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惊险时刻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415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在场几个活人不寒而栗。
  ;;;;杨先生更是险些失态从沙发上跳起来,脸色铁青而阴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之前偷窥自己女儿的鬼不是绿绮夫人?
  ;;;;不是她那会是谁?
  ;;;;一想到暗中还有陌生却怀着不为人知心思的鬼偷窥着自己女儿,杨先生内心又焦又躁。
  ;;;;杨爱莲还有几分理智,拉住了丈夫。
  ;;;;她同样担心女儿,甚至比丈夫更慌,但她还记得女儿身上有从寺庙求来的护身符,也是这张护身符保护了女儿,驱赶了那个偷窥女儿的陌生鬼。
  ;;;;刚想开口安慰丈夫,脑中却闪过一个念头。
  ;;;;紧跟着便是双颊血色完全退去,只剩一片如鬼魅般的煞白。
  ;;;;“意思是——你怎么确定将那个鬼驱赶走的是‘护身符’而不是绿绮夫人?”
  ;;;;裴叶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
  ;;;;一字一句如最后的判决让人心慌心凉。
  ;;;;绿绮夫人刚才也说了,跟杨先生缔结阴缘的鬼是个小肚鸡肠的,无法接受跟自己结了阴缘的杨先生在阳世还有老婆和孩子,生出残害的念头并付诸行动,只是被绿绮夫人出面破坏了。
  ;;;;现在的问题是——
  ;;;;那张寺庙求来的护身符有没有效果!
  ;;;;如果有效果,孩子应该还安全。
  ;;;;如果没有效果,那么孩子离开这个家就相当于失去绿绮夫人的庇护。
  ;;;;想通了这点,杨爱莲双手颤抖地从包包拿出手机,拨打母亲的电话。
  ;;;;记得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这回却摁错好几遍,终于对了,电话响了好久也无人接听。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拨……】
  ;;;;【sorry,thesubscriberybeeow……】
  ;;;;杨先生喘着粗气,压抑担心安慰妻子。
  ;;;;“咱妈睡得早,你拨打雅雅的电话试试……”
  ;;;;老年人注重养生,精力也不如年轻人,一般八点九点就洗漱睡觉了。
  ;;;;两个孩子不同。
  ;;;;杨爱莲又拨打陈赛雅的电话。
  ;;;;找回陈赛雅后,全家人都在尽力弥补,但多年的分别造成的遗憾却不是简单的物质能弥补的,更遑论陈赛雅在养父母家庭受尽了委屈,还险些被养父觊觎伤害。
  ;;;;他们只能选择更温和的方式让她融入这个家庭。
  ;;;;而陈赛雅救过自家女儿,女儿对这个年龄相近的小姨妈也格外喜欢,舅甥二人玩得来。
  ;;;;这回家中出事,便将两个孩子都打包出去,也让陈赛雅多亲近亲近亲妈。
  ;;;;本是好意,谁知道却给了恶鬼可乘之机。
  ;;;;杨爱莲悔得肠子都青了。
  ;;;;从打出电话到接通的几秒,心情犹如过山车一样剧烈起伏。
  ;;;;幸好几声嘟嘟嘟过后,电话终于接通。
  ;;;;手机那头传来陈赛雅的声音。
  ;;;;“大姐你……”
  ;;;;话未说完,杨爱莲已经急切抓着手机,用带着点儿哽咽的声音问妹妹。
  ;;;;“雅雅,你跟宝宝有没有碰到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杨爱莲听陈赛雅声音情绪平稳,绷紧的神经不由得一松,脱力一般靠着丈夫才不至于软倒在地上,口中连连喃喃:“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个恶鬼还没动手……”
  ;;;;听到杨爱莲庆幸的低喃,陈赛雅下意识抬头看看被外甥女当风筝一样吊着飞的小纸人。
  ;;;;“大姐,你说恶鬼?”
  ;;;;杨爱莲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声音不颤抖。
  ;;;;“有恶鬼要害宝宝,你跟宝宝现在待在家里哪里都别去,等我跟你姐夫去接你们。”
  ;;;;陈赛雅又看看仿佛生无可恋的小纸人。
  ;;;;“大姐,你说的恶鬼,来过了……”
  ;;;;“什么!!!”
  ;;;;杨爱莲声音陡然拔高。
  ;;;;“恶鬼找上门了!!!”
