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上门的生意(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30 10:23      字数:2588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陈赛雅最先反应过来。
  ;;;;“这位……大姐,您认错人了吧……”
  ;;;;再厉害的人也没办法生出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女儿。
  ;;;;女人也回过神,闹了个大红脸。
  ;;;;她尴尬地抱紧失而复得的宝贝女儿。
  ;;;;“不好意思,的确是认错人了……”
  ;;;;兴许是陈赛雅救了她女儿,也或者是前者长得真的像她妈,女人对陈赛雅很有好感。
  ;;;;“没、没事……”
  ;;;;陈赛雅口上这么回应,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其他人不知道情况,但陈赛雅很清楚自己为何会救下红衣小女孩儿,还进了警察局。
  ;;;;她是来寻亲的!
  ;;;;这个节骨眼,孩子母亲将自个儿错认成其他人,这不就意味着……
  ;;;;自己跟眼前的美妇人存在一定的血缘关系?
  ;;;;陈赛雅脑中又飘出躺在手机邮箱中的短信内容,耳旁能听到狂跳不止的心跳声。
  ;;;;一下又一下,似要将她魂儿都震出身体。
  ;;;;终于,她狠狠咬着下唇,攒足了勇气。
  ;;;;“这位大姐……那你们家……或者你们家的亲戚,有没有丢失过小孩儿?”
  ;;;;女人听到“丢失”二字,下意识抱紧怀中的女儿。
  ;;;;“什么丢失小孩儿?”
  ;;;;陈赛雅右手抵着自己心口,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我、我其实是……被抱养的孩子,一直……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在哪里……”
  ;;;;随着短短一句话说出口,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来,剩下的话怎么也开不了口。让她怎么说?单刀直入问这对夫妻,自己是不是他们丢失的孩子?
  ;;;;也许是“撒谎”的缘故,她的脸很红,说话也很结巴。
  ;;;;她的确是在“撒谎”。
  ;;;;除了躺在手机邮箱中的“神预言”短信,她没任何证据证明自己不是现在这个家庭的孩子,更没任何证据证明自己跟眼前这对一看穿着就知道非富即贵的夫妻有任何血缘关系。
  ;;;;她说完的一瞬,甚至生出了懊悔和逃离的冲动……
  ;;;;但话已经出口,覆水难收。
  ;;;;最重要的是——
  ;;;;十几岁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
  ;;;;离家出走去流浪打工?
  ;;;;她倒是想,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她甚至还认真考虑过交个混社会的男朋友,早早结婚,兴许就能离开这个家庭,离开对她非打即骂的“妈”,离开对她怀有不可告人心思、人面兽心的“爸”,还有从小就以欺负羞辱她为乐趣的“弟”……这个念头太强烈,连那条短信也能成为她所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再不离开原生家庭,她的人生兴许就彻底完蛋了。
  ;;;;“等等!你、你说你是被抱养的?”女人的反应不是陈赛雅以为的“怀疑”,而是震惊又不可思议地睁圆那双画着精致眼妆的美眸,不知想到什么,一把抓住陈赛雅右手,“你今年多大?”
  ;;;;陈赛雅将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说出来。
  ;;;;当然,这个日期是不准的。
  ;;;;她小学一年级才上的户口,老家贫穷又偏僻,不少女人生孩子都是在家生,再加上计划生育影响还在,头胎生的是女儿,不是丢了就是放亲戚家养,还有一部分是自家养着,但不给孩子上户口。直到生下男婴,再走村里的关系,推说女儿是抱养来的孩子一起上户口。
  ;;;;“阿姨……有什么……不对的吗?还是说,你认识我的亲人?”
  ;;;;女人的反应给了陈赛雅极大的信心和鼓励。
  ;;;;她已经对那条短信深信不疑。
  ;;;;女人唇瓣翕动,欲言又止。
  ;;;;这时,她的丈夫温和轻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先别太激动。”
  ;;;;“我怎么能不激动?真的太像了……年纪也符合……你说会不会是她?”
  ;;;;女人抓着陈赛雅的手,生怕她逃了。
  ;;;;“现在科学手段这么发达,查查不就知道了?”
  ;;;;虽说陈赛雅跟岳母是真的像,但也不能说明什么。
  ;;;;他在商场打拼多年,见过那么多人精,陈赛雅的举动透着古怪。
  ;;;;若是闹误会,丢脸可就大了。
  ;;;;还是做个鉴定稳妥些。
  ;;;;这对夫妻似乎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又拜托了熟人,几个小时就出结果了。
  ;;;;陈赛雅跟女人的确存在着血缘关系。
  ;;;;看到鉴定结果,陈赛雅整个人都是懵的。
  ;;;;情绪在喜和悲之间来回横跳。
  ;;;;万般情绪糅杂在一起,最后只剩一个念头。
  ;;;;获救了!
  ;;;;她安全了!
  ;;;;陈赛雅看着同样表情的女人,涩然地张了张口,二人近乎异口同声。
  ;;;;“妈?”
  ;;;;“妹妹!”
  ;;;;陈赛雅:“???”
  ;;;;女人:“???”
  ;;;;女人的丈夫:“……”
  ;;;;饶是不太爱笑的他,此时也被滑稽的场景逗笑了。
  ;;;;一场乌龙,陈赛雅臊得想钻地板。
  ;;;;“我姓杨,是你的亲姐。”
  ;;;;女人叫杨爱莲,丈夫也姓杨。
  ;;;;“你是……姐?”
  ;;;;杨爱莲道:“对,你刚出生没多久就被偷走了。”
  ;;;;有人贩子冒充医院护士偷婴儿,那时候没监控,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人贩子,自然也没有陈赛雅的下落。杨爱莲想起这事情就难过不已,更没想到陈赛雅会以这种方式回来——
  ;;;;被人贩子偷走的陈赛雅,多年之后救下被人贩子(绑匪)带走的女儿……
  ;;;;莫非是冥冥中的缘分?
  ;;;;杨先生是整天跟老狐狸打交道的人。
  ;;;;自家夫人迷信,但他却觉得这事儿人为痕迹太深。
  ;;;;他还注意到陈赛雅对认亲似乎很迫切,这让他不得不提起警惕,担心有什么阴谋。
  ;;;;当面对疑似“姐夫”的杨先生的质问,陈赛雅也没有隐瞒。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裴叶发给她的短信。
  ;;;;当夫妻二人看了短信,不由得面面相觑。
  ;;;;杨先生沉吟半晌:“你方便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一说么?”
  ;;;;做生意的人都有点儿迷信,杨先生没有尽信但也没有完全否认。
  ;;;;陈赛雅点点头。
  ;;;;她知道自己现在只能求助于“血亲”,一些难以启齿的东西也得坦白出来,继而获得庇护。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杨爱莲和她的丈夫全程脸色铁青。
  ;;;;杨先生温柔问妻子:“报警吗?”
  ;;;;杨爱莲咬着后槽牙:“报!”
  ;;;;哪怕陈赛雅不是自己亲妹妹,知道一个对女儿怀有不可告人心思和恶意的gui父也不能轻易放过,更别说他们虐待多年的女儿还是他们杨家真正的小公主,非要让他们脱一层皮不可!
  ;;;;如果陈赛雅没有碰到那个能人异士(裴叶),鬼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一个不慎,一辈子都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