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良心鬼屋(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594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生活不易,鬼鬼叹气。
  ;;;;看着鬼屋门口排着的长队,裴叶暗暗咕哝了句。
  ;;;;“……鬼生不易,我也不易啊……”
  ;;;;明明是很正常的三个人,但凑在一起气氛怎么那么奇怪?
  ;;;;而她也莫名有种诡异的说不出的心虚感……
  ;;;;“……真是见了鬼了……”
  ;;;;裴叶嘀咕着环顾一圈四周,刻意忽略神荼帝君投来的似笑非笑的视线。
  ;;;;这家游乐园鬼屋靠着过硬的质量让不少喜欢惊险刺激探秘的视频主播成为自来水,自发在外在网络上向粉丝安利,网红主播们大力推荐鬼屋,说它跟一般的普通鬼屋不同,绝对值门票价。自然而然,这家鬼屋也成了游乐园的招牌,不少旅客旅游打卡的网红景点之一。
  ;;;;正值休息日,游客比往日还多了不少。
  ;;;;鬼屋外排起了长队,工作人员派发传单告示的同时拉起了迷宫一般的隔离栏。
  ;;;;裴叶三人来得不算太晚。
  ;;;;根据目前的速度,大概再有十五分钟就能轮到她们。
  ;;;;身边的游客还谈起了这间鬼屋的评论传闻。
  ;;;;“……据说是真的闹鬼哦,有人在鬼屋看到没有脚飘着的白衣女鬼……”
  ;;;;“……唉,谁不知道世界上没有鬼?只能说鬼屋扮演鬼的工作人员很用心,威亚都用上了。”
  ;;;;基本每一个游乐园都有一个鬼屋。
  ;;;;但那些鬼屋的道具布景太假了,诚意为零。
  ;;;;哪怕是第一次进入鬼屋玩的人也不会被那么假的道具吓到。
  ;;;;有些鬼屋搞什么不伦不类的主题,明明是西式鬼屋愣是搬进来几个缺胳膊少腿的粗糙僵尸,脑门上贴一张黄色的符,衣服是最廉价的影楼装,简直比劣质的充气哇哇还要假。
  ;;;;僵尸隔壁就是假人偶贞子,机械手臂僵硬地冲游人一摇一摆,配上红绿黄蓝的彩灯和让人出戏的劣质音箱,一点儿气氛没有。所谓的网红鬼屋多了,游客也提不起多大的期待。
  ;;;;“……今天的主题是‘永浴爱河的情侣’?见鬼的,这是鬼屋吗?搞这么花里胡哨?”排在前面的情侣低头看着广告单子,逐字逐句念出上面的广告,“……想知道你与爱人是不是命中天注定吗?想知道你们能不能真爱长存吗?来xx鬼屋见证真心,这里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说是鬼屋很可怕,有情侣经不住恐吓丢下一方跑了,情侣出来就分了。”
  ;;;;女方也用手机查了攻略,被那些评论吓得一愣一愣。
  ;;;;原先没啥期待,这会儿也生出点好奇了。
  ;;;;男友笑道:“我肯定会死死拉着你的手,死也不放开。”
  ;;;;女友娇羞一笑。
  ;;;;裴叶依旧面无表情。
  ;;;;这时,郭奕菱悄悄拉着她左手袖子。
  ;;;;裴叶顺着动静低头,正迎上郭奕菱忐忑害怕的目光。
  ;;;;“学、学长,我、我有点怕鬼……对鬼屋有心理阴影……”
  ;;;;说着,饱满红唇也退去几分血色,眼睑微垂,试图掩盖眼底的担心和恐慌。
  ;;;;裴叶陷入了沉默。
  ;;;;如果没记错,郭奕菱在杨先生家里见过鬼身的绿绮夫人,那时候她神情淡定自若,自称“打小就能看到鬼,只是小时候分不清活人和死鬼的区别,于是家人找高人封了阴阳眼”?
  ;;;;真正的鬼都见过了,根本不带怕的,
  ;;;;居然会怕鬼屋?
  ;;;;大妹子,撒谎也不记得做个备忘录。
  ;;;;瞧吧,露馅了!
  ;;;;更让裴叶郁闷的是,神荼帝君也凑热闹,拉她右手的袖子。
  ;;;;待裴叶循着看去,对上帝君坦然又理直气壮的眼神,嘴角微抽了下。
  ;;;;那种奇奇怪怪的气氛比之前更强烈了。
  ;;;;裴叶在周围几个游客或羡慕或嫉妒或好奇的眼神下慢慢排到了鬼屋入口。
  ;;;;看什么看!
  ;;;;没看过三个女人拉袖子啊!
