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人心险恶(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529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饶有趣味地看着围上来的“室友”。
  ;;;;他们的反应进一步验证了裴叶先前的猜测。
  ;;;;“你笑什么?”
  ;;;;被抓住领子还能笑得出来,筱苍还敢说他报警不是故意的?
  ;;;;绝对是故意的!
  ;;;;“我不该笑你们吗?我觉得你们九年义务不过关啊,高考怎么考上c大的?我报警捍卫自己的财产利益和人身安全,难道不应该吗?”裴叶看似轻飘飘捏着那只抓着她领子的手,手的主人露出吃痛表情,不由自主地松开,“反倒是你们,一个个狗急跳墙的心虚样子,挺可笑的。”
  ;;;;筱苍这具马甲的身高在男性中也算得上出色,比围上来的四个学生都高了小半个头。
  ;;;;裴叶能毫不费力地微垂眼睑,眼神淡漠地看清他们脸上最细微的变化。
  ;;;;“你想害死我们!”
  ;;;;几个室友都觉得筱苍跟之前有了变化。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腰杆子直了,面对他们的态度强硬了。
  ;;;;裴叶听到这里,基本能确定筱苍沾染网贷跟几个室友脱不开关系。
  ;;;;本以为只是普通大学生失足陷入网贷泥淖,没想到这事儿背后还有校园暴力的影子。
  ;;;;“我怎么就害你们了?”裴叶讥笑了声,说出他们内心最恐惧的话,“哦,是担心我做笔录将你们也供出来,影响你们在c大的日子,担心学校会出面给你们警告处分,担心无法毕业?”
  ;;;;“艹你m,筱苍,你找死吗!”
  ;;;;裴叶这番话搁在他们眼中就是承认报警坦白一切了。
  ;;;;一想到有可能面对的舆论谴责,四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几乎气红了眼睛。
  ;;;;距离裴叶最近的青年更是将右手攥成拳头,在怒气加持下,冲着裴叶的眼睛挥了过来。
  ;;;;c大的学生寝室明显比裴叶第一个游戏副本待的学生寝室大一些,但五个二十出头的成年男性待在这里也不宽敞。在狭窄有限的空间内打斗,一般是人多的一方赢面比较大,几个学生也是这么想的,亦或者说“筱苍”以往给他们的固有影响太深刻了,四打一妥妥能打赢。
  ;;;;抓住“他”的手和脚,让“他”无法挣扎,到时候还不将他打得跪在地上喊爷爷?
  ;;;;理想非常丰满,但现实却是冰冷冷的骨感。
  ;;;;裴叶没有费力气便挣脱开来,一脚踹上其中一人的肚子。
  ;;;;在场几个学生显然没想到平日任人欺负的软包子反抗会这么迅猛,一个不查就被踹中,砸在桌子上又摔到了地上,椅子和桌子上的电脑书本也摔了一地。这个架势并没有唬住其他三人,反而激发了他们内心深处更深层次的暴力欲。裴叶也没有客气,抓着衣领将人摔在地上,抓着半长不短的头发砸在书桌上,手上做着暴力的事情,表情依旧风轻云淡,眼神淡漠平静。
  ;;;;“我原本不想太计较,欺负你们,我半点儿兴致都提不起来,说出去还丢人。”
  ;;;;以裴叶的年纪和阅历,打这几个青年等同于“鼻祖”打“耳孙”,二者隔着十八代呢。
  ;;;;“但你们是真的欠教训!”
  ;;;;二话不说对她动拳头,她自然要让他们知道谁是爷,谁是孙!
  ;;;;四个学生被裴叶连续摔了三四回,疼得眼冒金星,浑身骨头都在申吟。
  ;;;;他们也没顾面子不面子的,从原先的撂狠话、问候祖宗,再到鬼哭狼嚎,装孙子求饶。
  ;;;;c大学生寝室隔音好,但架不住噼里啪啦的动静太大。
  ;;;;勉强还能活动的学生吓得手脚并用往阳台爬,手指哆嗦地想将阳台的玻璃门拉上。
  ;;;;隔壁寝室的学生听到动静来敲门,准备拉架。
  ;;;;裴叶淡定且微笑地打开门缝。
  ;;;;跟敲门以及担心来瞧瞧的学生笑道:“没事,他们闹着玩儿呢。”
  ;;;;“闹着玩儿?”
