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游戏新手村(下)
作者:油爆香菇      更新:2020-07-24 07:41      字数:2567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玉谨真人半晌才涩然喃喃。
  ;;;;“此二人是谁,缘何与掌门师兄……与我……如此相像?”
  ;;;;他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睁着,如墨水般漆黑纯粹的眸子闪过些许迷茫。
  ;;;;玉谨真人甚至有种自己被劈成两半的错觉。
  ;;;;一半的他在冷静看着这幅画像上的人物,视其为空气,另一半的自己却陷入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陌生情绪之中,脑中仿佛响起无数纷杂混乱的声音,但仔细去听又消失了。
  ;;;;哪怕双目有些涩意,他仍是不肯将视线从画像中的“掌门真人”与“玉谨真人”脸上挪开。
  ;;;;像,真的是太像了!
  ;;;;倘若不是自己确确实实没有这段记忆,兴许他会以为画像上的人就是自己。
  ;;;;再往“两位真人”旁边的人看去,居然还看到好几张熟悉的面孔。
  ;;;;玑戟师姐、乌柳师兄,甚至还有……
  ;;;;不待玉谨真人脑中飘出“师尊”二字,云冲少年的声音已经传入他的耳畔。
  ;;;;“咦?上面居然还有戚水师兄啊……”
  ;;;;娥千源的注意力都被满屋子的臧爱宗秘籍吸引,根本没注意到正厅挂着的巨幅画像。
  ;;;;其余几个少年也不敢在陌生地方随便乱逛,生怕触动什么隐藏的阵法机关,一不留神就将小命断送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谨慎起见,自然是跟着两位长辈走。
  ;;;;于是,云冲少年乖乖站在裴叶身后侧,一抬头就看到“掌门真人”身后站着的青年。
  ;;;;“戚水师兄,你快过来,看看这人跟你像不像?”
  ;;;;与其说这个青年跟戚水相似,倒不如说戚水长大后应该就是这个模样。
  ;;;;青年约莫二十六岁,穿着打扮跟身边的人一个画风,五官给人的感觉并不锐利,但此时的他却是一副不加掩饰的挑衅表情,下颌微扬,不屑的目光落在对面的葬爱家族众人身上。
  ;;;;戚水闻言循着云冲所指的方向看去,神色有一瞬的愕然。
  ;;;;“这、这上面的人是谁?”
  ;;;;为何他与自己如此相似?
  ;;;;看其穿戴配饰应该也是凌霄宗的,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代,难道是自己的先祖?
  ;;;;凤素言闻声上前,发现上面还有好几张熟面孔。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左边的凌霄宗众人仙气飘飘,风流倜傥,右边的葬爱家族群魔乱舞,分分钟给人一种他们会扛着水泥凤舞九天,或者像舞法天女中的反派劲爆起舞——根本就是两个画风啊!
  ;;;;一时间,凤素言竟不知该从何处开始吐槽。
  ;;;;同时也生出了些许疑惑。
  ;;;;这层疑惑从娥千源出现的时候就有了。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葬爱家族出身的穿越者吗?
  ;;;;她原先以为娥千源是穿越者,但一番小心试探发现娥千源并不是,娥千源会这个装扮纯粹是因为整个臧爱宗就以葬爱文化为修炼核心,更是他们的宗门核心理念。
  ;;;;如今看到这幅画,凤素言几乎能肯定这个世界有另外的穿越者,只是这个穿越者存在的年代比她早了不知多少千年。兴许就是那个穿越者恶趣味,创建了臧爱宗的前身,葬爱家族。
  ;;;;平日喜欢沉默没什么存在感的柳承泽吐槽了句。
  ;;;;“上面这些先辈妆容如此浓郁,怎么看都像是长着一张脸……”
  ;;;;凌霄宗这边的修士都是俊男靓女,肌肤白得像是搓了好几层雪白脂粉,再加上宽袖大氅的装束,分分钟要羽化升仙。葬爱家族这边诡异得多,什么乱七八糟的颜色都往脸上头发上弄。
  ;;;;五官特色都被浓妆掩盖了,失去了识辨度。
  ;;;;云冲更加直接,他直接询问娥千源。
  ;;;;“四师妹,你看上面的人是臧爱宗的先祖么?”
