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十四)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629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郭奕菱学妹我知道,但这个叫蒋云楼的,似乎有些怪怪的……”坐在裴叶身边的田鹤洋凑近裴叶耳边咕哝低语,疑惑地道,“他似乎对你太过殷勤了,总觉得这是想跟你捡肥皂的节奏。”
  ;;;;田鹤洋虽是钢铁直男,但毕竟是见惯娱乐圈魑魅魍魉的富二代,没有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的典型,蒋云楼在餐桌上的操作也不是多么隐蔽。用田鹤洋的话形容,那就是一只默默开屏的雄孔雀,再怎么“默默”也散发着求偶的荷尔蒙气息,眼神举止间的亲近和熟稔掩藏不住。
  ;;;;裴叶听了忍不住想翻白眼。
  ;;;;喝了一口汤,淡淡道:“我不捡肥皂。”
  ;;;;田鹤洋也默默点头,悬起来的心落地大半。
  ;;;;松了口气:“你不捡肥皂就好。”
  ;;;;裴叶好笑地问田鹤洋:“你这庆幸的表情……怎么,担心我眼瞎捡肥皂捡到你身上?”
  ;;;;田鹤洋撇嘴摆手:“我才不是庆幸这个……”
  ;;;;他一直认为世上大部分人是双性恋,自己也是。
  ;;;;后来才发现自己想多了,他纯粹是“好色”,喜欢漂亮的。
  ;;;;见裴叶表情古怪,他担心自己说得太坚决会伤了学弟脆弱的心灵,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学弟你长得这么好看,你真要有这个意思的话,我家爸妈也会很开明的。”
  ;;;;为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前阵子他妈迷上一部靠演员演技撑起来的五毛耽改剧,还逼着他爹一块儿看,最后还收藏了小说原著,给二老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二老还因为他大哥田鹤洲三十好几还没有结婚成家,也不跟娱乐圈女星闹绯闻,忍不住怀疑他哥的属性,为此还自我脑补,忧心忡忡几天。
  ;;;;最后纠结出结果了,分别给他们兄弟俩打了电话,憋了一句话。
  ;;;;【你们年轻人追求自由可以,爸妈也不是什么顽固不化的老古董,但只有两个条件——第一,我们家的男人,没有屈居人下的!第二,你们兄弟俩好歹有一个是直的,爸妈想抱孙子。】
  ;;;;田鹤洋起初还眯瞪不解。
  ;;;;自己是绝对笔直的,他哥啥时候悄咪咪弯了?
  ;;;;巧了,他哥接到电话也是这么想的。
  ;;;;两兄弟打电话通气,确信他哥/他弟没有弯,这才松了口气。
  ;;;;二人怀疑二老脑子出问题的同时,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田鹤洋抱怨:“世上哪有这么多湾仔啊,老爸就是想太多,被老妈带到沟里了。”
  ;;;;结果,转头就打脸了。
  ;;;;没两天就碰上明显觊觎“筱苍”学弟的蒋云楼,让他怀疑人生。
  ;;;;担心裴叶误会,田鹤洋还非常啰嗦地絮絮叨叨解释一大堆。
  ;;;;裴叶只回复了淡淡的一句话。
  ;;;;“我看你是在做白日梦。”
  ;;;;她挑剔着呢,人类联邦这么多靓仔,她都性致缺缺,虚拟完美伴侣也提不起性趣,不可能玩个游戏就眼瞎看上田鹤洋。再说了,二十来岁还是个毛没长齐的未成年,她可没这么丧心病狂。
  ;;;;裴叶毫不掩饰的“你想吃桃子”的眼神戳中田鹤洋的痛脚。
  ;;;;╯︵┻━┻
  ;;;;明明他是担心“筱苍”学弟太年轻,抵抗不住蒋云楼的美色,在年轻人想要尝鲜的心理怂恿下答应蒋云楼追求,最后在相处中产生真感情——这种例子在娱乐圈也不少见,却少有好结局——以田鹤洋在娱乐圈的见闻,仅他听过的八卦就有好十几对,最后都散了。
  ;;;;出柜是不可能出柜的,世俗异样的眼神和舆论不是嘴硬两句能扛过去的,最好的情况是双方被逼相忘江湖,各自成家娶妻生子——听着似乎很遗憾,但田鹤洋最恶心这个,两个湾仔害两个同妻一辈子,还搞什么煽情与迫不得已,自己感动自己,活脱脱一朵盛世白莲——当然,也有完全走不出来的,没了拼搏的动力,耽误了时光,毁了自己的事业和人生,在娱乐圈查无此人。
  ;;;;唉,人财两失,何苦来哉。
  ;;;;田鹤洋自认为比“筱苍学弟”年长,市面见得多,不希望他走上前人老路换来一身情伤。
  ;;;;谁料——
  ;;;;一番关心终究是错付惹!
