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瓜”的气息(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4093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学弟,我带你去我哥公司转转?”
  郭奕菱再不情愿也没理由继续凑上来。
  少了个陌生异性,田鹤洋感觉空气都清新了。
  郭奕菱学妹漂亮是漂亮,但长相过于美艳且有攻击性,还时不时挤入他跟学弟的对话,让他无法跟学弟畅所欲言,他还得顾及学妹的存在,不能谈鬼怪有关的话题,实在是憋死人了。
  裴叶坐在副驾驶座上拉上安全带。
  “你被厉鬼盯上了,一点儿不害怕?”
  “我怕啊,当然怕了。”田鹤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笑道,“但学弟在身边我就不怕了。”
  他对裴叶的实力相当有信心。
  跟着裴叶还能近距离观察一场超现实、不科学的斗法。
  不仅不怕,甚至还有点儿小激动。
  比吃到娱乐圈劲爆大瓜还刺激。
  裴叶:“……”
  田鹤洋他哥的公司离这里不是很远,开车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但现在堵车堵得厉害,裴叶便无聊刷起了手机。在这个娱乐文化蓬勃发展的时代,微博热搜榜话题一半都跟娱乐有关。
  不是明星A的街拍就是明星B的八卦,偶尔还有几条真人秀综艺相关的话题,例如参赛选手之间的撕逼、参赛选手跟导师之间的battle、导师疑似骚扰选手,裴叶甚至刷还到一条“C明星哭了”的话题,紧跟着又是一条“D明星笑了”……
  裴叶看着手机屏幕轻笑摇头。
  这时代是有多安逸,网友们才能这么闲啊。
  她还在热搜榜看到三条跟“米修杰”相关的话题。
  新剧播出效果极好,“米修杰”作为男主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再加上人设优势,在观众跟前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一些营销号为了蹭热度,又一次将米修杰的原生家庭的旧瓜挖出来。
  这倒是便宜了裴叶。
  几张“长截图”下来,基本弄清前因后果。
  “米修杰是你哥公司的艺人?”
  田鹤洋一边等绿灯一边回答。
  “是啊,近几年签下来的,我哥还说过他是个可怜人……”
  “可怜?”
  “被原生家庭这么剥削吸血还不可怜啊,不过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
  裴叶低着头输入关键字,跟田鹤洋闲聊。
  “听你的意思,你了解还不少?”
  “了解也不算多,大部分都是吃瓜吃来的。米修杰十六岁的时候参加一档音乐选秀综艺节目,从全国海选打到了总决赛,还拿下了总冠军。他在娱乐圈的起点高,但走得并不顺利。”田鹤洋道,“火了不到半年就被他爸他大伯告上法庭,说他不孝,不掏钱给生病的妈治病……”
  华国是个讲孝道的国家。
  米修杰年少成名赚了多少钱?
  总冠军的百万奖金,总冠军的代言资源和其他商业活动,粗略一算就是七八百万。
  揣着这么多钱,居然眼睁睁看着生病的妈没钱治病等死?
  畜牲也不过如此了!
  一时间,各种黑料和指责铺天盖地袭向米修杰。
  但没多久就被反转了。
  米修杰的银行卡只有几千存款,其他都被家里人挥霍掉了。
  他爸嗜赌,一夜输光百万,会所嫩mo包养了俩,他大伯和几个姑妈家的车子房子都是借他的钱置办的,而他亲妈在医院病得没钱交医药费,才十七岁的他在媒体前崩溃大哭。
  没多久,米修杰大伯又跳出来说他撒谎,拿出一叠银行流水,驳斥米修杰给家里几百万的说法,一口咬定他就给了十几万修缮老房子,更致命的是,亲妈也躺在病床上哭诉儿子不孝。
  家里为了供养这个儿子花了多少钱,她吃了多少苦头流了多少泪水……结果福气还没来得及享受,儿子居然为了钱闹着要跟家里断绝关系,这是要眼睁睁看着她病死啊!
  “然后呢?”
  田鹤洋啧随口道:“又反转了呗。”
  那一窝吸血鬼在媒体跟前闹了一通才发现能下金蛋的儿子没工作不赚钱了。
  这怎么行!
