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3:找妇联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01 01:53      字数:3566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米修杰震惊地张着嘴许久没眨一下眼。
  ;;;;半晌过后,他才听到自己用艰涩的声音喃喃复述。
  ;;;;“未成年杀人……不会被……突突突?”
  ;;;;这话背后的恶意让他手脚冰凉。
  ;;;;无法想象它是从血脉至亲口中说出又由受害女孩儿转述给他听的。
  ;;;;田鹤洋见米修杰岣嵝着背,肢体僵硬,神情木然,忍不住往学弟的方向挪了一步。
  ;;;;余光瞥见亲哥也做了同样的选择。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默契又撇开脸。
  ;;;;“哥,我看米修杰的情绪不太对劲啊……”
  ;;;;田鹤洲答道:“米修杰每个月都会定时约心理医生……你说呢?”
  ;;;;各行各业生存都不容易,娱乐圈也不例外。
  ;;;;明星是公众人物,他们生活在镁光灯下,一举一动都能为媒体创造话题热度,成为网友茶余饭后打发时间的谈资,几乎没有可言。但他们会对这些说不么?少部分实力过硬,能熬得过“一鸣惊人”前寂寞岁月的人可以,但在网络娱乐盛行的当下,这样的人越来越少,而越来越多的娱乐圈艺人需要热度、话题才能将自身价值变现,获取更多的流量、名誉、金钱。
  ;;;;但明星也是人,生存压力和负面情绪也会让他们产生心理问题。
  ;;;;米修杰便是其中一员。
  ;;;;“抑郁症?”
  ;;;;田鹤洲道:“不是,但影响也差不多。”
  ;;;;米修杰在娱乐圈算是比较洁身自好的明星,私人圈子也干净,但他遭受的压力也不小。
  ;;;;别的不多说,跟原生家庭一般准时频繁的撕逼大戏就惹来不少黑他的黑粉。
  ;;;;后台私聊999+的谩骂太正常了。
  ;;;;心理没点儿毛病反而不正常。
  ;;;;谁也不知道米修杰内心积压多少无法宣泄的负面情绪,而这些负面情绪彻底引爆又是何等情形。而星星的话就是一簇点燃、引爆这些负面情绪的火苗,让他脸部肌肉抽搐,表情狰狞。
  ;;;;“他们想做什么!”
  ;;;;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胸腔剧烈起伏,上下排虎牙间连着一缕粘稠液体。
  ;;;;“告诉我,这两个畜牲究竟想做什么!”
  ;;;;冲到米修灵跟前要抓着他的肩膀,结果双手从哥哥的魂魄穿过,只抓到一团空气。
  ;;;;米修灵全程冷着一张脸,目光淡漠地看着弟弟宣泄感情。
  ;;;;最后才用少年特有的嗓音问他。
  ;;;;“修杰,我只有十五岁,但你现在是成年人了,你不懂吗?”
  ;;;;简简单单一句话,落在米修杰耳边却如平地炸雷。
  ;;;;米修杰怔愣在原地,透过哥哥虚幻的鬼体看到自己无力攥起、举在身前的双手。
  ;;;;干涩的双目涌出了让视线模糊的液体。
  ;;;;终于,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弓背嚎啕大哭。
  ;;;;三十多岁的他哭得眼泪淌满整张脸,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你哭什么?”
