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十七)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01 01:54      字数:764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网友的预感是正确的。
  ;;;;简单的自我介绍结束后,主持人绿绮夫人让人端上来一只盒子,抽签分组,节目组会根据分组情况安排每一组嘉宾要参与的项目。列文虎克转世的网友们眼尖发现素人嘉宾田鹤洋嘴角笑意微僵——顿时心神领会了什么——看样子,资本爸爸的力量也不是啥时候都能用啊。
  ;;;;“怎么回事?”
  ;;;;关注直播内容的田鹤洲眉头一紧。
  ;;;;他不是打点好工作人员,让他们照顾田鹤洋,暗箱操作将田鹤洋与大师分一组?
  ;;;;一通电话打了过去,原先那名工作人员非常冤枉啊。
  ;;;;他倒是想给东家二少爷暗箱操作,奈何他的工作都被人替代了,心有余力不足啊。
  ;;;;田鹤洲嘴角微抽地看着屏幕,内心给弟弟祈祷,希望他运气好点儿。他没想到空降的金主爸爸这么狠,直接将整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包括安排节目组道具的——上下大换血。
  ;;;;抽签按照明星嘉宾再到素人嘉宾的顺序。
  ;;;;第一个抽签的明星嘉宾是四人中年纪最大、资历最深的老戏骨尹明日。
  ;;;;他对着镜头微笑,说道:“我先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将手伸入抽签箱,抓抓这张觉得不行,抓抓那张感觉不太妙……
  ;;;;熟悉尹明日的网友都知道他这是强迫症犯了。
  ;;;;好几秒才狠下心抓了一张出来,冲着镜头展示上面的数字。
  ;;;;“居然是6啊,看样子是个好兆头。”尹明日本身就有点儿迷信,知道这世上有鬼又有妖之后,他更坚信好数字能给自己带来好运。一摸就摸了个六六大顺的“6”,要开门红的节奏。
  ;;;;尹明日之后就是金伯懋。
  ;;;;他没有犹豫,伸手进去就拿出来了。
  ;;;;面上浅笑毫无破绽,实则内心眉头皱得都要打结了。
  ;;;;看到没有,这才叫真正的“暗箱操作”。
  ;;;;嘉宾将手伸入抽签箱的时候,抽签箱内的纸张数字都是一样的,抽哪一张都一样。
  ;;;;尹明日抽签的时候,里边儿全是“6”。
  ;;;;轮到他上去抽的时候,里边儿全是“3”。
  ;;;;普通人看不出这些障眼法,但金伯懋是修炼有成的金毛犬妖——当然,这也跟节目组明目张胆“暗箱操作”有关——障眼法只是糊弄普通嘉宾和观众的,人家根本没有隐瞒非人的意思
  ;;;;在场几个非人的,哪个看不出猫腻?
  ;;;;金伯懋将手中的签纸展开,上面果然是一个阿拉伯数字“3”。
  ;;;;第三个抽签的是米修杰,最后才是资历比较浅、年纪比较小的段芳芳。
  ;;;;田鹤洋紧张得手心和额头都开始冒汗。
  ;;;;这怎么跟他哥一开始说好的流程不一样啊……
  ;;;;当镜头转移到他脸上,直播间弹幕全变成了“哈哈哈”。
  ;;;;田鹤洋眼一闭,心一横,抓上来一个数字“4”,按照规则是跟金伯懋一组。
  ;;;;看到这个数字他眼前是天旋地转。
  ;;;;没希望抱大腿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跟一线男明星一组?