  ;;;;闹着玩儿会鬼哭狼嚎喊救命???
  ;;;;见开门的人是筱苍,来人将信将疑。
  ;;;;他还以为是筱苍被同寝室的几个室友欺负了呢。
  ;;;;“对啊,闹着玩儿的。”
  ;;;;裴叶大大方方侧过身子,方便外面的人看到寝室内的全景。
  ;;;;学生无语地看到其他四个嬉闹的学生对他们露出拘谨而抱歉的笑容。
  ;;;;“对啊对啊,我们闹着玩儿的……”
  ;;;;“兄弟几个闹着玩儿呢,实在是对不住了。”
  ;;;;门外的学生脸色有些不太好。
  ;;;;“你们就算是闹着玩儿也要有分寸吧?”
  ;;;;“打扰到我们学习了,小心将宿舍大爷招来扣寝室评分。”
  ;;;;说罢,聚在门外的学生纷纷散去。
  ;;;;但他们都没有看到慌忙躲在阳台的四个学生的表情从狂喜到惊恐,脸色从红润到煞白。
  ;;;;他们……
  ;;;;门外的人全都眼瞎了吗?
  ;;;;耳朵全都聋了吗?
  ;;;;他们被“筱苍”揍得鼻青脸肿,眼睛没毛病的都知道他们被打了啊?
  ;;;;还有,整个寝室乱得像是被十几只哈士奇糟蹋过,桌子衣柜凌乱一团,杯子课本散落一地,这像是寝室室友打闹能达到的程度?还有,他们求饶求得嗓子都嘶哑了,怎么就没听到?
  ;;;;待学生散去,裴叶才冲着他们露出温文儒雅的浅笑,在近乎见鬼的眼神下关上那扇门。
  ;;;;这一瞬,四个学生齐刷刷打了个颤。
  ;;;;“刚才是我失误了。”
  ;;;;裴叶随手抄起一边儿的椅子,一步步往阳台走去。
  ;;;;明明隔着一扇玻璃门,说话声音也不大,但“筱苍”的声音就是清晰传入四个学生的耳朵。
  ;;;;清晰得像是“筱苍”贴着他们耳朵低喃。
  ;;;;这诡异而恐怖的一幕,吓得四个学生脸色一片惨白。
  ;;;;“是我大意忘了隔音,让外人打断了我们的感情交流。”
  ;;;;裴叶抄起椅子将玻璃门砸碎,砸开的玻璃摔在地上如冰花般散开。
  ;;;;平日任由四人欺凌的人则一脸冰冷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现在没事了,我们玩得再激烈过火,也没有一个人能听到的。”
  ;;;;四个学生:“……”
  ;;;;他们在寝室穿着宽袖短裤还嫌热,此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渗人冰凉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四人抱成一团缩在阳台角落瑟瑟发抖。
  ;;;;“你、你是人是鬼……”
  ;;;;这绝对不是原来的“筱苍”。
  ;;;;如果“筱苍”一开始就不好惹,怎么会装孙子被他们欺负这么久?
  ;;;;“一个个二十出头、一百多斤的人,上学这么多年还迷信呢?”
  ;;;;什么是人是鬼?
  ;;;;她当然是人,只是不是他们认识的“筱苍”而已。
  ;;;;“知道吗?我忍你们很久了。”
  ;;;;裴叶将椅子放下,以“筱苍”的身份温雅一笑。
  ;;;;“纸和笔在这里,检讨,慢慢写。”
  ;;;;随便找了几张空白的纸,从抽屉找到几只笔,丢在四人面前。
  ;;;;“你们也自觉一些,别让我给你们补充,若是让我查出哪些细节没写,那就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