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知人知面不知心(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358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不仅小纸人张姐冒出了好多感叹号,张爱国也被“张姐”直白的请求震惊到了。
  ;;;;他毕竟是太极拳十级选手,小场面还是不慌的。
  ;;;;“我也想亲你、想抱你、想爱你,告诉你我爱你,但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他看“张姐”的目光是痛苦的。
  ;;;;脸上的深情与为难糅杂在一起,最后通通化为无奈的叹息。
  ;;;;“张姐”也被他直白而炽烈的表达镇住了,脸上浮现淡淡醺然酡红。
  ;;;;但她没被张爱国哄住,而是手指纠结问他:“你以前不是说你爱的是我的内在不是皮囊吗?”
  ;;;;张爱国被这话噎得脸色微青,只是“张姐”视线低垂没注意到。
  ;;;;他迟迟没给反应,“张姐”只觉得鼻尖一酸,眼眶泛红漫起了水雾。
  ;;;;她咬着下唇,压抑内心激荡的复杂情绪:“我知道——你是因为我现在在你妈的身体里,所以才不愿意靠近我对吧?但我还是我,你爱的内在都在啊,你真能将我当成你妈吗?”
  ;;;;“张姐”情绪越说越激动。
  ;;;;这时,一直没点儿动静的张爱国腾地一下站起来。
  ;;;;“张姐”的话也被迫变成了轻微的呜咽。
  ;;;;窗帘后的两只小纸人内心刷屏般飞过一片感叹号。
  ;;;;小纸人张姐不仅碎了三观,还被他俩的对话惊得目瞪狗呆。
  ;;;;她活了五十多个年头,自认见惯大风大浪,啥事儿也不能让她大呼小叫了,直到看到三十五岁的儿子——她才知道自己原来还太年轻见识太少——也是头一回见识到这样的儿子。
  ;;;;骨子里的势利薄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作风,真的太像他亲爸了。
  ;;;;不不不——
  ;;;;科学严谨一点儿的说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为了能博取她的欢心多争家产,眼睛不眨地撒谎说“不改姓感觉自己被孤立,跟妈妈妹妹不像是一家人”,给自己改了姓;为了让“张姐”立遗嘱将财产都给自己,明明恶心还下得去嘴。
  ;;;;他老子跟他一比,他老子都不能算势利薄情的渣男了。
  ;;;;小纸人张姐突然有点儿不想回归肉身了。
  ;;;;总觉得肉身被污染了。
  ;;;;哪怕回去也要用消毒液反复消毒几回。
  ;;;;用小短手摸摸圆溜溜的纸脑袋,小纸人张姐脑中甚至浮现一个“要不将眼珠子摘下来搁在消毒水里泡泡”的念头。实在是刚才那一幕太震撼她三观,冲击她的眼球,污染她的心灵。
  ;;;;跟小纸人张姐一样心情激荡复杂的还有“张姐”。
  ;;;;不同的是,小纸人张姐看到了大儿子为了野心不择手段连自己都恶心的狠辣,而“张姐”在爱情滤镜下看到了他的真心——他真的是太爱自己了,他真正爱着自己的内在而不是皮囊。
  ;;;;终于,“张姐”答应明天去立个遗嘱。
  ;;;;张爱国听后暗暗松了口气。
  ;;;;趁着“张姐”去厨房盛饭的功夫,他背过身用袖子狠狠擦了擦嘴,冲着垃圾桶吐了口水,尔后又装作没事人的样子。二人气氛升温不少,聊天的内容也变成“拿到几十亿遗产怎么花”。
  ;;;;张爱国是个多疑且细心的人。
  ;;;;他看得出“张姐”是一时被自己迷住没想通关键,等情绪下来又会疑神疑鬼。
  ;;;;要真正稳住她还得别的手段。
  ;;;;当然,这个手段不是献身,那太丧病了。
  ;;;;张爱国谈起了公司的琐碎杂事,谈着谈着不着痕迹将话题挪到“某同事离职了”。
  ;;;;“她怎么离职了?”
  ;;;;“张姐”对“某同事”有点儿印象。
  ;;;;一个工作上的女强人。
  ;;;;原本是张爱国带的新人,没多久跟他平级,不出意外还能成他上司。
  ;;;;“你不是说她下半年能升总监吗?这个节骨眼离职太可惜了……”
  ;;;;同事刚奔三,一胎后在家当了两年的家庭主妇,因为家庭开支跟婆家有矛盾,为了孩子和家庭地位话语权重出职场,一心一意拼起事业。她的绩效加提成分红,收入是张爱国五倍多。
  ;;;;张爱国最不爽这个“某同事”,说她是典型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乖乖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养孩子生二胎比打拼职场轻松多了,还整天拿这个事情抱怨攻讦丈夫,一点儿不给她男人尊严。
  ;;;;活脱脱一个怨妇。
  ;;;;【女人不给男人尊严,婚姻能和谐吗?】
  ;;;;“张姐”觉得这话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具体地方。
  ;;;;她当然听不出来。
  ;;;;因为张爱国用无师自通的pua手段限制她的思考能力。
  ;;;;不论男女都需要尊严,牺牲任何一方的尊严成全另一方都会导致婚姻不和谐,走向破裂。
  ;;;;“前两天就办好离职手续走了……”
  ;;;;张爱国挑出菜里的肥肉,他口味重,吃菜比较偏向油水重、味道大的,素菜不爱吃。
  ;;;;没一会儿嘴角就沾了一圈油。
  ;;;;“张姐”道:“离职也该有个理由啊。”
  ;;;;她的话正中张爱国下怀。
  ;;;;他道:“她老公出轨,去年她娘家拆迁分了她三套房子,她打算离婚带着孩子回去打拼。”
  ;;;;“张姐”讶然。
  ;;;;“她老公出轨了?”
