未上前靠近便嗅到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腐烂腥臭。
  ;;;;越靠近,空气温度也越低。
  ;;;;不同于夏日室内空调吹出来的习习凉风带起的“低温”,也不同于冰天雪地的彻骨严寒,更像是尸体上由内而外的温度。空中凉意贴在肌肤上,轻而易举便让肌肤表皮激.asxs.点疙瘩。
  ;;;;屏幕前的观众看着这扇门觉得有些邪乎。
  ;;;;乍看上去没毛病,仔细一瞧却觉得门上浮现一张张狰狞嘶吼的人脸。
  ;;;;有网友被吓了一跳,脑袋猛地向后一仰。
  ;;;;待他们揉眼再看,却发现黑门还是那扇黑门,根本没什么狰狞人脸,忍不住嘀咕“见鬼”。
  ;;;;“……帝君,其他几组嘉宾闯过第二关,也会面临这样的第三关?”
  ;;;;如果说前面两关普通嘉宾还能一边嘻嘻哈哈一边摸索着通关,第三关就绝无可能了。
  ;;;;无他,这扇黑门的怨气太重太重。
  ;;;;普通人踏进去根本就是找死。
  ;;;;神荼帝君道:“道友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如果是其他嘉宾先进入第三关,便会触发不同的“游戏环节”。
  ;;;;只有她跟裴叶这组的第三关会固定通往事发居民楼的地下室,也就是圈养“野魔”的地方。
  ;;;;裴叶没有多问,径直上前打头阵。
  ;;;;她抬手要推开那扇“黑门”,手掌却触摸到犹如实质的黑色胶状粘稠物。
  ;;;;无数嘈杂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一幕幕陌生场景在她眼前走马观花般掠过。
  ;;;;那些都是被困在这里喂养“野魔”的碎魂记忆。
  ;;;;【如果先出生的是你弟弟,怎么可能还会有你啊……】
  ;;;;微胖的中年妇女理所当然地说出这话,她旁边那个十来岁的球衣少年笑着应和。
  ;;;;【……老婆,咱妈给医生塞了大红包,说这一胎是女儿,听咱妈的话,打了再要一个。如果这个女儿生下来,下一个又是女儿,咱们的压力太大了。先博一个儿子,第二胎再要女儿……】
  ;;;;皮肤黝黑,一脸老实相的男人如此劝说。
  ;;;;【……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趁早给老子滚蛋……什么酒精肝,多喝一杯酒会要你命啊!三四十岁一事无成,让你陪客户喝个酒也喝不了,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还会干什么?】
  ;;;;西装革履的老板将办公桌敲得老响。
  ;;;;【……为什么别的同学都不欺负,就欺负你一人?你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教师办公室,老师鼻梁上的厚重镜片映出一张懦弱可欺又委屈的男孩儿脸。
  ;;;;【要钱要钱又是要钱,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全国大奖拿到手软,你看看你——你拿了这么多钱学什么乱七八糟的课外班,你连人家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你怎么不去死了算了!】
  ;;;;女人一边说一边用长着长指甲的食指戳孩子眉心,力道之大在眉心留下点点淤青。
  ;;;;【爸妈,我现在手头上也紧啊,你儿媳管得严,我这儿也没钱,五百也拿不出来……不说了,老板那边又催我了,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电话挂了……艹,这都什么破手气……再来!】
  ;;;;麻将桌上,男人从口袋掏出厚厚一叠红色钞票,从里边儿数了六张分了出去。
  ;;;;【我爸妈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们年纪也大了,我当姐姐的当然要帮衬一下……老公,就这么一次,添点钱帮我弟买了房子结了婚,他成家就懂事了,我爸妈也能放下一桩心事……】
  ;;;;耳边是女人含着蜜糖的劝说,视线内是一张空空如也的存折。
  ;;;;【这条狗的脖子上还带着狗牌,宰了会不会不好……】
  ;;;;【废话怎么这么多啊你,你不说我不说,谁tm知道?】
  ;;;;两个三四十的男人,一人将狗脖子吊高,另一人手中拿着菜刀哆嗦着下刀。
  ;;;;【喵嗷呜——喵!!!】
  ;;;;凄厉的猫叫一声连着一声,几只刚产下的猫仔尸首分离,血淋淋地躺在母猫身边。
  ;;;;几个穿着小学校服的孩子互相打闹,嘻嘻哈哈地离开。
  ;;;;【……要不是潜规则伺候金主怎么可能爬上去,还真以为自己是玉女了……】
  ;;;;电脑屏幕亮着,说话的男人熟练地p图,将某女星头像p到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身上。
  ;;;;……
  ;;;;“道友?”
