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婚姻介绍所(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1-30 23:42      字数:238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小鬼,你喊我什么?”
  ;;;;裴叶撕开一包鸡汁番茄薯片,再单手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
  ;;;;“刚才是你喊我道士?你再仔细看一看,我哪里像道士了?”
  ;;;;喊她“坤道”或者“女冠”也比“道士”好。
  ;;;;年纪轻轻连男女都不分了。
  ;;;;鬼新娘冷哼,那双毫无波动的纯黑鬼眸落在裴叶的脸上。
  ;;;;寻常人被盯个两三秒就扛不住要毛骨悚然,而裴叶却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还看着鬼新娘的脸蛋,咔嚓咔嚓吃起了薯片——她回来路上逛了一趟超市,光是零食就买了四五百,其中又以薯片辣条瓜子果冻这样的零食为主——鬼新娘妆容诡异,但看久了还觉得蛮有韵味的。
  ;;;;“臭道士,你瞧什么瞧?再瞧将你一双眼珠子都挖下来!”
  ;;;;说着,鬼新娘威胁似地张开血盆大口。
  ;;;;一口整齐的皓齿诡异拉长变尖,整张脸也随之狰狞血腥起来,脸上布满纵横交错的暗红色伤口。伤口的肉往外翻,不仅能看到发黄的脓液还能瞧见脓液中蠕动或者往外爬的蛆虫。
  ;;;;原先还能看出精巧五官底子的脸,一下子可怖得让人心颤。
  ;;;;空气中还弥漫起令人反胃恶臭。
  ;;;;裴叶嚼薯片的动作顿了一顿。
  ;;;;下一秒又旁若无人地继续吃薯片。
  ;;;;“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你上辈子是上厕所的时候溺死茅坑吗?”
  ;;;;虽说联邦战士有各种挑战身体极限的训练项目,裴叶作为其中翘楚能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淡定生存,但不意味着她就喜欢待在比茅坑还臭的地方吃零食,而浪费食物又不是她的作风。
  ;;;;不知鬼新娘被哪句话刺激到了,周身鬼气暴涨,腥臭味比先前还要浓烈数倍。裴叶不得不空出抓薯片的右手凭空绘制一道符篆将女鬼禁锢,再用一道符篆清理空气中残留的污气。
  ;;;;“有话好好说,这样的生化武器你别随便亮出来。”
  ;;;;裴叶觉得鬼新娘是个人才。
  ;;;;如果将这些气味搬到联邦战士的考试项目,不知能刷下多少人。
  ;;;;这味道绝对能将定力不足的人折磨得嗅觉失灵甚至是胃痉挛。
  ;;;;“臭道士,你要么放了我,要么——”
  ;;;;裴叶打断她的威胁:“要么怎么样?你现在还没看清形势?你才是阶下囚,若非你还有点儿审问的价值,我已经将你送交给阴间官方了。想想你作下的恶,地狱十八层有你一席之地。”
  ;;;;鬼新娘气得双肩颤抖,被压制的鬼气又有爆发的迹象。
  ;;;;她阴仄仄问裴叶。
  ;;;;“我作恶?”
  ;;;;裴叶正色道:“你刚才险些杀了人。”
  ;;;;不算杀人未遂这事儿,鬼新娘周身缠绕的业力也相当浓郁,最少背着数十条人命债。
  ;;;;人有三六九等,鬼也有强弱之分。
  ;;;;最弱的小鬼就是孤魂野鬼,死后无人祭祀也无家可归,投胎还摇不上号。
  ;;;;强大的鬼就是厉鬼甚至是鬼王,眼前的鬼新娘明显达到了鬼王的层次。
  ;;;;一般的鬼王受生前执念影响会盘踞在自己的地盘。
  ;;;;例如第一个世界的太平间鬼王应鳞,例如在大学后山废弃杂物间教学的安教授。
  ;;;;他们都有能力伤害活人,但没有一只鬼选择这么做。如果有活人踩了他们底线,也免不了小小的警告。整体来说,他们是不会主动伤害活人,属于有犯罪能力但潜在危险不高的群体,而眼前的鬼新娘则不同,她主动出击杀人,属于有犯罪能力、犯罪倾向的高风险罪犯分子。
  ;;;;玄门天师降妖伏魔抓得就是这类厉鬼。
  ;;;;裴叶不会主动去抓,但落在她手上也不会轻易放掉。
  ;;;;“他是入赘我家的丈夫,我带走他有什么不对?”
