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继续套娃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259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小纸人仍旧双手抱胸,坐在他肩头晃着小脚,左看看右看看,一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的表情。青年甚至怀疑小纸人要是有嘴巴能说话的话,这会儿还会赖皮地吹着口哨想含糊过去。
  ;;;;深知自己拿小纸人没办法,青年只能无奈地收起桃木剑。
  ;;;;驾照的事情他只能想办法解决,若是解决不了还是被吊销了,那就买个电动车先应付着。
  ;;;;“俗语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条人命可比几张罚单一本驾照贵得多。”
  ;;;;青年也只能用这个理由安慰受伤的自个儿了。
  ;;;;“邪祟已经离开,暂时不会再来了。”他垂眸看着惊魂未定、一脸煞白的陈赛雅,忍不住追问了句,“你们家跟那个恶鬼有什么深仇大恨?还是说,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得罪了它?”
  ;;;;天下承平多年,华国国运渐强,隐隐压着这些邪祟,让它们越发不敢冒头作乱。
  ;;;;哪怕有不怕死的邪祟跳出来,干坏事也不敢明目张胆。
  ;;;;但刚才的恶鬼不一样,害人都不遮掩一下,拖着小女孩儿的脚就要将人从三楼倒悬摔下去。
  ;;;;故而,青年以为这家人跟恶鬼有恩怨。
  ;;;;陈赛雅后怕地抱着年幼的外甥女。
  ;;;;她瘫坐在一片玻璃碎片的地上,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压下几乎要让血液倒流的惊惧。
  ;;;;听头顶传来温润清雅的男声,她后知后觉想起来青年是从天而降,逆着月光落在露台的。
  ;;;;这明显不是正常人类能有的操作。
  ;;;;“我、我也不知道……”
  ;;;;陈赛雅一边拍着孩子后背,试图让她止住哭泣。
  ;;;;外甥女哭得声嘶力竭,鼻涕眼泪都冒出来,额头还因为哭得太用劲儿而溢满细碎热汗。
  ;;;;照这架势哭下去,声音没一会儿就得哑了。
  ;;;;她余光瞥见被吓得昏倒在地的亲妈,吓得尖叫,空出右手想爬起来。
  ;;;;青年伸手抓她右肩,阻止她的动作——
  ;;;;“小心!”
  ;;;;地上都是玻璃碎片,手掌压实很容易被割开口子。
  ;;;;“人没事,别担心,一会儿就能醒来。”
  ;;;;反倒是她怀中的小孩儿跟邪祟接触亲密,被吓得生魂都不稳定了。
  ;;;;青年蹲身下来,食指中指并拢成剑指在孩子眉心比划,口中喃喃着“宁神咒”。
  ;;;;这一招效果显著。
  ;;;;孩子没一会儿就止住了哭声,只是原先哭得太厉害,打起了哭嗝。
  ;;;;青年还帮着陈赛雅将昏倒的亲妈搬回了房间床上。
  ;;;;“若邪祟跟你们家有仇,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谢谢,谢谢你救了我们。”陈赛雅忍不住将求救的目光落在青年身上,“你说它还会来?”
  ;;;;她没忘记刚才就是这人出手从邪祟手中救了宝贝外甥女。
  ;;;;是个高人!
  ;;;;“多半会回来。”青年谦逊道,“而且斩杀邪祟,维护一方安宁本就是我辈责任,不用言谢。”
  ;;;;被陈赛雅误会是青年所属的小纸人表示抗议。
  ;;;;刚才英雄救美的人是它呀,凭什么赞美都被青年享受了?
  ;;;;凭青年块头比自己高,脸比自己大么?
  ;;;;它生气了。
  ;;;;气呼呼站起来,伸出小脚要踢“无耻揽功”的青年。
  ;;;;奈何腿短,一字马了也够不到青年的耳垂。
  ;;;;它也丝毫不知自己被邪恶的孩童势力盯上。
  ;;;;小孩儿哪里见过会动的纸张小人?