  ;;;;虽说金伯懋业内风评还不错,在外的名声也好,但明星镜头前表现出来的性格跟私底下的性格是两个样。金伯懋性格还古怪,跟他当搭档完成节目组游戏,田鹤洋感觉不太行
  ;;;;金伯懋微笑着看着这个性格还算单纯的富二代。
  ;;;;伸出友善的右手,打趣他道:“田小哥儿,看样子你的搭档是我呢,很荣幸跟你合作。”
  ;;;;“嗯,我也很荣幸的。”田鹤洋压下微抽的嘴角,不情不愿地伸手跟他握手。内心狂吐槽这个“田小哥儿”的称呼,没想到一向以绝世温柔男著称的金伯懋,居然也有这样狡黠的一面。
  ;;;;逐一抽签之后,分组大致出来了。
  ;;;;米修杰跟米修灵搭档,星星是绑定他俩的。
  ;;;;裴叶跟神荼帝君一个组。
  ;;;;金伯懋跟田鹤洋一组。
  ;;;;影后段芳芳跟风长斋小哥儿一组。
  ;;;;最后只有尹明日被剩了下来。
  ;;;;看得综艺节目多了,网友们看到这一幕也不觉得惊诧,尹明日本人也没疑问——刨除星星这个小孩儿,其他嘉宾是奇数,不可能完全两两组队,最后总有一个要被剩下来的。
  ;;;;按照这些综艺节目的套路,被剩下来的嘉宾会有其他“神秘任务”。
  ;;;;兴许是让尹明日扮演嘉宾挑战路上的最终boss呢。
  ;;;;谁知,那位超级古典美的主持人绿绮夫人看着这一幕一怔。
  ;;;;数量不对啊。
  ;;;;但考虑到拍摄地点的情况,让星星拆分出来跟尹明日组队又不太好——别的不说,若是星星出点儿事,兴许米修灵怨气爆发,当场跨入鬼王行列,几个普通人嘉宾可要遭殃了。
  ;;;;于是,绿绮夫人冲着站在裴叶肩头冲着手机直播什么的七彩鹦鹉招手。
  ;;;;七彩鹦鹉一歪头,疑惑飞了过去停在美人儿的手指上。
  ;;;;小小的鸟脸上写满大大的疑惑。
  ;;;;绿绮夫人微笑着拉了个人头过来。
  ;;;;“你呢,便是我们最神秘的素人嘉宾了。”
  ;;;;裴叶嘴角微微抽搐。
  ;;;;节目组这是没算好嘉宾数量,临时拉了个苦力充数啊。
  ;;;;而七彩鹦鹉太单纯,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毛病。
  ;;;;哼,前不久主人还说他没被节目组邀请,别来凑热闹,现在不就被邀请了?
  ;;;;尹明日几个看着这一幕有些疑惑,却没在拍摄期间直接提出。
  ;;;;当他亲眼看着七彩鹦鹉落地化身发色古怪,但面庞姣好得像是漫画中走出的俊朗少年,啥疑惑都咽了回去。跟一只鹦鹉妖精搭档诶,还是嘉宾中唯一的妖,尹明日再次觉得自己幸运。
  ;;;;当七彩鹦鹉走到他身边,尹明日好奇的眼神不断往他头发上瞄。
  ;;;;如此艳丽顺滑的七彩玛丽苏头发,跟美发店染出来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七彩少年问尹明日:“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尹明日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妖精呢,没想到世上真有妖精——妖精都跟你一样,长相如此出色吗?我看过你的直播内容,你的学习模仿能力非常强,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荧幕前以硬汉形象出名的尹明日,此时却如絮絮叨叨的话痨,恨不得拉着七彩少年畅谈。
  ;;;;七彩少年脑袋上又冒出大大的问号。
  ;;;;什么“第一次看到活的妖精”,金伯懋难道是死的吗?
  ;;;;余光瞥了一眼立在众人中间的金伯懋。
  ;;;;这人很像是暖阳,虽不耀眼刺目却也不容忽视。
  ;;;;听他先前的介绍词,还是娱乐圈的大腕儿呢,尹明日怎么会不认识?
  ;;;;哼,人类的嘴,骗人的鬼。
  ;;;;金伯懋注意到七彩少年投来的目光,唇角噙着浅笑,微微颔首示意。
  ;;;;七彩少年微红着脸移开视线。
  ;;;;至此,分组彻底结束。
  ;;;;大部分网友很满意,总觉得这个组合会搞出点儿事情,唯独金伯懋的粉丝觉得不太公平。
  ;;;;当然,他们不能以偶像粉丝的身份发言,只能委屈巴巴披上路人观众的身份。
  ;;;;【扎心了老铁】:这个分组对伯懋太不友好了。
  ;;;;【路边的猫咪】:的确是很不友好,其他分组都有爆点,例如老米那组有鬼哥哥和鬼妹妹,芳姐那组有个帅气的天师小哥儿,老尹那组有成了精的鹦鹉,筱苍那组更不用说了——看似最强的嘉宾组合——唯独伯懋这边只有一个拖后腿也吸引不来热度的二笔富二代……
  ;;;;虽说他们家伯懋人气也很能打,营业能力强,但在一个半数嘉宾不是正常人的节目,两个没啥特殊能力的普通人组合就非常吃亏了,没有爆点,如何吸引流量、如何吸引网友?
  ;;;;若不是抽签是现场直播的,他们还以为真有暗箱操作呢。
  ;;;;【盛开的曼陀罗】:伯懋的运气太差了,唉。
  ;;;;随便跟谁搭档都行啊,偏偏是个干啥啥不行的富二代。
  ;;;;除了一张脸可以看,还有啥特长?
