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前尘往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242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绿绮?”
  ;;;;“绿绮二字是家父于奴幼时取的闺名。”
  ;;;;担心杨爱莲听不懂,女子又笑着跟杨爱莲解释是哪两个字。
  ;;;;“取自诗经中的‘瞻彼淇奥,绿竹绮绮’。”
  ;;;;杨爱莲真诚赞美:“听着是个很美的名字。”
  ;;;;反观自己的名字,杨爱莲就有忍不住郁闷了。名字出处倒是很风雅,取自周敦颐的《爱莲说》,长辈们希望她有着“莲”的高洁品质,寓意听着很不错,但念出来却怎么听怎么俗气。
  ;;;;绿绮夫人回以微笑。
  ;;;;杨爱莲又邀请她坐下慢慢说。
  ;;;;“我刚才从我先生这里知道我们前世是……额,三生石上有约定的那种关系?”
  ;;;;她说得有些委婉。
  ;;;;人家绿绮夫人还一纸诉状将杨先生告上阴间法庭了。
  ;;;;杨先生听后挪了一下位置。
  ;;;;他本就坐在杨爱莲身边不足两个拳头的位置,为了宣誓主权,将距离缩短不足一个拳头。
  ;;;;挪完位置之后,还忍不住看了一眼绿绮夫人。
  ;;;;颇有点儿耀武扬威的既视感,但也有些说不出的幼稚。
  ;;;;绿绮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唇角噙着的浅浅笑意未曾散去,也不曾改变,视杨先生为空气。
  ;;;;杨爱莲暂时顾不上二人眼神交流间的电光火石,将肚子里的话斟酌了再斟酌。面对绿绮夫人这样温婉典雅的女子,莫说是本就温和好脾气的杨爱莲,普通人也不忍在她面前说狠话。
  ;;;;“我是想说……我跟我先生的立场是一样的。”立场已经表明了,剩下来的心里话就容易出口了,杨爱莲轻拍丈夫杨先生的手,安抚他的不安,又对眼前的古典贵妇女鬼说,“不管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但喝了孟婆汤重新转世的我,是全新的一个人,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绿绮夫人仍是端坐着微笑倾听。
  ;;;;杨爱莲没见过其他鬼,不知其他鬼的眼睛是怎样的,而眼前的绿绮夫人目光如一汪深潭般澄澈,是那种历经万千红尘积淀下来的清明,周身气度绝非常人,也绝非寻常人家能养出来。
  ;;;;莫说鬼了,说她是人她都信。
  ;;;;拒绝这样的人,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些为难,生怕她伤心。
  ;;;;“……我是不会离开我先生的……”
  ;;;;说到最后,杨爱莲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这便是你要说的?”
  ;;;;杨爱莲说完,那位绿绮夫人才缓缓开口。
  ;;;;她的嗓音有种说不出的美,如涓涓细流一般,不疾不徐且温润从容。
  ;;;;杨爱莲点点头:“对,我不管我转世前跟你有多少纠葛,至少现在的我不愿意离开我先生。”
  ;;;;听妻子直白地表达对自己的爱意,杨先生顿时感动得不行。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绿绮夫人听后,脸上却没有意外或者悲愤受伤的神情。
  ;;;;她道:“奴知道。”
  ;;;;“你知道?那你为何还告我先生?”
  ;;;;看绿绮夫人过于稳重的表现,杨爱莲忍不住怀疑三生石约定的真假。
  ;;;;“不过是想看看你的良人是不是真的良人。”
  ;;;;杨爱莲懵了一下。
  ;;;;这事儿的发展节奏不对劲啊。
  ;;;;她以为绿绮夫人跟杨先生打官司是因为嫉妒,结果却是为了考验?
  ;;;;杨爱莲再一次怀疑三生石约定的真假。
  ;;;;倘若真心相爱,怎么可能容忍第三者?
  ;;;;更遑论去考验爱人的爱人,试探爱人的爱人是不是良人……
  ;;;;绿绮夫人轻笑出声,那一瞬,眉眼尽是惊艳风采,眉梢也是风情。
  ;;;;“你恐不记得你我前世了。”
  ;;;;杨爱莲道:“我的确不记得。”
  ;;;;倘若记得的话,她大概率是要单身的,前任水准太高,后来者很难看得上眼。
  ;;;;“奴前世生于望族,及笄过后,由父亲做主订了一门亲事,第二年嫁予当朝一品大员府上嫡长子,为宗妇操持中馈。”绿绮夫人目光悠远,回忆着生前往昔,“而你——”
  ;;;;杨爱莲嘴角抽了抽。
  ;;;;“难道我是府上的小妾?”
  ;;;;正妻大妇x妖艳小妾,大猪蹄子滚一边系列???
  ;;;;绿绮夫人被逗笑了,眸底笑意渐浓,她道:“自然不是,你与奴是多年的手帕交,比奴早三月出阁。只是命运多舛,十年无所出,加之郎君风流薄情,婆母尖酸刻薄,过得不甚开怀。”
  ;;;;“然后呢?”
  ;;;;两个有夫之妇怎么搞到一起,还立了三生石之约?
  ;;;;杨爱莲感觉这个瓜越吃越刺激。
  ;;;;绿绮夫人叹道:“你家郎君在任上三年,被检举贪污二十余万白银,全族上下受牵连。”
  ;;;;一家子老小,被流放的流放,被砍头的砍头,被卖身的被卖身……
  ;;;;原先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豪门盛景再也不见。
  ;;;;杨爱莲前世没受丈夫多少好处,倒是受了十年委屈和风雨。
  ;;;;她也是名门出身,但一辈子的兴衰荣辱却要被他人掌控,半点不由己。
  ;;;;绿绮夫人收到消息,及时遣派人手将手帕交救了下来,安顿在自家宅院。
  ;;;;每日不是吟诗作对、烹茶煮酒、莳花弄草,便是踏青游玩。
  ;;;;二人还一块儿打理府上杂务和名下店铺生意,嚼用开销非常宽裕。
  ;;;;经济独立,精神满足。
  ;;;;二人相处多年,一来二去便有了不一样的感情,最后便如夫妻一般同吃同住同睡。
  ;;;;杨爱莲听得目瞪口呆。
  ;;;;“不、不对——你不是也嫁人了?你这样……你的丈夫不会有异议吗?”
  ;;;;绿绮夫人欣赏刚做的蔻丹,轻吹一口。
  ;;;;美目流转,不可方物。
  ;;;;只听她又幽幽道了句。
  ;;;;“他啊,有不如无,便早早没了。”
  ;;;;她不介意这人能不能为她遮风挡雨,但绝对不能给她带来风雨。
  ;;;;寻常风雨都不行,更别说是山洪泥石流。
  ;;;;没那个翻云覆雨的本事就别揣着不切实际的青云志,还与一帮贪官污吏一块儿同流合污。
  ;;;;若不是她果决下手,全族上下也会跟杨爱莲前世夫家一样受牵连,下场甚至会更惨。
  ;;;;全族上下几百条人命,岂能容他一人胡来?
  ;;;;死他一个,保住全族。
  ;;;;哼,这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众人:“……”
  ;;;;突然感觉……
  ;;;;绿绮夫人似乎(划掉)是个狼人……
  ;;;;杨爱莲也抖了一下。
  ;;;;而杨先生则有种脖子发凉的错觉。
  ;;;;幸好绿绮夫人是文明人,跟他打官司,要是不打官司走暴力渠道……
  ;;;;他下意识摸摸还在脖子上的脑袋。
  ;;;;十有七八要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