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知人知面不知心(上)【求双倍月票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587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不待裴叶说出推测,张姐自顾自说了句。
  ;;;;“……我的大儿子打小就不像我,更像他刻薄的爸,还有他爷奶。”
  ;;;;裴叶斟酌着问张姐:“张女士是不是想到什么线索?”
  ;;;;听张姐的话,貌似对婆家丈夫怨气颇重。
  ;;;;张姐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游客太多。”
  ;;;;这里是景点,随时都会有游客过来。
  ;;;;张姐倒是无所谓啦,但裴叶三人会被当成跟空气说话的蛇精病。
  ;;;;裴叶这才将注意力放在网红鬼屋上。
  ;;;;“张姐知道这家鬼屋是谁开的吗?”
  ;;;;聘用孤魂野鬼到鬼屋工作的也是个人才。
  ;;;;张姐道:“上岗培训的时候,经理说这是一家阴阳合资的公司,老板跟合作伙伴五五分成。”
  ;;;;裴叶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新鲜的词汇。
  ;;;;“阴阳合资公司?”
  ;;;;张姐解释道:“就是活人跟死鬼合作开的公司,两位老板五五分成。”
  ;;;;这间鬼屋一共有两个老板。
  ;;;;一个是死鬼,一个是活人。
  ;;;;必须有个是活人啊,他们这些鬼再能干也没办法去工商局备案办经营许可证,更别说跟游乐园商议租场地,按时缴纳水电费了。两位老板分工合作,死鬼老板负责招聘“工作人员”,活人老板则负责阳间事务,据说活人老板还花了大钱请玄门高人在鬼屋绘制了强大的阵法。
  ;;;;这个阵法还挺与时俱进的。
  ;;;;本质有点儿像公司上班的打卡机,每个“工作人员”都会发一张工作牌,工作牌跟法阵(打卡机)绑定。“工作人员”用工作牌就能借用法阵阴气,不仅能让游客看到自己,还能短暂碰到游客。否则的话,怎么摸游客脚踝、游客小手,冷不丁出现在游客身后冲脖子吹凉气?
  ;;;;听张姐一番粗略介绍,裴叶对这家“阴阳合资公司”以及背后的老板产生了兴趣。
  ;;;;“这家鬼屋的老板还挺有才华。”
  ;;;;聘用货真价实的孤魂野鬼在鬼屋打工,省了多少人工成本?
  ;;;;阳间的老板绞尽脑汁动员公司员工996,而阴间的老板让员工007毫无压力。
  ;;;;啧啧啧,这些老鬼死了都逃不掉资本的剥削。
  ;;;;“有机会的话可以认识认识,交流一下创业心得。”
  ;;;;与此同时的e大。
  ;;;;被裴叶念叨的活人老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喷嚏动静太大,鼠标一滑,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游戏人物被敌人收了人头。
  ;;;;“谁tm念叨我呢……”
  ;;;;当游戏界面跳出“失败”字样,青年一边咕哝抱怨一边退出了游戏。
  ;;;;寝室大门打开,自家师侄脸色凝重地回来。
  ;;;;青年合上笔记本电脑,脑袋向床外一伸,关心道:“师侄,咋了,脸色这么难看?”
  ;;;;“师叔,你有没有看微博热搜?”
  ;;;;“什么热搜?”
  ;;;;“微博热搜榜第一的话题。”
  ;;;;“真是难得啊师侄,你居然也会玩微博。”
  ;;;;说着他掏出手机点开微博,一眼就注意到热度第一的话题。
  ;;;;#阴间驻阳间办事处通知#
  ;;;;“卧槽——这个话题怎么冒出来的?哪位玄门仁兄买的吗?”点开热搜话题,粗略一看,风长斋他师叔更是惊呼,“阴间酆都好大的手笔,不过看着是真的解气,你为这个生气什么?”