  ;;;;一时间,她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更是忘了刚才被厉鬼抓着的恐怖场景。
  ;;;;吸了吸鼻涕,胖胖的手指指着小纸人,用还残留着哭腔鼻音的奶音跟陈赛雅撒娇。
  ;;;;“姨姨,想要娃娃玩。”
  ;;;;小纸人才不理人类的幼崽呢。
  ;;;;外甥女瘪了瘪嘴,强烈的委屈溢满心头,眼睛又酸胀湿润起来。
  ;;;;豆大泪珠啪嗒啪嗒滚下来。
  ;;;;小纸人:“……”
  ;;;;无奈的它只能选择妥协,陪着小女孩儿一起开发“小纸人的一百种玩法”。
  ;;;;例如将一根绳子绑着它的脚放风筝,例如带着小女孩儿飞上半空当小天使……
  ;;;;用行动诠释“生无可恋”四个字。
  ;;;;另一边,陈赛雅亲妈也悠悠醒来了,清醒后的她脑中浮现昏迷前的恐怖惨像。
  ;;;;她绝望喊了声宝宝,以为孩子已经遇害。
  ;;;;“妈妈妈——宝宝没事,宝宝现在很安全。”
  ;;;;陈赛雅一边安抚一边解释始末。
  ;;;;“多亏了大师,宝宝才能获救。”
  ;;;;亲妈听后,眼神热切地看着见义勇为的青年,口中连连道谢。
  ;;;;青年微红着脸:“非我一人功劳。”
  ;;;;若不是小纸人突然抽了风一样让他赶过来,他不干就不行,他未必能救下孩子。
  ;;;;遭遇厉鬼偷袭的母女将青年当做救命稻草。
  ;;;;想挽留他在家中待一晚上,等天亮再走。
  ;;;;在她们认知中,鬼是不能在白天行动的。
  ;;;;青年不假思索就点头答应。
  ;;;;“我也正有此意。”
  ;;;;厉鬼明显是冲着这家来的。
  ;;;;没撞见还好,既然撞到手中,那就没道理不管。
  ;;;;事情过于惊悚突然,母女二人居然哪个都没想到给杨爱莲夫妇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杨爱莲在这大悲大喜的冲击下,眼泪夺眶而出。
  ;;;;她咬牙切齿道:“那个恶鬼一定要抓住,我不信它会这么放弃——”
  ;;;;从恶鬼对孩子下手这点看得出来,恶鬼的嫉妒心有多么可怕。
  ;;;;它不会善罢甘休。
  ;;;;杨先生也铁青着脸。
  ;;;;这是他今晚出现最多的表情。
  ;;;;他最无法接受的是孩子的危险源于自己。
  ;;;;这个阴缘究竟是什么时候结的?
  ;;;;为什么他一点不知道?
  ;;;;害人的女鬼又是谁?
  ;;;;涉及家人的安全,这事儿必须得解决,不计代价。
  ;;;;“大师,你能帮我找到那个恶鬼,除掉它吗?”
  ;;;;如果只是结阴缘,想办法让大师做法,让他俩“离婚”就是了。
  ;;;;但恶鬼伤害他的家人还付诸实际,他实在原谅不了,甚至想买凶杀鬼!
  ;;;;裴叶也不扯别的,单刀直入。
  ;;;;“除掉不难,只要出场费到位就行。”
  ;;;;绿绮夫人闻言侧目,她活了这么多个年头,见过的青年才俊不计其数,但以外表来说,这个青年也算得上其中翘楚。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气质,这是一眼就能让人忍不住将他与朗朗皓月、徐徐清风联系起来的青年,嶙峋傲骨,宁折不弯。结果一张口却是俗世间最俗的话。
  ;;;;裴叶表示自己是个没有感情的赚钱工具人。
  ;;;;养家糊崽很容易吗?
  ;;;;不容易。
  ;;;;每一只氪金崽崽背后都有一位负重前行的阿爸。
  ;;;;杨先生刚想说开支票,裴叶又暗示他。
  ;;;;“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
  ;;;;“治标不治本?”
  ;;;;杨先生也是商场老狐狸,瞬间想通。
  ;;;;这个阴缘不是他自己去结的,那么只剩下两个结果。
  ;;;;要么是他不注意,倒霉催撞上的……
  ;;;;要么就是……
  ;;;;有人要害他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