  ;;;;粉丝们为金伯懋鸣不平,但也知道这是无理取闹,只能忍耐着继续看。
  ;;;;分组结束,节目组给每一组都发了三个“锦囊”,上面标着大写数字“壹”、“贰”、“叁”。
  ;;;;一共三个任务,抵达拍摄地点才能打开。
  ;;;;三个任务,完成记一分,没完成扣一分。
  ;;;;分数最高的嘉宾组合在下一期会有一份神秘大礼,而积分垫底的也会收到一份“惩罚”。
  ;;;;说完没多会儿,接送嘉宾的大巴车过来了。
  ;;;;这是一辆看似很普通的大巴车。
  ;;;;裴叶却好笑道:“节目组也是鬼才济济啊……”
  ;;;;神荼帝君道:“节目组经费有限,阳间大巴租赁要钱的,不得已这么做。”
  ;;;;段芳芳几个靠得近,正好听到二人的对话,顿时一头雾水。
  ;;;;网友们也是一脸问号。
  ;;;;为什么——
  ;;;;他们觉得这段对话信息量巨大呢?
  ;;;;这时,风长斋给了答案:“这是阴间的大巴,在阳间有个别称——”
  ;;;;段芳芳一下子打了个怵,脑海蹦出一个词汇。
  ;;;;“……莫不是……灵、灵……车?”
  ;;;;风长斋点点头,温声安抚道:“不过不用担心,对晕车的人来说还挺友好的。”
  ;;;;段芳芳俏脸煞白。
  ;;;;这算哪门子的友好啊╯︵┻━┻
  ;;;;本以为自己做足心理准备的段芳芳萌生了退意,但双脚却不受控制地走了上去。
  ;;;;众网友看着嘉宾一一上了那辆灵车大巴。
  ;;;;待摄像视角拍到明显不像是活人的大巴司机,他们信了这是辆“灵车”!
  ;;;;大巴司机温和笑道:“你们别紧张嘛,俺开车很稳的。”
  ;;;;段芳芳身体不受控制地坐下,几乎要急哭了。
  ;;;;大巴司机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车技。
  ;;;;挠头道:“唉,真的别慌,俺坦克都开得稳稳,以前开着军需运输车爬山路都没事儿。”
  ;;;;一个大巴车还能难倒他?
  ;;;;笑话!
  ;;;;段芳芳根本没听到他说了什么。
  ;;;;裴叶坐在前排,惊喜发现大巴车上还提供坚果零嘴,叭叭吃了起来。
  ;;;;“叔以前开坦克的?”
  ;;;;大巴司机遗憾地道:“唉,是啊,但俺更想开现在的坦克。”
  ;;;;网友听出了点儿什么,对鬼司机的恐惧一下子消了下去。
  ;;;;如果是这些老前辈的话,有什么可怕的?
  ;;;;他们是不会伤害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活人的。
  ;;;;远在华国的x市,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边收拾家里的垃圾,一边嘴里念叨孩子太懒惰,怎么一点儿不爱干净。也不知道那些直播有什么好看的,整个人都迷了进去了……
  ;;;;“昨天就说要倒垃圾,垃圾你倒了吗?我看你说话就是在放屁……”
  ;;;;说完,抬手要将孩子的手机抢过来。
  ;;;;这时屏幕正好出现鬼司机的面孔,中年人觉得这张脸怎么那么熟悉。
  ;;;;半晌之后,他懵逼了。
  ;;;;灵车走的是鬼道,此时的鬼道空旷得很,大巴车司机一脚将油门踩满,速度就跟飞一样。
  ;;;;本应该半个多小时才到拍摄地点,走鬼道仅用了七八分钟。
  ;;;;有些网友看着景色越来越熟悉,猛地打了个激灵,踹开空调被跑到窗旁。
  ;;;;拍摄地点在a市xx小区。
  ;;;;是的,没错,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凶案小区。
  ;;;;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猜测,主流声音是说“食人狂魔在xx小区jian杀十几个无辜的未成年女孩儿,还将她们的尸体分解烹煮,因为天气太热导致尸体腐臭才被发现”,另一个声音则说“有敌国境外势力在xx小区投类似丧尸病毒的玩意儿,导致整栋居民楼的人死亡”。
  ;;;;目前,警方还未给出准确的回复。
  ;;;;万万没想到《风景这边独好》节目组头这么铁,第一站就是这样争议极大的凶案小区。
  ;;;;再者,警方还没调查清楚,节目组进去会破坏线索吧?