  ;;;;鬼新娘倏地桀桀笑起来,笑声诡异又刺耳。
  ;;;;“人家在阳间有自己的老婆孩子,明媒正娶的,你也不能这么霸道吧……”
  ;;;;爱情没有先来后到,但婚姻有啊。
  ;;;;一个后来的非法阴缘小三儿想插足人家正经八百阳间政府承认的合法婚姻?
  ;;;;“明媒正娶?哈哈哈……明媒正娶……”鬼新娘的话充满了异样的嘲讽,画着诡异浓妆的脸上带着讥笑,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他在阳间明媒正娶了一个……那我算什么?我算他什么!”
  ;;;;听闻此言,裴叶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这……
  ;;;;鬼新娘不会跟杨先生也有一段前世纠葛吧?
  ;;;;裴叶从购物袋掏出超市买的大西瓜,一刀切下去劈成两半,再拿来一根勺子从半个西瓜的中心挖了一圈,挖出一大块冒着西瓜汁清香的瓜肉。一口下去,清甜汁水在口腔蔓延开来。
  ;;;;“你继续说,我吃瓜。”
  ;;;;先前已经实锤绿猗夫人跟杨爱莲有三生石约定,前世恩恩爱爱。
  ;;;;倘若杨先生也爆出来跟鬼新娘有那么一段相爱相杀的过往……
  ;;;;啧啧啧,饶是见多识广的裴叶也要说一句刺激了。
  ;;;;这对夫妻真的很会玩儿啊。
  ;;;;鬼新娘:“……”
  ;;;;裴叶用勺子敲了敲桌子。
  ;;;;又道:“再说——凡事都要讲个证据,你说你跟杨先生前世有纠葛,你跟他结阴缘杀他陪你是有理由的,你的行为就真的名正言顺了?也不要以为给‘杀人未遂’披上一层“感情”的遮羞布就能为自己争取同情,减轻罪行。这套路在别人那里或许行得通,但在我这里不行。”
  ;;;;没有任何杀人动机是能合情合理的。
  ;;;;任何理由都不行!
  ;;;;“若你不愿意说,我不介意采取一点儿手段。”
  ;;;;鬼新娘警惕道:“你想屈打成招?”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从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她可以用友人菊花的节操发誓。
  ;;;;顶多用爱(物理)感化、以理(武力)服“鬼”、劝说鬼新娘配合调查工作。
  ;;;;鬼新娘:“……”
  ;;;;看着裴叶的眼神,仿佛裴叶才是那个无恶不作的厉鬼。
  ;;;;数分钟后——
  ;;;;“你叫什么名字?”
  ;;;;裴叶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右手拿着笔,左手抚着笔记本搁在膝盖上。
  ;;;;鬼新娘被五花大绑坐在地上低着头。
  ;;;;“柳芙蕖。”
  ;;;;裴叶记录的手一顿。
  ;;;;爱莲……
  ;;;;芙蕖……
  ;;;;看样子杨先生前世今生都是植物爱好者???
  ;;;;“何年生人?何年去世?家住何方?”
  ;;;;柳芙蕖一一道来。
  ;;;;她是两百多年前的人,当时还是封建社会,世道不乱但普通人也过得很难。
  ;;;;柳芙蕖便是在一个灾荒之年被父母卖给人牙子,辗转到一家富户当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