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穿着浴袍上警车???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525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我们、我们现在怎么办?”
  ;;;;蒋房身边还缩着个年纪不大的少女。
  ;;;;少女脸上化着成熟精致的浓妆,穿着白色小背心、黑色小皮衣、深蓝超短裤再加一双高跟鞋,但她的脸偏婴儿肥,再加上年纪不大,瞧着稚气十足,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此时跟着蒋房一起躲在包厢厕所,小脸上全是惶恐和紧张。
  ;;;;“我已经报警,还群发了短信……”
  ;;;;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怎么办,他就不知道了。
  ;;;;少年双颊血色尽失,仿佛刷了一层又白又厚的腻子粉。
  ;;;;他以为自己已经是大人了,带着朋友去酒吧玩玩也不会出事情。
  ;;;;现实却给他上了一课。
  ;;;;外面的世界远比他想象中危险。
  ;;;;正懊悔,门外的人咒骂声停顿了一会儿,紧跟着就是陡然拔高的踢门声。
  ;;;;厕所大门被这一脚踹得颤了颤,门锁发出不堪重负吱呀声,天花板簌簌落下一层灰。
  ;;;;少女被吓得双手抱头尖叫。
  ;;;;蒋房的心脏在双重刺激下险些骤停。
  ;;;;“臭小子,滚出来——”
  ;;;;门外叫骂踢门的人声音带着醉意。
  ;;;;除了他,还有跟他一伙的朋友,一群人吃了药又喝了酒,脑子兴奋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看上的马子被个臭小子拉走了,逃跑之前还推了他们,这事儿不能忍。
  ;;;;酒吧音乐太响,包厢内又放着震耳欲聋的劲爆舞曲,外人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伴随着一下下大力踹门声,厕所大门终于不堪重负地被暴力破开。
  ;;;;少女惊恐地尖叫着,却被一条有力的手臂抓住头发往外拖。
  ;;;;蒋房要阻拦,门外混混的拳头在他眼前放大。
  ;;;;强烈的晕眩感伴随着剧痛从左眼传来,视野一阵明一阵暗。原地踉跄,不知哪个混混又抬脚踹他肚子,疼得蒋房下意识弯下腰来。混混紧跟着挤进厕所,将他逼到垃圾桶所在的角落。
  ;;;;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他背上。
  ;;;;“给他点颜色,废了他的手——”
  ;;;;少女被抓着头发,连拖带拽弄出厕所,混混用的力道非常大,看这架势像是要将她头皮活生生撕下来一般。少女根本站不起来,她穿的还是高跟鞋,混乱之中脚踝发出一声沉闷动静。
  ;;;;那只脚上的高跟鞋混乱中落在厕所内,另一只则欲掉不掉地挂在脚上。
  ;;;;少女的不合作惹怒了混混。
  ;;;;后者抬手要打,正冲着她的太阳穴。
  ;;;;少女吓得闭上眼睛、缩着肩膀,可预料中的剧痛却没传来,反而是拽着她头发的力道松开,那个混混还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混混的手掌心嵌着一张扑克牌。
  ;;;;鲜血没一会儿便将他的手掌染红。
  ;;;;顺着手指滴答滴答落下,一部分甚至滴在少女的脸上。
  ;;;;而混混的同伙在他的惨叫下找回几缕理智,但反应却比平日慢了不止半拍。
  ;;;;“谁——”
  ;;;;他们的脑子太亢奋了,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恐惧。
  ;;;;少女也趁着这个空隙重新控制四肢,连滚带爬地想要远离这些人。
  ;;;;这时,她的视线出现一双踩着人字拖的脚。
  ;;;;脚背洁白,指甲圆润。
  ;;;;视线略微往上,能看到半截光溜溜的小腿。
  ;;;;再往上则是酒店常见的雪白浴袍。
  ;;;;她脑子还未反应过来,穿着浴袍的来人微蹲身,冲她伸出手。
  ;;;;“起来吧。”
  ;;;;来人声音似有魔力,蛊惑她将手递了出去。
  ;;;;干燥温热的手掌心让她惊惧狂跳的心脏神情地平复下来。
  ;;;;来人又问她:“这里是xx酒吧二楼233包厢?”