  ;;;;两人凑得近,脑袋都要挨在一块儿了,嘀嘀咕咕说悄悄话。
  ;;;;一直注意裴叶的郭奕菱和蒋云楼时不时将目光投来。
  ;;;;郭奕菱没什么反应。
  ;;;;她的“情敌”雷达告诉她,田鹤洋不是啥威胁。
  ;;;;反倒是蒋云楼这个绿茶叼有点儿意思。
  ;;;;蒋云楼做的攻略任务大多都是系,情敌男女都有,却是以男性居多,当下便将田鹤洋记上小本本。不过,他跟郭奕菱的想法是一致的——田鹤洋段位太低,构不成威胁。
  ;;;;二人收回目光的同时又默契一致暗暗观察彼此。
  ;;;;眼神交错的瞬间,不着声色地移开。
  ;;;;他们在彼此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在内心询问搭档系统。
  ;;;;【系统,这么久了,你查到这个男人/女人的资料了?】
  ;;;;【别催了,查到了。】
  ;;;;没一会儿,对方在这个世界的详细信息被罗列出来。
  ;;;;有意思的是,系统给他们彼此的资料跟他们接任务时拿到的情报略有不同。
  ;;;;在蒋云楼这边,雇主郭奕菱可没有她自己说得那么无辜,那么专情。
  ;;;;郭奕菱曾是“影帝筱苍”的脑残粉,还是激进的超级私生粉。
  ;;;;跟踪、尾随、偷拍都是基础操作,多次重金从影帝经纪人或者小助理这边高价收买爱豆用过的衣服、牙刷、牙杯、毛巾……花钱找文笔还行的网文作者写定制同人,内容都是女主“郭奕菱”跟“影帝筱苍”的爱恨情仇,车开无数辆、孩子生了几个足球队。花钱雇私家侦探窥探“影帝筱苍”的生活细节,扒他的过往,发现“影帝筱苍”并非电视剧中白衣翩翩的浊世佳公子。
  ;;;;他脏了,居然被个老女人睡了!
  ;;;;想到自己追星花了家里上千万,再想想这个不再纯洁不再符合自己脑中形象的可恶男人!
  ;;;;因爱生恨转成黑粉头子,站在黑“筱苍影帝”的第一线。
  ;;;;有些人的毒和恶是无师自通的,不需要学也能突破普通人能想象出的下限。
  ;;;;例如这位雇主“郭奕菱”。
  ;;;;她在背后给年幼低龄的私生粉出谋划策,让他们用自杀跳楼割腕这样的手段,以舆论胁迫绑架“筱苍”。阴差阳错弄来“筱苍影帝”在素人时期被富婆张姐包养的铁证,串通“影帝筱苍”竞争者的粉丝头子,展开轰轰烈烈的抹黑行动。她发誓要让这个肮脏的男人付出代价!
