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俄罗斯套娃的连环瓜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305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再之后便是共归黄泉的事了。”绿绮夫人莞尔,若冰雪消融,“你我皆是不幸人,少年受父兄庇佑,过得无忧无虑,所嫁却是非人,险些受尽半生苦。幸而互相扶持,这才有了安稳后半生。既然世间男子薄情如斯,与其再入轮回受男人之苦、遭一回罪,倒不如缔结三世缘分。”
  ;;;;三生石上的约定可比结婚证/婚书更加有保障。
  ;;;;转世之后,不管相隔多远都会在冥冥中的缘分牵连下再相逢。
  ;;;;她们起初住在二人合葬的豪华坟墓,不知多少年后被盗墓贼掘了,又搬到了酆都住着。
  ;;;;之后听说阳世安稳,天下承平,便萌生转世的心思。
  ;;;;杨爱莲看着绿绮夫人,半晌才将疑问问出口。
  ;;;;“既然约好一起转世,为何我在人世三十余年,而你还是魂魄?”
  ;;;;难道是大猪蹄子毁约,前世的自个儿傻乎乎去投胎?
  ;;;;面对这个问题,原先还浅笑盈盈的绿绮夫人瞬间俏脸冰冷,周身掀起阵阵阴风。
  ;;;;杨爱莲缩了一下脖子。
  ;;;;直觉告诉她似乎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
  ;;;;“不、不能说吗?”
  ;;;;绿绮夫人仍是冷着脸,抿着唇,不发一语。
  ;;;;此时的神情颇有几分她生前当断则断,为了保全全族,一条白绫、一杯红酒送渣男丈夫上黄泉,又将其尸身从房中拖入后花园埋掉。算好时辰,待他尸身腐烂生蛆,有蛆虫爬出才让洒扫下人“无意间发现”他被歹人谋害,又花了不少代价才让新君平息怒火,放过全族。
  ;;;;没这个眼力劲儿和政治敏感,图什么从龙之功!
  ;;;;这副模样看得杨爱莲心里发毛。
  ;;;;“对、对不起,如果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并非是不能说。”
  ;;;;免费吃了大瓜的裴叶大胆猜测。
  ;;;;“莫不是你刚投入阳间生母腹中或者刚落地就被……夭折了?”
  ;;;;算算年纪,杨爱莲二人转世的时间,应该是女胎被堕最严重的时期。
  ;;;;绿绮夫人的脸色跟先前杨先生一样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很显然,裴叶的猜测是准确的。
  ;;;;杨爱莲惊得红唇微张。
  ;;;;骂人词汇量有些匮乏的她,一时间居然不知该骂“卧槽”还是“给爷爬”了。
  ;;;;三生约定被破坏居然是因为阳间的计(重)hua(男)生(轻)yu(女)???
  ;;;;逗人玩呢???
  ;;;;绿绮夫人涂着红色口脂的唇吐出一声轻蔑的冷哼,眉目仅是冰雪。
  ;;;;“遭难的人不止是我,还有其他人——当时响应阴间号召,说是阳世天下承平,急需人才,希望我们这些滞留阴间多年的老鬼能转世到阳间,再铸太平盛世——结果,呵呵。”
  ;;;;绿绮夫人在阳间只待了九月又十一天两小时三十三分钟就回来了。
  ;;;;因为她是响应阴间援助建设阳间特殊项目的人员,走的是特殊投胎通道,回来之后还能找回以前的记忆,但幼年惨烈夭折的经历却让魂魄受了重创,短时间无法二次转世……
  ;;;;硬生生跟杨爱莲错过了。
  ;;;;呵呵——
  ;;;;优雅从容一辈子的绿绮夫人头一回想爆粗口。
  ;;;;她真是信了七十二司那群煞笔的邪。
  ;;;;忍一时越想越气。
  ;;;;于是她想办法找到其他受害者,联名将虚假宣传还渎职的七十二司都告了。
  ;;;;三生约定因为这种操蛋的问题被破坏,七十二司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一对情侣都夭折还好,大不了在阴间休养生息,但一方夭折另一方却顺利长大,还在阳间有了伴侣。
  ;;;;这就太伤了。
  ;;;;她认识的朋友多,其中也不乏精通阴阳两界律法的大佬。
  ;;;;官司从原先的落于下风到现在的占了上风,还极大推动了阴间改革。
  ;;;;最近将会有一部分政策落实。
  ;;;;跟绿绮夫人一样的受害者打算整了七十二司再跟阳间的人好好扯掰扯掰。
  ;;;;别以为他们这些老鬼是好欺负的!
  ;;;;另外,知道杨先生这回为何败诉这么快吗?
