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你弟弟也没啦?(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255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脑中浮现每天上厕所掏出来的玩意儿,嘴角微抽。
  ;;;;“……呃……张姐你的意思……你儿子那个……”裴叶本想说个学术名词,考虑到郁垒帝君也在,便换了一个稍微文雅又内敛的词,“龙须山药没了?他那玩意儿怎么没的?还是丢哪儿了?”
  ;;;;没道理啊。
  ;;;;裴叶自认为下脚还是有分寸的。
  ;;;;顶多将张爱国的耻骨踢裂,瓜裂蛋碎,让他下半辈子有心无力。
  ;;;;张姐也是浸淫网文多年的老司机了,怎么会听不出“龙须山药”是啥玩意儿?
  ;;;;她冲着手机连连点头。
  ;;;;“对对对——就是那个玩意儿。不过不是丢了,就是那种很突兀的,一下子不见了。”
  ;;;;裴叶带着张姐离开没多久,物业方面强行破门而入,一进屋就发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张爱国,以及昏睡在床上面色惨白但还有呼吸的张爱国媳妇,再看看狼藉一片的室内,“入室抢劫杀人”几个字眼立马跳了出来。楼上楼下投诉的住户也顾不上动怒讨说法,报警喊救护车一气呵成。警方一听出事地点和情况,第一时间出警,调查取证,包括张爱国那台电脑。
  ;;;;张爱国媳妇没事,一番检查结束被转入普通病房。
  ;;;;张爱国本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要被拉去手术室做手术,根据流程上个尿管。
  ;;;;护士小姐姐本着职业精神,面色淡定地在医生帮助下将张爱国的裤子解开,脱下。
  ;;;;没一会儿,淡定的护士小姐姐就不淡定了。
  ;;;;张爱国气质成熟儒雅,长相也是端方坚毅的类型,一眼看去就很靠谱,标准的华国中年男性。结果——耻骨位置遭受重击,乌青从肌肤下透出,看着渗人。本该有亲戚的地方居然光秃秃一片,没有变性手术留下的疤痕,只有一个比较畸形的女性特征,看位置应该是的。
  ;;;;护士小姐姐去询问医生,医生校对患者的身份性别以及以往病史。
  ;;;;小区物业联系张爱国的家属,也就是他的姐妹,但两个姐妹对先前的事情还揣着怨气,一接到电话就将其挂断。小女儿直接甩了张姐的电话号码,怒道:“她儿子住院让她去伺候!”
  ;;;;不知真相的两个女儿还怨着张姐。
  ;;;;不怨不可能的。
  ;;;;张姐从小就教导她们要自强向上,对她们姐妹给予厚望,告诉她们这个社会对女性的恶意,想要站在跟男人同等的高度就要付出比男人多一倍甚至两倍的努力——她们是最优秀的!
  ;;;;她们都一一做到了。
  ;;;;从小到大就没有让张姐失望过。
  ;;;;结果呢?
  ;;;;结果换来一句句“泼出去的赔钱货也有脸要分家产”、“百年之后的家产都是给儿子的”、“儿子才是香火”,顶嘴两句还被左右开弓扇了耳光。这让心高气傲的两姐妹怎么接受?
  ;;;;姐妹俩直接炸了。
  ;;;;她们哪一点不比那个表面上衣冠楚楚,背地里一肚子坏水的儿子强?
  ;;;;于是,张姐就被一通电话喊到医院。
  ;;;;“医生,张爱国身体怎么样了?”
  ;;;;她来医院也不是对儿子有感情,纯粹是想看看这小子伤得如何。
  ;;;;如果伤得太重,她也无法委托律师起诉这混账。
  ;;;;“女士,您儿子的身体情况您清楚吗?”
  ;;;;张姐不解:“他……他怎么了?难道是患了绝症?是癌症吗?中期还是晚期?”
