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业务员小纸人(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3032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从s市飞到a市耗时4个小时。
  ;;;;漫长的旅途若没有一些消磨时间的娱乐,未免过于枯燥。
  ;;;;青年日常消遣爱好不多,连近些年流行的直播和短视频都没怎么接触,唯二能跟同龄年轻人接轨的爱好就是游戏和手机开了飞行模式,他只能阅读登机前订阅缓存的小说。
  ;;;;他安静看小说,隔壁的小纸人也从空姐那边拿了耳机。
  ;;;;将耳机插上,打开经济舱座位上的小电视,遥控选择电视剧……
  ;;;;因为没耳朵,入耳式耳机挂不上,小纸人干脆一只爪爪抓住一只耳机,贴在圆脑袋两侧。
  ;;;;青年沉迷小说的同时也没有撤走对小纸人的关注——如此活灵活现的玄门造物绝非是普通修士制造的——小纸人坐在他身边跟制作它的大佬坐在自己身边一样,他想忽视都做不到。
  ;;;;几乎每个玄门小辈在外行走都被长辈警告过——
  ;;;;不熟悉的大佬,能不惹就不惹,不是怂,而是有些冲突能避免就避免。
  ;;;;毕竟现在的社会以普通人为主导,出于种种考虑,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灵异能少则少。
  ;;;;占用公共资源、引起外界注视这种事情并非玄门这个小众圈子所希望的。
  ;;;;他们只想低调修炼,默默在暗中解决一些灵异麻烦。
  ;;;;青年吃不准隔壁这位白嫖飞机的小纸人啥态度,自然无法完全放松警惕。
  ;;;;一人一纸安静相处。
  ;;;;他看他的恐怖灵异小说,它看它的古装宫斗剧。
  ;;;;那部电视剧青年熟悉,少年时期常常被师尊拉着一起翻来覆去地看。
  ;;;;看的次数多了,某些经典台词他都背得滚瓜烂熟。
  ;;;;两个小时后,青年意犹未尽地追平更新,小纸人还在看电视剧。
  ;;;;他压抑着想剧透的冲动,主动跟小纸人交谈。
  ;;;;“道友是去a市?”
  ;;;;小纸人分神点点头。
  ;;;;它找去a市的航班找了好久,一再确认,不可能坐错。
  ;;;;“a市最近不太平,道友这个节骨眼还是不要久留得好。”
  ;;;;小纸人扭头看向青年,借用青年手机备忘录提问。
  ;;;;“a市怎么不太平?”
  ;;;;如果有麻烦,它要向大可爱打报告,申请更多的灵力应对突发事件。
  ;;;;“最近那边出了好几起怨灵伤人的恶件……”
  ;;;;小纸人听了略略有些失望。
  ;;;;恶灵什么的……
  ;;;;听着似乎是小喽啰级别。
  ;;;;根本不能用它当借口申请大可爱的灵力支持
  ;;;;它在备忘录上打下一句话。
  ;;;;“没听说过,去a市出差。”
  ;;;;小纸人先前就透(吐)露(槽)过没有“出差经费”只能白嫖飞机。
  ;;;;青年听后有些同情。
  ;;;;制造小纸人的道友有点儿不人道。
  ;;;;s市到a市多远啊,压榨术法造物还不给经费。
  ;;;;“我经常在全国各地出差,对a市也算熟悉。道友若有麻烦,我或许能帮得上忙。”
  ;;;;青年是个热心肠,还有点儿自来熟。
  ;;;;小纸人将信将疑。
  ;;;;“真的?”
  ;;;;“自然真的。玄门中人出门在外,理应互帮互助。”
  ;;;;小纸人便问青年。
  ;;;;“那你知道xx公司的总部在哪里吗?”
  ;;;;青年呃了一声。
  ;;;;xx公司没听过。
  ;;;;他如实回答:“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性质的公司?”
  ;;;;他知道a市有什么旅游名胜,哪里的餐厅靠谱,哪里有网红打卡圣地,哪里有美食游戏一条街……勉勉强强能做个旅游攻略,但问他具体某家公司的总部位置,他就抓瞎了。
  ;;;;“那家公司是道友出差的目的地?看风水还是选黄道吉日?”
  ;;;;风水看相是非常吃香的技能,就业方便。
  ;;;;典型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只可惜青年主学降妖伏魔,对此道只是略知皮毛。
  ;;;;“xx公司是一家非法借贷的黑公司。”小纸人道,“我是去讨债的。”
  ;;;;青年:“???”
  ;;;;等等——
  ;;;;他眼睛没有看错吧?