  ;;;;米修灵半蹲下来看着已经步入中年的弟弟。
  ;;;;“这跟你没有关系。”
  ;;;;试图摸弟弟的头发,一如还活着那般通过亲昵的动作安慰他,但手指触不到实体。
  ;;;;他神色淡漠地将手指收回,蜷起。
  ;;;;“是他们的错,不是你的错。”
  ;;;;星星母亲第一段婚姻很不幸,丈夫又穷又不思上进,靠着老婆在工厂当女工赚生活费,还暴力她,有了女儿也没改,最后一拍两散,改嫁给第二任丈夫,也就是星星口中的“赵叔叔”。
  ;;;;据星星说,“赵叔叔”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就跟她玩游戏了,都是趁着星星母亲出门工作的机会,一开始只是动手动脚,用糖果外加威胁让年幼无知的星星闭上嘴,之后则进一步伤害。
  ;;;;期间两年爸妈去城里打工赚钱,便将星星交给第二任婆婆照顾,第二任婆婆哪里会管不是自己儿子的“孙女”,不饿死就行,再加上她年纪大了,不可能时时刻刻带着孩子,自然不会知道星星被邻居、也就是米修杰兄弟的爸爸盯上。起初也是手脚占便宜,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捏捏脸,哪怕有人也会借着抱抱孩子的时候摸她的大小腿、pi股,亲靠近嘴角的脸颊。
  ;;;;没有人觉得这种来自陌生成年男人的亲昵举动是不好的,只会觉得这是喜欢孩子的表现。
  ;;;;哪怕星星表现出明显的不情愿,周边的大人们也没将这当回事儿。
  ;;;;孩子还小,孩子懂什么?
  ;;;;邻居叔叔哪里会对孩子有不可告人的心思啊。
  ;;;;往这方面想的人思想都龌龊、不干净。
  ;;;;有一次,米修灵用打工赚来的钱买了小半斤散装糖,分给几个嘴馋的邻居孩子。
  ;;;;然后星星就屁颠屁颠跟着他,他起初还以为是星星黏自己。
  ;;;;直到——
  ;;;;星星歪着头,睁着干净纯澈的眼睛问他。
  ;;;;【哥哥也要跟星星玩游戏吗?】
  ;;;;米修灵疑惑:【玩游戏?不玩,哥哥要回家读书。】
  ;;;;【哥哥也读书啊?】
  ;;;;【嗯,现在是自学,高一的数比初中难好多……】
  ;;;;星星咕哝着:【其实我也不喜欢玩游戏……】
  ;;;;大概是那年过年前半个月,星星外出打工的继父和妈妈回来。
  ;;;;隔天就是一个瓢泼大雨的天,雷声阵阵,打工领了工资提前半天回来的米修灵隐隐听到楼上有争执,是隔壁的赵叔叔和自家父亲。餐厅桌上是吃剩的菜、残渣以及空掉的啤酒瓶。
  ;;;;米修灵没有上楼,因为他知道“赵叔叔”跟他爸是酒肉朋友。
  ;;;;二人时常一起喝啤酒,没事儿的时候约好去附近水库上游炸鱼钓鱼,烧烤撸串。
  ;;;;他们都有个毛病,喝高了就喜欢大声,不仔细听还以为他们在吵架,实际上关系好着呢。
  ;;;;时常做家务的米修灵打开水龙头,将桌上的残渣收入垃圾桶,吃光的菜盘和脏碗放到洗碗池,还有菜的盘子盖上保鲜膜收好放进冰箱……几分钟后,狼藉的餐桌已经干干净净……
  ;;;;米修灵上楼,雷声越大,他隐隐听到一声短促的、尖锐的惨叫声。
  ;;;;声音不大却让他脊背一颤、头皮发麻。
  ;;;;他轻轻推开一条缝儿,发现门没锁。
  ;;;;此时,屋内只亮着一盏昏黄的灯。
  ;;;;在雷雨衬托下,堪称烈狱般的残忍场景冲击他的眼球。
  ;;;;尽管只有一条缝儿,他却能看到凌乱的床褥以及被子上大面积晕染开的鲜血,还有一截小腿、明显跟脚方向相反的星星的侧脸。她一只眼睛睁着,另一只眼睛青肿得睁不开,而背对着大门方向的两个男人,一个粗喘着气裸着背,一个手上拿着一把滴着血的水果刀……