  ;;;;而众所周知,娱乐圈有几条底线是不能碰的。
  ;;;;一旦碰了底线而公关团队实力又不行,基本是墙倒众人推。
  ;;;;哪怕靠着实力从底层爬到影帝位置的草根大咖也不行。
  ;;;;再加上“筱苍影帝”本身又有抑郁症前科——他大学时代几乎被网贷与室友暴力逼死,后出卖身体被年长富婆包养——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黑料,营销号疯狂转发蹭热度,令他精神崩溃。
  ;;;;那段时间,他不敢出门,甚至畏惧一点点的光。
  ;;;;而蒋云楼呢?
  ;;;;相较于原主郭奕菱的疯狂,原主蒋云楼就普通得多。
  ;;;;但也将做任务的攻略者郭奕菱恶心得够呛。
  ;;;;他虽出身富贵,却是个不受宠还没多少继承权的边缘人物,也是个平平无奇的十八流编剧,最擅长写奇葩玄幻抗日剧,恰烂钱的一把好手。从业以来被他剧本写死的鬼子能绕地球三十圈,尽管是这样的他也有一个非常“伟大”的梦想——让梦中情人出演为他量身打造的电视剧。
  ;;;;是的,原主蒋云楼的梦中情人是男性,而他自己也是男性,已婚已育那种。
  ;;;;但,影帝怎么会接一个十八线编剧的剧本?
  ;;;;他精心琢磨的剧本甚至递不到人家经纪人的手里。
  ;;;;想借助家里的人脉——例如蒋家下一代继承人蒋房——疏通一下关系,或者给他的剧本弄个大投资,请娱乐圈咖位大的明星来演,他的剧本那么好,一定会大红大火,却惹来蒋房的白眼。
  ;;;;西装革履却稚嫩未退的青年冷冷看着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爷爷在外的私生子叔叔,不客气地冷嘲了句,【我劝你白日梦少做,你自己什么垃圾水平,写的什么东西,心里没点数?】
  ;;;;但原主蒋云楼还是不死心。
  ;;;;虽说是个十八线不温不火的编剧,但在娱乐圈也是有点儿人脉的。
  ;;;;当他知道“影帝筱苍”处境艰难,被黑粉网爆大半年,让他丢了代言商演电视剧电影,赔偿一大笔违约金,目前生活入不敷出,原主蒋云楼有种预感,他的机会来了。
  ;;;;事情也如他预期的那样,那家靠着“影帝筱苍”赚得盆满钵满的黑心娱乐公司打算放弃了,但在放弃他之前要榨干他最后的商业价值,用卖身合同逼迫他去各种大佬酒会,接高价微商代言和劣质但来钱快的影视剧本……为了捧新人,将原本属于“影帝筱苍”的资源移花接木……
  ;;;;当原主蒋云楼知道“影帝筱苍”要演自己的戏,他开心得要飞上天。
  ;;;;等梦中情人兼爱豆进组拍摄,原主蒋云楼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和渴望。
  ;;;;他一脸享受地坐在“影帝筱苍”待过的化妆间椅子上,冲着他珍藏的“影帝”海报da灰机,恶意将自己的体液掺和进人家的化妆品。
  ;;;;而原主蒋云楼根本不满足那么一次。
  ;;;;他虽然已婚已育,但在老婆身上找不到半点儿愉悦,交公粮也是例行公事,干完还觉得恶心,提不起劲儿。在梦中情人的化妆间就不一样了,哪怕是对着海报,他也兴奋得痴迷颤抖。
  ;;;;一想到梦中情人化妆的时候会用那些加了料的化妆品,仿佛有细微电流在全身乱窜……
  ;;;;那种感觉太让他上瘾了。
  ;;;;起初还有点儿理智,最后越来越刹不住车。
  ;;;;但,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有一次,他还趁醉在越过巅峰后的慵懒之中,现场一片狼藉也没收拾,就在他享受得眯着眼调整呼吸,耳边听到东西落地的响声。响声不大,却如惊雷一般在他耳边炸开,将他震醒。
  ;;;;他吓了一跳,猛地睁开眼,望向发声处。
  ;;;;结果与“影帝筱苍”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他的梦中情人,正脸色煞白地看着自己,嘴角似乎扯了扯,面部表情看着像是不自然的抽搐。“影帝筱苍”一下子明白原主蒋云楼在化妆间干了什么,压下喉间疯狂上涌的酸意和恶心。
