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5: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十五)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1      字数:6437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田鹤洋知道裴叶饭量惊人,却没想到学弟今晚没啥胃口,满桌的山珍海味就动了两筷子。
  即使裴叶表情没什么明显变化,但也能感觉到她的兴致并不高。
  坐在旁边的田鹤洋也受了影响。
  他借着低头看手机的功夫,给自家大哥发信息,让他给自己打电话。
  这是兄弟俩应付家里相亲的老手段了。大哥前些年一回家就被安排相亲,跟女方谈不到一块儿,大哥就给他发短信,让田鹤洋打电话过来,方便扯个借口离开,屡试不爽。
  【大哥,快打电话过来,这个饭局快闷死我了。】
  正在加班开会的田鹤洲:“……”
  臭弟弟居然还嫌弃饭局沉闷没胃口?
  亲哥忙得午餐晚餐都没扒拉两口呢……
  “……会议就先到这里,有什么细节稍后再补充,散会。”
  田鹤洲绷着一张霸道总裁的冷漠脸宣布散会,员工们也暗松一口气。
  这个会议可TM算开完了。
  收拾文件夹,三三两两地结伴离开会议室,低声谈论是去食堂吃还是点外卖,也有几个比较心机,用低声但能让大老板听到的音量谈论后续工作安排,奈何大老板心思不在他们身上。
  他去安静角落拨通弟弟电话。
  兄弟俩默契十足地开始鸡同鸭讲。
  田鹤洲控诉弟弟。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刚才还在开会……”
  田鹤洋声音为难。
  “哥,我跟人吃饭呢,第一天拍摄很顺利,网络上反应怎么样呀?”
  想起弟弟白天在镜头前的表现,田鹤洲又有心梗的冲动了。
  “你还有脸说你白天的表现,你的头有多铁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
  “哈哈哈,是吗,反响不错呀……”田鹤洋腼腆笑笑,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为难地道,“哦哦哦……你说筱苍学弟啊,他就在我身边呢,啊,明天拍摄……”
  田鹤洋声音低了下来,安静听电话那头的吩咐。
  田鹤洲压抑着声音,冲着弟弟恶龙咆哮。
  “……我警告你,你明天再胡说八道坑我,你敢回家我就敢用针将你嘴封起来。知不知道你的‘大实话’差点儿影响公司股票?幸好公关快,让水军带节奏给你立耿直又特立独行的富二代人设……暗箱操作走后门是娱乐圈的资本基操,但哪个拿了好处的会大大咧咧到处乱说?”
  田鹤洋时不时嗯嗯两声。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这就跟学弟说一声,大哥请放心。”
  说完就把电话挂掉。
  电话那头的田鹤洲看着被挂掉的手机,忍不住骂了一句“草(中日双语)”。
  田鹤洋起身拿起自己的东西,对着在座众人赔笑:“大家抱歉了,我跟筱苍学弟有点儿事情要先离开,似乎是节目组有特殊安排,让我俩过去商量。你们先吃着,这顿我请。”
  耳力惊人,清晰听到兄弟俩鸡同鸭讲说了啥的裴叶:“……”
  这田鹤洋也是演技精湛的戏精,说谎那叫一个面不改色。
  在蹩脚借口的掩护下,二人离开气氛诡异的饭桌。
  “学弟,我机智不?”
  坐上车,裴叶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夸他。
  “是挺机智,我还以为你会丢下我。”
  “咱们什么关系,我怎么会丢下学弟呢?”田鹤洋得意地笑,“我送你回去?”
  “嗯,去C大附近的XX旅店。”
  “学弟还没搬回宿舍?”
  “近期不打算搬回去,曝光率太高,搬回去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学弟的担心也不是没道理。”
  见裴叶一副不想深入谈论的意思,田鹤洋体贴绕开这个话题,专心开车。
  直到——
  “卧槽,什么玩意儿?”
  按照裴叶的意思,他在距离XX旅店还有百多米的地方停下来,刚准备开车门,天空扑腾下一片阴影,吓得他心脏漏了一拍。
  凝神一看,原来是一只羽毛七彩斑斓的鹦鹉。
  七彩鹦鹉抬起爪子拍拍车窗。
  不知为何,田鹤洋居然在这张鸟脸上看出了严肃二字。
  他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家学弟养了一只成了精的七彩鹦鹉。
  难道是同一只?