  ;;;;娥千源仔细辨认,半晌才迟疑地道:“应该吧,但宗门没有这段记载啊……”
  ;;;;难道是她啃书还不够刻苦,许多宗门典籍还没看?
  ;;;;说起来,臧爱宗内部的记载的确是不完整的,有些内容也杂乱矛盾……
  ;;;;但有一点是能肯定的。
  ;;;;“……葬爱家族这个称呼,五帝陨落之前才用,之后宗门重组改成了臧爱宗。”
  ;;;;如果画像记载是真的,这意味着这幅画创作时间在五帝时期,甚至更早之前。
  ;;;;而那个时期……
  ;;;;凌霄宗怎么会有如此多熟悉面孔?
  ;;;;难道他们都是前世今生的关系?
  ;;;;一个个疑问从内心冒出,却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这时候,云冲少年掰着手指数了数,问了个不在重点的问题。
  ;;;;“师伯师叔们都在,怎么缺了师尊?”
  ;;;;凌霄宗五子真人中的四个都在上面,唯独缺了个咸鱼真人。
  ;;;;一个师门就该整整齐齐么。
  ;;;;裴叶暗下撇嘴,庆幸画中的葬爱家族众人都画着亲妈认不出的浓妆,不然的话——
  ;;;;咸鱼真人的名声,真真是晚节不保啊。
  ;;;;无他,画中站着葬爱家族c位的爆炸头,又长又厚重的刘海遮住大半张脸的“村口集合自带水泥”就是咸鱼真人!裴叶为什么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她认人极少看长相,很多时候是根据五官位置大小确认身份——妆容再浓也只是在视觉上调整五官,实际上并没有变化。
  ;;;;真没想到凌霄宗第一女神居然是葬爱家族的头头……
  ;;;;裴叶继续面无表情,立在玉谨真人身侧佯装沉思。
  ;;;;反脚将疑问的皮球踢回给他。
  ;;;;“玉谨师弟觉得这画是真是假?”
  ;;;;玉谨真人抿唇不语。
  ;;;;但娥千源的话给了他提醒。
  ;;;;他在凌霄宗那一伙人身上仔细扫了两圈,果然找到了想找的东西——五帝印,画中的“掌门真人”和“玉谨真人”腰间都悬挂着造型奇特的玉印——玉印造型他在凌霄宗的记载中看过——据记载,五帝之中的青、白二帝全都出身凌霄宗,赤、黄、黑三帝因文献不足不知出身。
  ;;;;不过,若这幅画是真的,玉谨真人大概知道五帝中的“黄帝”出身何派了。
  ;;;;“多半是真的,上面画的人应该是上古五帝之三,青、白、黄三帝。”
  ;;;;与长着“掌门师兄”脸的青帝对立的葬爱家族首领,她腰间也有一枚玉印。
  ;;;;玉印对应着五行中的“土”,也就是“黄帝”。
  ;;;;裴叶明知故问:“有何凭证?”
  ;;;;玉谨真人指着玉印解释。
  ;;;;他刚说完,裴叶发现画像多了几个能查看的光圈。
  ;;;;裴叶偷偷看了看,发现人物多了几句话介绍。
  ;;;;【是元宵不是汤圆,第一届“天下仙道大会”冠军队伍队长】
  ;;;;【玉谨萧瑟风也冷,第一届“天下仙道大会”冠军队伍队员】
  ;;;;【村口集合自带水泥,第一届“天下仙道大会”冠军队伍队员】
  ;;;;而所谓的五帝印也有介绍。
  ;;;;【这是第一届“天下仙道大会”冠军的纪念腰部挂件,上面刻着“是元宵不是汤圆”】
  ;;;;其他两枚玉印也一样,只是刻着的名字不同。
  ;;;;裴叶:“……”