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小纸人业务员(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51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夜深人静的xx公司内部。
  ;;;;办公桌的电脑屏幕正幽幽亮着,隐约有键盘敲动的声音还有一声声幽怨哀泣的呜咽。
  ;;;;小纸人正在熬夜奋战。
  ;;;;它将电脑中拷贝出来的东西集合到一块儿,将少儿不宜部分全部打上厚码。
  ;;;;一股脑儿发给了a市警局的官方号。
  ;;;;这家xx公司的贷款业务还挺丰富,一边线下放普通高利贷、抵押贷款,一边在线上弄套路贷以及luo贷。在企鹅和wx有几十个大群,还有好几个同行群,“客户”消息互通有无。
  ;;;;还有不少“业务员”潜伏在各个大学生群,寻觅luo贷的目标。
  ;;;;拿着身份证拍luo照只是基本操作,还有让贷款人手持身份证拍摄隐秘部位或者作出各种大尺度的照片视频。根据贷款人的相貌颜值,放款额度有高有低,颜值身材越好额度越高。
  ;;;;如果贷款人逾期,一般套路是推荐同行给贷款人,拆东墙补西墙。
  ;;;;直到贷款人无力担负。
  ;;;;要么爆通讯录,言语威逼利诱,盯上贷款人父母的钱包。
  ;;;;要么推荐她们下海,从陪酒开始一步步放低下线,从中抽成。
  ;;;;小纸人从电脑以及同行群发现了数万份不同女性/男性的照片视频,还有无数聊天记录。
  ;;;;有贷款人受不住压力自杀的。
  ;;;;第三方催款人员发来询问:“人死了怎么办啊?”
  ;;;;xx公司的人回复:“人死了找她/他爹妈要去,不还钱将她女儿/儿子骨灰盒砸了。”
  ;;;;有贷款人为了给孩子凑学费,被忽悠着贷款了几千,套路了数万,愧疚喝百草枯自杀。
  ;;;;有xx公司的老板忽悠欠债的女性贷款人,哄骗涉世不深的她们出来开房,暗中装监控拍了视频,最后提上裤子却不认账还以此为要挟……哦,偶尔还有长得好看的男生也有这待遇。
  ;;;;小纸人面无表情,一顿操作猛如虎。
  ;;;;它用xx公司的账号,持续轰炸a市警局官方号数千条消息。
  ;;;;熬夜值班的警察小哥哥:“???”
  ;;;;狐疑看了两眼,面色逐渐凝重,他花了好几分钟才将消息拉到第一条,而这个过程还有源源不断的新消息轰炸过来。各类截图、聊天记录、视频链接、转账记录、各类文档……
  ;;;;类似的操作还在各地进行。
  ;;;;甚至有人用手机登陆官方账号,后台信箱被消息炸得屏幕卡了。
  ;;;;出差的小纸人们还默契一致地利用这些公司的电脑账号,创建了一个#处处贷#的话题,不断刷热度的同时,还利用裴叶给的灵力施展术法,不用经过微博平台直接卡bug空降热搜。
  ;;;;夜猫子网友一脸懵逼地点进来,然后……
  ;;;;气得险些肝炸裂,一整宿一整宿睡不着觉。
  ;;;;小纸人源源不断搬运来一堆瓜,让他们气都气饱了。
  ;;;;这就完了?