  田鹤洋降下车窗,那只七彩鹦鹉扑腾翅膀飞了进来,站在他的方向盘上,用哀怨的唱腔冲裴叶唱“负心汉”。什么“为了俊俏朗,不顾家中娇俏儿”、什么“吾命苦啊,两年三改嫁”……
  唱得田鹤洋目瞪口呆。
  “这只鸟,它没毛病吧?”
  裴叶淡淡道:“没毛病,它就是戏多。”
  没理会这两天不满足现有曲目,开始原创创作的鹦鹉精,解开安全带开车门。
  田鹤洋:“……”
  浑身是戏,不混娱乐圈可惜了。
  见最爱的主人要走,七彩鹦鹉精扑腾着翅膀紧紧跟上,嘴里还聒噪不断。
  “你不喜欢吗?你不喜欢吗?你不喜欢吗?”
  明明是以主人为原型创作的原创曲目,为什么不喜欢呢?
  裴叶平静给七彩鹦鹉下最后通牒。
  “你再哔哔,我晚上晚餐吃鹦鹉。”
  七彩鹦鹉精听到这句话,不知脑补了什么桥段,嗓音从清亮少年音改为妩媚御姐音。
  “郎君若有求,妾身无不应。只求良辰美景不辜负嘞,风情万种尽数献予君啊~~~”
  裴叶:“……”
  正准备升上车窗离开的田鹤洋:“……”
  噗,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只鹦鹉TM有毒,还是别来祸害娱乐圈了。
  七彩鹦鹉不会觉得自己有毒,正相反,这货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聪明机警如它,深知裴叶对自个儿没有任何杀意——捂脸呀,嘴硬心软的主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一天没回来,裴叶发现旅店房间多了点儿东西。
  茶桌上放了一部崭新的千元智能手机。
  “这是谁的?”
  七彩鹦鹉扑腾着翅膀从裴叶肩膀飞到茶桌。
  “我的!我的!我的!”
  “我没给你钱,你上哪儿弄来这部手机?”
  难不成是飞到哪个犄角旮旯手机店偷来的?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除了人,其他生灵没有花钱买东西的概念。
  东西搁在那里,谁拿了就是谁的。
  七彩鹦鹉多半也是这个逻辑。
  “我买的!我买的!我买的!”
  它非常骄傲地昂首挺胸,期待主人能表扬自己。
  奈何主人吝啬,径直拿电热水壶去接水,插上电源,整个过程都没看它一眼。
  “你用钱买的?你的钱哪里来的?”
  七彩鹦鹉的回答出人意料。
  这部千元手机的确是它用钱买的,它的卖艺钱。
  “你卖艺赚来的?”
  七彩鹦鹉点头如捣蒜。
  裴叶今天出门拍摄,它待在房间吊嗓子有些无聊,靠在窗户上,突然注意到楼下的人类人手一部方盒子,自家主人也有这样的方盒子。七彩鹦鹉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人类也好,主人也好,为什么都喜欢方盒子不离手?
  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呢,难道比它还要好吗?
  七彩鹦鹉对手机产生好奇心。
  在外边儿飞了一圈,飞到一家地处犄角旮旯的手机店。
  它没有强抢,而是跟那家店的店主说自己要一部手机。
  大半天没生意,托腮神游天外的店主:“???”
  卧槽,鹦鹉成精了!
  见鹦鹉咬字如此清晰,店主颇感奇异,不知是缺心眼还是什么,居然心大跟鹦鹉聊了起来。
  手机是不能给的,七彩鹦鹉要拿钱来换。
  “钱?银子吗?”
  “不是不是,是这个。”
  说着,还拿出放在口袋一个多月也没花出去的红色百元大钞,逗着鹦鹉玩。
  “看到了吗?最少也要十张这样的,你才能换一部便宜的千元手机。”
  七彩鹦鹉懵懵懂懂。
  人类的钱怎么弄?