  ;;;;远处不足五十米的地方是鬼屋出口,陆陆续续有游客出来,他们脸上不是带着兴奋红晕就是惊吓后的惨白,也有胆子比较大的跟同伴笑着叽叽喳喳,谈论刚才鬼屋内碰到的景象。
  ;;;;这家网红鬼屋真是实至名归啊,的确有过人之处。
  ;;;;如果不是队伍太长排队时间太长,他们真想再进去一回。
  ;;;;也有本地的游客意犹未尽地道:“下周休息拉同事一块儿来……”
  ;;;;当然,也有情侣一前一后出来。
  ;;;;走在前面的怒火冲冲,步履飞快,后边儿的一个劲儿小跑追上来,似乎想解释什么。
  ;;;;这时,轮到裴叶三人了。
  ;;;;将票交给工作人员检票,掀开鬼屋门口挂着的厚重黑帘。
  ;;;;这间鬼屋外形是一座荒废的爬满爬山虎的别墅洋房,但凡是能看到的窗户,十个有八个是碎的,剩下两个干脆连窗框都半掉不掉。不说别的,光是外表已经营造出“疑似闹鬼”的气氛。
  ;;;;黑帘放下,外界透进来的光随之消失,视野一片漆黑。
  ;;;;鬼屋内部的气温比外界低很多。
  ;;;;不是那种吹空调让人舒爽跟吃了冰棍一样的凉,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带着点儿沉闷的微凉。
  ;;;;跟在裴叶几个身后进来的游客叽叽喳喳起来。
  ;;;;还没往前走两步,前边儿先进来的游客扯开嗓子惊叫。
  ;;;;【啊啊啊啊——】
  ;;;;惊叫声过后,又是几声略带哭腔的“好tm吓人啊”。
  ;;;;裴叶三人脚下是游客过道,看着像是别墅的走廊。两侧墙面放着简陋破旧的摆设,墙上贴着几幅画。被吓到的游客就是冷不丁看到画中出现狰狞又布满蛆虫的女鬼,差点儿吓尿。
  ;;;;待裴叶走到这地方,身后绷紧神经的游客也【啊啊啊啊】地惊叫。
  ;;;;仿佛地面烫脚,一边叫一边高抬腿小碎步。
  ;;;;裴叶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走廊左侧墙面伸出来半个人身,那“人”伸手去抓其中一名游客的脚踝。这会儿天气热,女性多以短裙短裤长裙为主,极少有穿盖住脚踝的长裤,光luo脚踝冷不丁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搁谁谁不叫?莫说被吓的游客,距离近的游客伙伴也被吓哭了。
  ;;;;幸好那位“工作人员”识趣,吓到人就默默蜷缩了回去。
  ;;;;“卧槽,刚才的触感好吓人啊……”
  ;;;;说完,游客又看到角落蹲着团人影。
  ;;;;她偷偷拿出手机想偷拍一张,还未对准焦点,那团人影的脑袋啪嗒掉在地上滚了两圈。
  ;;;;人头的眼睛正对着她,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游客:“……”
  ;;;;不出意外,又是高分贝尖叫。
  ;;;;前边儿的叫声起起伏伏、远远近近,后边儿的叫声也不甘示弱。
  ;;;;高低不同的“啊啊啊”都能奏成一曲交响曲了。
  ;;;;往前又走一段路,隐约能听到阴仄仄的说话声,内容模模糊糊但竖起耳朵想听清楚又无法捕捉具体内容,一阵阵悲戚幽怨的哭泣声倒是逐渐清晰起来,天花板滴答滴答挂着水珠。
  ;;;;“啊啊啊——”
  ;;;;有人的脖颈后侧落了滴“水”。
  ;;;;下意识抬手一摸。
  ;;;;触感粘稠。
  ;;;;搁在鼻尖一嗅。
  ;;;;带着点儿说不出的腥臭。
  ;;;;喜欢干净的游客当即顾不上咒骂。
  ;;;;噫,好恶心!
  ;;;;鬼屋是上茅坑弄来的道具吗,为什么这么臭?
  ;;;;有点儿洁癖的游客当即抽出纸巾/湿巾无擦拭,准备出去之后给鬼屋一个差评。
  ;;;;奇怪的是上一秒还粘稠腥臭的液体,下一秒就变得跟水一样清润无味。
  ;;;;借助鬼屋内微弱的视线,搁在眼前定睛一瞧,的的确确就是普通的水。
  ;;;;“什么嘛——还挺有意思——”
  ;;;;连挑剔的游客都忍不住对鬼屋在细节上的把控表示了肯定。
  ;;;;走了两步,游客感觉脑袋有点儿微凉。
  ;;;;抬头往上看,一张灰败的鬼脸从天而降,指尖拂过发顶……
  ;;;;“啊啊啊——”
  ;;;;那位“工作人员”跟一道青烟一样从头顶飘走。
  ;;;;游客尖叫不断,裴叶却无聊地想要打哈欠,真的是太无聊了。
  ;;;;没抓她脚踝,没表演人头滚地,没往她身上滴血,也没从她头顶飘过……
  ;;;;明明都是一样的票价,为什么要区别对待?