  ;;;;米修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楼的。
  ;;;;待他回过神,他就坐在自己的床上。
  ;;;;他浑浑噩噩地起身,走到门边打开想偷瞄楼下,却听到这么一段模糊的对话。
  ;;;;【……杀了人了……】
  ;;;;【是你杀的……】
  ;;;;【……怎么办……会坐牢……】
  ;;;;【……死……不行……你两个儿子……】
  ;;;;【……这不行……】
  ;;;;【他们没成年,随便哪个都……】
  ;;;;【……那就……修杰……】
  ;;;;雷雨声太大,米修灵只听了个大概却手脚冰凉地明白了全部。
  ;;;;……
  ;;;;之后的事情米修杰也知道了。
  ;;;;他半小时后欢欢喜喜回家却听到米修灵自杀的消息。
  ;;;;“星星的尸体被他们偷偷砍掉埋在了后院,其他都被收拾得干净……”
  ;;;;在场不管是人还是鬼,都沉默听着米修灵毫无感情起伏的描述,仿佛故事的主人公与他无关。田鹤洋实在是听不下去,捶墙泄恨,他现在就想报警将还活着的两个人渣都锤成肉渣。
  ;;;;田鹤洲则道:“你这样做没有意义……”
  ;;;;米修灵垂着头:“他们做了两手准备。星星报的失踪,误导人她被人贩拐走。哪怕尸体被发现,尸体也烂得不成样子,大可以将事情推到我身上。那时候,我尸体早被火化干净了。”
  ;;;;“你想得过于理所当然,警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弱……”
  ;;;;星星连一点儿xing教育都没有,懵懂无知。
  ;;;;天知道田鹤洲听到“玩游戏”这三个字时候的心情,简直是操蛋了。
  ;;;;米修灵则是半点儿报警保护自身的意识也没有。
  ;;;;田鹤洲作为成年人,他也实在张不了口说两个孩子做得不好,他们都是受害者。
  ;;;;一直沉默的裴叶开口。
  ;;;;“但现在被泼脏水的人是你弟弟,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大概率等不来真相就被舆论逼死。”
  ;;;;米修灵淡漠道:“嗯,我看他也想死。其实当鬼也没想象中那么可怕,死不死区别不大。”
  ;;;;米修杰:“……”
  ;;;;田鹤洲兄弟:“……”
  ;;;;这tm真的是亲哥啊!
  ;;;;“过去这么多年,根本找不到证据指证两个杀人凶手啊……两个老畜牲还不知道能逍遥法外多少年。”田鹤洋愁得挠头,头一回有种说不出又无法发泄的憋屈,“mmp的,日tm大爷。”
  ;;;;说完他脑袋就被亲哥拍了一下。
  ;;;;后者不轻不重地斥责。
  ;;;;“嘴巴干净点。”
  ;;;;田鹤洋扯着嗓子:“哥,我tm憋屈啊!”
  ;;;;“你当我tm不憋屈!”
  ;;;;娱乐圈创业沉浮这么多年,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什么大风大浪的场面没见过?
  ;;;;饶是心脏强大如他也禁不住眼前这一幕的冲击。
  ;;;;良久,米修杰用手抹了把脸,勉强打起精神。
  ;;;;“老板,我想召开记者会……”
  ;;;;田鹤洲用脚指头也猜得出这小子想干嘛。
  ;;;;“记者和粉丝只会觉得你在心虚,跟疯狗一样随便乱咬人,你现在应该配合警方调查!”
  ;;;;米修杰道:“我知道,但我也知道这两个畜生会更心虚!”
