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1: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十一)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1      字数:2964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警察同志,发生啥事儿了啊?”
  一群穿着红色社团T恤的大爷大妈拎着跳舞的扇子佩剑凑近站岗的警察,或好奇伸长脖子去看人墙后被拉起警戒线封锁的隔壁小区,或用手捂着口鼻忍住胃酸翻滚的恶心感——这味道真是绝了,自家孙子学着DY视频微波炉煮榴莲也没这么臭啊——脸上还写满好奇。
  相比较国外仍时不时爆发局部战争的地方,华国境内就显得过于安逸与和平,越是繁荣的城市治安越好。这也导致有越来越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围观党,其中又以大爷大妈最甚。
  一边抱怨隔壁小区臭气熏天,承受能力差点儿的连当天晚餐都吐出来了经;一边又按捺不住对未知的好奇心,究竟发生怎样的大事,警车救护车一辆接一辆开过来,还摆出这架势?
  若是能拿到一手八卦消息,也好在家族群吆喝一声。
  负责警戒的警察伸手拦着越来越靠拢的大爷大妈,苦口婆心劝他们回去。
  具体什么事儿呢,还不能说。
  他们不说,事情也是纸包不住火。
  临近小区有人拍到一个个裹尸袋被运上车的一幕,拍摄者将视频发到亲戚大群。
  “XX小区出人命啦!”
  “天哪,关了窗户还能闻到臭味!是尸臭!”
  亲戚再将这个视频转发给亲朋好友或者其他群。
  “XX小区出人命,杀人狂魔连杀十个人!尸体都臭了!”
  没一会儿,视频又一次被群成员转发,还给配了节奏铿锵严肃的音乐。
  “丧尽天良!杀人狂魔在XX小区杀害十名妇女,受害者尸体都已经腐烂了,恶臭冲天!”
  待这段视频被人发到短视频网站,标题和内容在此基础上又有了一点儿变化。
  “食人狂魔躲在XX小区,受害者尸体发臭引得邻居报警,有视频有真相!”
  这段视频是在高处往下拍的,尽管像素不是很清晰,但能看到警车、救护车,全副武装的人将一袋袋酷似裹尸袋的袋子搬上车,街道被封锁,不远处拉起普通人不能靠近的警戒线。
  这段视频时间不长,但内容却狠狠刺激着观众。
  没一会儿,后台点赞上万,评论提示不断。
  其他网友为了获取更多的热度,在视频标题上又加了自己的猜测:“小心!食人狂魔潜逃在外,曾在A市jian杀十名未成年女生,抛尸XX小区,尸体腐烂发臭才被小区居民发现……”
  刷到这条短视频的网友痛斥凶手是畜牲、提醒广大女性出门在外要小心,也有人怀疑视频的真实性——真有这么恐怖的事情,早就上微博热搜了——但没一会儿便有A市XX小区附近的网友评论,这段视频是真的,还在当地居民的亲戚群传疯了,XX小区死了好多好多人……
  有知情者现身说法,视频得到证实,传播速度更恐怖了。
  而在此前不久——
  “啧,来迟了。”
  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XX小区居民楼楼顶,楼下忙碌善后的人都没发现他俩。刚刚说话的是个双马尾水手服少女,而那个成年男性则立在她身后侧,面色颇为凝重。
  “白无常,你回头去查查这些死者的生卒年,他们的魂魄又在何处。”
  二人又一前一后从高楼跃下,却如柳叶般轻盈落地,无视身边的活人,径直向小区地下室走去。越是靠近目的地,白无常的脸色越糟糕——此处气息之凶戾,连他这样的鬼官都皱眉。
  正常活人别说在这里久住,多待几个小时也会戾气缠身,气运颓靡。
  轻则看到不属于阳间的混乱影像,重则横尸街头,不得善终。
  “让鬼差先将此处封禁起来,除了阳间官方的人,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靠近。”
  神荼帝君带着白无常将此处的地下室大致逛了一遍,目光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没多会儿,她拧紧的眉头又缓慢舒展开来,显然事情已经有了头绪。
  想到刚才那些警察医护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这个小区居民楼,又给白无常派活。
  “刚才那些活人都盯着点,别让他们出事。”虽说这些凡人惩奸除恶、救死扶伤,本身攒了一些功德气运,但功德气运也有薄弱,此处魔气之重连白无常都受影响,更何况这些普通人。
  白无常严肃点头,将事情记到备忘录,安排进行程表。
  神荼帝君目光瞥了一眼地下室,转身让白无常跟上。
  白无常诧异,一边扭头看着魔气不散的地下室,口中问道:“帝君,我们不处理了?”
