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八)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357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大哥你太有先见之明了。”
  ;;;;看着微博上的相关话题跟坐了火箭一样直升上榜,田鹤洋忍不住拍自家大哥的马屁。
  ;;;;《风景这边独好》栏目组零宣发开播是田鹤洲的主意,为的就是节省高昂的宣发成本,将这笔资金用在刀刃上。他的决定遭到不少人反对,奈何他一意孤行,只给《风景这边独好》留下三天预热的直播环节。因为他非常清楚,这档节目也许不会大火,但关注度绝对不会低。
  ;;;;事实证明,裴叶几个比田鹤洲想象中的还要给力。
  ;;;;直播预热第一天,不,开始一两个小时,便拿下了七八个热搜话题。
  ;;;;话题热度还在节节攀升中,用不了一两个小时就能接连登顶。
  ;;;;如此强劲势头,很难想象是一档几乎没有宣传,加盟嘉宾阵容不算豪华的网络综艺节目——因为米修灵几个都不算是综艺咖。他们在各自领域有所建树,未必能在综艺这块吃得开。
  ;;;;田鹤洲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看着红色液体在内杯壁上流淌而过,撇嘴道:“眼皮浅!你懂什么,站在风口上,别说人了,猪都能起飞,这跟我有没有‘先见之明’没有半毛钱关系。”
  ;;;;马屁拍到马腿上,田鹤洋也不慌张,反而腆着脸凑近自家老哥。
  ;;;;“哥,上回说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仗着有个娱乐圈总裁亲哥,田鹤洋堂而皇之地走了一回后门。
  ;;;;不仅以素人嘉宾身份在综艺节目掺了一脚,还“内定”要跟裴叶一组。
  ;;;;田鹤洲答道:“勉强办妥。”
  ;;;;“勉强?”
  ;;;;田鹤洋注意到自家老哥的用词。
  ;;;;田鹤洲忍不住翻白眼,反问一句:“不然你以为呢?”
  ;;;;搁在以前,他作为《风景这边独好》综艺节目的金主霸霸,的确是有很大话语权,想内定谁就能内定谁,但现在不一样了,阴间官方和阳间上层前后脚介入,他田鹤洲哪还算个角色。
  ;;;;为了眼前这个糟心弟弟,他这几天没少上下打点,总算安排好了。
  ;;;;田鹤洲抿了一口红酒,双目微眯着看着屏幕上不断攀高的热度,表情愉悦极了。
  ;;;;虽说失去了《风景这边独好》的掌控权,但外界都知道这档综艺是他们公司投资的。
  ;;;;在娱乐圈整体低迷的当下,他几乎能想象到公司股票接连涨停的盛世。
  ;;;;综艺节目再火热,产生的收益也没股票大。
  ;;;;“你的素人嘉宾直播明天开始,记得镜头前说话要过过脑子,对待节目工作人员和其他嘉宾要有礼貌,放低姿态,哪里不懂就虚心请教,别暴躁别发脾气,更别将你平日那些怪习惯暴露出来,懂了吗?你要记住——我们的综艺节目基调是积极向上的,不能有恶劣的资本纨绔浮夸作风。”田鹤洲有点不放心,再三叮咛自家弟弟,这些年专坑亲人的二货可不少。
  ;;;;田鹤洋嘴角微抽。
  ;;;;“老哥,你貌似就是资本家吧?”
  ;;;;在同阶层同龄人中间,田鹤洋相当乖巧了。
  ;;;;不泡妞不败家不赌博不折腾……
  ;;;;他平时没事还会开滴滴体验普通人的生活呢。
  ;;;;田鹤洲义正辞严地纠正他:“错,明明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新时代资本家。”
  ;;;;田鹤洋:“……”
  ;;;;与此同时,微博上也彻底炸开了锅,越来越多网友进入直播间围观。
  ;;;;有人相信有人怀疑也有人单纯是想看热闹,直播间屏幕密密麻麻都是弹幕。
  ;;;;风长斋以帅气的姿势翩然落地,建筑工地的负责人急忙上前询问。
  ;;;;“大师啊,作恶的恶鬼搞定了?”
  ;;;;自打开工以来,工地时常闹出奇怪的事情。
  ;;;;例如莫名其妙跳闸断电,例如有菜蛇跑到工地吓到工人,例如有工人走着走着就被空气绊了一跤摔了个头破血流,例如搅拌泥沙的机器突然停工……虽然都是些小事情,也未闹出过人命,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啊。怕就怕冷不丁真出大事,工地停工,建筑工期一拖再拖……
  ;;;;多拖一天就多烧一天的钱啊。
  ;;;;要是哪回真出重大事故灾难死了人,兴许项目还会被迫夭折。
  ;;;;开发商是风长斋的老顾客了。
  ;;;;收到工地有古怪的消息,他第一时间给风长斋下了委托。
  ;;;;负责人也是接待过风长斋的,知道这个年轻人长得脸嫩却有一手真本事。
  ;;;;风长斋目光落在某处空无一人的角落,右手一抬便将插在那处的桃木剑隔空收回。
  ;;;;“虽是恶灵,却也没有太大的恶意。”
  ;;;;风长斋的话让负责人一懵。
  ;;;;他忍不住出声道:“但是大师……工地最近奇怪事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重了……”
  ;;;;以多年恐怖片经验,一开始的小打小闹也会演变成血腥的恶鬼杀人事件。
  ;;;;风长斋抽出一张符篆指着那个方向说了一声“去”,符篆便飞了过去,空无一人的角落凭空出现几十个抱着头、跟火车头一样呜呜不停的“恶灵”。为首的几个还互相瞪着彼此。
  ;;;;这些老鬼,穿着明显不是一个朝代的。
  ;;;;有穿着现代短袖短裤的,有民国的长衫长裤的,有留着金钱鼠尾发型穿着圆筒马褂的,也有长发用布巾梳起来腰间配着剑的……唯一相同的是,他们这会儿都像是被扫黄打非的。
  ;;;;负责人早就做足心理准备,但毕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看到这样诡异的阵仗。
  ;;;;猝不及防下也被吓得往后一跳,浑身汗毛炸开。
  ;;;;工地负责人都如此,更别说负责采访风长斋的主持人和摄像师。
  ;;;;屏幕前的网友根据不断晃动的镜头也能感觉到摄像师此时惶恐的心情。
  ;;;;没有吓得砸掉吃饭的设备,全赖着摄像师们最后的倔强——头可断血可流,机器不能丢。
  ;;;;但——
  ;;;;这些tm都是阿飘啊!!!