  ;;;;对这事儿有所关注的段芳芳提出质疑,问出了网友的心声。
  ;;;;绿绮夫人微微一笑:“我们的拍摄计划是警方许可的,这点你们尽可以放心。”
  ;;;;段芳芳内心盛满疑惑却说不出别的。
  ;;;;这时候,她的搭档风长斋小哥儿给她递了几张折叠整齐的符纸。
  ;;;;“啊,这是?”
  ;;;;风长斋看着煞气冲天,让他新生不祥预感的xx小区大门。
  ;;;;他淡淡道:“给你护身的,进去之后一定要跟紧我。”
  ;;;;为了以防万一,他从背包抽出一根红色绳子,绳子大概有三四米长。
  ;;;;他将红绳子一头系在自己手腕,另一头准备系在段芳芳的手腕。
  ;;;;段芳芳演过不少古装剧,一看到这根红绳就想歪了,脸上浮现红晕:“哎呀,这可不行哦。”
  ;;;;风长斋:“???”
  ;;;;他耿直解释道:“这是为了防止进去之后有人伪装成我的样子欺骗你……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但这种凶地最容易出那种蛊惑人心的邪物。如果你一个人落单……虽说节目组应该有措施保护嘉宾的人身安全,但意外这种事情是谁都说不好的,多加一份保险就多一份安全……”
  ;;;;段芳芳:“……”
  ;;;;等等——
  ;;;;里边儿还有那些脏东西吗???
  ;;;;田鹤洋更是双手搓着鸡皮疙瘩冒气的胳膊——他以为阳间的直播综艺应该不会整阴间的玩意儿,早知道是这个鸟样,他就不来凑热闹了——现在是骑虎难下,他有点儿慌张。
  ;;;;余光瞥见裴叶,宛如抓住浮木的溺水之人。
  ;;;;这时,众人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熟悉的到账语音。
  ;;;;【支付宝到账xxxx元】
  ;;;;声音是裴叶这边发出来的。
  ;;;;紧跟着就是田鹤洋杀猪一样的声音。
  ;;;;他挥舞着手机跑过来:“学弟学弟学弟,多卖几张护身符啊,送上门的生意千万别推出去!”
  ;;;;裴叶:“……”
  ;;;;买到护身符,田鹤洋将几个口袋都塞满。
  ;;;;犹豫一秒,分了两张给一旁的金伯懋。
  ;;;;“你别看这就是几张白纸,但我学弟有真本事的,护身符超级灵验。”
  ;;;;金伯懋嘴角扯了扯。
  ;;;;“多谢。”
  ;;;;他是犬妖,当然感受得到纸张上澎湃的元炁。
  ;;;;而售卖这些符篆的人……
  ;;;;金伯懋目光疑惑地望向裴叶。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人身上有一股让他忍不住想要亲近、臣服、依偎的气息。
  ;;;;察觉到金伯懋的视线,那人也转过头来,冲他笑了笑。
  ;;;;“啊,你脸怎么红了?”
  ;;;;田鹤洋奇怪看着突然脸红的搭档。
  ;;;;金伯懋压下冷不丁就狂跳的心脏,冷静道:“没事,大概是天有点儿热。”
  ;;;;田鹤洋掏出一瓶防晒喷雾冲着脸和脖子狂喷,喷完还递给金伯懋,嘴里唠叨着:“你不提醒我都要忘了补个防晒了,夏天要做好防晒工作的,你是明星更应该注意着点……”
  ;;;;金伯懋道:“谢谢,我不会晒黑的。”
  ;;;;当年流浪那会儿又瘦又黑也是因为年纪太小不会控制自身的力量。
  ;;;;现在的他不说别的,至少是吃不胖晒不黑的体质,肌肤状态能维持在巅峰状态。
  ;;;;美妆产品格就外喜欢找他代言。
  ;;;;田鹤洋:“……”
  ;;;;屏幕后的网友跟被暴击的他一个心情。
  ;;;;天生丽质难自弃什么的,真的太讨厌了!
  ;;;;米修杰也有点慌,但自家哥哥在,他勉强能稳住。
  ;;;;“哥,里边儿的脏东西你能打么?”
  ;;;;米修灵凝重道:“除了最强的那个,其他都还行,没问题。”
  ;;;;再者,最棘手的也不会安排给他们这组,所以可以放一万个心。
  ;;;;米修杰听后就放心了。
  ;;;;他放心了,他的粉丝觉得丢人啊。
  ;;;;【沽名钓誉王摩诘】:老米,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米了。
  ;;;;【岁月流伤】:噗嗤,依偎大哥哥的小弟弟——不,老弟弟,老米可太丢人了。
  ;;;;主持人绿绮夫人拍拍手,吸引嘉宾们的注意力,她道:“大家能看到,小区门口这里有四道门,你们要根据之前的抽签进入不同的门。而踏入门的那一刻,游戏任务正式开始。”
  ;;;;看多了各种网文的网友有点慌。
  ;;;;直播间评论区也多了许多类似的发言——
  ;;;;这个游戏应该不会出人命吧?