  ;;;;“没事没事,就孩子受了点惊吓,咱妈还摔了手机,其他都还好。”
  ;;;;陈赛雅简单说了下前不久发生的事情。
  ;;;;现在回想那时的场景,唯有“惊险刺激”四个字形容。
  ;;;;她本就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再加上原生家庭的影响让她变得早熟且懂事,深知姐姐和姐夫将她连同外甥女一起打包过来的良苦用心。她尽量配合,试着接受亲妈给予的关心和亲近。
  ;;;;“雅雅,快吃。妈妈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让人都做了一些……”
  ;;;;“没,我都喜欢的。”
  ;;;;亲妈坐在她对面,努力挤出一抹不算太生硬的笑。
  ;;;;“喜欢就好……你现在学习压力重,应该多吃点补脑的……雅雅,我从你姐姐和姐夫那边知道你现在上的学校不怎么好,师资教育资源似乎不太行……要不要考虑换个学校?如果舍不得同学,在那个学校继续读着也行,但想要考好大学,妈妈还是建议你跟家教老师多学学……”
  ;;;;“嗯,我会努力好好学习的。”
  ;;;;陈赛雅想了想姐姐姐夫还有亲妈亲爸以及其他亲戚的学历,心虚地低头扒饭。
  ;;;;她以一己之力拉低了整个家族的学历,惭愧。
  ;;;;“妈,我、我还想……学点乐器……”
  ;;;;她从小到大就很聪明,学什么东西都很快。
  ;;;;在老家念书的时候,总为自己的天赋而沾沾自喜,到了s市有些跟不上,但她觉得自己聪明,考前多突击,最后的分数也不会太难看。真正让她意识到差距,是她发现每个同学都能歌善舞,才艺五花八门。大多都是从小就开始学,课外班辅导班丢进去不知多少钱。
  ;;;;参加什么xx奥数比赛、xx音乐大赛、xx书法大赛、xx科技发明比赛……
  ;;;;拿奖拿到手软。
  ;;;;而陈赛雅光是提防养父的觊觎、养母的羞辱、弟弟的欺负已经精疲力竭。
  ;;;;除学习和考试,也没有别的特长。
  ;;;;认了亲妈,这种自卑感更重了。
  ;;;;而消除自卑让自己变得自信的最好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优秀起来。
  ;;;;兴趣才艺不仅要砸时间,还要砸钱。
  ;;;;提这个要求,她蛮不好意思。
  ;;;;亲妈却开心地表示支持。
  ;;;;“培养兴趣好,你想学什么,妈帮你联系机构……”
  ;;;;陈赛雅也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
  ;;;;但她知道要努力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
  ;;;;如此才能拥有全新的未来。
  ;;;;想起这话的时候,脑中浮现的却是救命恩人“筱苍”的脸。
  ;;;;想起那双眼睛注视着自己、拉她出地狱的样子,宛若天神降临。
  ;;;;以后找男朋友,还是照着这个标准找……
  ;;;;少女的双颊微微发烫。
  ;;;;“慢慢想,不急的。也别光吃饭,多吃点菜……”
  ;;;;陈赛雅继续扒饭。
  ;;;;“嗯……”
  ;;;;也不知道碗中的米饭被亲妈偷偷压了几回,她都快吃饱了,碗里还有三分之一,更别说长条餐桌上还摆着十多道色香味俱全却没有动几筷子的菜——
  ;;;;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
  ;;;;在养父母家,她放学回来很迟,只能吃剩菜和隔夜的冷饭。
  ;;;;努力将剩下的饭扒完,起身帮忙收拾碗筷。
  ;;;;看到亲妈一副要出门的样子,随口关心了一句。
  ;;;;亲妈说她晚上要去医院看个闺蜜。
  ;;;;“……是你张姨,以前一个院住的邻居,前几天脑溢血住院了,听说情况有些严重……”
  ;;;;“张姨住院的话……我要不要也过去探望一下?”
  ;;;;不知道张姨是谁,但既然是亲妈的闺蜜,于情于理她也该去看看?