  ;;;;少女脑子还是很混沌,但身体先理智一步点头如捣蒜。
  ;;;;嘴巴慢了一拍补充:“对、对对——这里就是——”
  ;;;;来人,也就是裴叶淡淡地哦了一声。
  ;;;;现在还能听到厕所内蒋房的惨叫声,看样子她赶来不算晚。
  ;;;;裴叶对少女道:“你退后,转身,捂上耳朵。”
  ;;;;少女茫然地啊了一声,还未来得及照做,肩膀被一阵巨大的力道向后一扯。
  ;;;;如今神兵天降一般的浴袍青年则上前一步,一手抓住扑过来的混混手臂,一扯一扭便将其右手禁锢反扭在背,空余的手一巴掌甩另一人。啪!响亮清脆的巴掌声过后,那个混混像是陀螺般被甩得转了一圈摔倒在包厢酒桌上,桌上的酒杯、食物残骸被带下桌,噼啪一地。
  ;;;;少女完全看呆了,忘了转身捂耳朵。
  ;;;;几个亢奋的小混混不难对付,三两下就将他们全部打趴在地上。
  ;;;;裴叶看着鼻青脸肿、浑身狼狈的少年,猜想这就是原主的小粉丝【可爱的小猫】。
  ;;;;与此同时,蒋房也认出裴叶,眼底闪过一瞬的错愕。
  ;;;;他没想到第一时间赶来的人会是“筱苍”。
  ;;;;大概是着急赶来的缘故,交叠的衣领微松,露出大片锁骨和一小片胸口。只是“他”双手环胸,哪怕穿着酒店浴袍、光着脚踩着人字拖,气场依旧莫名强大,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没询问蒋房为何来酒吧,怎么会碰上危险,只是淡淡说了句——
  ;;;;“出来吧,没事了。”
  ;;;;蒋房忍着身上的疼,勉强直起身来上前两步。
  ;;;;“你怎么会来……”
  ;;;;裴叶反问:“不是你发的求救短信?”
  ;;;;不可能救错人吧?
  ;;;;蒋房扯了扯嘴角。
  ;;;;“是我发的……”
  ;;;;刚才被殴打的时候,他都已经绝望了。
  ;;;;没想到那条群发的求救短信真为他招来了救兵。
  ;;;;来的人还是跟他交集不多的“前任爱豆”。
  ;;;;“谢谢你。”
  ;;;;“谢就不用了。”裴叶冷着脸道,“你到我所在的城市找我,你要是出了事情,警察顺着查过来,我还不被请去喝茶?今天来给你收拾烂摊子,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是你爸妈,没有义务整天盯着你,更不会对你的人身安全负责任。你叛逆要作死找刺激可以,离远点!”
  ;;;;蒋房没见过这样冷漠又不近人情的“筱苍”。
  ;;;;在他记忆中,这个仅见了几次面,通了几次话的青年很温柔,对他也很耐心。
  ;;;;此时却一脸冷漠和不耐烦。
  ;;;;少年心情五味杂陈。
  ;;;;但不待他开口说什么,酒吧楼下一片混乱,震得地面都颤抖的音乐也停了下来。
  ;;;;耳边隐约听到警车的声音。
  ;;;;裴叶问他:“你报警了?”
  ;;;;蒋房点头。
  ;;;;碰到危险肯定要报警找警察叔叔啊。
  ;;;;“难道……不该报警吗?”
  ;;;;裴叶将松开的浴袍带子重新系紧,一脸漠然。
  ;;;;“不是,报警是对的,我只是担心风评被害。”
  ;;;;穿着浴袍打架无所谓,但穿着浴袍上警车,总给人一种做大宝剑被抓了个正着的既视感。
  ;;;;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