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9:一亿片的清明上河图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2543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郁垒帝君见裴叶表情有异样,剑眉微蹙。
  ;;;;“道友可是觉得哪里不妥?”
  ;;;;裴叶摇头,她讪笑着敷衍了句。
  ;;;;“……并无不妥,只是觉得……帝君很厉害……”
  ;;;;她原先以为神荼郁垒二帝是威严的神灵,真正接触才发现……他们似乎是热衷996甚至是007的社畜。阳间的社畜都是被资本家老板压着加班的,唯独两位帝君是疯狂自我压榨的。
  ;;;;听听郁垒帝君刚才说的话,那是人话吗?
  ;;;;精分成两个法相,特地弄出一男一女,理由居然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简直是魔鬼!
  ;;;;这般超然脱俗的社畜觉悟,简直资本家梦寐以求的。
  ;;;;郁垒帝君脸色微羞,少年面庞挂着点儿被人夸奖后难以掩饰的得意与欣喜。
  ;;;;裴叶趁机将话题转了回来,询问郁垒帝君帮她检查要注意什么。
  ;;;;“也没什么要注意的,不要抵抗我的神识即可。”
  ;;;;神荼帝君说神识是非常私密的,倒也不是骗裴叶。
  ;;;;对这种层次的大佬来说,放开神识让另一个人来回检查,不是强者对弱者的绝对支配,便是与亲密之人的互动。郁垒帝君与眼前青年的关系怎么也算不上强者与弱者,但要说亲密……
  ;;;;少年白皙的脸倏地烧红起来,看得裴叶一脸莫名其妙。
  ;;;;要说刚才是一男一女所以不方便,现在大家都是男的了(划掉)……
  ;;;;脸红个鸡毛!
  ;;;;“道友可做好准备了?”
  ;;;;裴叶点头:“准备好了。”
  ;;;;于是,继“七宗罪副本”中的顾琞和季曌后,又有一人可以在她的精神领域瞎溜达还不触动自我保护机制。裴叶余光暗暗瞥了一眼神情认真专注、一丝不苟的郁垒帝君,后者鼻尖还紧张得冒出了点点细密汗珠,并未注意到裴叶带着审视与了然的目光,眼底似有些许笑意掠过。
  ;;;;估计不止是郁垒帝君,怕是神荼帝君也行。
  ;;;;“好了么?”
  ;;;;裴叶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而郁垒帝君又靠着她太近。
  ;;;;作为一个有着战斗本能的战士,她并不适应这样的距离。
  ;;;;“嗯,快好了。”
  ;;;;精神领域太过复杂精细,饶是郁垒帝君也费了不少功夫才做了完整检查。
  ;;;;“结果怎么样?”
  ;;;;郁垒帝君欲言又止。
  ;;;;“不管是好是歹,帝君但说无妨。”
  ;;;;她心理承受能力很强。
  ;;;;郁垒帝君道:“道友的情况倒是……极其特殊。”
  ;;;;他斟酌着说出这话,裴叶挑眉。
  ;;;;“如何个特殊法?”
  ;;;;“道友可有受过致命伤势?神识遭冲击碎裂?”
  ;;;;裴叶哑然:“这怎么可能?若是有,我还能站在这里?”
  ;;;;还精神领域遭冲击碎裂呢……
  ;;;;不是死也是个傻子了。
  ;;;;裴叶从年少参军到后来退休,从基层小兵一步步爬到军团长的位置,什么妖魔鬼怪都见过,也曾跟一手提拔她的上司从亲如母女到反目成仇,前者甚至还刻意让她陷入派系恶斗险些被“借刀杀人”……裴叶也算是无数次九死一生的老司机了,但每一次都算得上游刃有余……
  ;;;;何时有过“遭受致命伤势”?
  ;;;;更别说“神识(精神领域)被冲击碎裂”……
  ;;;;“没有,绝对没有!”