  ;;;;亲妈拒绝了。
  ;;;;她道:“赶明儿吧,你现在过去也看不到人,顶多看看他们家的家庭伦理剧。”
  ;;;;她这个小姐妹年轻时候就喜欢玩,丧偶之后可劲儿造作。
  ;;;;听其他人说,在外面包养的小鲜肉没有十个也有九个,据传闻她那天急匆匆出门就是为了去见新包养的心头好,一个还在大学的小鲜肉。小鲜肉年纪再小几岁都能给小姐妹当孙子。
  ;;;;结果呢?
  ;;;;出门被斗犬吓到脑溢血抢救,昏迷了好几天。
  ;;;;一群儿女在病房争家产分遗产,一个个斗得跟斗鸡眼似的。
  ;;;;她可不想让失而复得的小女儿看到这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正准备出门,却听到楼上传来孩子的尖叫和哭声。
  ;;;;二人心中一惊,急匆匆跑上楼。
  ;;;;猝不及防,一副能吓得人心脏骤停的恐怖画面直直闯入眼球。
  ;;;;孩子的双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着,一上一下地甩。
  ;;;;这架势分明是闹鬼!
  ;;;;陈赛雅破声大喊:“放开孩子!”
  ;;;;这话不奏效。
  ;;;;孩子早被吓得嚎啕大哭,手脚胡乱挥舞,但这点儿挣扎跟暗中施加的伤害相比太微弱。
  ;;;;小小的身躯就这么被那只无形的手拖到露台。
  ;;;;陈赛雅二人追上去,露台的门自动关上,将她们阻隔在外。
  ;;;;感应装置失灵,这扇门怎么也打不开,亲妈已经被刺激得险些晕厥。
  ;;;;听着孩子口中哭喊的“奶奶”和“小姨”,陈赛雅脑子一热,当机立断抄起房间柜子,她使出浑身力气,用尖锐部分砸向玻璃门。连砸数下,玻璃门应声破碎,炸开的玻璃碎片撒了一地。
  ;;;;这时,孩子倒悬的脑袋已经越过了露台扶手。
  ;;;;整个身体悬空。
  ;;;;虽说是三楼,但这个高度脑袋着地就是个死!
  ;;;;陈赛雅人生经历过两次绝望时刻,一次是酒吧,一次便是现在。
  ;;;;庆幸,两次都逢凶化吉。
  ;;;;“果真有邪祟作乱,找死!”
  ;;;;一柄木剑飞射而来。
  ;;;;厉鬼有点道行,滚滚阴气挡下这一剑。
  ;;;;却没注意一道人形剪纸爪爪一挥,一道雷鞭照着厉鬼甩了过去。
  ;;;;电光划过小孩儿脚腕上方。
  ;;;;厉鬼吃痛惨叫,松开了手,孩子直直向地面坠落。
  ;;;;那一瞬,陈赛雅的心脏几乎要停下。
  ;;;;“不——”
  ;;;;她还未收声,在她眼前坠地的孩子又飞了上来。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张小纸人费劲儿地用两爪抓着孩子,慢悠悠飞向自己。
  ;;;;陈赛雅张开双臂,孩子稳稳落入她的怀中。
  ;;;;与此同时,一名身穿风衣的青年逆着月光翩然落下,右手一扬,桃木剑飞回他手心。
  ;;;;秀雅斯文的青年神色凝重地望着某个方向。
  ;;;;“让它逃了。”
  ;;;;小纸人坐在青年肩头,老气横秋地两爪抱胸,圆圆的脑袋轻摇。
  ;;;;很显然,青年的表现让它很不满意。
  ;;;;而青年也有问题想问小纸人。
  ;;;;“你怎么知道这里会有邪祟厉鬼出没害人?”
  ;;;;小纸人翘着二郎腿,不说话。
  ;;;;青年看了半晌备忘录也没有字出现,便知道追问也没结果。
  ;;;;其实小纸人不说,他也猜得出来。
  ;;;;玄门术法造物虽是主人的一缕意识,但本身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
  ;;;;它们的行动受本尊和本尊潜意识的影响。
  ;;;;没有本尊指令的时候,它们就循着潜意识,漫无目的地瞎逛。
  ;;;;而本尊下达指令,它们的行动才会有明确的目的。
  ;;;;从小纸人身上也看得出来,小纸人的制造者绝对是个没有正行的主儿。
  ;;;;自恋、自傲、脾气臭、独断专横……
  ;;;;“我因为你被开了好几张罚单,驾照都得吊销。牺牲这么大,你也不肯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