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谁才是“第三者”(中)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2      字数:309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尽管弄清楚了始末,也知道所谓闹鬼不是害人性质的,但杨爱莲还是出言挽留裴叶在家里多待一会儿。裴叶看着神情有些憔悴的杨女士,没有犹豫便点头留了下来。
  ;;;;“那我就再叨扰一阵了。”
  ;;;;钟表的针转到晚上九点半,裴叶敏锐发现别墅周围的阴气变浓郁了。
  ;;;;一团黑色浓雾从门口地面上涌,汇聚成一扇被锁链捆绑的纯黑大门,其上刻有狰狞厉鬼。
  ;;;;几乎是鬼门出现的一瞬,似有冷气从脖颈耳根掠过,激起肌肤阵阵颤栗。
  ;;;;郭奕菱和杨爱莲都是普通人,对此没什么反应。
  ;;;;随着鬼门出现,裴叶耳尖听到锁链在地上拖动的动静。
  ;;;;不多一会儿,沉重石门向两边推开的声音响起,黑漆漆的门后隐约有两道人影靠近。
  ;;;;一道是穿着阴差制式装备的阴间公务员——阴差。
  ;;;;另一道则是跟二楼书房杨先生一模一样的男人。
  ;;;;这男人就是被阴间七十二司分部勾魂过去庭审的杨先生的生魂。
  ;;;;随着他们跨过鬼门进入别墅客厅,裴叶又听到杨先生声音隐忍地冲阴差说。
  ;;;;“这事我一定要申诉,申诉!判决结果我不服!”
  ;;;;生魂状态的杨先生跟寻常鬼魂没多大差别,但因为愤怒激动的情绪,脸上添了几分血色。
  ;;;;“你们凭什么这么判!”
  ;;;;杨先生一开始见鬼也怕,但被告知缘由,他内心只剩下了“卧槽”和“给爷爬”。
  ;;;;“你们阴间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当我们阳间司法是摆设吗?”
  ;;;;阴差安安静静没吭声,宽大兜帽之下没什么表情,而杨先生的怒火则达到了巅峰。
  ;;;;“我跟你们说,我绝对不会跟我老婆离婚的!你们做梦!做梦听到没!我是不会执行的!”
  ;;;;阴差走在前头引路,杨先生跟在身后,二魂一前一后准备上楼。
  ;;;;“受这种非法暴力胁迫离的婚,阳间是不认的——不认的!”
  ;;;;很显然,这一路上杨先生没少用语言攻击阴差的耳朵,后者终于忍不住了。
  ;;;;“这只是一审,建议杨先生找个好的律师帮你打官司,不过我看可能性比较低……”
  ;;;;阴差不说还好,一说杨先生就更生气了。
  ;;;;“你们阴间这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司法不公!”
  ;;;;阴差拖着锁魂链继续上楼,很不要脸地承认了杨先生的控诉:“是啊,我们就是性别歧视了,不歧视怎么运作下去?说来说去也是你们阳间造下的孽,这事儿怎么还能怪我们?”
  ;;;;杨先生被噎得说不出话。
  ;;;;杨爱莲注意到裴叶的眼神落在空无一人的地方。
  ;;;;大师的眼神并非发呆放空的无神,而是看到什么热闹的炯炯有神。
  ;;;;她忍不住低声询问。
  ;;;;“大师……那边……有什么东西吗?”
  ;;;;杨爱莲的声音也落在阴差和杨先生的耳中,阴差走到楼梯半路停下来,扭头望向杨爱莲几人的方向,恰巧撞上裴叶的视线。杨先生也停下脚步,看看阴差再看看裴叶,欣喜如狂。
  ;;;;他脚步飞快地下楼奔向裴叶,仿佛看到了救星。
  ;;;;“大师大师,你能看到我吗?”
  ;;;;距离裴叶还有数米之远,阴差收紧袖中的锁魂链,将跑远的杨先生拉了回来。这是生魂,兼具阴阳两气,一些为非作歹的恶鬼最喜欢了,吞掉生魂再占据生魂肉身的案例也不是没有。若负责将生魂押送回来的阴差将生魂弄丢,后果最轻也要丢工作,甚至还要赔偿巨额阴德。
  ;;;;阴差不满地将人拉回来。
  ;;;;“别乱跑!”
  ;;;;这些活人真是越来越不尊重阴差了。
  ;;;;百年前去勾魂,这些魂儿看到他哆嗦得跟鹌鹑一样。
  ;;;;现在去勾魂,这些魂儿一开始还会老实一会儿,没多久这嘴巴就跟机关枪一样骚话连篇。
  ;;;;特别是近些年阴差公考上来的阴差,忒没个正行。
  ;;;;这时,裴叶才看到杨先生的双手手腕、双脚脚腕和脖子都缠着锁魂链,而阴差也注意到裴叶,兜帽下的鬼眸眸底添了几分警惕。
  ;;;;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青年并不简单。
  ;;;;裴叶对着阴差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又转向杨先生:“我是能看到你。”
  ;;;;而这一幕搁在郭奕菱跟杨爱莲眼中却是诡异的。
  ;;;;一个人冷不丁跟空气说话,细思极恐。
  ;;;;但恐惧过后,杨爱莲便想到了丈夫。
  ;;;;“大师,是我家先生回来了?”