  作为一只时常看新闻联播、看戏曲频道、看各种言情电视剧的聪明鹦鹉,很快就想到办法。
  在七彩鹦鹉的逻辑中,电视上的东西都是真的,是可以参考借鉴的。
  它记得电视剧经常有脏兮兮的人类躺在路边朝其他人类要钱的场面,说明这样也能赚到钱。
  但它有洁癖,爱干净,舍不得自己羽毛变脏。
  苦恼半晌,又想起电视剧还有街头卖艺赚钱的人类。
  卖艺,它也能啊!
  于是,七彩鹦鹉叼着裴叶前不久买的一顶鸭舌帽去了大学城附近的小吃街街头。
  放下帽子,学着电视剧的台词吆喝。
  【各位乡亲,瞧一瞧嘞,看一看嘞——】
  来小吃街的学生:“???”
  嘛玩意儿???
  一只卖艺的七彩鹦鹉???
  有喜欢刷微博的学生,一眼就认出七彩鹦鹉是《风景这边独好》节目出现过的鹦鹉精。
  “卧槽,真是那只能变成人的鹦鹉精?”
  居然还来小吃街卖艺???
  大部分学生并不相信鹦鹉能变成人,但鹦鹉卖艺也是稀罕事儿,便驻足下来围观。
  没一会儿就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都是黑色人头。
  七彩鹦鹉见这么多人支持自己,跟打了肾上腺素一样。
  用最好的状态唱最喜欢的曲目。
  一曲又一曲,学生也捧场,纷纷慷慨解囊。
  结果,七彩鹦鹉看着绿色黑色的钱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跟手机店主给出的红色不一样?
  耿直的鹦鹉询问最近的学生。
  为什么不给它红色的纸?
  绿色比红色还贵吗?
  学生臊红脸。
  “不是,红色贵,你说的红色是一百,这种绿色要一百张才等于一张红色。”
  见七彩鹦鹉陷入沉思,学生想开口解释现在都是现金支付,他也很久没用纸币,身边就一张一块钱纸币,下次一定给一张红色……这时,七彩鹦鹉长叹一声,感慨方盒子好贵。
  小小的方盒子,居然要十张红色,一千张绿色……
  人类不容易,长得丑不能飞,生活还这么艰难……
  闹了半天,大家伙儿才知道七彩鹦鹉是要赚钱买手机。
  当下就有学生开玩笑。
  “你变个人,变个人我就给你一张红色。”
  七彩鹦鹉一听这要求简单啊,摇身一变,化身熟悉的七彩少年。
  活脱脱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俊美少年。
  围观的一众学生惊呼卧槽。
  七彩鹦鹉赚到鸟生第一张红色。
  之后便是学生们点歌或者拍照时间,七彩鹦鹉的模仿力非常可怕,但凡是它听过的歌儿,甭管是中文外语流行摇滚……它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跟原唱的声音一般无二……
  学生大呼过瘾,朋友圈一传十十传百,听到消息的同学也来凑热闹。
  一来二去,居然聚集了千把人,最后还把警察同志招来了,吓得鹦鹉花容尽失。尽管过程很波折,但七彩鹦鹉还是在警察叔叔的带领下去了那家犄角旮旯手机店,买到心仪的千元智能机。
  有人建议七彩鹦鹉下回别街头卖艺了,现在都流行线上直播啦。
  七彩鹦鹉疑惑歪脑袋:“直播?怎么弄?”
  一顿操作猛如虎。
  靠着超强学习能力,七彩鹦鹉下载了直播平台,注册了账号,自娱自乐玩得开心。
  裴叶瞄了一眼,发现直播间居然有好几万人。
  评论区全在讨论七彩鹦鹉是特效还是真鸟,也有不少人刷礼物。
  “厉害吧?厉害吧?厉害吧?”