  ;;;;体验差评!
  ;;;;撇开这点不说,这家鬼屋的确是很“良心”。
  ;;;;光是鬼屋门口一段路就蹲了十四个“鬼屋工作人员”,有七个吓人的“服务项目”。
  ;;;;每个项目由两位“工作人员”负责。
  ;;;;轮流上场,敬职敬责地“服务”每位游客,保证他们会在不经意间发出发自内心的尖叫。
  ;;;;“工作人员”还会趁着游客的伙伴吓得乱跑的时候,偷偷挽上游客的手臂,跟着小鸟依人般同行一段路,等游客伙伴鬼哭狼嚎追上来或者游客自己发现不对劲,冲他们露出职业性微笑。
  ;;;;鬼屋“工作人员”的妆造太太太逼真了。
  ;;;;当他们抬起脸,露出一张满是血淋淋或者爬满蛆虫的扭曲脸,那一瞬对眼球的冲击力无法用语言形容。
  ;;;;这么说吧——倘若游客有心脏病,基本能做到让他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嘻嘻嘻嘻——】
  ;;;;裴叶几人走到一处拐角,脚下是往上走的楼梯。
  ;;;;右脚刚踏上去,渲染恐怖氛围的音效从原先的“窃窃私语”陡然一变,改成诡异的“嘻嘻嘻”。
  ;;;;楼梯两侧挂着红白交加的绸缎。
  ;;;;游客忍不住搓了搓汗毛倒立的手臂。
  ;;;;一落脚,踩到一条软中带着硬的东西,触感像是什么东西的腿或者手臂。
  ;;;;低头一看,上身着清式马褂,头顶金钱鼠尾辫,半张脸血肉模糊的男人嘤嘤嘤了两声。
  ;;;;其他部位白得像是涂了修正液,唯独两颊有两团红油漆一样的“红晕”。
  ;;;;“工作人员”低声哀泣道:【你踩到我了,疼qwq】
  ;;;;“啊啊啊——”
  ;;;;裴叶听到身后传来的惊叫声,看到游客上蹿下跳,跟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幽幽一叹。
  ;;;;“我们这个门票买的不值……”
  ;;;;大家都是掏了一百二十大洋的门票钱,凭啥她就被区别对待。
  ;;;;不,也不能说是区别对待。
  ;;;;郭奕菱一开始也被吓到了两回。
  ;;;;小姑娘吓得想往她身上扑,她只能一手拎着郭奕菱的衣领后撤一步,神荼帝君默契上前一步,目光冷冷地看着那位“工作人员”——类似情形发生两回,郭奕菱就被“工作人员”拉黑了。
  ;;;;鬼屋外部看着不大,内部空间却非常大。
  ;;;;游客的活动范围也不仅限于游客专属的过道,还能分散去二楼三楼的房间。
  ;;;;这些房间有些是封建古代风格,处处透着一股子颓靡和腐朽,例如有间房就摆着一张千工拔步床,床上坐着个盖着红色盖头的女人。有游客好奇上前,女人便掀起盖头露出后脑勺。
  ;;;;是的,她的身体和脑袋是一百八十度反转的。
  ;;;;游客冷不丁就被吓得倒退一步,跌坐在地上,撑地的手心碰到一阵冰凉如水的肌肤……
  ;;;;低头一看,那“人”像是被大卡车碾过一样,像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肉饼。
  ;;;;还有房间是不怎么正宗的普通西式,腐烂程度很高。
  ;;;;总给人一种稍微用点儿劲就能将桌角的烂木头掰下来的感觉。
  ;;;;西式房间自然就是西装革履,手持高脚杯的“工作人员”了。
  ;;;;一句歌词非常应景。
  ;;;;【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
  ;;;;【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
  ;;;;鬼屋内还有废弃的卫生间、地下室、小黑屋。
  ;;;;有游客被吓得慌不择路跑到狭窄空间躲一躲,谁知乌漆嘛黑的洗手台上玻璃镜会爬出“工作人员”,洗手台下会蹲着没有头的“工作人员”,天花板也会冷不丁掉下“工作人员”……
  ;;;;吓着吓着就吓哭了呢。
  ;;;;粗略一数,鬼屋有近千个“工作人员”。
  ;;;;他们分工明确,各自负责各自的项目,偶尔还会打配合给游客提供连环服(打)务(击)。
  ;;;;看他们玩得这么开心,裴叶心里更加不爽了。
  ;;;;她逮着一个试图绕过她的“工作人员”。
  ;;;;质问道:“你们过分了,凭什么不来吓我,小心我出去就投诉12315!”