  ;;;;最后还是吐了。
  ;;;;吐了个稀里哗啦。
  ;;;;之后半天的戏,“影帝筱苍”都是恍惚的,根本不在状态。
  ;;;;烂戏就是烂戏,导演看着镜头中明显生硬尴尬的“影帝”也不喊停,能应付过去就行了,喊停耽误拍摄进度。他的片子就是要快速拍完,放到网络上播放赚一波快钱,骗下一波投资人的。
  ;;;;原主蒋云楼担心事情败露,自己做过的事情会被抖出去,惹来周围亲朋好友异样的眼光和负面评价——而他本来就是蒋家不受待见的私生子,这些年在长孙蒋房跟前装孙子、又给自己立了不争不抢的儒雅人设才换来一点点好处,若这桩丑闻爆了出去,败坏蒋家的名声,他连蒋家半点儿家财都分不到,还会被赶出去——为前途着想,他忍痛放弃梦中情人,准备先下手为强。
  ;;;;反正“筱苍影帝”黑料满天飞,多一桩少一桩也不碍事。
  ;;;;没多久,他的朋友圈好友就知道“影帝筱苍”是个有着怪癖的变、、/态,喜欢勾搭已婚男性,在剧组骚得不得了,还x骚扰自己。这消息传到原主蒋云楼老婆耳中,气得这个女人如蛮牛一样横冲直撞去剧组,当着主演群演的面跟“影帝筱苍”厮打起来,吐口水,用恶毒肮脏的词汇骂他,即使被人拉开了,她还是插着腰,扯着嗓子咒骂,把原主蒋云楼说过的事情全部抖出来。
  ;;;;这天还是个大群戏,上百个群演都在那种。
  ;;;;众人听着女人的咆哮与控诉,不由得将嫌恶的目光转移到人群中垂着头、肩膀颤抖的“影帝”身上——哦,是做贼心虚了嘛。如果没干过,他堂堂正正解释不就行了,居然一语不发。
  ;;;;默认就是承认。
  ;;;;群演和大小演员互相交换了眼神。
  ;;;;看似转过头不看热闹,耳朵却伸得长长。
  ;;;;却不知,这事儿成了压倒“影帝筱苍”最后一根稻草。
  ;;;;第二日,经纪人发现认真一向早起,从不耽误的“影帝筱苍”旷工了。
  ;;;;敲了两回门没人应答。
  ;;;;经纪人转身,撇嘴咕哝。
  ;;;;【这也正常吧,他经常钻研剧本到凌晨三五点,起来迟了也不奇怪……】
  ;;;;经纪人“体贴”地给剧组导演打电话,帮艺人请一天假。
  ;;;;当导演问起为什么不来,经纪人含糊其辞:【唔……导演,你说昨天在剧组发生那种事情,又是热搜头条又是记者采访,他昨天很累了,今天就请一天休息休息。】
  ;;;;导演黑了脸:【他自己干的事情,他还委屈上了?没见过这么耍大牌的!】
  ;;;;搁以往,他这种咖位的导演连邀请“影帝筱苍”拍戏的资格都没有,这会儿却能颐指气使,表面上是将经纪人喷了个狗血淋头,实则怒喷不负责任耍小性子耽误拍摄进度的“影帝筱苍”。
  ;;;;经纪人脸上表情生硬地赔笑,内心却恨透了自家的艺人。
  ;;;;他得想法子另谋高就了。
  ;;;;艺人黑料太多,洗都洗不过来,咸鱼翻身无望。
  ;;;;第三日,“影帝筱苍”还是没来剧组报道。
  ;;;;导演这边气炸了锅,媒体也收到了“影帝筱苍”耍大牌的料。
  ;;;;经纪人气冲冲去兴师问罪,结果发现“影帝筱苍”在鱼缸内割腕自杀,尸斑浮现。他被这一幕吓得僵在原地,口中的尖叫卡着发不出来,如魂魄出窍般愣愣看着浴缸中紧闭双目的青年。
  ;;;;青年自杀前还留了一封遗书。
  ;;;;遗书只有寥寥几行字,行文与往日的清隽秀丽不同,全是近乎癫狂的缭乱字迹。
  ;;;;【……都是假的……】
  ;;;;【……曾经说只爱我的人却说我脏……】
  ;;;;【……可是你们看看你们自己……剥下皮看看!!!】
  ;;;;末尾则是一句。
  ;;;;【……若有来世,给你们所有人都装一面镜子……】
  ;;;;【……看清楚,你们自己是个什么颜色!】
  ;;;;没有为之前的风波辩解,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悟,有的只是对这个世界伤害过他的人的愤怒!