  神荼帝君神情淡漠:“冤有头债有主,谁欠的债谁来还。”
  白无常明白了点儿什么:“帝君的意思——这是阳世之人自己的孽债?”
  阴间插手阳间也不是什么都能大包大揽的。
  阴阳两界的关系是平等,平等合作,而非一方指挥另一方。
  若XX小区的灾祸是活人自己惹出来的,阴间这边也不能过度干涉。
  神荼帝君道:“一半一半。”
  她不愿意插手,除了不想吃力不讨好给阳间的人擦屁股、收拾烂摊子,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她手中的权利是受限制的。与人文斗可以,与人武斗便会处处受掣肘,算是心有余力不足。
  毕竟又不是正统帝君,只是非法黑工,干的事情太出格,容易被当成出头的櫞子。
  “那……总不能留着这么个恶地……”
  神荼帝君道:“让阳世之人自己处理,正好推行一下新政。”
  白无常一听到“新政”二字,本就没啥血色的脸露出古怪的神情。
  阳间飞速发展,阴间这些年也开始喊口号要革新,其中又以那波蹲在阴间当钉子户不肯离开的老鬼嚷嚷得最大声。随着阴间出现越来越多接受过阳间新事物、新思想的新时代新鬼,众鬼们越来越不满阴间陈旧老朽的管理制度,为此还隔三差五给天子城投意见信、举报信。
  啧——
  要白无常说,还是这些鬼太闲了。
  想投胎,六道轮回要排队,让他们工作,阴间也没多少就业机会……可不一个个闲得抠脚?
  偏偏这个现状还得不到根本性的改善。
  陷入自我世界的白无常神情忧郁,帝君口中的“新政”就是阴间最近除了“罪环”之外呼声最高的一个。光是想想这个“新政”背后庞大的工作量,白无常就有一种以头抢地的冲动。
  他日常想劝自家帝君打消念头。
  奈何天地巨变,哪怕自家帝君也不能阻挡大势。
  以阴间妇联武总会长为首的势力,可不就是吃准了这点才有恃无恐大地到处搞事情,聚集其他滞留阴间的钉子户老鬼,还给新来阴间的新鬼洗脑,嚷嚷着要革新要“鬼权”,实现屡屡倒逼阴间天子城,让天子城出面推行所谓的“新政”的现状,一次次打破阴间固有的管理规矩。
  如果不是神荼郁垒两位帝君法相及时现身,接管一堆烂摊子的天子城,震慑一众在阴间还搞权力斗争、不斗就闲得发霉的老鬼,恐怕还真能被武总会长实现入主阴间天子宝座的野望。
  说是如此,但白无常也不讨厌武总会长。
  他讨厌的是那堆不了解阴间运行制度却被洗脑一昧想要“鬼权”的新鬼,阳间华国推行全民教育这么多年,本科率才多点儿,那些“新鬼”平均文化程度又能多高?生前也不见有多大建树,多高的社会地位和话语权,怎么跑到阴间听了几句“鬼权”,学了个新词就迫不及待显摆?
  不求这些鬼有脑子,只求它们别被勾着鼻子走。
  但显然,这是做梦。
  最后还是被腹黑、生前靠玩政治吃饭的武总会长为首的一群老鬼利用当枪使,不值得同情。
  白无常与黑无常都是保守派,以多年鬼官任职经验来讲,他们并不反对阴间民间提出的革新声音,但阴间运行机制跟阳间不同,职责也不同,不能将阳间的东西生拉硬拽来用。
  唉,只希望最后别玩脱了。
  白无常的忧心,神荼帝君不在乎。
  调查完就开启鬼门离开,白无常认命掏出手机喊其他同事来加班。
  裴叶这边也结束了第一天的预热直播,冲了个战斗澡,裹着一条浴巾坐在沙发上刷微博。
  虽说神荼帝君的微博账号一早就提过天地灵气正在缓慢复苏,但环境也没变化,人们也没当一回事,直到这回《风景这边独好》节目出现鹦鹉大变活人(活人大变鹦鹉)、天师大战恶鬼、恶鬼聚众斗殴等一系列震碎人三观的大事件,他们再也不能将“灵气复苏”不当回事了!