  ;;;;风长斋皱眉:“阴间这么干涉阳间,不是什么好兆头,阴阳两界迟早会乱。”
  ;;;;他一直担心“神荼郁垒”二帝法相现身会弄乱阴间秩序。
  ;;;;万万没想到阴间还没乱,阳间先乱了。
  ;;;;风长斋的师叔倒是比较乐观。
  ;;;;他道:“早几年前,师兄不是卜卦说天地灵气即将复苏么?灵气复苏之后,阴阳两界的生灵都会进化,各种只在神话小说出现的异象也会接连现世。这是大势所趋,非人力能阻挡。阴间高调出现反而给了阳间政府警醒,让他们有充足时间调整自身适应巨变的天地大势。”
  ;;;;整体而言,利大于弊。
  ;;;;现在手忙脚乱也胜过以后临阵磨枪吧。
  ;;;;风长斋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但——
  ;;;;“过犹不及。”
  ;;;;师叔噗嗤笑了出来。
  ;;;;“小古板,操这么多心干嘛?天塌了还有高个儿顶着,你看看那些大佬们都还沉得住气呢。”
  ;;;;风长斋轻吁了口气,面对乐观的师叔无从反驳。
  ;;;;他打开背包中的笔记本电脑,邮箱滴滴滴响起来。
  ;;;;躺在宿舍床上的师叔翘着二郎腿,笑道:“你又来活儿了。”
  ;;;;前脚刚忙完回来,后脚又派遣灵异委托。
  ;;;;果然,不当天师是正确的,东奔西跑太累了。
  ;;;;风长斋没有应声,而是点开邮箱中的文件,粗略浏览一遍委托任务的内容。
  ;;;;“我出门一趟。”
  ;;;;“任务很紧急?”
  ;;;;风长斋整理一下工具,背上休闲双肩包。
  ;;;;随口应了句:“嗯,据说委托者的亲人被恶灵缠上,我过去看看。”
  ;;;;委托者就住在s市的市中心,打滴滴过去也没多少车费。
  ;;;;刚下电梯,口袋响起没有备注的陌生来电。
  ;;;;“喂,您好,是张先生吗?”
  ;;;;风长斋跟委托者对了一下信息。
  ;;;;下任务的委托者是一名叫张爱国的男人。
  ;;;;二人约好了时间在s市中心xx大厦三楼见面。
  ;;;;“你就是风天师吧?”
  ;;;;张爱国看到风长斋,惊讶他的年轻,但很快收敛心里那点儿质疑。
  ;;;;他跟天师这个圈子接触不多,准确来说是最近一段时间才真正去关注。
  ;;;;帮忙牵桥搭线的介绍人告诉他——
  ;;;;天师的能力不能看外表,有些人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三五岁也能力压三五十。
  ;;;;二人寒暄两句落座。
  ;;;;张爱国先生告诉风长斋,他怀疑家人被恶灵盯上了。
  ;;;;“恶灵?”
  ;;;;风长斋仔细看张先生,后者身上并没有沾染恶灵的阴气。
  ;;;;“张先生能具体说说情况吗?”
  ;;;;“好的,事情是这样的……”
  ;;;;疑似被恶灵盯上的人是张爱国的亲妈。
  ;;;;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家里都觉得有眼睛盯着她。
  ;;;;他妈年纪也不小了,担心她长期失眠、疑神疑鬼会影响身体健康。
  ;;;;“我听说玄门天师手里有驱鬼封符篆,不管多高价格,为了我妈,我都想求两张回去。”
  ;;;;类似的案子风长斋也接过。
  ;;;;一部分是真的被恶灵盯上,一部分则是杯弓蛇影,自个儿吓自个儿。
  ;;;;“张先生最近跟令堂有接触吗?例如在家里一块儿吃饭什么的?”
  ;;;;张爱国连连点头:“我妈前阵子脑溢血住院,病愈出院之后由家里三个孩子照顾。我是老大,所以从我开始。我担心亲来的保姆照顾得不周到,最近公司又比较清闲,就请假在家照顾她。除了早饭,午饭和晚饭都是一起吃的,饭后还会陪着我妈去小区楼下散步消食……”
  ;;;;他说得很平淡也很详细。
  ;;;;三言两语就塑造了一个孝顺的儿子形象。
  ;;;;风长斋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么看来,你跟你母亲接触也算多,如果她是被恶灵盯上,你身上应该也会沾染恶灵的阴气。这会儿罗盘没有响应,想必你们家碰上的不是恶灵,甚至有可能不是什么非自然生物。”
  ;;;;张爱国啊了一声。
  ;;;;“大师的意思是……”
  ;;;;风长斋道:“应该是令堂的错觉,心理问题,建议去医院精神内科看看。”
  ;;;;例如,开点儿助眠的药。
  ;;;;张爱国犹豫三秒,坚持向风长斋购买驱鬼符篆。
  ;;;;他为难道:“我妈性格固执,平时也有点儿迷信,求个符篆回去她能安心些。”
  ;;;;风长斋也没有再劝,该说的已经说了,听不听劝是张先生的事情。
  ;;;;他从书包掏出两张驱鬼符篆。
  ;;;;张爱国问他:“大师,这个怎么用?戴在身上还是烧了喝了?”