  七彩鹦鹉像是个取得优秀成绩的小孩儿,眼巴巴想跟家长邀赏。
  裴叶这次没有给它冷脸,而是眉眼柔和下来,手指指腹在它头顶羽毛轻轻滑过。
  “嗯,很厉害哦。”七彩鹦鹉大概还不知道化形生出灵智意味着什么,却本能地适应着这个全是人类没几个同类的陌生世界,裴叶有点儿喜欢这个小家伙了,“继续加油啊。”
  她分了两只小纸人给七彩鹦鹉。
  小纸人会帮它举手机,免得镜头拍了不该拍的东西。
  受到鼓舞的七彩鹦鹉在镜头前蹦蹦跳跳,唱着新学的流行歌曲,场面非常喜感。
  裴叶忍不住低低笑出声。
  作为七彩鹦鹉的主人,自然要有所表示,支持自家小家伙的事业。
  于是,在《风景这边独好》节目预热直播第三天,裴叶刻意让七彩鹦鹉手机直播的画面进入摄像头,借着综艺节目的热度给七彩鹦鹉引流。一石激起千层浪,广大网友的表情格外精彩。
  短短几个小时,七彩鹦鹉在直播平台的关注破百万。
  前沿目睹这一过程的网友瞠目结舌。
  麻麻,一只七彩鹦鹉居然会唱会跳会rap还坐拥百万粉丝……
  妥妥的鸟生赢家。
  反观自己——
  日常怀疑自己是来世上凑数的QAQ,连只鸟都不如。
  “还真是幸运的小家伙啊……”
  金伯懋看着新闻推送的消息,本就柔和的眉眼染上些许的笑意还有微不可察的羡慕。
  世间万物皆有善恶,没有纯粹的善良也没有纯粹的邪恶,人类更是如此。
  这位同类刚刚诞生便碰到了善良的人,在其引导下适应这个世界……
  真是太幸运了。
  反观自己,似乎是个悲剧。
  金伯懋幼年便懵懂有了点儿超出寻常幼犬的意识,它很聪明。
  金毛的主人是个三本大学毕业的学生。
  因为被养得娇气,什么工作都做不长,不是嫌工作时间太长就是工作太累,要不就是工作环境让他觉得不舒服,毕业一年换了十几份家里走人脉安排的工作,最后蹲在家里打游戏看直播。
  家人给介绍相亲,他也三分钟热度。
  后来有了想追的女生却又因为囊中羞涩,去非正规的狗舍买了一条小金毛。
  这金毛就是金伯懋。
  当然,女生看不上他的不思进取,吹了,金毛幼犬也没送出去。
  年幼的金毛留在家里,成了主人的眼中钉。
  打游戏不顺或者心情不畅就对幼犬大声呵斥,用脚踢开,恐吓将它做成狗肉火锅。
  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这只金毛幼犬太聪明,引起了主人的注意。
  他发现这只金毛犬能清晰明白他的每一句指令,记性好,甚至能帮忙出去买饮料买菜,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也没错过。看看金毛犬,再看看刚刚兴趣的直播行业,他萌生了一个念头。
  别人家的宠物都能拍视频赚钱,他为什么不能?
  明明金毛这么聪明,稍稍训练一下就能“出道”了。
  看看其他的宠物博主,靠着宠物一年赚个几百上千万呢,可比工作爽得多。
  揣着试一试的心态,主人开始搜索各种短视频拍摄制作的技巧,有意识教狗狗各种技能,买小学教辅,训练金毛听口令,让幼犬配合拍短视频,或搞笑或严肃或逗趣,大部分都是模仿其他宠物视频的内容。积累一定粉丝之后才开始走自己的风格,以狗狗日常生活为基础的短视频很快就在平台爆火,吸引了数百万的粉丝,也让主人真正赚了个盆满钵满,一年买四五套二线的房。
  主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宝宝(金毛)是我的家人,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种族,但我感觉它跟我兄弟一样。”
  最惨的是,金伯懋居然相信了他的话。
  这样的生活过了两三年,主人也成了知名宠物博主,即使出现同类型视频,也未曾动摇他在业内的地位——因为他家那条狗的聪明是其他狗模仿不来的,看着网课视频自学初二呢。
  当然,主人也曾怀疑自家这条狗。
  它太聪明了,仿佛这条狗的身体住着一个人,家人也说这条狗邪门,亲戚怂恿杀了狗。
  但他并不在乎。
  再邪门又如何?
  这条狗几年给他赚了一千多万,真正的摇钱树!
  哪个煞笔会听那些眼红亲戚的怂恿砍了自家的摇钱树?
  但最后,平衡被打破了。
  金伯懋信了主人那番“亲人兄弟”的说辞,它感觉自己身体内有奇怪的力量在窜动,越来越抑制不住。但它不信任别的,只能相信自己的主人,于是在主人跟前化了形……
  回忆这些,金伯懋微微眯眼。
  跟人混多了,他也学着长了心眼。
  如今回想起来,他主人脸上的恐惧厌恶几乎浓得要滴出来。
  但主人还是忍住奔涌的恶意,选择撒谎稳住懵懂单纯的金毛狗妖。
  背地里买了一包农药想让它死。
  赚钱是很重要,但没命花钱又有个屁用!