  ;;;;老戏骨尹明日脸色微变,提问道:“玩个游戏不会闹出人命吧?”
  ;;;;绿绮夫人笑道:“嘉宾可以放心,我们这档综艺以嘉宾为重。如果嘉宾感觉到身体不适可以尽早提出来,视为自动放弃游戏。如果游戏过程有任何不对的,我们以后启动紧急机制。”
  ;;;;尹明日这才放心下来。
  ;;;;只是内心还是忍不住嘀咕。
  ;;;;早知道这档节目是这个尿性,他就推了不来了。
  ;;;;一旁的七彩少年拍着胸脯跟搭档道:“别担心,还有我在呢。”
  ;;;;尹明日是普通人,但他不是啊。
  ;;;;更别说他还有主人派来的两个小纸人,保证他们这组能横着走的。
  ;;;;尹明日勉强笑笑,虽不置可否,但表情也松缓不少。
  ;;;;绿绮夫人看了一眼时间,笑语盈盈道:“时辰到了,诸位上路吧。”
  ;;;;众人:“……”
  ;;;;看直播的网友们:“……”
  ;;;;不是吧,阿sir。
  ;;;;灵车将他们送来,又准备将他们真正送走吗?
  ;;;;绿绮夫人毫无诚意地道:“说习惯了,但绝不是你们以为的那个意思。”
  ;;;;众人:“……”
  ;;;;揣着惴惴不安的心,四组嘉宾各自进入自己的门。
  ;;;;停在门口的摄影机也诡异地飘了起来,稳稳浮在他们的身后,力求拍下最精彩的画面。
  ;;;;这个老小区的绿化做的不错,从门外看去一片绿意盎然。
  ;;;;本该是让人感觉生机勃勃的颜色,此时却无端给人一种诡异的凉意。
  ;;;;“啊——”
  ;;;;刚踏入门的段芳芳以及田鹤洋,默契一致地发出了叫声。
  ;;;;吓得他们的搭档绷起神经。
  ;;;;“怎么了?”
  ;;;;田鹤洋哆哆嗦嗦指着旁边。
  ;;;;“人没了!”
  ;;;;明明是一块儿从一个大门进来的,此时却瞧不见其他嘉宾。
  ;;;;难道他们四组人是进入了不同平行世界的xx小区吗?
  ;;;;田鹤洋哆嗦得更厉害,死死抓紧了怀中的护身符。
  ;;;;金伯懋道:“应该是一个很高级的障眼法。”
  ;;;;情绪紧张的田鹤洋没发现金伯懋这番回答的异常。
  ;;;;而网友们却发现了。
  ;;;;为嘛感觉金伯懋的反应过于淡定了?
  ;;;;与此同时,风长斋也跟段芳芳说这是个大型障眼法,其实所有嘉宾都在一个小区,只是不破解障眼法的阵法无法看到其他人的身影而已。段芳芳有些欲哭无泪,但考虑到自己的事业,仍要装作坚强将即将逼出眼眶的眼泪憋回去。其他嘉宾表现强势而她表现太弱,会被扣上花瓶标签。
  ;;;;段芳芳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擦了擦泪水,强撑着跟风长斋说:“让你见笑了。”
  ;;;;风长斋善解人意:“恐惧是人的本能,我不会笑你的。换做其他人,反应未必会比你好。”
  ;;;;其他人说不定已经哭爹喊娘,气得撂挑子不干了呢。
  ;;;;段芳芳好歹还走进这扇门,有勇气!
  ;;;;“我、我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阵仗……”
  ;;;;风长斋道:“我理解,我小时候也这样的。”
  ;;;;为了转移注意力,段芳芳抓紧了跟风长斋连着的红线,逼迫自己跟风长斋说话,絮絮叨叨问他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第一次抓鬼是啥时候?难道不会害怕吗?他们师门又是怎样的存在?
  ;;;;风长斋也温柔地有问必答。
  ;;;;段芳芳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
  ;;;;“我的天,你三岁就开始学了,其他孩子刚上幼儿园吧?”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开始保护世界了……”
  ;;;;“鬼真的跟你说得那样不可怕?”
  ;;;;说话的功夫,二人根据指示来到第一个开启“锦囊”的任务点。
  ;;;;围观这场直播的,除了一众网友还有玄门天师的人。
  ;;;;他们不出意外地选择风长斋这边的视角。
  ;;;;一边看一边点头。
  ;;;;啊,真是孺子可教啊。
  ;;;;不愧是玄门天师招生办的门面担当。
  ;;;;瞧瞧这张脸,谁会不喜欢呢?