  ;;;;风长斋耐心给他解答:“一般戴身上,寻常恶灵会主动避开。若不避开反而攻击人,也能抵挡一阵。。将符篆烧成灰烬喝掉也行,但这一般是针对附身人体的恶灵,此法能将其驱赶。”
  ;;;;张爱国第一次接触玄门的东西,好奇心驱使他多问了几句。
  ;;;;“恶灵是指会害人、怀有恶意的鬼魂?”
  ;;;;风长斋:“用普通人的理解,差不多是这样的。”
  ;;;;“那附身呢?只要是附身不属于自己身体的,也能算是恶灵?”
  ;;;;风长斋点头:“算的。”
  ;;;;张爱国点头哦了声,zfb转账,高价买下两张驱鬼符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裴叶三人和张姐的生魂从鬼屋出来,在游乐园隔壁找了个餐厅包厢。
  ;;;;这个点还不是用餐高峰,餐厅大堂也没多少人,后厨上菜也迅速。
  ;;;;裴叶点了十几个菜,其中以甜辣为主。
  ;;;;郭奕菱和张姐也象征性点了两个。
  ;;;;裴叶坐在靠门的位置方便帮服务员上菜,左边是郭奕菱,右边是神荼帝君,对面是张姐。
  ;;;;被两人一鬼盯着,那种诡异的奇怪氛围又来了。
  ;;;;裴叶清了清嗓子转移众人注意力。
  ;;;;“这里安静,张姐可以说说丢魂之前的细节吗?”
  ;;;;张姐坐着托腮,强迫自己回想,找寻可能被忽略的异样。
  ;;;;良久,服务员将切了片的烤鸭、海蛎麻婆豆腐和拔丝木耳端上来,张姐还是没想出来。
  ;;;;实在是太平常了。
  ;;;;真要说有问题也是三个儿女在她病床前尽孝,明着关心她的身体,实际上打听她身后遗产怎么分。张姐早就有打算,还去遗嘱库立了遗嘱,将名下所有财产分为十份。
  ;;;;三成给大女儿,三成给二女儿,三成捐出去做慈善,一成给大儿子。
  ;;;;现在?
  ;;;;她还活着,当然是死死捏着财政大权,钱在自己手里才安心。
  ;;;;她怎么会不懂手里有钱才有儿慈女孝的道理?
  ;;;;不是她想得太悲观,而是她深知三个孩子的本性。
  ;;;;两个女儿还好,提前拿到财产也不会完全丢下她不管,但儿子就难说了。
  ;;;;张姐又重复了一句:“……我的大儿子打小就不像我,更像他刻薄的爸,还有他爷奶。”
  ;;;;裴叶注意到张姐对遗产的处置,好奇问了句:“为什么两个女儿各得三成,大儿子反而只有一成?我以为张姐这一代人,应该会比较偏心儿子或者平分,因为儿子不亲你?”
  ;;;;张姐神情一黯。
  ;;;;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
  ;;;;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白富美,家里根正苗红那种,爹妈都是体制内工作的。
  ;;;;作为校园女神,她被家人保护得太好。
  ;;;;那时候自由恋爱、追求真爱是非常时尚的事儿,她也傻乎乎信了。
  ;;;;她高二的时候认识了丈夫,对方是高三学生。
  ;;;;老家在偏僻大山深处,家庭非常贫穷。
  ;;;;穷到什么程度呢?
  ;;;;村里的女性宁愿去厂里当女工,给饭店当洗碗小时工也不愿意留在村里,更不愿意嫁给村里的人。大龄光棍娶媳妇全靠掏钱从人贩子手里买,丈夫的妈妈也是这么买来的。
  ;;;;这个村的男人,包括那个公公都认为买来的女人一开始再硬气再反抗也不怕,多打几顿,关起来生孩子就老实认命了。
  ;;;;这些,张姐跟丈夫大学毕业结婚后才偶然得知的。
  ;;;;婆婆疼爱儿子跟眼珠子一样,努力种地赚钱供他读书,也攒钱准备给他买媳妇。
  ;;;;在婆婆看来,全村就她儿子读书最有出息,也只有古时地主大户人家的小姐才配得上。
  ;;;;因为生了个有出息的“文曲星”,她在家里可神气了。
  ;;;;偶尔撒泼还敢凶她男人。
  ;;;;裴叶听到这里便抽了嘴角。
  ;;;;“张姐,你这是跳进了个火坑啊……”
  ;;;;张姐将发丝撩到耳后,无奈笑了笑。
