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7:我有一个朋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312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物业按门铃越来越急促,大有再不开门就报警的意思。
  ;;;;裴叶将东西收拾收拾带着张姐离开,将一地烂摊子丢给被神仙打架波及的张爱国。
  ;;;;直到离开小区,张姐还是懵逼的。
  ;;;;“小苍,刚才那是什么?”
  ;;;;裴叶言简意赅:“我跟对手打了一架……”
  ;;;;“打了一架?”张姐关心裴叶,“刚才那动静都赶得上拆房了,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医院?”
  ;;;;裴叶摇头。
  ;;;;她当然不可能受伤,那也太丢人了。
  ;;;;张姐想到刚才的场景还心有余悸。
  ;;;;“是不是你昨天说的那个坏人?”
  ;;;;那一排排的高脚杯、红酒在脑袋上炸开,天花板的吊灯砸在地上,像极了现实版武打片。
  ;;;;“应该是一伙人。”裴叶抓起那件黑袍看了两眼,“但那货打不过我就用诡异的手段自爆了,我阻拦都来不及,线索又断了。非人非鬼非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而且——”
  ;;;;裴叶顿了顿,没继续说下去。
  ;;;;张姐好奇也不敢追问。
  ;;;;但她不知其实裴叶自个儿也没闹清楚状况。
  ;;;;这回碰到的对手跟以往都不一样——他们一样弱,可这次的对手却能让她的精神领域微微作痛——事后仔细检查一番,精神领域好好的,没有恶化,仿佛那阵刺痛只是她的错觉。
  ;;;;但这有可能吗?
  ;;;;一个能影响她精神领域的对手……
  ;;;;几个游戏副本下来还是头一次碰见。
  ;;;;思索出神的功夫,翅膀振动的声音越来越近,一道影子从天而降。
  ;;;;“来了老弟来了老弟——”
  ;;;;鹦鹉稳稳落在裴叶肩膀,小眼睛仿佛在控诉她不守诺言。
  ;;;;“别喊了,聒噪。”
  ;;;;裴叶现在分不出心神搭理鹦鹉,由它跟着自己,转头对张姐说道:“这事儿疑点太多,我得找个朋友帮忙调查。张姐先回去,这些符篆留着防身,有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匆忙交代两句,裴叶带着鹦鹉离开,婉拒张姐想请客吃饭的好意。
  ;;;;路上,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张姐给筱苍的银行卡转了两百万。
  ;;;;裴叶扫了一眼张姐约下次吃饭的短信,关闭屏幕,闭眼回忆刚才的敌人。
  ;;;;黑袍之下就是一团模糊的黑雾。
  ;;;;非人非鬼非妖,气息浑浊,让她觉得极其不舒服……
  ;;;;不舒服到什么程度?
  ;;;;这货出现在她精神领域的范围,她就有一种将其撕碎的冲动。
  ;;;;要知道以她对情绪管控的自制力,这样发自本能的冲动可不多见。
  ;;;;回到落脚的旅店,裴叶召唤了活冥差。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熟门熟路。
  ;;;;神荼帝君没一会儿就出现了。
  ;;;;她手里还抱着一堆没有批改处理的文件。
  ;;;;“道友找我有事,为何诏令如此急促?”
  ;;;;她连文件都没来得及抛下就赶来了。
  ;;;;“帝君可还记得柳芙蕖牵涉到的阴间婚姻介绍所?”
  ;;;;神荼帝君歉然道:“自然记得,只是酆都刑讯也没挖出线索,柳芙蕖口中的阴间婚姻介绍所更是毫无头绪。若非她的记忆没有作假,连我也怀疑了……道友这么急找我,为了这事?”
  ;;;;裴叶将那件黑袍拿出来。
  ;;;;神荼帝君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她上前一步抓住黑袍,细细感受上面残留的气息。
  ;;;;“这是……”
  ;;;;“刚刚碰到的,我跟那东西交手,它自爆了,只剩这件黑袍还残留着气息。帝君认得?”
  ;;;;看到黑袍,裴叶还以为是第一个世界的假阴差,正准备嘲笑垃圾友人江郎才尽、一个梗用两回,却发现自己误会了。这绝对是她先前未接触过的“生物”!
  ;;;;看神荼帝君的反应,显然她认识。
  ;;;;这次是问对人了。
  ;;;;神荼帝君唇上血色褪去。
  ;;;;“认识。”
  ;;;;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冰冷与厌恶,仿佛这是比臭水沟还脏的玩意儿。
  ;;;;裴叶还是第一次看到神荼帝君脸上出现纯粹的杀意。
  ;;;;“呃……是劲敌吗?”
  ;;;;神荼帝君不屑道:“劲敌?它也配?”