  点开#灵气复苏#热搜话题,网友们的画风逐渐从严肃变得沙雕。
  【爱看书的猫】:我跟哈士奇互相对喷汪汪汪半个多小时,它还是没有变成人#手摇再见。
  【我家大哥】:我看了看我家的猫大哥……想想还是算了。刚去绝育那会儿,大哥它恨不得天天将枕头当成我的脸,挠花好几个,这会儿要是变成人,还不得将我摁在地上掐死我啊。
  【沽名钓誉王摩诘】:我家的狗狗还是那么智障,我家的花花草草也没化形的迹象,我家最近也没有任何异动,我也没发现自己天赋异禀……难道我是灵气复苏下的普通炮灰吗?嘤嘤嘤。
  【八云木木紫】:回家疯狂翻找日记本,回忆有没有得罪过疑似终点家的男女……
  【射天琅】:#手动再见,看样子,父母健在,儿女双全,夫妻感情和谐,有房有车有存款无贷款还开公司的我不可能是终点家的主角了。
  也有沙雕网友怀疑自己的伙伴/闺蜜是妖精变的。
  各种作死试探,最后却是啼笑皆非还被教做人,被人拎着拖鞋追了两条街。
  而这时,米修杰也用自己的微博账号发了一条澄清微博。
  【今天也在努力鸭】:澄清一下,之前照片上的两个人不是我儿子也不是我女儿,本人现在还单身呢。我倒是想当他爸爸占便宜,但我敢这么认,我哥分分钟将我脑子打成西瓜汁——
  米修杰的粉丝们:“???”
  那个跟米修杰长得极像的少年不是私生子而是亲哥哥米修灵?
  那么,那个小女孩儿是不是星星?
  粉丝们震惊的同时又善良地体谅米修杰。
  有哥哥有妹妹陪在身边,真好……
  一堆喊“儿砸女鹅”的粉丝立马改口喊米修灵“哥哥”。
  米修杰幼稚地跟粉丝强调。
  “那是我哥哥!你喊他哥哥,我是你们的谁?”
  【老米!】
  【叔叔!】
  【大爷!】
  米修杰:“……”
  裴叶越看越可乐,这时通知栏提醒她,神荼帝君给她发了视频通话。
  秒接!
  “帝君,调查得如何了?”
  神荼帝君看着屏幕中相貌出色的青年,见“他”光着上身,不由得撇过脸去。
  “查出来了,但阴间不宜插手,恐怕还要劳烦道友搭把手。”
  “帝君不用客气,包在我身上就行。对了,那几个失踪老鬼呢?”
  裴叶一点儿也没有耍流氓的自觉。
  她一开始还挺不适应男性的身体,但时间一长反而适应了,至少它比原先胸前的玩意儿轻多了。神荼帝君的不自在没一会儿就消失了,恢复公事公办的态度。
  “查了,已经魂飞魄散,成了供养野魔的饲料。”
  这个结果裴叶并不意外。
  她好奇的是“野魔”是个啥玩意儿,也是“魔”吗?
  神荼帝君解释道:“先前与你说过,‘魔’是世间七情六欲衍生出来的。理论上,只要六道生灵还在,没有绝情绝欲,‘魔’便能生生不息。不过,‘魔’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催生出来的。不仅七情六欲要多得引发质变,还要提供足量能让‘魔’孵化的情绪养料,二者缺一不可,但这种仅由驳杂负面情绪催生出来‘魔’只是最低等的‘野魔’,没有灵识也无理智。”
  通俗来讲,这种“野魔”就是分裂出数百上千甚至上万意识的精神分裂,意识混沌无统一指挥的主格意识。“野魔”想要进化,要么意识互相厮杀、互相吞噬出一个主格意识,要么有什么奇遇获得自我意识,这个过程跟寻常野兽开启灵智差不多,不然只是“魔”中最低等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