  ;;;;不论是粉丝还是黑粉,都被他的死讯惊到了。
  ;;;;人……
  ;;;;就这么死了?
  ;;;;有人后知后觉地忏悔,但也仅限于网络上发几根蜡烛。
  ;;;;有人开始马后炮,删掉曾经的恶意揣测编排,化身抨击网络暴力的义士。
  ;;;;有人死不悔改,反而死鸭子嘴硬说“影帝筱苍”是靠死亡逃避,他心虚了。
  ;;;;也有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男人居然这么懦夫。
  ;;;;活着有那么难吗?
  ;;;;死都不怕,还怕活着?
  ;;;;当然,也有人觉得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影帝筱苍”的死是小事,网络暴力才是大事。
  ;;;;他们在网络上畅所欲言,营销号跟进,开一个“如何看待网络暴力”、“如何看待娱乐圈明星抑郁症”的投票,各抒己见——热度从第一天一直到“影帝筱苍”头七、焚烧、下葬……
  ;;;;可真正还爱着他的人,悲恸都来不及,又哪有时间在网上冲浪呢?
  ;;;;不过是一场场吃着人血馒头的舆论狂欢罢了。
  ;;;;“影帝筱苍”的死只有寥寥数笔,更多的情报集中在原主郭奕菱/蒋云楼身上。
  ;;;;而现在顶着二人皮囊做攻略任务的两人,互相鄙视了一波。
  ;;;;郭奕菱忍着恶心咒骂:【这男人神经病啊!】
  ;;;;情报内容可没有什么修辞手法,描述也是平铺直叙。
  ;;;;痴汉陷害也就罢了,还在人家化妆间da灰机,将东西混入化妆品……
  ;;;;这么变、/、态恶心的行为居然是一个受过高等文化教育的人干得出来的……
  ;;;;真是人间迷惑性为。
  ;;;;巧了,蒋云楼也是这么咒骂原主郭奕菱的。
  ;;;;【这女人脑子有坑!】
  ;;;;做了那么多任务,娱乐圈相关也不是一次两次,但还是头一回碰见这么神经病的私生粉。
  ;;;;也不知道她/他有什么连当雇主,聘请攻略者来攻略“影帝筱苍”……
  ;;;;真tm不要脸。
  ;;;;死了也不放过人家的节奏。
  ;;;;此时,两个系统分别提醒各自的宿主。
  ;;;;【小心提防,多半是同类人。】
  ;;;;一山不容二虎,一个世界也容不下两个带着攻略目的的穿越者,更别说目标还是一个人。
  ;;;;郭奕菱唇角勾起蔑笑:【这还用你说?我当然会搞死他的。】
  ;;;;蒋云楼也暗暗嗤笑。
  ;;;;【这个女人的系统等级多少,比你高还是比你低?如果将它吸收了,你能提升多少?】
  ;;;;系统是可以互相吞噬的。
  ;;;;蒋云楼做过那么多攻略任务,自然也碰见过带着系统的同行。
  ;;;;每次都赢了,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一想到帮助系统吞噬另一个系统所能获得的丰厚奖励,他就满意地眯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