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剪不断理还乱的修罗场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244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裴叶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杨先生,准备等他情绪稳定。
  ;;;;杨先生也是商场沉浮多年的老油条,自我情绪控制的功力非同凡响,很快就冷静下来。
  ;;;;他还跟裴叶道歉:“实在是抱歉,这件事情实在是超出我个人的承受能力了,以前也没应对的经验,一时有些抑制不住。”双手捂着脸搓了搓,几个深呼吸让激荡的情绪平复下来。
  ;;;;裴叶表示了理解。
  ;;;;毕竟这事儿搁在谁身上都有些受不了。
  ;;;;“我刚才听杨先生跟阴差的对话,你是想上诉?”
  ;;;;杨先生斩钉截铁。
  ;;;;“必须的!这事儿我跟她没有完!”
  ;;;;别说那个女鬼情敌还是个鬼,哪怕是大活人他也寸步不让。
  ;;;;这辈子不让,下辈子也别想他退让一步!
  ;;;;杨先生将希望压在裴叶的身上,期待地看着她道:“大师,你看这个事情怎么弄?”
  ;;;;裴叶:“……”
  ;;;;她又没有考过阳间和阴间的司法考试,也不是律师或者相关从业者,她能怎么帮杨先生?
  ;;;;“我建议你找个专业人员帮你参详,你爱人的情况也有些特殊……最好是听听她的意见。”
  ;;;;杨先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爱人肯定站在我这边啊。”
  ;;;;裴叶望向一脸迷茫的杨爱莲道:“现在的杨女士自然站在你这边,但没有转世之前的她呢?每一对情侣,能在三生石上定下三生约定的,别的不说,对彼此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
  ;;;;杨先生越听越有些烦躁。
  ;;;;再理智的人也无法真正心平气和听爱人跟“前任”如何如何。
  ;;;;“但我爱人已经转世了,前世跟今生的她应该分裂开来分别对待,她们不是一个人。”
  ;;;;杨爱莲也有些不自在。
  ;;;;乍一听自己前世有个恋人,还是蛮奇怪的。
  ;;;;裴叶道:“问题的分歧就在这里,你们夫妻都这么想,那另一位当事人又是什么意思?”
  ;;;;记忆是感情的载体之一。
  ;;;;转世后的杨爱莲没有前世的记忆,自然也没有前世的感情,而她对现在的杨先生是深爱的。
  ;;;;如果让没有记忆、与前世截然不同的她为前世买单,硬生生破坏今生姻缘……
  ;;;;她也是不折不扣的受害者。
  ;;;;裴叶的建议是让杨先生找个专业人士帮他参详,再私下跟另一位当事人心平气和谈谈。
  ;;;;杨先生听了脸色阴沉着,也没有表态。
  ;;;;裴叶又道:“杨先生应该不是最近才知道的吧?”
  ;;;;据杨爱莲的描述,杨先生被阴差勾魂并非一次,先前也发生过数次,应该是被带去阴间了解情况。但杨先生却瞒着细节,只跟杨爱莲说他梦到了一个女人,只是女人对他没有恶意。
  ;;;;杨先生继续保持沉默。
  ;;;;裴叶猜得没错,他的确是瞒了一部分。
  ;;;;第一次被勾魂离开,他以为是自己工作太累,梦境荒诞。
  ;;;;第二次第三次被勾魂离开,再加上女儿的遭遇,他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劲。
  ;;;;这世上是有鬼的,在阳间之外还有一个世界叫“阴间”——鬼生存的世界。
  ;;;;世上有鬼,自然也有前世今生之说。
  ;;;;于是他下意识恐惧那个“情敌”,担心妻子真会被抢走,便瞒了一段。
  ;;;;杨女士嘴角抽了抽,嗔怒地道:“我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年轻时候也不是没有其他追求者,我也没看你将那些情敌放在眼里……怎么,你是觉得人到中年,年纪大了就对自己不自信了?”
  ;;;;杨先生苦笑。
  ;;;;“我没将那些情敌放在眼里,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们,你肯定会选择我,我有恃无恐啊。”
  ;;;;他的自信和勇气是杨爱莲给的。
  ;;;;但面对跟妻子在三生石有过约定的“情敌”,他可耻地怂了,没自信没勇气了。
  ;;;;他相信,他的“情敌”也曾跟他一样,享受过“有恃无恐”的待遇。
  ;;;;杨爱莲哑口无言。
  ;;;;思忖良久,她觉得有必要采纳裴叶的建议——跟这位前世的“爱人”聊一聊。
  ;;;;不管有什么,好歹让她将这辈子过完,等大家伙儿都成了鬼,再在地府好好将官司扯清楚。
  ;;;;“我想见见她。”
  ;;;;杨先生欲言又止却又将想说的阻拦咽了回去。
  ;;;;“大师,你能帮我,让我跟她见一见么?”
  ;;;;裴叶道:“能倒是能,你们私下能谈拢最好,也省了不少麻烦。”
  ;;;;杨爱莲暗中握了握丈夫热汗不止的手心,借此安抚,让他安心下来。
  ;;;;杨先生这才慢慢有了血色。
  ;;;;“是招魂吗?要不要我出去买点儿奶蛋果蔬、金银元宝、蜡烛线香之类的祭品?”
  ;;;;“这就不用了。祭品一般是给被召鬼魂的招待品,性质类似于有客人到家里做客,主人家端出好菜好酒招待。我想那位不用这些也愿意上门的。”裴叶随口介绍,手掐召阴符的手诀。
  ;;;;手诀完成,整个别墅的气温猛地低了好几度。
  ;;;;杨女士没什么感觉,但生魂刚刚离开肉身的杨先生感觉到了。
  ;;;;“屋里冷了好多……是她来了?”
  ;;;;裴叶和郭奕菱将视线落向门口的鬼影。
  ;;;;待她们看清来人(鬼)的模样,顿时明白杨先生为何会不自信了。
  ;;;;郭奕菱以为杨女士的爱人应该是民国人士,穿着合身旗袍,妆容浓艳,气质明媚夺目。
  ;;;;看了真人才知道自己想错了,人家根本不是民国的,时代更往前。梳着一头乌黑云鬓,发间簪着朵朵绒花,石青色云纹缂丝长褙子,百蝶穿花的上衫,下裙材质较为轻盈,盖着脚背。
  ;;;;这温润的书卷气质,搁在古代后宅也是妥妥的正妻大妇。
  ;;;;女鬼现身后,冲着裴叶颔首福身。
  ;;;;“嗯,应该是她。”
  ;;;;杨爱莲神情复杂地顺着看过去,只看到一团空气,那里没人。
  ;;;;“大师能让我看到她吗?我想跟她谈谈。”
  ;;;;杨先生也表示要盯着。
  ;;;;裴叶给夫妻俩一块开了眼,费用之后统一结算。
  ;;;;杨爱莲看着来人哑然了半晌。
  ;;;;倒不是看到人恢复记忆或者有啥情绪触动,而是觉得——
  ;;;;前世的自个儿666啊。
  ;;;;眼前这位古代美人儿明显是书香富贵之家才能娇养出来的。
  ;;;;她忍不住怀疑是前世的自己混账,勾了人走上邪路。
  ;;;;“额……这位夫人怎么称呼?”
  ;;;;杨爱莲下意识放柔了嗓音。
  ;;;;总觉得面对如此有气质的古典美人儿,高声说话就是一种亵渎和不敬!
  ;;;;来人明眸微弯:“你唤我绿绮便好。”
  ;;;;杨先生的脸彻底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