  ;;;;田鹤洲冷着脸问他:“你冷静点,你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米修杰斩钉截铁:“不混了。”
  ;;;;此时的田鹤洲才知道大师那句“保不住”是什么意思。
  ;;;;真保不住。
  ;;;;这么一闹,且不说警方能不能查出真凶还米修杰一个清白,让舆论得到纠正,光是其中一个畜牲是米修杰父亲这事儿,他在娱乐圈也混不下去,他是杀人犯的儿子。而华国的网友,大部分嘴上会说父亲干的事儿跟儿子无关,但行动上依旧会膈应“米修杰”这个名字。
  ;;;;“正义”的网友会将无处发泄的愤怒倾泻在米修杰身上。
  ;;;;父债子偿,不是么?
  ;;;;退圈是他唯一的退路。
  ;;;;“不混娱乐圈,你想做什么?”
  ;;;;米修杰抿着唇不说话,但看他的神情,显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田鹤洋喃喃:“如果所有人都能看到星星,她就是铁证了……”
  ;;;;田鹤洲给弟弟浇了一盆冷水。
  ;;;;“她是鬼,大白天谁能随便见鬼?”
  ;;;;“我们不是见了?”
  ;;;;“一人一千开眼费,全国十四亿人口,你掏腰包?”
  ;;;;现在也不兴封建迷信那一套,世界上不会有鬼,阳间司法也没哪条说鬼可以给自己当证人!
  ;;;;田鹤洋不服气,扭头寻求裴叶的帮助。
  ;;;;学弟可是厉害的大师,绝对会有普通人所没有的门路。
  ;;;;“学弟学弟,你就帮忙想个法子,费用我报销。”
  ;;;;好歹也是个x二代,田鹤洋从小攒到大的小金库肥厚着呢。
  ;;;;田鹤洲嘴角抽了抽却没阻拦。
  ;;;;裴叶道:“阳间走阳间的,阴间走阴间的,或许能联系一下阴间方面,但不敢保证。”
  ;;;;田鹤洋听了大为好奇。
  ;;;;“阴间也有司法机构?”
  ;;;;裴叶道:“无规矩不成方圆,阴间自然也有。”
  ;;;;阳间阴间都一样,办事儿讲门路。
  ;;;;但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能用快递咒使唤黑白无常的她了。
  ;;;;答应田鹤洋也无法打包票,只能说尽力。
  ;;;;念在受害者是未成年(婴儿)的份上,裴叶还能给田鹤洋打五折,半卖半送。
  ;;;;年纪大了,看不得这样的事儿。
  ;;;;田鹤洋眼睛一亮。
  ;;;;这才是大佬啊!
  ;;;;裴叶用了上回的咒符召唤活冥差。
  ;;;;三四秒没动静,裴叶不慌张,径直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方便活冥差进来。
  ;;;;“你喊我有事?”
  ;;;;谁知活冥差这回不走窗户,直接开了鬼门出来。
  ;;;;仍是那位身着华裳,身材凹凸高挑的高冷女子。
  ;;;;裴叶试图推窗的手一顿,淡定地与她见礼。
  ;;;;“神荼帝君。”
  ;;;;鬼门关上,神荼帝君在众目睽睽下化成只有一米五的水手服双马尾少女。
  ;;;;“你是来询问柳芙蕖案子的进度?”她无视了目瞪狗呆的田鹤洲兄弟,也无视了受她气势威压匍匐在地的两只小鬼,目光只在裴叶身上,气定神闲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食指中指轮流点着沙发扶手,“阴间机构刚刚整合,效率还没完全提升上去,调查结果还得再等一阵子。”
  ;;;;裴叶摆手解释。
  ;;;;“不是,跟柳芙蕖的案子无关。”
  ;;;;“无关?”
  ;;;;神荼帝君眉头一扬,虽是稚气未脱的脸,但那个气场却让田鹤洲兄弟腿软。
  ;;;;裴叶轻咳清了清嗓子。
  ;;;;“是这样的,事情跟这两个厉鬼有关。”
  ;;;;神荼帝君耐心听完了裴叶的陈述,略微沉吟。
  ;;;;“这事儿你该找阴间妇联。”
  ;;;;裴叶:“……”
  ;;;;其他活人和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