  也是金伯懋命不该绝,最后慌乱逃走,化成了犬形在城市大街小巷流浪,当了半年的流浪犬。它在垃圾桶扒拉残羹剩饭,躲避人类毫无预兆的厌恶摔打,在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无家可归。
  它不敢化出跟主人一样的人形,小半年下来,只剩原先体重的一半。
  之后,它遇见了几只隐隐有着相同气息但非常孱弱的同类。
  好几只小小的小家伙,大雨滂沱的天,蜷缩在角落破旧的纸板箱。
  不知被谁遗弃在了这里。
  金毛在人类世界混过一阵,隐隐意识到这些幼犬是因为血统不纯被抛弃的。
  几只小家伙啊,眼睛还未睁开,互相蜷缩着汲取彼此身上微弱的体温。
  生命是如此弱小。
  金毛想起了人类的一个词。
  风中残烛。
  随时都能熄灭。
  这一幕触动了流浪迷茫的金毛。
  金毛似乎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意义。
  它将几只幼犬身上冰冷的雨水舔舐干净,将它们叼到干燥无雨的地方,鼓起勇气去餐馆后门讨食物。行动之前,它认真观察每一家店主的神情态度,专门挑面善好说话的。
  讨到了食物,有了干净的水,又去垃圾桶扒拉以前不会注意的人类衣服。
  狗的身份在人类社会太难存活。
  没几天,金毛衣衫褴褛,满身恶臭地出现在路旁乞讨。
  那时候的它实在太瘦太可怜,勾起路人的怜悯,还真讨到了钱。
  有了起步资金,金毛回忆在收养家庭的记忆,将自己打扮得干净,鼓起勇气跟人打听哪里能找到工作……
  生活一点点好起来,一个月能赚千把来块,大部分都给几条幼犬买药买狗粮。
  身份证是最好搞定的,金伯懋那时候又黑又瘦,活像是被拐卖去黑煤矿挖煤的黑户,而他也的确是个没有记录身份信息的黑户。赶上政策好,最后重新办了一张身份证。
  他给自己取名金伯懋。
  金懋是金毛的谐音,伯是长子。
  他待在影视城打工当群演,工资不高但没有学历要求,还管饭,一个意外机会入了导演的眼,让他试着扮演一个只有一场几分钟戏份,人设是世外剑仙的古代高冷隐士,人间第一美男。
  没啥演技需求,只有颜值需求。
  颜值不够又会被原著党喷。
  没想到,这成了他进入娱乐圈的契机。
  这个角色后来也时常在古风帅哥剪辑视频客串。
  “汪唔——”
  趴在他膝头上的大狗双眸湿润地看着他。
  喉间发出缓慢平和的呜声,似乎在安慰情绪低落的大哥。
  金伯懋笑着揉着妹妹光滑的长毛。
  “别担心,我不是在伤心。”
  正相反,他很开心。
  他喜欢这个世界,喜欢这个世界的人,从不觉得过往有多么让他绝望痛苦。
  固然有伤害过他的人,但更多是有意无意拉他一把的人。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人也不是非善即恶。
  如果不是那些善良帮他的人,他也不可能有如今的风光无限。
  在娱乐圈混出头的他,这些年明里暗里都在回报曾经帮助过他的善心人。
  抬头看看钟表,又到了上网课的时间。
  “该上学了!”
  一拍妹妹的狗脑袋,妹妹呜呜两声。
  金伯懋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
  旋即又笑靥如花道:“不行哦,网课还是要上的。”
  想要在人类社会安稳生活就要学着融入他们。
  但小学也不招收狗学生啊,于是金伯懋就给弟弟妹妹们买了网课。
  它们没有金伯懋聪明,也没他那么爱学习,网课很不情愿。
  “撒娇也不行,这事儿没得谈。”
  双手一抄,将长度跟他身体差不多的巨型大狗扛上肩膀。
  不顾它杀猪一般的哀嚎,送去上网课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