  ;;;;主持人几个想死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去采访其他几个素人嘉宾了,至少安全。
  ;;;;负责人忍着头皮炸开的冲动。
  ;;;;勉强开口道:“大师,这、这么多恶鬼啊——”
  ;;;;只靠大师一人能不能搞定?
  ;;;;风长斋解释道:“他们不全是恶鬼,大部分只是活得比较久的普通老鬼而已。这些老鬼本就比新鬼阴气重,最近一阵子工地施工也让他们怨气加重,这才有了影响工地施工的能力。”
  ;;;;负责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额……大师的意思……工地施工扰民,不,是‘扰鬼’了?”
  ;;;;风长斋没有出声,只是目光落在那些老鬼身上,那名配着长剑的文士抿了抿唇,迟疑着上前冲风长斋行了个平礼。风长斋忙不迭还礼:“不敢不敢,您还是别这么多礼了。他是工地的负责人,有什么矛盾可以找他商量解决。先前用非常手段干扰施工的行为是不能再有了。”
  ;;;;焦点指向自己,负责人紧张得喉咙直吞口水。
  ;;;;他毕竟是干这一行的,一下子就有了模糊的猜测。
  ;;;;“我们盖房子盖到了你们坟头上?”
  ;;;;文士幽幽睁着鬼眸不说话,让负责人自己体会。
  ;;;;负责人颇为冤枉:“我们施工也没挖到古代坟墓啊……”
  ;;;;看文士的装扮,明显不是个普通人,挖到这种坟墓,工程早tm停了。
  ;;;;文士摇头:“非是吾墓。”
  ;;;;被挖了老坟的是身后几个老鬼。
  ;;;;他们生前过得凄苦,死后也经常被其他鬼欺负,最后拜码头拜到文士鬼这里。
  ;;;;文士鬼是附近这片地方的地头蛇,生前受俗世戒律束缚,死后喜欢行侠仗义、主持公道,时常庇护这些没有做过恶事的老鬼,慢慢也组成了一个小集体,一个朝代排斥一个朝代。
  ;;;;不同朝代之间的老鬼时常约架,频率高达三天两头。
  ;;;;既能比一比哪个朝强大,又能解决地盘摩擦。
  ;;;;文士鬼这边经常占着上风。
  ;;;;不过,最近几次却落下风了。
  ;;;;因为开发商在小集体几个主力老鬼的老坟上盖房子,导致他们老坟漏水,严重影响了老鬼的养老质量,继而影响了他们的状态。好几次约架都没有出来,照这情势下去不行的呀。
  ;;;;于是,文士鬼就出了个主意,让老鬼门可劲儿闹。
  ;;;;只要不闹出人命沾染罪业怎么折腾都行。
  ;;;;要么开发商停工还老鬼们一个清净,要么找人他们他们商量赔偿问题。
  ;;;;结果,他们的行动被几个敌对小集体发现了,对他们展开了突袭。
  ;;;;于是就有了几方老鬼混战的局面。
  ;;;;文士鬼说得非常严肃,仿佛这不是几十个老鬼的打架斗殴,而是一场关乎朝代变迁的大战!
  ;;;;负责人:“……”
  ;;;;差点儿被吓得心脏骤停的主持人摄影师:“……”
  ;;;;屏幕前的网友们:“……”
  ;;;;负责人正想憋一句“你tm逗我”的话,却见风长斋满脸严肃道:“这位前辈放心,我们这边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和补偿。为了表达诚意,先前几番战役损失的也算是我们的。此处工地项目不能停,那几位被打搅的鬼前辈可否通融通融,另寻一处居所,一应费用也由我们出。”
  ;;;;文士老鬼给了风长斋一个“你小子很上道”的眼神。
  ;;;;风长斋面上淡定内心却舒了口气。
  ;;;;老鬼有老鬼的逻辑,而厉鬼也有厉鬼的逻辑。
  ;;;;跟前这位文士鬼,千年鬼龄,早已是雄踞一方的厉鬼之王。
  ;;;;风长斋必须跟着人家的逻辑来。
  ;;;;真要将其激怒,他倒是能全身而退,但难保其他几个活人的安危。
  ;;;;文士鬼一手按着剑柄道:“口说无凭,且立字据!”
  ;;;;于是,接下来半个多小时,网友们就围观几个活人跟一群老鬼为了拆迁补偿据理力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