  ;;;;裴叶说得很笃定。
  ;;;;但郁垒帝君这边更笃定。
  ;;;;如果说一个完整的神识是一块玻璃,裴叶的神识就是被强力胶水一点点粘回去的玻璃。
  ;;;;看似是完整的一块,实际上裂纹还在。随着时间推移,胶水老化,这块玻璃的隐患也会爆发出来,届时只需要轻轻一阵风,也许整块玻璃就崩溃了——这是郁垒帝君说的坏消息。
  ;;;;裴叶眉头微皱却没急着反对。
  ;;;;“既然有坏消息,可有好消息?”
  ;;;;“好消息自然也有。”
  ;;;;先前老化的胶水部位换上更好的胶水,止住了崩溃的趋势。
  ;;;;这些胶水甚至能将碎裂的神识彻底融合成完整的一部分。
  ;;;;裴叶双手环胸陷入沉默。
  ;;;;“如此……郁垒帝君觉得……什么情况下会造成这种伤势?”
  ;;;;她的记忆完整,不可能存在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势却无察觉的可能。
  ;;;;除非伤势是在她有记忆前。
  ;;;;但——
  ;;;;这有可能吗?
  ;;;;不,也不是没有可能。
  ;;;;裴叶眉头微拧,想起来自己的特殊。
  ;;;;她的确是特殊的,人类联邦的孩子都在育儿机构出生,提供基因的父母双方信息会跟随孩子一辈子。但也有特殊例子,例如不在育儿机构出生的非法诞生的孩子,这种是没有的。
  ;;;;裴叶是联邦清缴星际海盗团的时候救下来的。
  ;;;;怀疑是哪个星盗强迫妇女,由女性身体非法诞育下来的婴孩儿。
  ;;;;但奇怪的是没有一个星盗以及被星盗强迫的女性认领,仿佛是凭空出现的。
  ;;;;当年收养她的家庭也因为这点对她多有微词。
  ;;;;裴叶忍不住脑洞大开。
  ;;;;难道说,她其实不是星盗团谁谁的后裔,而是哪个神秘实验室人造出来的?
  ;;;;看似是近乎完美的杰作(成为军团长就是最好的潜力证明),但毕竟是人造人,所以某些方面存在致命缺陷,这个缺陷就是莫名出问题的精神领域?
  ;;;;这么一想,似乎能解释得通。
  ;;;;郁垒帝君垂眸答道:“倒像是魂飞魄散后魂魄再聚的样子。”
  ;;;;裴叶:“???”
  ;;;;什么飞什么散???
  ;;;;郁垒帝君观察裴叶的表情。
  ;;;;只见后者捏着下巴,一边听一边嫌弃地皱了皱鼻子。
  ;;;;“噫用魂飞魄散这个词形容太狠了,我的精神领域有这么碎吗?”
  ;;;;她以为是碎成一片一片呢。
  ;;;;搁在郁垒帝君口中却是碎成一点一点???
  ;;;;这不就是一百片清明上河图和一亿片清明上河图的区别?
  ;;;;“差不多。”
  ;;;;裴叶又问他。
  ;;;;“那这病症可能治?”
  ;;;;“道友非常人,魂飞魄散后生机断绝,但若能以功德补之,便有一线生机。”
  ;;;;“所以……功德这玩意儿对我来说就是玻璃胶???”
  ;;;;“道友如此理解也行。”
  ;;;;裴叶:“……”
  ;;;;垃圾游戏策划兼友人有点儿本事啊。
  ;;;;居然能将她的病症完美套入游戏副本的背景,逻辑上还能自圆其说。
  ;;;;通关一个又一个副本,病情逐渐稳定下来,可不就是换了新的更牢固的“玻璃胶”?
  ;;;;所以说,氪金赚功德不仅仅是为了阿崽,更是为了她自己……
  ;;;;个屁啊!
  ;;;;╯︵┻━┻
  ;;;;裴叶有理由怀疑这是垃圾策划又一个名正言顺逼她氪金的名目。
  ;;;;郁垒帝君见她神情无异色甚至有点儿小小的嫌弃,他有点儿诡异的坐立难安的错觉。
  ;;;;嗯,其实还有一点点的……
  ;;;;一点点的……
  ;;;;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