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这个开局不对劲啊(上)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10-26 02:20      字数:3021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姓氏还是熟悉的“筱”。
  名字还是熟悉的彩虹战队,只是稍微文艺了点儿。
  裴叶这回的马甲名字叫做“筱苍”。
  苍,多指灰白色或者植物的青色。
  原主是个年仅20岁的小孩儿,目前在S市C大上大二。
  生性沉闷甚至有点自闭,不喜欢跟人交流,没事的时候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人际交往圈子非常简单。有一双父母,但筱苍上一次跟他们通话已经是一年半以前——那会儿结束高考,考上S市的C大却没有学费,不得不打电话给早已经重组家庭的父母借学费。
  磕磕绊绊上了大学,他变得更沉默了。
  每天不是在上学就是在兼职打工,赚取下一年的生活费学费。
  他极少给自己买新衣服新鞋,永远都穿100块4件的T恤、100块3条的牛仔裤,三五十的劣质运动鞋,用的手机是早已被淘汰的翻盖手机,四五个月才舍得剪一次头发……平日走路习惯性低着头,再加上大学跟初高中不同,很多同学甚至不知道有筱苍这么一个人……
  裴叶看着这些文字介绍的时候,陷入了冗长的沉默。
  她扭头看了一眼浴室那面大镜子,哪怕隔着一层水汽,仍能瞧见镜中人的五官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眉宇稚嫩,脑袋上的碎发、身上穿着的衬衫早被冷水打湿,安安静静贴在肌肤上。
  裴叶眨了眨眼,镜中的人也跟着她眨眼。
  眼眶微红,本就水润乌黑的眸子纯澈而无辜,外人似乎能一眼望到底。
  怎么看,镜中的人跟资料上的小可怜都不是一个人。
  资料上的筱苍用老式翻盖手机七八年,表面漆都蹭掉了也舍不得换一台,而裴叶刚才给女人转账的手机却是崭新的智能手机,裴叶上网查了查,这款手机还是最近两月刚上架的,市场价格6888一台。支付给女人五千之后,他APP钱包账户上居然还剩下一万多……
  这具马甲目前穿戴的衣服也不像是一百块钱能包全身的。
  裴叶在冰冷的浴缸泡了将近十分钟,直到陌生的热意完全消下去,软绵的四肢也恢复正常,这才从冷水中起身。湿漉漉的衣服紧紧贴着肌肤,热风一吹便激起一阵阵细微的颤栗。
  这种感觉实在有些难受,裴叶抬手将湿透的衣裤都脱下来丢到脏衣篮。
  抬手将酒店准备的浴袍取下穿上。
  走两步,赘余的玩意儿随着她的走动带来的异样感,让她表情又一次古怪起来。
  裴叶正犹豫着要不要做两个小纸人清洗衣服,发现酒店床头柜上放着一本服务清单,酒店提供干洗服务。她给前台打了个电话,将衣服送去干洗,顺便跟上门拿衣服的阿姨谈了两句。
  谈完之后,裴叶心中疑惑增多。
  她目前所在的这家酒店,住一晚上要两千五。
  裴叶又在支付账目中看到一笔888的支出,购买内容是玫瑰花。
  无疑,这些玫瑰花应该就是洒在水床被褥上的花瓣。
  除了这些,还有两瓶价值三千三的红酒,以及……
  有可能会被和谐的小药丸。
  哪怕小药丸的盒子用了感冒药的包装也无法蒙骗人。
  谁家的感冒药两盒九百多啊!!!
  _(:з)∠)_
  裴叶发现其中一盒还有剩余,取出一瞧,发现是蓝色的菱形小药丸。
  拍照识别,搜出来的内容印证了裴叶的猜测。
  裴叶嘴角抽搐地看着两盒药盒,表情仿佛死了一万个垃圾友人。
  上身向后一仰靠在床头,一条腿弯曲支起,另一条腿平放在被褥上,翻着一叠并不算厚实的资料。酒店房间吹着熏人暖风,套在身上的浴袍略显宽大,再加上她的姿势放荡不羁,支起的右腿从松散的下摆露出一截白皙。裴叶毫无自觉,神情认真地看着游戏给的资料。
  筱苍原主有一点儿心脏方面的小毛病。
  而这,也成了他丧命的主因之一。
  根据资料显示,筱苍在大学的表现并不突出,再加上他平时要兼职赚生活费,放在学习上的精力并不多,成绩算不上差但也不好。这种情况下,他上哪儿弄这么多钱支撑眼前的支出?
  莫非是买了彩票,天降横财了?
  亦或者那对再婚的有钱父母还记得有这么个小可怜儿子,给他打了一笔钱?
  她将手机APP都翻了个遍,有了意外发现。
  筱苍在大二开学不久,一个偶然机会被相中,当了某网购平台的男装模特,再加上网络的发展和智能手机的高度普及,他成了一个小小网红。平日靠着外出拍摄、剪辑小视频赚钱。
  “倒是蛮励志,但为什么会选想不开干这事儿?”
  裴叶翻找了筱苍的作品、他与别人的聊天记录,怎么看筱苍都是内敛腼腆的大学生,手头宽裕之后也没有大手大脚不节制,反而有很详细的储钱规划。他将未来几年能赚到的钱,有可能花的钱都安排得清清楚楚——这个习惯在这个年纪的孩子身上非常难能可贵。
  为何会突然抽风?
  裴摁了摁额头,眼睑低垂地将资料又看了一遍,争取不落下一个线索。
  看了一会儿觉得口渴,正欲起身烧水,手机响起。
  手机备注是【万哥】。
  裴叶回忆了聊天记录,知道“万哥”是筱苍在模特兼职时期认识的。
  万哥跟娱乐圈有点关系,还认识不少有钱人,给筱苍介绍了不少工作机会。
  手指在屏幕划了一下,接通。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万哥的声音。
  一开口的话就让裴叶懵了一下。
  “张姐出事了。”
  裴叶:“???”
  张姐是谁?
  裴叶随口一问。
  “她出什么事情了?”
  万哥说:“出门被小区业主养的斗犬吓到,突发脑溢血抢救去了,今晚不去你那儿。”
  裴叶:“……”
  前面的内容还蛮正常,裴叶以为“张姐”是原主认识的长辈。
  但加上后面一句……
  裴叶暗暗将某种可能压了下去。
  试探道:“那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她?”
  万哥声音上扬:“你过去干嘛?过去被她儿子女儿捶啊……”
  裴叶心里的预感更不详了。
  “我又没做什么……”
  “张姐今天要是顺利出门不进医院,你就能做点什么了。”万哥叹了一声道,“出师不利啊,但你也别慌,我回头再给你找找——凭你的外貌优势,不愁没人。我现在还有事,先挂了……”
  电话那头挂了。
  裴叶的表情也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