  ;;;;一个月收入五六万的女强人婚姻也这么失败啊。
  ;;;;“她老公真不是东西。”
  ;;;;张爱国倒是不觉得同事丈夫哪里错。
  ;;;;你说家里老婆整天在公司加班,996不见人,哪个丈夫受得了?
  ;;;;感情需要维系,但人都见不到怎么维系?
  ;;;;明明是那个同事不顾家,将男人推出去。
  ;;;;她蠢她活该呗。
  ;;;;思及此,张爱国略有些得意地说出真正的目的。
  ;;;;“……她最蠢的是,离婚多了个拖油瓶,以后不好嫁,她丈夫还白分走她两套房子。她丈夫有房有车还只有三十岁,正值壮年,再去相亲找一个,多得是女人扑过来,她就成滞销的了。”
  ;;;;“你同事娘家的房子不是给她的吗?怎么也被分走了?”
  ;;;;张爱国道:“婚内所得的共同财产,离婚当然能分……”
  ;;;;“张姐”听后若有所思。
  ;;;;围观这两人对话的小纸人张姐简直要给大儿子教科书式的打压调教“鼓掌”了。
  ;;;;这段位这心机,他那个早死的老子是拍马难及啊。
  ;;;;强调“婚内所得的共同财产”,不就是暗示“张姐”不要怕,大胆立遗嘱,老太婆的遗产也是“婚内所得”,她保底也能拿一半。拿着一半的钱还能获得张爱国的真爱,事业情场两得意。
  ;;;;果不其然,“张姐”微拧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脸上的笑意更真实了。
  ;;;;吃了晚饭她去厨房洗碗,张爱国坐在客厅看电视。
  ;;;;电视声音开得很大,厨房内的“张姐”一边洗碗一边哼着dy热曲。
  ;;;;却不知张爱国从西装内口袋掏出两张符篆。
  ;;;;裴叶一眼就知道那是驱鬼符篆。
  ;;;;也不知他上哪儿弄来这么正宗的货。
  ;;;;张爱国将一张放回口袋,另一张裹上打火机放在另一侧口袋。
  ;;;;小纸人张姐看不明白。
  ;;;;她有小纸人护身,对驱鬼符篆的感觉不深,只是下意识不想靠近。
  ;;;;裴叶却一眼猜出他的用意。
  ;;;;小纸人张姐的大儿子是真的狠角色。
  ;;;;摆明了是想明天立了遗嘱就将符篆烧掉兑水让“张姐”喝下。
  ;;;;“张姐”身体内的魂多半是他媳妇,生魂跟肉身不吻合,一张正宗驱鬼符篆喝下去,妥妥能将生魂赶出张姐肉身。再将另一张驱鬼符篆贴在媳妇原先的肉身上,生魂便无法回归。
  ;;;;用不了几天功夫,老妈死了,老婆也死了。
  ;;;;他便能用“张姐”立的遗嘱继承几十亿,安安静静地享受一夜暴富的滋味。
  ;;;;关键是两个人的死也查不到他头上。
  ;;;;秒啊
  ;;;;裴叶对这手操作只能打82分,剩下以666送给他。
  ;;;;她将小纸人张姐拉到角落,嘀嘀咕咕说了猜测。
  ;;;;小纸人张姐感觉整张纸都不妙了。
  ;;;;半晌才喃喃道:“他……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老子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这个儿子一看就是他的香火。
  ;;;;“那现在该怎么办?”再不回去,她就真的死了,半辈子积蓄都给这个儿子做嫁衣,逢年过节上香祭拜什么的指望不上,还不知他背地里会怎么恶心自己,怎么想怎么憋屈。
  ;;;;裴叶不慌不忙:“这简单,我让你回去。”
  ;;;;难度不大,不慌。
  ;;;;小纸人张姐坐水房地上,思索裴叶的话。
  ;;;;她道:“阿姨也不是占便宜的人,你帮阿姨,阿姨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人,你说对吧?”
  ;;;;多个朋友胜过多个敌人。
  ;;;;不管“筱苍”一开始为什么要下海靠颜值身体吃饭,二人身份也是不对等的金主和“小男友”关系。现在不一样了,地位发生变化,张姐必须要打好关系,免得以后翻旧账被清算。
  ;;;;一个能让人生魂归位的大师,自然也能让生魂离体,害人于无形之中。
  ;;;;裴叶笑眯眯道:“阿姨说这话就太见外了。”
  ;;;;张姐忙摆手:“不见外不见外,阿姨第一眼见你就觉得有缘分,跟亲人似的,一家人哪里会说两家话。阿姨害怕给少亏待你呢,你现在上着大学,学业重要,这点儿小钱就别推辞了。”
  ;;;;两只小纸人假兮兮地寒暄。
  ;;;;上方挂着的鸟笼,那只尾羽漂亮的鹦鹉默默盯了会儿。
  ;;;;“塑料塑料——”
  ;;;;“塑料塑料——”
  ;;;;“塑料塑料——”
  ;;;;裴叶一个眼刀甩了过去。
  ;;;;再嘲讽一句拆了你翅膀露天烧烤!
  ;;;;鹦鹉:“……”
  ;;;;三秒过后,它又扑腾着翅膀。
  ;;;;“漂酿漂酿——”
  ;;;;裴叶:“……”
  ;;;;确认过眼神,这是成了精的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