  于是又爆出亲妈其实是被丈夫误导,误以为米修杰不掏钱给她治病,她怕死就不分青红皂白指责儿子。一连串丑闻,米修杰少年天才的光环也被败得差不多,陷入半糊不糊的状态。
  最后还是从零开始,一点点慢慢爬上来。
  这些年也有原生家庭吸血的消息,但都没有闹得太大。
  每一回都像是敲诈勒索。
  没钱就去媒体闹一闹,米修杰就掏钱消灾。
  原生家庭拿到钱,媒体们也有了流量热度,双赢。
  不少粉丝对他怒其不争,劝说他跟原生家庭断个干净。
  甚至还有因此粉转黑的暴脾气。
  但以华国的国情,米修杰真这么做,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事业也得完蛋。
  这么多瓜,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米修杰的双胞胎兄弟”的影子。
  田鹤洋叹道:“我听我哥说,米修杰这些年赚来的,七八成都被刮走了。明星赚钱多,但花销更多。他第一套房子还是贷款买的呢,外人看来他的日子光鲜亮丽,实际上过得紧巴巴。”
  裴叶看着手机屏幕顿了三秒,又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你哥哥公司的公关能力怎么样?”
  田鹤洋啊了一声,不解其意。
  “公关能力应该还算可以?”
  他说得不是很自信。
  因为田鹤洲公司签艺人都不要有大黑料的,公司对艺人约束也比较严格,导致这么多年也没碰上很大的危机。没有危机,自然也无法充分展示公关团队的能力……
  “学弟问这个干嘛?”
  趁着等绿灯的功夫,裴叶将手机屏幕递到田鹤洋跟前。
  搜索栏输入“米修杰”三个字,下面的话题却有一条是“米修杰jian杀”的话题。
  这条话题的热度飞速攀升,用不了多久就能上热搜榜。
  田鹤洋惊得瞳孔微缩。
  点开这条话题,第一条微博就有米修杰少年时期的照片,第二张是受害者的。
  照片有些年头,边角泛着黄色。
  更惊悚的是,照片上的小女生与那个想要试镜《明月江心》的小女孩儿厉鬼一模一样!
  田鹤洋:“……”
  “米修杰是你哥公司的艺人,新播的电视剧还是公司投资的,这条热搜上去的话……”
  影响收视率丢掉代言赔偿违约金都是小事,关键是公司股票遭不遭得住。
  田鹤洋:“……”
  事实证明,田鹤洋他哥公司的公关团队不太行。
  基本操作就是撤热搜、压热度、公司工作室声明三连,趁着热度扩散之前控制住。
  但连裴叶一个门外汉也知道这么做要遭。
  如果是出轨、小三之类的新闻,三连的确有用,但涉及犯罪和人命,妄图用这种行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根本就是在找死。别的不说,警察叔叔绝对会用比媒体更快的速度上门。
  堵车堵了一个小时,裴叶二人抵达田鹤洋他哥公司的时候,田鹤洲刚挂了电话。
  办公室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哥,你看我带谁来了。”
  田鹤洋努力用不那么凝重的口吻跟亲哥打招呼。
  田鹤洲现在没心情跟弟弟说话,甚至想丢给弟弟一个玩具让滚一旁自娱自乐。
  “我忙,没空。”
  一抬头,却见门外走来一个跟弟弟差不多同龄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他见过。
  年纪轻轻但修为高深莫测的玄门天师。
  不待田鹤洲思索裴叶怎么来了,电话又一次响起。
  还是个坏消息。
  他的脸色也随之阴沉下来。
  田鹤洋小心翼翼地道:“哥,跟米修杰有关……”
  “嗯……受害者家属去警局报案了……”
  受害者家属报案,说米修杰十五岁,也就是高一的时候jian杀了还在小学四年级的女儿。
  受害者母亲一直以为女儿是被拐卖,找了很多年都找不到。
  前几天却在米修杰老家后院的杂草丛发现了女儿的遗物。
  最后还从他们家后院挖出女儿被肢解的尸体。
  但此时的米修杰已经是大明星,可怜的母亲只能求助媒体。
  更惨的是,求助的媒体还是对家公司旗下的。
  对家要搞他们,引爆消息之前将风声瞒得很紧,这才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娱乐圈再乱也有底线。
  一旦立案查出什么,米修杰绝对完蛋,而公司的损失远不止一个“米修杰”。
  哪怕查不出什么……
  米修杰也无法在娱乐圈混了。
  相当于直接废掉公司一张王牌。
  “报案了?”
