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凤素言的真实身份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451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咦,咸鱼师伯呢?”
  ;;;;凤素言迷惑地眨眼。
  ;;;;她刚才还看到咸鱼师伯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
  ;;;;霎时间,各种电视剧电影类似情节在她脑中涌现,按照套路——碧湖坞绝对有问题,潜藏在暗中的敌人假扮咸鱼师伯将她引诱出来,在她放下戒备的同时给她一个绕背肾击——
  ;;;;运气好点儿就是昏迷,运气差点儿就是轻伤。
  ;;;;假如重伤了,待小伙伴模模糊糊地起夜,便会尖叫着发现她逐渐凉透的尸体。
  ;;;;这些脑补也就在电光火石间,凤素言浑身肌肉都开始戒备起来。
  ;;;;就在此时,她身后多了一道人影,紧跟着是一只略带冰凉的手拍了她肩膀。
  ;;;;“素言师侄,你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鬼鬼祟祟做什么?”
  ;;;;裴叶出现得过于突兀,一直绷着神经的凤素言如受惊吓猫儿一样原地跳了一下,身体比反应更快一步攻击来人。待裴叶单手将她制住,凤素言也看清了来人,顿时长松了口气。
  ;;;;“咸鱼师伯,你怎么站人身后吓人啊……”
  ;;;;裴叶好笑道:“我还没问你大半夜鬼鬼祟祟跟踪我干嘛呢,你先怪我吓你了。”
  ;;;;“不是咸鱼师伯让我夜半三更找你么?”
  ;;;;难道是她领悟出错了?
  ;;;;不对啊,她是照着答案抄的,不可能抄错。
  ;;;;凤素言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家咸鱼师伯。
  ;;;;此时夜幕幽蓝,月影皎洁,碧湖水面吹着沁着水汽的夜风,也微微吹起她那头浓厚乌黑如黑色瀑布般垂悬半空的披肩长发。凤素言怔怔看着这一幕,内心默默羡慕——头发这么长发质还能这么好,身段相貌气质无一不佳,特别是这温柔如谪仙般的侧颜,简直能秒杀她。
  ;;;;“我何时这么说了?”
  ;;;;凤素言则道:“先前咸鱼师伯在弟子头上轻抚三下,不是让弟子三更半夜找您?”
  ;;;;裴叶:“???”
  ;;;;这个孩子挺爱脑补,也不知这个性格前世怎么当上佣兵之王。
  ;;;;裴叶淡淡地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话音落下,凤素言娇俏白皙的面上飞上两抹薄薄红霞。
  ;;;;领悟出错还自作聪明的尴尬从脚底板直冲大脑,凤素言懵得都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
  ;;;;若此时地上有一条缝儿,她都想钻进去躲躲,缓缓这阵令人窒息的尴尬。
  ;;;;“我正好无聊睡不着,你陪我坐坐说两句话。”
  ;;;;凤素言不敢拒绝。
  ;;;;她在裴叶的示意下落座,二人就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
  ;;;;坐得近,凤素言才发现这位咸鱼师伯身上带着一股好闻的馨香却不带胭脂俗气,这股清香似乎有平息焦躁、安抚人心的魔力。让她狂跳的心脏恢复了正常,烧红的脸颊也慢慢降温。
  ;;;;局促的凤素言逐渐放开了手脚。
  ;;;;二人能聊什么呢?
  ;;;;自然是聊聊凤素言的过去。
  ;;;;凤素言表面上没异色,内心却打起了鼓。
  ;;;;她是异界穿越者不是凤素言本尊,后者幼年经历的事情,她只隐隐记得点儿大概。
  ;;;;大部分记忆都是模糊不清的。
  ;;;;若是不经大脑就瞎说,以咸鱼师伯的精明,肯定会发现她不对劲。
  ;;;;这个念头在脑中转了一圈。
  ;;;;凤素言一边谨言慎行,一边想着如何将裴叶糊弄过去。
  ;;;;最后说着说着,她也不知道具体说了什么,只记得如潮水延绵的困意慢慢将她吞噬,最后困得实在是受不住了,脑袋一歪靠着裴叶的肩膀就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有人在摇自己,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睁开酸胀的眼,眼前人影从模糊到清晰,凤素言猛地惊醒过来。
  ;;;;“咸鱼师伯!”