  ;;;;耳边传来熟悉的少女声音。
  ;;;;“抱歉,刚才走了个神……”
  ;;;;裴叶收敛心神,脸色如常,她还维持着伸手推门的动作。
  ;;;;刚刚看到数百上千人的“碎魂记忆”,在外界看来却只过了一两秒。
  ;;;;“我们进去吧。”
  ;;;;类似的阵仗她不是没见过。
  ;;;;刚才那些“碎魂记忆”跟之前七宗罪副本的黑塔相比,只能算小巫见大巫。
  ;;;;门后也是漆黑一片,只能隐约能看到地面蜷缩着一团烂泥似的黑色玩意儿。
  ;;;;黑色玩意儿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动静听着像是在进食。
  ;;;;裴叶二人一踏入,它第一时间嗅到这两个不速之客的气息。
  ;;;;体表的黑色粘稠物体如煮沸一般软化、冒着泡。
  ;;;;“帝君,这就是‘野魔’?”
  ;;;;裴叶随手掐诀将蜂拥而来的碎魂禁锢封印,这一动作无疑进一步激怒“野魔”。
  ;;;;这些碎魂记忆会酿造它最爱的食物,而裴叶的行动简直是虎口夺食!
  ;;;;神荼帝君站在她身后,尽职尽责地充当解说员。
  ;;;;“对,就是它。”
  ;;;;“瞧着是个小喽啰,尽快解决了收功,我可不想熬夜拍摄节目。”
  ;;;;最重要的是,她不喜欢待在满是魔气的空间。
  ;;;;被困在这里的碎魂不是被她收走就是被“嘉宾闯关游戏”唤醒,裴叶动手也不用顾忌什么。
  ;;;;“野魔”虽没有统一的意识,却能敏锐发现危险,毫不犹豫地选择先下手为强。
  ;;;;只见它猛地从地上弹跳而起,如黑泥一般的身躯张开如网状,粘附在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赘余的黑泥滴答滴答滴落在地。
  ;;;;裴叶嘴上嫌弃了一句。
  ;;;;“真恶心!”
  ;;;;手上却在蓄力。
  ;;;;这时一道掌风擦着耳边袭来。
  ;;;;“什么玩意儿?”
  ;;;;脚步一错避开掌风,上身顺势转过去却瞧见一张黑漆漆的脸,黑得瞧不出五官。
  ;;;;距离太近,扑面而来的魔气浓得要让她窒息。
  ;;;;裴叶一脚踹出,用了十分力,将那个脑袋形状的玩意儿踹得四分五裂,黑泥四溅。
  ;;;;下一秒,被踹散的黑泥融入其他黑泥,又聚拢出粗糙的人形。
  ;;;;这次是两个黑泥人。
  ;;;;它们与裴叶距离极近,黑泥人又彼此心灵互通,默契配合,无需思索便选择一前一后夹击刚落地还未调整重心的裴叶。裴叶纵身一跃跳开,凌空时,指尖绘出两道雷咒将其它们炸得细碎。
  ;;;;黑泥散开再聚拢却变成了四个,攻势密集迅猛,比刚才快了数倍不止。
  ;;;;裴叶仍是游刃有余,但也不敢继续将它们打散。
  ;;;;“怎么不管用?”
  ;;;;“因为这是‘魔’,由七情六欲衍生出来的。”
  ;;;;裴叶哦了一声,表示明白。
  ;;;;寻常的物理攻击和术法攻击对它们不奏效。
  ;;;;“那就换个方式。”
  ;;;;将精神能量凝聚成一柄剑身细长的窄剑,三两下便将黑泥人削成了十块八块。
  ;;;;每切一下,凝聚在黑泥人身上的魔气就散去一分。
  ;;;;黑泥人的攻势也从先前的步步紧逼改为畏手畏脚,钻入黑泥不敢再冒出头。
  ;;;;它没有灵智却有趋利避害、欺软怕硬的本能。
  ;;;;黑暗之中,黑泥蠕动着、悄无声息地要爬上神荼帝君的双腿,紧贴着小腿肚准备侵入她的肉身,占据她的神识,再用这具肉身偷袭裴叶……结果,正对上神荼帝君冰冷的眸子。
  ;;;;与此同时——
  ;;;;裴叶嗤笑了声:“胆子还挺肥,居然也敢来——”
  ;;;;黑暗中白光一闪。
  ;;;;那柄由精神凝聚的长剑从她手中抛出。
  ;;;;只听叮得一声,空气中传来一声突兀而急促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