  ;;;;裴叶:“……”
  ;;;;听着火气不是一般大啊。
  ;;;;神荼帝君也发现自己态度不对,克制了情绪。
  ;;;;“你碰到的东西的确非人非鬼非妖,因为它是‘魔’。”
  ;;;;裴叶没见过“魔”却听过“魔”。
  ;;;;“据我所知,‘魔’是世间万物七情六欲衍生出来的种族,你也可以认为是‘杂种’。”
  ;;;;神荼帝君的话明显带着强烈的个人意见,居然连“杂种”这样的蔑称都出来了。
  ;;;;裴叶还未开口,帝君神情不适地捂着额头。
  ;;;;“道友,容我静一静。我对‘魔’相当不喜……情绪有些控制不住……”
  ;;;;裴叶点头表示理解。
  ;;;;能让一心向社畜看齐的神荼帝君出现强烈的情绪变化,背后必然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隐衷。
  ;;;;“其实,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死于‘魔’之手。尽管过去多年,仍是不平。”
  ;;;;裴叶不解:“帝君的友人,想也不是寻常之辈……还是说,那‘魔’太强?”
  ;;;;这个副本有点儿搞头。
  ;;;;裴叶不惧反喜。
  ;;;;神荼帝君解释说:“那只‘魔’是一族之首,实力非凡,但我……朋友也是一族佼佼者,实力之强,世间难逢棋手。那只‘魔’能赢,靠了阴谋算计,暗箭伤人,我没赶得及过去……毕生一憾。”
  ;;;;裴叶想说阴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但这么说,显然会将神荼帝君得罪死,她便将话咽了回去。
  ;;;;“然后呢?”
  ;;;;神荼帝君口中的“魔”跟此次事件有关?
  ;;;;谁料神荼帝君下巴微扬,冷漠道:“我杀回来了,差点儿便灭了魔族。”
  ;;;;前边儿五个字杀气腾腾,后边儿半句满是遗憾。
  ;;;;裴叶:“……”
  ;;;;好吧,能成为阴间之主的都是狠角色,动辄要灭一族。
  ;;;;“那现在这情况……差点儿被你灭族的魔族要卷土重来了?”
  ;;;;还暗搓搓躲在背地里搞事情?
  ;;;;神荼帝君却摇头否了裴叶的猜测:“应该不是一个,我口中的上古魔族早就一蹶不振,销声匿迹多年。真是它们,谅它们也不敢出现在我现身的小世界……应该是些不成气候的小魔。”
  ;;;;有他地方绝对不会有上古魔族。
  ;;;;莫说裴叶,帝君也好些年没见到魔了。
  ;;;;裴叶又问了一个她最关心的问题。
  ;;;;“这些魔有什么特殊能力?我看过一些关于魔的记载,其中没一项能解我疑惑。”
  ;;;;“特殊能力?”神荼帝君仔细想了一圈也没想到魔有什么“特殊能力”,他道,“魔天生操控七情六欲,这一族大多都走这个路子,区别无非是强与弱。多少年了,毫无新意。”
  ;;;;“操控七情六欲?不应当啊……”
  ;;;;裴叶对情绪的控制也是数一数二。
  ;;;;哪怕是同等级的幻术精神领域,也很难让她陷入其中。
  ;;;;按理说魔引以为傲的能力在她身上无法生效。
  ;;;;先前的场景也不是幻术,除了精神领域拖后腿,并无其他症状。
  ;;;;神荼帝君问她:“什么不应当?”
  ;;;;裴叶说了自己跟那只魔交手时的异样。
  ;;;;“帝君学识广博,可知这是为何?”
  ;;;;神荼帝君闻言默了良久。
  ;;;;看着裴叶认真求教的双眸,他良久才道:“道友这个症状倒不像是受制于魔,更像是创伤后的应激反应。因此,不管是那只小魔还是其他大魔,只要有魔气,你便会感觉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是印刻在精神、灵魂之上的。
  ;;;;“帝君莫不是跟我说笑?我也是第一次碰到魔,上哪儿来的应激反应?”
  ;;;;神荼帝君道:“这个,我便不清楚了。”
  ;;;;裴叶有点儿头疼地揉了揉酸胀的眉心。
  ;;;;精神领域对她而言很重要,出了问题就该弄清楚。
  ;;;;思来想去,只剩一个法子。
  ;;;;“帝君可否帮我一个忙?”
  ;;;;她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神荼帝君也客气:“道友尽管说。”
  ;;;;她用神荼帝君能理解的词汇,简略说了自己精神领域的事儿。
  ;;;;“麻烦帝君帮我查查……”
  ;;;;她说完,神荼帝君的脸倏地飘上红晕。
  ;;;;居然拒绝了:“这怕是不妥,魂魄乃是最私密的……便是道侣也……”
  ;;;;裴叶失笑:“帝君,你我皆是女子,无妨的。”
  ;;;;神荼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