  ;;;;“你睡着了,我看你睡得香就没喊你。”裴叶好笑地道,“但这会儿天都快亮了。”
  ;;;;凤素言闻言懵了一下,抬头一瞧才发现原先幽蓝的夜幕已经褪色转为浅浅的灰蓝,东边儿的朝阳刚刚冒了个尖儿。她抬手揉去眼角眼尾堆积的秽物,顺便将残留的困意也揉走。
  ;;;;“咸鱼师伯……我怎么睡着了?”
  ;;;;“大概是这些日子赶路太累吧。”
  ;;;;凤素言觉得自己愧对前世的身份。
  ;;;;这几天赶路也不累啊,她怎么就这么娇气了。
  ;;;;作为佣兵之王居然随随便便就能睡着,整个过程毫无知觉,也幸好身边的人是咸鱼师伯,倘若是对她有恶意的坏人,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也不对,这个世界有“复生堂”。
  ;;;;凤素言在玉谨真人帮助下重新觉醒了天赋系统,但“复生堂”次数少一次就相当于命少一条。
  ;;;;生命珍贵,需加珍惜。
  ;;;;裴叶见凤素言脸上还残留着睡意,温声道:“距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回去再补个觉吧。”
  ;;;;“那弟子就先告退了。”
  ;;;;她忙不迭泡开。
  ;;;;裴叶看着凤素言小跑着离开的背影,眼底掀起些许波澜。
  ;;;;凤素言为何会莫名其妙睡着?
  ;;;;自然是裴叶做了手脚。
  ;;;;她在凤素言毫无知觉地状态下查看了后者的部分记忆。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有句俗话是对的——读者走过最长的路,不是马路,而是作者的套路,跳过最深的坑不是下水道,而是作者的脑洞——凤素言的真实来历超出了裴叶的猜测。
  ;;;;不过这样也好,也省了她的后顾之忧。
  ;;;;待金乌高悬头顶,几个年轻弟子已经在小布人的操练下“生不如死”了两回。
  ;;;;裴叶仍不满意。
  ;;;;正所谓严师出高徒,假使徒弟不够“高”,那绝对是她这师尊不够“严”。
  ;;;;但看他们萎靡不振的模样,裴叶也不好继续施压。
  ;;;;徒弟收来不易,她下手要悠着点儿。
  ;;;;收拾寝具,吃过午膳,一行人准备启程去臧爱宗。
  ;;;;哪怕那边不剩线索,也得过去走个形式。
  ;;;;刚出碧湖坞便瞧见两道瘦弱矮小的人影。
  ;;;;沈方玄跟他的妹妹。
  ;;;;“神仙姐姐要走了吗?”
  ;;;;小女孩儿个子比沈方玄小一些,两颊瘦得没多少肉,衬得那双乌黑大眼更凸出了。
  ;;;;说话的时候也怯怯躲在沈方玄背后,不敢与裴叶直视。
  ;;;;裴叶道:“是啊,要走了。”
  ;;;;沈方玄关心另外一事儿。
  ;;;;“那,神仙姐姐找回记忆了吗?”
  ;;;;“嗯,找回来了,这还要感谢你们两个好孩子啊。”
  ;;;;沈方玄也替裴叶感到开心。
  ;;;;离去前,这位神仙姐姐一如上一次一样,唇角噙着如暖阳般的微笑,轻拍他的发顶。
  ;;;;“少爷,记得保护好妹妹啊。”
  ;;;;沈方玄懵懂却也郑重点头。
  ;;;;“好,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