  ;;;;与此同时,其他几组嘉宾也来到任务地点,打开了第一个“锦囊”。
  ;;;;他们的“锦囊”里边儿是几户不同家庭的门牌号,还有对应的钥匙。
  ;;;;“看样子线索就在这里。”
  ;;;;尹明日看看钥匙再看看那栋明显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居民楼,有点儿慌。
  ;;;;他是知道一点儿内幕的。
  ;;;;虽说警方将小区其他居民楼的活人全部转移,让他们去附近的酒店暂住,还让他们不要胡乱往外说,但总有人阳奉阴违。这栋居民楼的百姓就跟丧尸一样突然暴起杀人咬人,情形可怖。
  ;;;;现在让他们进入这栋发生过诡异命案的地方,他不慌就怪了。
  ;;;;“走走走,我们上去。”
  ;;;;说完,七彩少年又冲着手机镜头,尽职尽责地继续自己的直播事业。
  ;;;;尹明日扯了扯嘴角,暗暗庆幸自己有健身锻炼习惯。
  ;;;;若碰到危险,即使帮不上什么忙,他也能逃,不给人增添负担。
  ;;;;裴叶这边也拿到了线索和钥匙。
  ;;;;不过,她跟神荼帝君要进入的居民楼与其他嘉宾不同。
  ;;;;“九栋二单元1204,要爬十二楼啊。”
  ;;;;电梯早就停止运行了,上楼只能靠两条腿爬。
  ;;;;“帝君,我们走吧。”
  ;;;;“道友请。”
  ;;;;在网友的惊呼下,二人乘风而起,直接在天台降落。
  ;;;;这栋居民楼一共十三层,从上往下比较近。
  ;;;;开了天台的门,楼梯声控灯开启,冰冷的白炽灯照在二人脸上,平添几分诡谲。
  ;;;;过道楼梯积了不少灰,裴叶一边走一边勾指,便利贴按照一定方位贴在四角。网友眼尖发现这些便利贴在贴上墙面的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跳动,待便利贴贴平,墙面又恢复平静。
  ;;;;裴叶感慨:“怨气很重啊。”
  ;;;;神荼帝君淡淡道:“人心生怨,易出邪祟。”
  ;;;;二人来到目标门前,裴叶掏出钥匙去开门,她一点儿不紧张,甚至跟帝君闲聊起来:“我其实有一个疑问哦,你们节目组安排嘉宾去探秘,如果那户人家装了指纹锁,嘉宾怎么开门?”
  ;;;;神荼帝君道:“要么避开指纹锁的住户,要么给他们一把电锯,其实不给也没问题。”
  ;;;;这几组嘉宾都有能暴力开锁的人。
  ;;;;当然,她不提倡这么做。
  ;;;;即使房子主人已经挂了,但能继承他们遗产的亲戚还在呢。
  ;;;;网友们:“……”
  ;;;;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门打开了。
  ;;;;将门推开,门内的构造映入眼帘。
  ;;;;xx小区是老小区了,里边儿的装修也上了年纪。
  ;;;;即使主人家已经用心维护屋内卫生,墙面仍带着微黄,家具也老旧了。
  ;;;;裴叶跟神荼帝君在屋内转了转。
  ;;;;室内面积大概九十平米,隔出了两室两卫,每个空间都不大。
  ;;;;高大的裴叶站在里边儿觉得格外逼仄。
  ;;;;冰箱还插着电,保鲜层放着几盘没吃完的剩菜,冷冻层则是零零碎碎的水产鱼肉,厨房的油烟机挂上了蜘蛛网,土豆发芽、青菜腐烂……阳台晾晒的衣服没收回来,客厅墙上挂着全家福。
  ;;;;这不像是主人家两三天没回来的屋子。
  ;;;;裴叶和神荼帝君找到几本相册和几个日记本。
  ;;;;“呦呵,主人还曾是个煤老板啊……”
  ;;;;裴叶一目十行刷刷就看完了,速度堪比量子力学读书。
  ;;;;网友连字都没看清。
  ;;;;神荼帝君也找到了线索,淡淡道:“有罪。”
  ;;;;网友们:“……”
  ;;;;煤老板怎么有罪了?
  ;;;;另外,哪个煤老板不是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的?
  ;;;;哪里会住在这样上了年纪的老小区?