  ;;;;因为庭审那些阴差不敢惹她,而杨先生是软柿子。
  ;;;;绿绮夫人深吸一口气,露出初见时的优雅浅笑。
  ;;;;她本是通透人,也分得清转世后的杨爱莲和三生石约定人,深知这事怪不到杨爱莲、杨先生头上,自然也不会迁怒这对无辜的夫妻。
  ;;;;此次官司,纯粹是杨先生不靠谱,她想试探敲打。
  ;;;;杨先生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了。
  ;;;;哪怕情敌是个狼人他也要为自己申辩。
  ;;;;“我哪里不靠谱了?”
  ;;;;他们夫妻是多年的模范夫妻,货真价实的。
  ;;;;“你的确是比她前世的郎君靠谱一些,十年无所出也待她依旧。”
  ;;;;杨先生下意识骄傲地挺直了背。
  ;;;;“但是——”绿绮夫人又道,“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杨先生险些被气得岔气。
  ;;;;“这还不能说明什么?这说明我对她的爱意,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杨先生一时不查掉入“情敌”的陷阱。
  ;;;;只见绿绮夫人唇角噙着的笑意添三分轻蔑,她欣赏自己的蔻丹,用漫不经心的口吻道:“倘若你将‘十年无所出还不离不弃’奉为‘深情、痴情’的证明,你——不配与奴相争,奴也安心了。”
  ;;;;对伴侣好是最基础的,也是建立感情的根本。
  ;;;;将这种本该理所当然的“好”当做“附加分”和“优点”,岂不可笑?
  ;;;;潜意识中就带着性别给予的与生俱来的傲慢。
  ;;;;为什么找伴侣非得在“对我好”和“对我不好”这两拨人中间找,而不是在“对我好但没有别的优点”与“对我好还学识渊博/风趣幽默/孝顺懂礼/家境殷实/能力卓越……”这些人里边儿选呢?
  ;;;;大家都是成年人,为何不能全要,而是跟三岁幼童一样做二选一的选择题?
  ;;;;杨先生被怼得哑口无言。
  ;;;;一时间想反驳又不知该从何处反驳。
  ;;;;他有些急切地看着自家妻子,颇有些欲哭无泪的冲动。
  ;;;;杨爱莲拍拍他的手,安抚他别慌张:“绿绮夫人的确是非常有魅力的女性,我能理解前世的自己为何与你定下三生之约。可今生的我与先生真心相爱,他对我也不只是‘好’那么简单,我很幸运能遇见他。所以——我家先生有没有通过你的考验?这官司是不是也该撤了?”
  ;;;;绿绮夫人幽幽叹了一声,眼眸深处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她道:“我是看着这一世的你长大的,你们二人成婚领了婚书(结婚证)我都没阻拦,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现在才起诉打官司?”
  ;;;;杨爱莲浑身一颤。
  ;;;;忍不住望向自家丈夫。
  ;;;;杨先生微张着嘴,顿时有种自己比六月飞雪的窦娥还冤枉的感觉。
  ;;;;“我、我冤啊……”
  ;;;;人到中年的杨先生如小孩儿一般无助迷茫。
  ;;;;“我敢用性命起誓,我真没有做一点对不起你的事情。”
  ;;;;杨爱莲目光又转向绿绮夫人脸上。
  ;;;;声轻但却坚定。
  ;;;;“我相信我的丈夫。”
  ;;;;“你恐不知,他与人结了阴缘。”
  ;;;;绿绮夫人一张口又丢出一颗大瓜。
  ;;;;“而且,与他缔结阴缘的魂可不像我这般大度。若非我在七十二司有些门道,发现了不对劲,你连同你的女儿都会在近日暴毙身亡。我打官司让你们婚约作废,也是为了保护你。”
  ;;;;对绿绮夫人而言,杨爱莲只是杨爱莲,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对自己有信心,也有耐心等杨爱莲寿终正寝。
  ;;;;届时再清算也不迟。
  ;;;;但她不能任由杨爱莲被邪祟暗害。
  ;;;;杨先生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终于失态指着绿绮夫人,神情悲愤。
  ;;;;“你血口喷人!”
  ;;;;这年头的“情敌”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不择手段了!
  ;;;;居然连这种脏水也往他身上泼。
  ;;;;他对爱妻忠贞不二,每回出差就差戴上守贞裤衩将钥匙吞下肚子了!
  ;;;;居然这么污蔑他!
  ;;;;吃瓜的裴叶:“……”
  ;;;;这年头的瓜也流行俄罗斯套娃了吗?
  ;;;;一重接着一重,一波接着一波。
  ;;;;“阴缘?”裴叶望向杨先生,想起来一个细节,“如此说来,暗中偷窥他们女儿的鬼不是你?”
  ;;;;绿绮夫人道:“自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