  ;;;;医生乍听这话觉得不太对劲,但也没有细究。
  ;;;;“女士别担心,不是绝症也不是什么癌症……”
  ;;;;张姐听后索然无味,脸上有点儿可惜。
  ;;;;“那是什么病?”
  ;;;;医生不答反问,询问张姐知不知道张爱国做过变性手术。
  ;;;;张姐:“???”
  ;;;;嘛手术?
  ;;;;医生皱眉道:“病人的变性手术并不完整,在我们医院手术抢救,家属得签一下这个……”
  ;;;;虽然没查到患者什么时候做过变性手术,但从外表来看,这场手术显然是失败的,所以留下了畸形的外表。不排除变性手术会影响此次手术的成功率,术后并发症的可能也一并告知。
  ;;;;张姐一脸懵逼地签下同意书。
  ;;;;张爱国进入手术室前,她还偷偷看了一眼……
  ;;;;的确是少了零部件。
  ;;;;她第一反应就是给裴叶打电话。
  ;;;;裴叶听了来龙去脉,立马想到阴间酆都和阴间妇联的微博。
  ;;;;再想想“变性”的大前提,裴叶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张姐,你关注一下微博的热搜,你儿子的变性应该是报应是惩罚……”
  ;;;;张姐顺着指引看了微博。
  ;;;;她看看微博再看看身后的手术室,气得脸色铁青,直接走人。
  ;;;;本以为这个儿子恶心是恶心,但停留在嘴上,顶多在那些乱七八糟的群里看视频,属于敢哔哔不敢动手的垃圾,没想到他居然受到惩罚“变性”了!这意味着这个混账真正做过。
  ;;;;一想到这个可能,张姐甚至希望张爱国直接死在手术台,别活着出来了。
  ;;;;张姐拨通专属律师的电话。
  ;;;;“张女士,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这个律师是张姐以前做生意认识的朋友,多年的老交情了。
  ;;;;前不久接到张姐说要告儿子,将儿子送进去坐牢的打算,他便觉得有些荒诞。
  ;;;;这会儿又接到电话,律师还以为张姐是打算撤销委托。
  ;;;;谁料——
  ;;;;张姐深呼吸平息怒火。
  ;;;;“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些,再加一条,他怀疑他还jian银了未成年。”
  ;;;;律师:“……”
  ;;;;他怀疑张姐不是奔着将儿子送去吃牢饭,分明是想将儿子送去吃花生米。
  ;;;;话说另一头,裴叶挂了张姐的电话,转头问郁垒帝君。
  ;;;;“阴间的动作还挺快。”
  ;;;;郁垒帝君面露愉悦之色。
  ;;;;尽管不知道裴叶指的是哪件事,但听她的口吻,多半是好事。
  ;;;;阴间酆都的动作的确是快的。
  ;;;;张爱国不过是第一批中的一个。
  ;;;;x市,xx县某村出租屋。
  ;;;;网名为【三年起步】的青年睁开沉重的眼皮,抬手搓掉眼角堆积的眼屎,抹了一把脸上冒出的油。他打着哈欠去浴室,左手抱着手机右手解开短裤的绳子,习惯性要掏出东西……
  ;;;;嗯???
  ;;;;掏了个空???
  ;;;;没有碰到熟悉的玩意儿,反而摸到一片光秃的肌肤。
  ;;;;青年脑中的困意一下子飞光了。
  ;;;;没一会儿,一声惨叫从出租屋传出,隔壁室友气得大骂。
  ;;;;“叫什么叫,你一大早上叫魂啊!”
  ;;;;室友正要骂,却见青年一脸惶恐地从浴室跑出来,大腿撞到了桌角,往前一栽。
  ;;;;“你疯了啦?鬼吼鬼叫的……”
  ;;;;室友见他用完浴室,准备去放个晨尿。
  ;;;;绕过的时候看到青年脚腕和手腕多了两条红黑交缠的玩意儿。
  ;;;;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条首尾相交的蛇。
  ;;;;“你啥时候去纹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