  ;;;;裴叶看着被镇压在墙内的东西,笑道:“嗯,是有罪。”
  ;;;;屋内线索很零碎,但拼拼凑凑也能拼出个大概。
  ;;;;这是一户四口之家,男主人和女主人,还有两个儿子。
  ;;;;看上去很普通,但细究起来却能发现这户人家有问题。
  ;;;;男主人是个煤老板,家产最多的时候染上黄赌毒,背叛妻子养了几个情人,曾一夜豪赌输掉千万,不顾家人反对帮所谓发小担保贷款结果被坑,后来破产卖掉了所有房子,租到了这里。
  ;;;;两个儿子十几岁前是富家少爷,吃穿用度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现在却要两兄弟挤在一间房间,家里不给零用还要他们补贴,谈的女朋友吹了,在学校也被同学瞧不起,成绩一落千丈,彻底堕落辍学。在外边儿混了两三年,没混出人样反而学了他爸吃喝嫖赌的嗜好……
  ;;;;看日记本里的内容,女主人也不是啥善茬。
  ;;;;这四个人活该进一家门。
  ;;;;仅仅是如此的话,也称不上神荼帝君说的“有罪”二字。
  ;;;;裴叶将目光移到墙上。
  ;;;;她一挥手,撤掉那些便利贴,墙面开始剧烈鼓动。
  ;;;;一下一下一下……
  ;;;;节奏像极了人的心脏。
  ;;;;下一秒,将网友吓得惊呼卧槽的画面来了。
  ;;;;泛黄的墙壁突然浮现出一张张或痛苦或狰狞的面孔,它们有的斜眼歪嘴,有的神情木然……看面庞轮廓,有男有女,年纪集中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眼神木然,毫无神智……
  ;;;;它们的肢体形似胶水。
  ;;;;与其说是从墙面爬出来的,倒不如说是溢满了流出来的。
  ;;;;墙面、地面、天花板,粗略一数便有四五十个,似移动的墙壁向中间挤压。
  ;;;;网友们看着这一幕,吓得急忙捂住眼睛,大呼恶心吓人。
  ;;;;裴叶与神荼帝君却没有闪躲的意思。后者无法出手,而裴叶直接将那些碎影挥开,抬脚踩上地面上一张“人脸”,那张“人脸”痛苦哀嚎,凄厉的嚎叫能让闻者鸡皮疙瘩炸起。
  ;;;;“这些都不是完整的魂魄……”
  ;;;;神荼帝君道:“不论是人还是魂魄,其承受能力都是有极限的。人遭受过大的打击会精神崩溃,魂魄遭受过度的折磨,虽不会魂飞魄散,但也会魂魄碎裂。它们的痛苦、怨憎、仇恨……恰恰是那只‘野魔’最爱的食物。可‘野魔’胃口大,而它们无法产生更多更浓烈的情绪……”
  ;;;;这些魂魄早就碎了个干净,大部分还入了“野魔”的肚子。
  ;;;;二人此时看到的景象,看着很可怕但无法伤人。
  ;;;;神荼帝君望着它们的目光掺了点怜悯。
  ;;;;“道友要看看吗?”
  ;;;;裴叶问:“看什么?”
  ;;;;神荼帝君道:“看看这些碎魂给这个世界留下的遗物。”
  ;;;;与其说是让裴叶看,倒不如说是让观众看。
  ;;;;看看这个世界,最阴暗的角落。
  ;;;;见识过黑暗与痛苦才会知道他们身处的光明有多么珍贵。
  ;;;;裴叶选了其中一张“人脸”,手指触碰到“人脸”眉心的时候,那张狰狞痛苦的脸诡异地平静下来。镜头前的观众有些紧张,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耐心看下去。
  ;;;;这时候,有人注意到那张脸的五官看着还挺标志。
  ;;;;不说帅气吧,至少也是五官端正。
  ;;;;下一秒,屏幕景色陡然一变。
  ;;;;镜头视角变成了一个人的视角。
  ;;;;这“人”用一台老旧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细心观众将这个号码记下——没一会儿,电话接通,话筒那边传来一个声音略显沧桑的女人声音,她问:“柱儿,你弟找着了嘛?”
  ;;;;观众又听到一个疲累的男声回答。
  ;;;;“没呢,快了。”
  ;;;;听母子俩的对话,应该是这家的痴呆小儿子失踪了,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
  ;;;;说话的男人是这家的大儿子。
  ;;;;母子俩互相安慰打气,大儿子挂了电话,从口袋拿出一份折叠整齐,棱角泛毛的寻人启事。
  ;;;;他在弟弟失踪的地方暗暗打听了很久,确信弟弟是被拐卖了。
  ;;;;但谁会拐卖一个明显智力不正常的少年?