  ;;;;这才刚刚开始。
  ;;;;例如出差a市的这只小纸人,它辛辛苦苦在键盘上辗转腾挪、飞舞跳跃,完成艰巨的初步任务,扭头望向幽幽呜咽的源头——几个居住在附近的孤魂野鬼——冲他们招了招手。
  ;;;;孤魂野鬼们摄于小纸人的威压,瑟瑟发抖不敢反抗。
  ;;;;【你们懂了吗?】
  ;;;;孤魂野鬼们点头如捣蒜。
  ;;;;小纸人小爪一挥。
  ;;;;【既然懂了,你们就去吧。】
  ;;;;部署完毕,小纸人才回到青年投宿的旅店,拖了几张旅店纸巾铺在床头柜当床垫,又拖了两张叠成枕头,再拖了两张当被子。搓搓脸,躺下,被子向上拉,蒙住头,翻身睡觉觉。
  ;;;;房间内另一名青年睡得昏沉,一夜无梦。
  ;;;;与此同时,xx公司上到老板,下到职员,一个个开始光怪陆离又刺激无比的噩梦。
  ;;;;有人在梦中被人从飞机上踹下来,降落伞都没打开就摔成了肉泥。
  ;;;;吓得那人睁开眼睛,愕然发现自己还在飞机上,周遭都是看不清面孔的绰绰人影。
  ;;;;他又一次被人踢下飞机,摔成肉泥。
  ;;;;第三次惊吓睁开眼睛,还在飞机,但这回终于迷迷糊糊打开降落伞,一降落就被98k爆头。
  ;;;;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愣是一次鸡都没吃到。
  ;;;;还有倒霉鬼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潮湿阴冷、光线幽暗的古代监狱,周遭弥漫着古怪臭味。
  ;;;;自己被剥了个精光捆绑在老虎凳上。
  ;;;;随着脚步声靠近,他看到一道模糊人影靠近,人影手中拿着一根烧得通红的烙铁。
  ;;;;紧跟着,又听到身边另一侧传来第二道声音,人影手中拿着刀片。
  ;;;;【别怕别怕,去了根,净了身,入了宫,有朝一日发达了,别忘了我们的好处啊。】
  ;;;;说着,下边儿安静软绵垂着的赘余被人说话的人提了起来,刀片抵着根部一划,剧痛如浪潮疯狂冲击大脑。鲜血还未喷洒多少,那个拎着烧红烙铁的人往伤口一烫,给他止血。
  ;;;;他吓得尖叫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好好被捆在地牢。
  ;;;;“原来……是个梦啊……”
  ;;;;xx公司的老板就幸运得多,梦境恐怖值不高,甚至算得上旖旎梦幻,周遭都是倚红偎翠的风流儿郎,只是——他不是那些风流儿郎的一员,而是被风流儿郎“倚红偎翠”的“红和翠”。
  ;;;;时而男,时而女,时而风韵犹存,时而青涩稚嫩。
  ;;;;xx公司老板起初觉得有些爽,但爽着爽着只剩下了麻木。
  ;;;;若他在梦中还有理智,便会发现他眼前晃动的恩客脸都是他曾祸害染指过的人。
  ;;;;一夜梦境结束,被下狼藉一片,身体空虚得仿佛被掏空。
  ;;;;坐在马桶上排宿便,莫名觉得小菊花有种说不出的、被暴力使用过度的麻木感。
  ;;;;说来也奇怪,公司员工今天不是请病假了就是上班迟到了。
  ;;;;一个个精神萎靡得像是被哪个妖艳jian货吸干。
  ;;;;“行动力还行。”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裴叶笑着捏了捏最先回来的小纸人。
  ;;;;它的出差目的地就在隔壁市,一来一回只需半天。
  ;;;;只是没想到小纸人捅出来的东西会这么多,饶是见多识广的老干部也不由得啧啧两声。
  ;;;;估计这事儿在网上有一阵子闹腾了。
  ;;;;裴叶也正好借着这段时间赚点钱,将原主的欠债以及合理范围内的利息还干净。
  ;;;;“……还得查查筱苍是怎么接触网贷的……”
  ;;;;裴叶是个胸襟宽广、为人和善的老干部,不是个没有脾气任人搓揉的面团。
  ;;;;筱苍欠人的钱要连本带利息还掉。
  ;;;;别人欠筱苍的债,是不是也得一分一厘算清楚?
  ;;;;s市,c大。
  ;;;;“你疯了,居然去报警?”
  ;;;;刚回到筱苍在c大的学生寝室,便有一双手气冲冲抓上她的衣领。
  ;;;;四个陌生的学生围了上来。
  ;;;;裴叶,她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