  ;;;;“嗯,是他回来了。”
  ;;;;杨爱莲紧张揪着手指,想知道结果但又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一旁的阴差催促道:“时辰快到了,我要将这个生魂需尽快送回肉身免得影响寿元。”
  ;;;;裴叶侧身让开,阴差拽着杨先生去二楼书房。
  ;;;;没一会儿阴差就下来了,而书房也多了走动的脚步声。
  ;;;;裴叶没有理会蹬蹬蹬跑下楼的杨先生,而是示意阴差能不能到一边谈谈。
  ;;;;阴差没有拒绝,但也明说自己是出差办公,他不能在阳间久留。
  ;;;;郭奕菱看着裴叶冲着空气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她在内心喊系统。
  ;;;;【你先帮我开个阴阳眼。】
  ;;;;郭奕菱帮助顾客完成心愿,在任务世界用顾客马甲,好处是她能使用顾客的资源去学习,学到脑子里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而坏处则是她受顾客自身条件限制。例如她有修炼法门,但顾客的身体浊气太重不适合修炼的话,她哪怕强行修炼也是事倍功半,顶多比普通人强一点。
  ;;;;郭奕菱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但她可以让系统帮自己开点儿小挂。
  ;;;;当一股类似滴眼药水的清凉感觉在双目蔓延,郭奕菱再睁眼便看到“筱苍”身边的黑影。
  ;;;;一人一鬼说了两句话,阴差便从鬼门离开。
  ;;;;“你看得到?”
  ;;;;裴叶一回头就看到郭奕菱不加掩饰的目光。
  ;;;;“是啊,我打小就能看到。不过我小时候经常分不清活人和鬼的区别,最后还是家人请了高人帮我封了它,我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成年后,只要不刻意想要去看,一般看不到。”
  ;;;;郭奕菱电光火石间就想好了托词。
  ;;;;“刚才那个……”手指指了指阴差离开的方向,她面带好奇,“就是传说中的阴差?”
  ;;;;裴叶点头。
  ;;;;“你好厉害啊。”郭奕菱脸上全是真诚不做作的崇拜,一双黑曜石一般明亮摧残的眸子似乎只装得下裴叶,若换做寻常男人,哪怕对她没意思也会暗暗享受这样的崇拜,“你都不怕吗?”
  ;;;;裴叶耿直反问。
  ;;;;“那你会惧怕警察?”
  ;;;;“我当然不会怕警察,我又没有犯事儿。”
  ;;;;裴叶理所当然地说:“同理,我心里也没有鬼。为何要惧怕阴差?阴差在阴间扮演的角色类似于阳间的警察和公务员,他们都是维护阴阳两界社会秩序不可或缺的存在。”
  ;;;;郭奕菱不好意思地挠挠脸。
  ;;;;“好吧……是我想错了,小时候看的电视剧对阴差的描述都不怎么正面。”
  ;;;;裴叶表示理解:“误解是常有的。”
  ;;;;哪怕心里没有鬼的人也会怕鬼,因为未知。
  ;;;;郭奕菱趁着空隙问系统。
  ;;;;【筱苍现在对我的好感值多少了?】
  ;;;;系统很快给她回复。
  ;;;;【还是50分好感值。】
  ;;;;郭奕菱脸上出现一瞬的僵硬。
  ;;;;怎么可能还是50分好感值?
  ;;;;她明显感觉到“筱苍”刚才对她的气息软和了一些。
  ;;;;按照往常经验,怎么说也会涨个一两分。
  ;;;;系统尽职尽责地提建议:【宿主,我觉得你可以换个攻略方案或者换个人设。‘筱苍’跟玄门有关系,便意味着他的背景比客户提供的情报更复杂,背后的水也更深。用攻略普通人高富帅的办法攻略他,哪怕有效果也是事倍功半,最重要的是——对这种直男要打直球!】
  ;;;;郭奕菱忍不住翻白眼。
  ;;;;这还用系统提醒?
  ;;;;她一直在打直球!
  ;;;;如果剧本没有改,她早在酒店那会儿就顺理成章跟“筱苍”滚了床单。
  ;;;;上了三垒再利用他人生低谷的机会趁虚而入,以“富婆包养”的借口跟他日日相处,让她有足够多的时间展示精心营造出来的完美女神人设,给“筱苍”编织一张爱情的巨网……
  ;;;;拿下攻略目标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精心打造的剧本第一步就遭遇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