  ;;;;多方打听,他探听到一条消息。
  ;;;;有一伙人专门贩卖乞丐流浪汉,特别是一瞧就智力有问题的,将他们拐走之后卖入黑煤窑。
  ;;;;不过,他无凭无证,报警也没用,更不敢打草惊蛇。
  ;;;;人家还是流窜作案也不知人在哪里。
  ;;;;在这一片区域逛了几天也没发现可疑的人贩团伙。
  ;;;;大儿子想出来办法,他将一切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都藏起来,将自己伪装成痴呆流落在外的智障人士,每天跟附近的乞丐混在一块儿,吃垃圾桶的东西,偶尔会有好心人给他送面包或者矿泉水,或者将他送去救助站,但没几天他又会流浪回来。在炎炎夏日,如此过了一个多月。
  ;;;;为了装痴呆,面部肌肉僵硬抽搐。
  ;;;;他像是耐心十足的猎豹,等人贩子来接触自己。
  ;;;;四十多天过去,他注意到这几天有人暗暗看着自己,是个四十来岁穿着紫色碎花衣的大妈。
  ;;;;当网友看到这位大妈上来关心,问他家里有几口人,住在哪来啊,要让警察将他送回家……不由得感慨世上还是好人多。但也有网友神经不松反绷——他们总觉得这个大妈眼神不对。
  ;;;;果不其然——
  ;;;;大妈将伪装痴呆的男人带回了“家”,让家里人帮他洗澡收拾,换上一身比较干净的衣服。
  ;;;;影像开始快速跳跃。
  ;;;;男人在大妈这里住了两天,风平浪静,第三天却被大妈兄弟——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送上一辆老旧桑塔纳。几经辗转,送到一个住着三十多个浑身脏兮兮,痴呆智障人士的昏暗屋子。
  ;;;;干瘦中年男人跟另一个男人当着他的面讨价还价。
  ;;;;看着这一幕的网友们:“……”
  ;;;;他们为深陷黑煤窑的男人捏了一把汗。
  ;;;;别找不到亲弟弟反而被坑在这里了吧……
  ;;;;上天似乎没这么残忍,男人在另一间房找到已经瘦得不成人形的痴呆弟弟,但他仍按兵不动,一边暗暗观察这家黑煤窑,一边跟其他智障人士一起干着一天十六个小时的沉重体力劳动。
  ;;;;被拐卖来的人,也不全是智力有问题的,还有不少精神正常的成年男女。
  ;;;;不过他们都没有逃跑自救的意思,显然是被看管他们的人打怕了,眼神全是麻木。
  ;;;;男人的记忆是断断续续的,但都是最重要的部分。
  ;;;;半个月后,他找到绝佳机会带着弟弟一起逃离这个黑煤窑。
  ;;;;网友也沉浸其中,为男人的计划捏了一把冷汗。
  ;;;;“……唉,但是失败了啊……”
  ;;;;整个计划最大的变数就是他的智障弟弟,但无人会怪他,毕竟他什么也不知道。
  ;;;;最后的记忆碎片是男人和弟弟被追上来的人抓住,他用身体护着哭嚎的弟弟,如雨点般落下的拳打脚踢尽数落在他的身上。怀中的弟弟声音仍含糊呜咽地叫着“哥哥”、“妈妈”……
  ;;;;这家黑煤窑的人命债,也不仅仅是这两条。
  ;;;;记忆散去,屏幕镜头从男人视角脱离,重新出现那间墙面泛黄的客厅。
  ;;;;网友隐隐猜出挤在这间小小屋子的“人脸”是怎么回事了。
  ;;;;多半是跟那对兄弟一样遭遇了同样的伤害。
  ;;;;更让网友无法接受的是,有人拨通了那个号码,接电话的是个声音苍老的老人。
  ;;;;老人的大儿子十多年前出门找小儿子,再也没了消息。
  ;;;;当那位网友打过去询问,老人还用带着浓浓口音的苍老声音问网友是不是找到她儿子啦。
  ;;;;更有当地的网友想起来附近是有这么一户人家。
  ;;;;老人中年丧夫,生育两儿一女。
  ;;;;两个儿子多年没有消息,寻人启事发了一遍又遍,固执不肯搬女儿家养老,非得守着老家破屋。这么多年,她一直不敢换号码,生怕两个儿子打电话回来找不到她。
  ;;;;老人的女儿没多久也收到亲戚发来的消息,崩溃大哭。
  ;;;;两个兄弟失踪多年,她对他们活着已经不抱希望了。
  ;;;;但冷不丁告诉她人是这么没的,让她怎么接受,让她妈怎么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