  ;;;;那名瑟瑟发抖的“工作人员”:“……”
  ;;;;裴叶又道:“或者退门票再投诉。”
  ;;;;跟小鸡仔一样被拎着的“工作人员”鼓起勇气。
  ;;;;“退、退票再、再投诉,你、你这是白、白嫖!”
  ;;;;“我什么都没嫖到,这算哪门子的白嫖?”
  ;;;;从进入鬼屋到现在都快逛完大半,一次都没有享受到所谓宾至如归的服务。
  ;;;;“不给个说法,小心我真去投诉你们鬼屋非法经营。”
  ;;;;“工作人员”:“……”
  ;;;;没一会儿,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来了,看着像是鬼屋的经理。
  ;;;;他上来就赔笑着想跟裴叶握手道歉。
  ;;;;“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新来的员工不懂事,上岗培训还不到位……您是哪里不满意呢?”
  ;;;;裴叶看着经理从墙中爬出来,不惊讶也不恐惧,反而振振有词地问他。
  ;;;;“你们鬼屋有经营许可证吗?”
  ;;;;经理道:“当然有了,我们还在工商局备案了,场地也是正经租来的,水电费都是走商业水电,没有偷水漏电也没有偷税漏税。游客体验好评率91%,那些给差评的也多半是因为鬼屋服务太好太专业。郑重承诺,我们鬼屋是正经鬼屋,不掺假,回头客多,来过都说好……”
  ;;;;经理顿了顿,补充了句。
  ;;;;“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有严格筛选孕妇或者有心脏方面毛病的病人,不会让他们进来,即使他们隐瞒进来了,我们也不会去吓唬他们。如果是带着小孩儿的游客,惊吓等级会调整最低。”
  ;;;;经理敢拍着胸脯保证,他们鬼屋开业到现在,生意红红火火,从未发生意外事件。
  ;;;;“我一不是孕妇二不是孩童,也没身体毛病,凭什么你们的工作人员略过我?”
  ;;;;面对裴叶的质问,经理目光下意识飘到一旁的神荼帝君身上,又默默飘了回来。
  ;;;;裴叶:“???”
  ;;;;神荼帝君身份被发现了?
  ;;;;不太可能吧,鬼屋都是一些孤魂野鬼,根本见不到阴间之主。
  ;;;;经理搓搓手含糊着解释。
  ;;;;“因为、这个吧……我们收到内部消息,最近会有上面的大人物下来抽查……”
  ;;;;所以呢,他们鬼屋最近一段时间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努力营业,希望能在“大人物”这里留下个好印象,届时在“阴间青年再创业评选活动”中拿个好名次。这个评选活动是阴间方面鼓励孤魂野鬼努力生活而颁布的,入选创业商家都能拿到“荣誉好商家”的牌子,业界最高荣誉。
  ;;;;裴叶默了一下。
  ;;;;“你怀疑她是来抽查的阴差?”
  ;;;;经理迟疑着点头。
  ;;;;鬼屋的孤魂野鬼看不出神荼帝君的身份和实力,但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纯正阴气。
  ;;;;这种阴气可不是什么鬼都能有。
  ;;;;裴叶嘴角抽了抽。
  ;;;;神荼帝君道:“我不是来抽查的,只是今天刚好放假休息。”
  ;;;;经理一听就知道自己先前误会了,连连哈腰道歉:“非常非常抱歉,三位的体验服务项目我这就安排‘工作人员’给补上,稍后再给您三位补个优惠券,下次来鬼屋门票半价。”
  ;;;;裴叶嗯了一声。
  ;;;;经理行动迅速,收到消息的“工作人员”纷纷将目光瞄准了裴叶三人。
  ;;;;一会儿有红盖头婚服飘过,一会儿有白衣长发盖面的飘过,一会儿角落有抱着膝盖嘤嘤嘤的,一会儿有从地底伸出头正好在她落脚点的,还有小姑娘要抓她脚踝拉她小手的……
  ;;;;这就苦了在他们前后的游客。
  ;;;;惊吓一波接着一波,高亢的尖叫此起彼伏,绵绵不断。
  ;;;;裴叶刚准备满意点头,角落冲出个整体有些丰腴,形体走形的中年妇女。
  ;;;;她穿着医院的蓝白条纹病号服。
  ;;;;还未碰到裴叶口里就喊着。
  ;;;;“小苍苍啊,我是你张姐啊——我好害怕啊——”
  ;;;;裴叶:“???”
  ;;;;神荼帝君:“……”
  ;;;;刚准备尖叫一下装小鸟依人凑近裴叶的郭奕菱:“……”
  ;;;;卧槽,大妈你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