  ;;;;“是啊,可惜年轻的时候太叛逆了,家里人的话听不进,满脑子只有爱情,爱得他发疯。”
  ;;;;她用零钱供丈夫念了大学。
  ;;;;大学还没毕业就意外怀孕有了大儿子。
  ;;;;唯一庆幸的是她坚持完成了学业才选择领证结婚,婚后跟家里人的关系闹得很僵,好几年都没有联系。她爸妈觉得断了她经济来源,她会低头,会看清那个丈夫的真面目,但她没有。
  ;;;;丈夫也多次委婉暗示她跟家人低头,先将关系弄好了,帮他在体制内介绍工作,等他出息了,岳父岳母自然会看得起他,也会接纳外孙的。但张姐固执啊,愣是咬牙不肯松口。
  ;;;;“……我跟我他说,我相信他会靠着自己的能力出人头地的……”
  ;;;;丈夫的笑脸尴尬而不失礼貌。
  ;;;;为了响应政策,也为了打拼,夫妻二人来了s市。
  ;;;;丈夫以“爸妈在家种地太苦”将公婆接来一起住,那日子可真是鸡飞狗跳。
  ;;;;刻薄尖酸势利的婆婆,隔三差五跟隔壁邻居大妈对骂,情绪激动还会动手打人。
  ;;;;公公贼眉鼠眼盯着年轻貌美的儿媳,但有贼心没贼胆,偷钱去附近的“鸡街”嫖。
  ;;;;张姐在这样压抑贫穷的环境熬了四年。
  ;;;;生下大儿子,大女儿和二女儿。
  ;;;;她也被现实折磨得摘下爱情滤镜,将脑子里的水都倒了个干净。
  ;;;;丈夫庸碌无能,她咬牙用少女时期攒下的私房钱创业,白天摆摊倒卖,晚上开夜市。
  ;;;;搭上创业的东风,生意越做越大。
  ;;;;裴叶听到这里觉得不太痛快。
  ;;;;“然后呢?”
  ;;;;那一家子婆家一听就不是善茬。
  ;;;;在他们眼中,儿媳赚的就是自己儿子的,自己儿子的就是自己的。
  ;;;;四舍五入是他们有本事。
  ;;;;“然后?”张姐眉头一扬,她轻蔑不屑地啧道,“车祸死了呗,肇事司机赔了几万了事。”
  ;;;;她没说的是,丈夫是去“鸡街”找小姐碰到警察扫黄打非。
  ;;;;慌不择路地逃,也没看红灯就窜过去,肇事司机酒驾逆行带走他的命。
  ;;;;那时候的几万可是一笔巨款。
  ;;;;公婆伤心独子没了,但更害怕儿媳卷钱逃跑。
  ;;;;他们死死捏着钱,也不让张姐离开,准备将她带回老家看管起来,免得她改嫁伤风败俗对不起他们儿子。张姐那时候跟家人关系缓和了,靠着家人帮助才逃过一劫。
  ;;;;公婆吃软怕硬。
  ;;;;最后带走了张姐的大儿子,两个赔钱丫头丢给张姐自己抚养。
  ;;;;“那些年低价买的房买的厂,一拆暴富,顷刻几千万。”张姐神情平淡,“钱是个好东西,两个老的对孙子掏心掏肺,但他们孙子却一直亲近没什么记忆的亲妈,还不是因为我有钱?”
  ;;;;她用拆迁的钱投资做生意买房子,没几年又拆了一回。
  ;;;;现在靠着收租月入几百万。
  ;;;;大儿子可亲近她这个从未谋面的亲妈了。
  ;;;;哪怕张姐在物质上没有亏待儿子,但她曾公开说家产一定会分给两个女儿。
  ;;;;没多久,刚成年的大儿子就主动提出要改姓,跟她姓。
  ;;;;理由是妈妈和两个妹妹都姓张,一家人只有他不同姓,感觉被孤立了。
  ;;;;裴叶问:“孩子爷奶不同意吧?”
  ;;;;张姐嗤笑:“两个老的撺掇的,姓改了还能改回来么。”
  ;;;;如果改个姓就能多分几个亿家产,干嘛不改?
  ;;;;为了钱,大儿子还曾给她安排过“小男友”,让“小男友”给她吹耳边风。
  ;;;;诸如“儿子才是香火”、“女儿嫁到别人家就是别人家的”、“钱给女儿就是便宜外人”、“钱给儿子养老不愁”……张姐听了都想笑,她在儿子身上看到了丈夫和公婆的影子,越发膈应。
  ;;;;“……我大概是个薄情的人,冷眼看儿子猴戏还挺乐呵……”
  ;;;;一个枕边风不行,那就再挑一个更符合她口味的。
  ;;;;慢慢的,张姐觉得有些腻。
  ;;;;她更喜欢按照自己心意去塑造“小男友”,这也是她喜欢角色扮演的根本原因。
  ;;;;如果她丢了生魂是三个孩子中一个策划的,张姐也觉得儿子的嫌疑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