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自责的崽儿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2410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冷眼看着蒋房被那对中年夫妻纠缠的狼狈模样,不厚道地弯了弯唇角。
  直到警局的人再一次出声警告,那对夫妇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消停下来。
  蒋房满脸都是逃出生天的庆幸之色。
  “你刚才是笑了吧?”
  他被泼妇纠缠,裴叶不仅不帮自己还站在一旁看热闹。
  “跟他们女儿一起混酒吧的人又不是我,我为什么不能笑?”
  如果不是她“见义勇为”救下二人,这桩事情可没有那么容易了结。
  蒋房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叮咚】
  浴袍口袋内的手机响起。
  裴叶掏出看了一眼。
  通知栏通知她阿崽回家了,裴叶随便找了个借口要离开。
  离开前想到自己在新副本又“身无分文”,养不起崽了,便顿下脚步。
  “你有没有刚才那个女孩儿的联络方式?”
  蒋房一脸警惕。
  “你问她的联系方式干嘛?”
  现在这个社会的渣男太多了。
  裴叶道:“我想她应该需要一些帮助,而我——兴许是唯一能帮她的人。”
  蒋房一副“你在逗我”、“你在撒谎”的表情。
  “你帮她?那你刚才干嘛不站出来?”
  刚才那个泼妇要将女儿衣服全部扒光的架势太吓人,明摆着是真的扒而不是吓唬。
  裴叶是拦了一手,但之后都在旁观,任由蒋房独自一人承担那对中年夫妻的全部怒火。
  “因为有些话只能私下说,我明面上不好明说。”回想蒋房刚才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模样,裴叶压下微翘的唇角弧度,义正辞严地道,“最重要的是——你的初衷再正义,他们三人才是一家人,矛盾也都是家庭内部矛盾,这一点很麻烦。”
  不然也不会有“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句俗语。
  裴叶通关了那么多个游戏副本,也看过丈夫殴打妻子,路人路见不平帮了妻子一把,将丈夫推开,结果被妻子发疯似得追着打,责怪路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惹来那对夫妻联合双打。
  天机可算,人心难测。
  蒋房回想那对令人作呕的中年夫妻,撇嘴。
  “如果人人都跟你这么想,家庭暴力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路人一听被殴打的人是施暴者的家人就袖手旁观,这也太魔幻了。
  “家庭暴力本身就是个错误的词汇。”
  暴力就是暴力,重点是施暴而不是施暴者和受害者之间存在什么关系。
  家庭暴力这个词汇在裴叶看来,反而有种给“暴力”合理化的嫌疑。
  如果搁在她的时代,这对夫妻一辈子都没有拥有孩子的资格。
  虐待未成年?
  小心天灵盖被保姆机器人拧下来。
  裴叶意味深长道:“治标不治本是行不通的,因为这对夫妻会将在你身上受的气,扭头加倍发泄到他们女儿身上。不是让你不要管,而是——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蒋房不知脑补了什么,表情更古怪了。
  一个人见义勇为一回就要一直帮助受害者,这不就是道德绑架了么?
  “你打算如何‘送佛送到西’?”
  裴叶道:“问题就绕回来了,你有没有她的联络方式?”
  蒋房:“……”
  裴叶没做多余的动作,只是给少女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又在蒋房试图伸头偷看的时候将屏幕锁上。
  被抓了个正着的蒋房脸皮也厚,若无其事地追问。
  “你为什么帮她?”
  裴叶淡淡道:“为了行善积德。”
  尽管每个副本的功德获取渠道略有不同,但核心都是一样的——做好人好事。
  举手之劳就能收获一笔功德,裴叶没道理放过。
  蚊子再小也是肉。
  自家崽可是地地道道的碎“功德”机。
  蒋房:“……”
  最后,他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
  “你给她发了什么?”
  “我让她在约定的时间去个地方,会有惊喜。”
  治标又治本的办法,自然是让少女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若是裴叶不插手,少女会在酒吧经历过后横死。
  具体方式……
  裴叶刚才算了算,大概率是被亢奋坏了的混混注入过量药剂导致呼吸衰竭死亡。
  蒋房撇嘴道:“你冷不丁跟她说这个,她会信就怪了。”
  “那是她的事情,与我无关。”
  看在功德的份上出手搭救,但她没有把握住,裴叶也不强求。
  蒋房低声咕哝了句。
  “你这态度也太傲慢了……”
  明明做了好事,但这个态度实在不讨喜。
  裴叶没将蒋房的看法放在心上。
  她现在只关心自家仍旧在自闭画圈圈的阿崽。
  【阿崽现在很伤心、很害怕、很自责……】
  【建议玩家‘你的阿爸’跟阿崽多说说话,开导开导它】
  裴叶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系统记录】。
  这说明阿崽的情绪的确不对劲,不及时安抚,鬼晓得没节操的策划会安排什么意外剧情。
  裴叶调整了一下嗓音状态,用温柔的语调开口。
  “阿崽。”
  【阿崽听到了陌生男人的声音】
  紧跟着心情值暴跌,飘出来的颜文字都是伤心的嚎啕大哭。
  它似乎以为阿爸遇难了。
  裴叶只能生硬地扯了谎。
  “阿崽觉得我这个变声器怎么样?”
  游戏中刷屏的颜文字戛然而止。
  【是阿爸?】
  裴叶硬着头皮道:“是啊,我最近弄了个男人的变声器,感觉蛮好玩的。”
  阿崽小声又委屈:【一点不好玩……】
  裴叶生硬地转移话题。
  “阿崽为什么那么难过?”
  游戏中的阿崽又伤心哭嚎。
  【因为自作聪明,连累上一份工作的同事业绩被评负了???】
  它不是故意害人的。
  裴叶怔了一下,安慰道:“那都是意外,你也只是好心办了坏事。”
  系统提示,【阿崽的心情还是很低落】
  “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阿崽委屈巴巴:【帮同事做了个弊,谁知道……】
  裴叶明白了。
  忍着好笑问:“那你同事现在怎么办?”
  阿崽道:【大概……工作会不太好找……现在行业前景不好,就业艰难……】
  裴叶又问:“你那位同事工作能力如何?”
  阿崽不假思索:【超厉害的?(???????)?】
  裴叶道:“既然这么厉害,肯定什么工作都能胜任,不会怪你的。”
  她也的确是没有怪过“突然”冒出来的三个凑数工具人徒弟。
  与此同时,被父母指责得心力憔悴又狼狈不堪的陈赛雅发现手机邮箱多了一条陌生人的短信。她原先以为这只是垃圾短信,下意识想删除,但等她看清内容,浑身一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