  ;;;;讨债???
  ;;;;能制作如此灵活高级的玄门术法造物的大佬,居然去找普通人讨债?
  ;;;;他不由得脸色凝重地提醒小纸人。
  ;;;;“玄门有规矩,严令禁止修者伤害普通人。若有恩怨,建议走法律程序,不建议私了。”
  ;;;;小纸人道:“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走法律程序跟私了冲突吗?
  ;;;;不冲突哒。
  ;;;;一笔账算两次就行了。
  ;;;;小纸人脑袋扭回来,继续看电视剧,无视青年。
  ;;;;青年担心小纸人杀到a市是准备用暴力手段伤害普通人。
  ;;;;飞机平稳降落a市飞机场,他关闭飞行模式打开网络,给提前一步到a市的伙伴打了个视频:“我现在有些事情,大概要过一两天才能过去跟你会合。若有什么异动,电话给我。”
  ;;;;同伴没问什么事情,直接回复了个“ok”。
  ;;;;a市地铁人多,地铁到站,先是车厢呼啦啦下来一批人,再呼啦啦挤上一批人。
  ;;;;跟在小纸人身后的青年就亲眼目睹小纸人白嫖飞机之后又白嫖了地铁。
  ;;;;它个头太小了,挤在人潮之中看着弱小可怜又无助。
  ;;;;青年内心暗叹一声。
  ;;;;如此架势,跟他脑补的“气势汹汹去讨债”完全不同。
  ;;;;他同情小纸人行动不方便,主动帮着打听xx公司的位置。
  ;;;;“这家公司欠了道友多少钱?”
  ;;;;居然惹得修士派遣术法造物主动上门讨债?
  ;;;;小纸人在备忘录上写下。
  ;;;;“不是,是大可爱欠了他们3万多高利贷。”
  ;;;;青年:“???”
  ;;;;高利贷???
  ;;;;大可爱又是谁???
  ;;;;但他也勉强知道小纸人是替“大可爱”讨回公道去了。
  ;;;;“非法放贷,还放高利贷,大可爱说这是犯法的。”
  ;;;;“但你这样打上门也是违法的,非法放贷应该报警举报他们。”
  ;;;;小纸人坐在青年肩头,低头看着两条胖短的腿儿,又不想搭理青年。
  ;;;;xx公司顶着公司的名头,实际上规模很小,总部也不在写字楼,而是在a市某偏僻的居民小区。公司占地面积有一百多平米,隔了三四个空间,其中又以“谈业务”的“会客厅”最大。
  ;;;;室内空调没开也不通风,烟味浓得熏人。
  ;;;;青年刚踏入其中,便有一个穿着廉价衬衫西裤的男人迎上来。他脸上暗暗带着警惕,站位也巧妙挡住青年的去路,双目细细地打量后者,担心青年身上有隐藏摄像头或者录音设备。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青年下意识余光望向肩头,小纸人一进屋子便飞了起来。
  ;;;;一屋子的工作人员像是集体眼瞎,注意力都在青年的身上,没注意到小纸人的存在。
  ;;;;“是的,我是来咨询一下……因为最近手头有些紧张……”
  ;;;;工作人员一听就放松下来,邀请青年进屋详谈。
  ;;;;青年一边分心应对这家公司的业务员,一边分心注意小纸人的动态。
  ;;;;小纸人满屋子乱飞。
  ;;;;一会儿在这台电脑前瞅一瞅,一会儿在另外一台电脑前停一停。
  ;;;;直到半小时后,青年在业务员强大的推销贷款蛊惑下,一脸为难地说回去再考虑考虑,小纸人才重新坐回青年的肩头。他逃也似得离开这家黑了心肝的公司,暗暗松了口气。
  ;;;;“我倒是能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陷入套路贷了……”
  ;;;;这些业务推销员说话说的是天花乱坠,贷款利率乍听很低很划算,貌似比银行贷款也高不了多少,这对于信用有污点又想花钱的人来说吸引力致命,不了解的人一个不慎就采坑了。
  ;;;;初始利率,短期内是能承受,但可怕的是利滚利以及无法偿还之后的拆东墙补西墙。
  ;;;;借三四千最后滚出几十万的借债并非是夸张之谈。
  ;;;;他担心小纸人会暴力“讨债”对付普通人,干脆在xx公司附近的旅店住了一晚。
  ;;;;若有突发灵异事件,他也好第一时间出面处理。
  ;;;;结果——
  ;;;;无事发生。
  ;;;;准确来说是他以为的“无事发生”。
  ;;;;实际上这一晚上,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