  如果只是“谣言”没有“证据”,公关还能澄清。
  报警就不同了,这意味着事态升级。
  而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哥,你猜我今天看到了谁?”
  田鹤洲心烦意乱,但也不忍斥责宝贝弟弟。
  他按捺烦躁的情绪配合提问:“谁?”
  田鹤洋道:“一个跟米修杰一模一样的少年。”
  “我现在……暂时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哥哥哥,你得听啊——这个少年是个鬼!一个厉鬼!”
  田鹤洲:“……”
  他的目光从弟弟脸上转到裴叶脸上,一脸“你逗我”的表情。
  但见弟弟神情认真不似愚弄,他也认真了三分。
  “你慢慢说……怎么回事……”
  田鹤洋便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被迫接受这么多信息的田鹤洲:“……”
  他的脑子卡机了。
  米修杰有个双胞胎鬼弟弟?
  鬼弟弟身边的女鬼跟受害者一模一样?
  自家弟弟想说什么?
  真正犯罪的人不是米修杰而是已经死掉的“米修杰双胞胎兄弟”?
  他忍不住扶额。
  “媒体不会信你这些鬼话。”
  别说媒体了,他也不信。
  田鹤洋道:“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最近娱乐圈公司一家比一家倒霉,我怀疑我们公司是不是也被下了降头了。米修杰的事情闹得太突然,以前也没有听过任何风声啊……”
  不是被下降头都说不过去。
  田鹤洲只能呵呵。
  “所以——你请大师过来看看公司风水吗?”
  糟心弟弟,这都什么时候了?
  “风水以后再看,哥,不如你打个电话给米修杰,问问他有没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如果有,至少证明推测有三分可信。最重要的是,那个鬼盯上我了呀!”
  当听到那个少年厉鬼盯上了自家弟弟,田鹤洲哪里还坐得住?
  公司倒闭了他就回去继承家业。
  弟弟被厉鬼霍霍没命了,谁赔他一个?
  当即给米修杰私人号码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号码只有米修杰少数几个朋友知道,哪怕是关系好的媒体朋友也不曾透露。
  他的工作号早被打爆了。
  电话刚接通,便传来米修杰疲累的声音:“老板,我没有杀人,更没有jian杀人,那个小女孩儿我是认识,但跟我无关,我愿意接受警方调查……给公司造成的损失,我会尽量弥补……”
  田鹤洲打断他的话。
  “这些先不说,你回答我——你有没有一个双胞胎兄弟?”
  躲在黑漆漆卧室的米修杰一怔。
  他迟疑地答道:“有,我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但老板你是怎么知道的……”
  田鹤洲下一个问题更让他始料未及。
  “他怎么死的?”
  米修杰没说话,听筒只有他失去节奏的紊乱呼吸。
  许久他才低落回答:“我哥他是自杀的……”
  米修杰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他比哥哥聪明,学什么都比哥哥快。
  父母便将米修杰带在身边出门打工,大儿子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
  因为家境不好,父母选择供米修杰继续读书,让大儿子辍学打工。
  兄弟俩不是一块儿长大,关系却很好。
  米修杰热爱音乐,时常去网吧听音乐看声乐视频,哥哥就穿着他的校服去学校替他。
  双胞胎长得近乎一模一样,再加上哥哥天生会演戏,根本没人认出他们的不同。
  米修杰那会儿就揣着参加音乐选秀综艺,拿下冠军让哥哥能上学的愿望。
  哥哥微笑着鼓励他,他会成功的。
  但就在米修杰暗地里为参加综艺比赛准备的时候,哥哥却毫无预兆地自杀了。
  米修杰迄今还是不知道哥哥自杀的理由。
  他是那么温柔、自信又乐观的人。
  哪怕被迫辍学打工也没有放弃自学念书……
  又有什么理由放弃生命选择自杀?
  除了米修杰,家里很久没人提他了……
  老板是怎么知道哥哥?
  电话另一头的田鹤洲默了许久。
  问他:“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