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1:陈年旧账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434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你越说我越糊涂,你说这是巧合?”
  饶是裴叶脑洞再大也脑补不出来怎么个巧合法。
  难不成还是柳芙蕖路上飘着飘着碰见杨先生,认出他就是病秧子“丈夫”转世?
  柳芙蕖略有些不自然地撇过脸。
  “你这臭道士,非得问这么清楚做什么?”
  裴叶理所当然道:“你现在可是我的阶下囚,你前世的病秧子‘丈夫’花了大钱让我处理这事儿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前因后果我得查清楚告诉他。你说我该不该问得仔细?”
  柳芙蕖:“!!!”
  她这会儿才想起来裴叶是杨先生请的“臭道士”。
  不知为何,刚才还理直气壮的柳芙蕖脸上的不自然更浓了。
  那是一种做了错事后的心虚。
  “你若是不愿意主动坦白也行,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将秘密吐露出来。”
  若是凡人这么威胁,柳芙蕖权当这人在放屁,但说话的人是道行深不可测的“臭道士”,柳芙蕖还被裴叶五花大绑着呢,自然不敢忽视。不得已,深思熟虑后的她选择妥协交代。
  “其实……是这样的……”
  刚死那两年,她怨气滔天,每日都在重温死亡时的痛苦记忆,但当她怨气积累到一定境界化身鬼王,并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将仇人上下几十口全部撕碎,她内心空虚起来了。
  每天不是发呆就是在发呆的路上,再加上她跟病秧子“丈夫”合葬的墓藏得隐秘,连打搅她的盗墓贼都没有。闲得抠脚的柳芙蕖想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偶尔还会招待路过的孤魂野鬼。
  也是从那些孤魂野鬼口中得知死后的自己究竟多么富有。
  她坐拥整个陵墓的陪葬,还享受由病秧子“丈夫”带来的荫庇——作为皇室宗亲的正妻大房,她多多少少也享受了一份来自阳间皇族的供奉——直到封建王朝被推翻,供奉才停了下来。
  尽管如此,百余年的积累也让她成了富婆中的富婆,权贵中的权贵。
  也是当了鬼,她才知道原来阳间的皇室也不过如此。
  皇帝死了不会化作紫微星回到天上,不会在人间地府有任何厚待,更不会成为阎罗王的座上宾,甚至还有残暴昏庸的皇帝魂魄刚离体就被怨魂围殴,打得哭爹喊娘。
  全靠勾魂阴差过来将其勾走才捡回一条小命。
  说到这里,柳芙蕖颇为懊悔。
  “……早知道他们这么废,我当年也该送那对老不死下地府。”
  作为活人时对皇室的敬畏和惧怕让她不敢对那对“公婆”下手,后来知道自己是鬼王有多么厉害,甚至能在孤魂野鬼中称王称霸,那对夫妇早就老死滚去轮回了,想报仇也没对象。
  裴叶淡漠地打断柳芙蕖的碎碎念:“别废话,说重点。”
  柳芙蕖噎了一下。
  “……你急什么……”
  涂着浓妆的脸上又露出几分有些逃避意味的不自然。
  “……我、我毕竟是个女人……死的时候风华正茂,活着的时候也只有三少爷一个男人,而那个病秧子早死的丈夫连个面都没见过……你、你以为当鬼两百多年,我就不寂寞吗……”
  毕竟是两百多年前的老鬼,思想还是很守旧的。
  让她亲口说出“寂寞想男人”这样的话,着实为难鬼了。
  但她还是说出来了。
  她现在可是厉鬼、鬼王,谁敢指着她鼻子骂她,谁敢将她装起来浸猪笼?
  活该病秧子丈夫一死就滚去投胎了,留她一个娇滴滴的妻子守着空荡荡坟墓守寡……
  两百多年啊,她花钱找几个男人怎么了?
  裴叶:“……”
  蓦地,有种第一个副本抓到那个狗仔野鬼在她住宿旅店吃鸭的既视感。
  柳芙蕖比那个隔三差五出门吃鸭的狗仔野鬼有点儿节操,也比较长情,她是长期包养男鬼的。包养期间允许男性野鬼搬到她的坟墓小住,玩腻了再去挑新鲜的。但是吧,随着阳世封建王朝被推翻,新的华国建立,野鬼们的审美一代又一代变化,他们无法欣赏柳芙蕖的美。
  柳芙蕖哀怨地问裴叶。
  “臭道士,你说,难道我不美吗?”
  她的身段婀娜窈窕,她的五官清隽秀美。
  她的三寸金莲也是那时候最标准漂亮的。
  她的新娘妆容可是皇家喜娘给化的。
  她的嫁衣用料名贵,一尺寸金,头面首饰随便一件都是珍品。
  但百岁以内鬼龄的鬼都欣赏不来,一见到她就鬼吼鬼叫,还骂她……
  气得柳芙蕖直接将鬼撕碎了生吞进肚子解气。
  裴叶:“……”
  自由恋爱行不通的柳芙蕖只能走“相亲”的路子。
  她无意间知道一个婚姻介绍所,一个据说是阴间官方牵头,帮助广大单身孤魂野鬼找到另一半的相亲机构,这个机构能帮助单身孤魂野鬼们找到命定另一半,柳芙蕖财大气粗给了不少定金。等啊等啊,她等来了消息。一看介绍,顿时气得怨气沸腾——这不就是她的“丈夫”?
  这厮在阳间活得挺滋润啊!
  裴叶听得眉头大皱。
  “杨先生是阳间的活人,怎么可能出现在阴间婚姻介绍所的名录上?”
  再说了,这个什么婚姻介绍所听着还挺诡异的。
  怎么听怎么邪乎。
  柳芙蕖解释道:“这个正常……”
  裴叶问:“怎么个正常法?”
  柳芙蕖不屑地道:“阳间那些人为了好处,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我还听说有不少阳间戏子啊、做生意的商贾啊,为了向上爬为了生意大赚,也在物色死鬼呢。他这一世也是个商贾。”
  在两百多鬼龄的柳芙蕖眼中,士农工商,商是贱业。
  没想到前世享尽荣华富贵的“丈夫”,这辈子会自甘堕落入了贱业。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丈夫”这一世身体康健又娶了一个,还生了女儿……
  这种情况下还招惹了自己。
  想想自己生前的遭遇,本就不稳的怨气爆炸了。
  新仇旧恨交加,哪里还忍得住?
  “……然后你就对杨先生一家下手了?”
  柳芙蕖理直气壮。
  “我是明媒正娶的妻,打杀一个妾和妾生子怎么了?”
  厉鬼的一个特性就是“固执”。
  它们有自己的思维方式。
  她要杀了碍眼的杨爱莲和她的女儿,再将“丈夫”抢回来……
  不不不——
  不是抢回来,她要折磨报复回去。
  如今的她是财产丰厚的厉鬼,孤魂野鬼惧怕的鬼王,再也不是当年无助柔弱被逼殉葬的弱女子。思来想去,她想到的办法就是让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室宗亲入赘,狠狠羞辱回去。
  待她玩腻了,再将其撕碎吃掉。
  柳芙蕖冲着裴叶阴仄笑道。
  “你说——我这个主意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